第二百四十八章 誰的女兒

妞妞兩歲了,正是看見都想撿起來塞嘴里嘗一嘗的年紀,而且極為調皮機靈。

沒有了彈壓她的何子佩在,她簡直過起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生活,一路走來累了困了要抱,煩了厭了要玩,餓了要吃,不餓看見好吃的也要吃。

外面的東西不衛生不給她吃?

這熊孩子能哭得天都給塌下來,飄逸灑俊的白大俠直接被這小姑奶奶磨得沒了脾氣,一聽說她要吃飯立即屁顛屁顛的把騾車趕進城,也不急著去找秦信芳,在路邊找了家看上去還不錯的餛飩攤子坐下,點了兩碗餛飩,自己吃一碗,秦文茵和妞妞吃一碗。

妞妞才學會抓著勺子吃東西,堅決不要秦文茵喂,自己顫顫巍巍的撈了餛飩吃,直吃得一頭一臉的汗。

吃完了餛飩她的眼睛就定在一旁烤羊肉的攤子上不動了。

秦文茵摸了摸她的小肚子道:“肚子都鼓起來了,而且這羊肉是烤的,你年紀小,脾胃弱吧啦吧啦。”

妞妞眼里立即溢滿淚花可憐巴巴的看著白一堂。

白大俠摸了摸自己的荷包,低聲道:“其實吃一兩串也沒什么。”

秦文茵不贊同的看她,“不能再寵著她了,孩子越寵越難教。行了,我們快回家吧,大哥和嫂子心里不知多著急呢。”

眼見著妞妞就要張嘴大哭,白大俠忙閃到羊肉攤子上買了兩串塞她手里,見這孩子的眼淚立即收起來,他便慨嘆道:“難教就算了,讓她爹娘教去吧。”

反正不是他閨女,跟他沒關系,只要不哭就行。

秦文茵氣了個倒仰。

白一堂討好的對她笑笑,低頭抱了正啃得滿嘴油的妞妞上車。

“聆圣街往哪兒走呢?我久不來京,這路都不認識了。”白一堂坐在車轅上四顧的問道。

秦文茵這才板著臉往前指路道:“往前走。”

聆圣街是因那整條街上都是販賣讀書人所用的讀書用品而得名,那一整條街都是做讀書人的生意,包括古董字畫等,秦文茵做學生時也常到那里玩,那時女子束縛沒現在那么嚴格,每旬放假她們都會約上二三好友去那里逛街或參加文會,對那里再熟悉不過。

有秦文茵的指點,馬車很快就駛入了聆圣街,妞妞第一次見到這么繁華的大都市,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說什么也不肯回車廂,秦文茵無奈,只能抱著她坐在車轅上,同樣充滿懷念的看向京城兩邊熱鬧的街道。

她在看街道,街道兩邊的人自然也能看到她。

車轅上的三人衣著都很樸素,但耐不住他們男的俊,女的漂亮,小孩可愛,走在路邊急匆匆而過的人尚且會投射目光,更別說兩邊酒樓茶樓上特意坐著靠窗位置的人。

于是,很快就有人認出了秦文茵。

茶樓二樓的包廂里,李氏正百無聊賴的捏著一塊點心含笑看著她女兒和侄女們嘰嘰喳喳的說話,偶爾撇向窗外掃視一下聆圣街下的人生百態便收回目光,但她突然身子一僵,立即扭了脖子瞪向窗外那輛緩緩駛來的馬車。

她“砰”的一下起身,半個身子探出窗外去瞪著車轅上的婦人,那人懷里正抱著一個圓潤可愛的小女孩在哄,小女孩似乎很想下車去買東西,正在扭動著身子……

“娘,你怎么了?”鐘蓮見母親如此失態,忙丟下堂姐妹們奔過來。

李氏卻沒空閑理會女兒,而是沖身后招手激動的叫道:“碧池,你來看那是不是文茵。”

鐘蓮便見母親身邊的林嬤嬤以不合常理的速度奔到窗口,瞪大了眼睛看了一會兒便大聲叫道:“是秦姑娘,姑娘,真是秦姑娘!”

“文茵,文茵!”李氏忙拍著窗口驚叫,試圖引起馬車上的人的注意。

其實也的確引起了秦文茵的注意,不僅秦文茵,很多人都看過來,以看稀奇的目光看向李氏。

李氏卻再顧不得,又哭又笑的探出身子沖馬車上的人招手,“文茵,是你嗎文茵?”

秦文茵看到窗口的人,心中一驚,片刻后才笑著同她招手,“靜怡!”

李氏轉身提著裙子就往下跑,鐘家的小姑娘們都嚇壞了,這真是端莊賢惠的母親(嬸娘)嗎?

鐘蓮顧不上其他,忙也提著裙子往下飛奔,其他堂姐妹一看,紛紛跟上。

于是京城難得見到一群貴女奔出茶樓,瞬間圍上了一輛寒酸的騾車。

李氏站在騾車旁,拉著秦文茵的手落淚,“一別十五載,我心甚苦,苦于沒能幫上你,如今終于見到你了。”

秦文茵對她揚起大大的笑臉,感嘆道:“是啊,這都十五年了,以后不用再如此苦思,我回來了!”

“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李氏掏出帕子摸了摸眼淚,好奇的看了俊逸的白一堂一眼,又看了眼秦文茵懷里的孩子,面色有些古怪,不過她什么都沒問,此時被這么多人圍觀,不論她問什么都不好。

李氏立即轉身道:“走,我帶你回顧府,如今你兄長和嫂子都住在你兒子的顧府上,聽說他們把左右兩邊的房子都買下來打通了……”

鐘家的車夫很快把馬車趕過來,李氏帶著鐘家一眾女孩上車,跟在騾車后面便往聆圣街深處去。

鐘蓮驚奇的看向前面,小聲的問母親,“娘,那就是您的至交好友秦姨嗎?”

李氏含笑點頭,“是啊,我們讀書時最要好了,還有你王姨,”想到早逝的王瑤,李氏抹了抹眼淚道:“當年我們三個最要好,出入皆在一處,偏嫁人的時候又都在京城,所以一直沒斷了聯系,誰知道開平案之后會物是人非。”

王瑤早死了,只留下一個兒子,因都在京城她還能照顧一二,但秦文茵她卻是有心無力。

鐘家雖有侯爵,但比顧家還不如,根本照應不到那么遠的地方。

但此時秦家翻身了,秦文茵回來了,李氏高興得想要飛起來,這些年可憋死她了。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顧府去,何子佩早聽到風聲迎出來了。

待看到被秦文茵抱在懷里的小女孩,何子佩再也忍不住,快步迎上來,“妞妞,妞妞。”

正東張西望的妞妞看到何子佩,眼睛登時一亮,張開雙臂大叫道:“舅婆,舅婆。”

妞妞撲進何子佩懷里,小聲的告狀道:“奶奶好兇,不許我吃東西。”

剛下馬車迎上來的李氏聽到這兩聲差點摔倒在地,她目瞪口呆的去看站在何子佩身后的黎寶璐,這孩子,這孩子不是文茵的,是顧景云和黎寶璐的?

跑來看熱鬧的人也低聲議論起來,“顧太太看著年紀這么小,竟然已經有個兩歲的女兒了?”

有人遲疑道:“這也不稀奇,有的女孩成人早,十一歲上下懷孕的也有。”

妞妞也看到了舅婆身后的黎寶璐,她偷眼看她,小聲的問:“舅婆,這就是我娘親嗎?”

何子佩抱著她心酸不已,不知該如何與她解釋,半年前這孩子剛學會說話時,他們死活不讓她叫他們父母,硬逼著她叫舅公舅婆,可現在……

黎寶璐卻哈哈大笑起來,抱著她往天上拋了拋,接住后朗笑道:“當然不是了,我是你嫂子,這才是你娘親呢。”

黎寶璐指著何子佩,對她笑道:“舅婆就是你娘親,舅公就是你爹爹。”

妞妞一臉懵懂卻堅決的道,“不對,我看過爹爹和娘親的畫像,不是舅公和舅婆的樣子。”

“那是我們騙你的。”

“純熙!”何子佩著急的看向她。

黎寶璐卻盯著妞妞的眼睛笑問,“知道我們為什么騙你嗎?”

妞妞含著眼淚委屈的搖頭。

“因為有壞人,”黎寶璐壓低了聲音神秘兮兮的道:“在瓊州外面有很多壞人一直盯著我們,他們專門搶你爹爹娘親的孩子,要是讓他們知道你是爹爹和娘親的孩子,你就會被他們搶走,再也見不到我們了。所以你爹爹和娘親只好把你寄在我和你哥哥的名下,這樣就沒人知道你是爹爹和娘親的孩子了,也沒人能把你搶走了。”

妞妞臉色煞白,下意識的抱緊了黎寶璐,“那,那我不叫爹爹和娘親,還叫舅公和舅婆就不會被抓走了嗎?”

“不用了,”黎寶璐臉上興高采烈地道:“我們不用再假裝了,因為你爹爹和哥哥把那些壞人全都打倒了,再也沒人敢抓走你了,所以你可以叫自己的爹娘做爹娘了。”

妞妞遲疑的看向何子佩,小聲的問道:“真的嗎?”

何子佩伸手捂住嘴,滿臉是淚的點頭。

妞妞立即伸手讓她抱,在她懷里小聲的叫了一聲“娘親”。

何子佩立時淚如雨下。

李氏沒想到秦家在瓊州竟艱難至此,連生了孩子都沒敢記在名下,抖了抖嘴唇后扭過頭去默默地流淚。

圍觀的人也沉默的看著那對母女。

黎寶璐轉身便讓人回去拿出幾盤喜糖來發,笑瞇瞇的道:“今日我秦家有喜,走過路過的都沾沾喜氣,不要客氣啊。”

凝滯的氣氛立時一松,大家紛紛上前抓喜糖說好話,這個道:“恭喜秦夫人喜得千金,回頭一定把賀儀補上。”

那個道:“不愧是秦大人的孩子,小小年紀便這樣聰明伶俐,玉雪可愛,回頭我們可來討一杯喜酒喝。”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