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狹路相逢

在秦信芳來前,皇帝心里想了許多的話要對他說,可真的見到了人,那些話又全都無法出口了。

問他這幾年過得如何?

一個罪民,再有人照拂也不會過得多好。

問他怨不怨?

或許他一開始不怨,但在妹妹被休,女兒夭折之后他又怎么可能不怨?

皇帝一時沉默,君臣二人相對而坐,默默無語,良久皇帝才沙啞著聲音道:“朕將大楚交予你了,諸皇子之中,現能擔當大任的也就只有太子,而太子病弱,太孫年紀又輕,清和也還是一個孩子,他做太孫的先生……”

皇帝沉默片刻,其實他當時讓顧景云當太孫的老師時沒想把皇位傳給太子的,沒想到最后還是太子父子贏了,顧景云以后只怕就是帝師了。

他學識或許不錯,但太年輕了,少了幾分穩重,皇帝憂心不已。

秦信芳卻了解自個的外甥,顧景云心智成熟,除了想法有些偏激外沒什么毛病,便是在治國的經驗上不足,摔幾次跟斗就長起來了,只怕比他還能耐呢。

“陛下放心,清和聰慧,有他輔佐太孫,大楚一定能安定下來的。”

皇帝嘆氣,“朕六歲登基,至今已有五十三載矣,前二十五年兢兢業業,創下盛世,為人稱道,沒料到后二十八年卻漸漸自負驕奢,誤了國事,朕悔矣!然時間不可追溯,只望我李氏后人不再布朕的后塵。”

皇帝微微仰頭看向縮跪在一旁記事的史官,微微抬手道:“將,將朕這臨終之言交與太子太孫,讓他們引以為戒。”

史官磕頭應道:“臣遵旨。”

皇帝胸口急劇起伏了下,然后垂下手臂,眼睛慢慢的閉上,他含糊的留下最后一句,“讓蘭氏殉葬……”

史官面色大變,不由轉頭去看秦信芳。

秦信芳臉色淡然,伸出手去探皇帝的鼻息,半響才收回手,傷感的道:“陛下,崩了!”

蘇總管聽到動靜跌跌撞撞的跑進來,見皇帝眼睛微閉的躺在床上,連忙沖上前去摸他的鼻息,大慟,“陛下——”

九月初三,元熙帝崩于行宮,時年五十九歲,臨終托孤于前內閣閣老秦信芳。

后一日,秦信芳被重新拜為內閣閣老,秦信芳以內閣滿員為由固辭。

再一日,太子再拜他為內閣閣老,兼為太子太傅,首輔彭丹奉命親自上門邀秦信芳入閣,秦允,大楚第一次有了五位閣老。

皇帝被讓回皇宮停靈,舉國皆哀,京中官員三品以上及誥命皆入宮哭靈。

黎寶璐很幸運,正好卡在四品上,得以幸免。

而何子佩現在還沒有誥命,所以秦信芳雖貴為閣老,她也不用入宮哭靈。

倆人一下就清閑下來了。

黎寶璐撐著下巴看著店鋪外的街道,擔憂的道:“也不知我師父他們到哪兒了。”

何子佩也想念女兒,但她知道白一堂帶著婦孺肯定走得慢,因此雖擔心還是寬宥道:“別急,總會到的。我們先把她們的衣裳首飾準備好,等她們到了就不用再出來逛街了。”

“好啊,”黎寶璐從桌子上挑了一匹桃紅色的料子,笑問:“舅母這個顏色怎么樣?給妞妞做小裙子。”

“皇帝駕崩,三個月內要守喪,三個月后都冬天了,這料子不合適,還是買些顏色淡一點的布料。”

他們剛回京城,許多東西都需要重新添置,太子雖賞賜了不少,但還有許多的東西是需要自己買的,所以這兩天何子佩都拉著黎寶璐逛街,對于皇帝駕崩,她并不多傷心。

她知道,若不是皇帝快要駕崩,當年的事又涉及到韃靼,只怕她和秦信芳現在還在瓊州等著太子登基大赦才能回來呢。

而皇帝駕崩對京城商家的沖擊也不少,店鋪外面都掛了白布,且頭三日閉市,昨天才重新開張,街上行人減少,預計這三個月的生意都不會太好,因此這時候上門買東西是便宜一些的。

秦家的產業雖然會被還回來,但現銀一文沒有,他們現在全是用黎寶璐之前抄家得的那些錢,幾萬兩看著多,但真買起東西來一點兒也不多。

所以何子佩能省就省,絕對不會等到價格上揚時再來買。

現在的布料和首飾普遍比平時低了五個百分點,單一件不覺得便宜多少,但他們買的東西多,合起來就多了。

所以黎寶璐也豪氣的給她婆婆買了好幾匹顏色淺淡的布料,回頭讓繡娘做。

當然,她親愛的師父也不能忘了,黎寶璐選得不亦樂乎,不一會兒就把店家藏貨中最好的三分之一挑選出來了。

掌柜的笑得眼睛都瞇起來,本來還以為這三個月生意會很難做,沒想到今日會來這么大一個客戶。

黎寶璐選好了布料再去看秦舅母的,見她在比較兩匹布料的顏色,黎寶璐便大手一揮道:“兩匹都要了,反正以后也要做衣裳,布料不怕放。”

何子佩哭笑不得,“雖如此也不能這樣大手大腳的,你和清和身上可沒多少現銀。”

“沒關系,秋收已經結束了,再過幾日各個莊頭就送收益來了,咱家不差錢。”

見黎寶璐這么豪氣,何子佩就好笑道:“我家純熙越來越有官家太太的風范了。”她將兩匹布料一塊兒交給掌柜,笑道:“那便一起包起來吧。”

“好勒,兩位太太選得多,店里可以直接送到家里去,不知府上……”

“送到聆圣街的顧侍講家,”黎寶璐掏出荷包來付錢,道:“你們去了聆圣街一打聽便知。”

掌柜的卻嚇了一跳,“可是秦閣老現住的顧府?”

“是啊。”

掌柜感激涕零的道:“原來是秦閣老府上,那這些布料我們該打五折才是。”

黎寶璐:“我們不接受賄賂,變相的也不行。”

掌柜的面色通紅,“太太誤會了,我家老爺是戶部郎中,元郎中,當年全賴秦閣老才逃過一劫,小的本想將單給您免了,又怕您不接受,這才要收一半的錢。”

“原來如此,”黎寶璐了然的點頭,“然而我們依然不能接受,還是照之前的價格給吧,不然我們可不敢再來你這里買東西了。”

黎寶璐道:“我舅舅當年并不為單救某一人,而是為了社稷,為了君王,也為了百姓,你們這樣倒讓我們難做了。”

掌柜的心中感嘆,常聽聞秦內閣如何風光霽月,然而他從未見過他,但如今只看這位年輕的太太便知秦氏為人了。

掌柜的親自抬了布料送倆人下樓,交給下面的伙計后一再的與她保證,“太太放心,店里的伙計必以最快的速度將布料送到府上。”

既然不能在價格上給予優惠,那就在服務上讓對方如沐春風吧。

掌柜的才要把倆人送出店,店外忽然停下兩輛馬車,然后呼啦啦的一群人就笑著進來了,為首的人正拉著身旁一人說笑,一抬頭就看到了對面的黎寶璐和何子佩。

黎寶璐自然也看到了她,立時便展開一個大大的笑容,屈膝行禮道:“原來是二嬸,竟這么巧,侄媳婦見過二嬸。”

姜氏見到她笑臉便一頓,待看到她身邊站著的人更是僵住了笑臉,她強笑一聲道:“原來是寶璐和秦夫人啊,倒是巧了。”

“是挺巧的,”何子佩清冷的目光落在姜氏身上,上下打量了她片刻方道:“看來顧二夫人這些年過得不錯,我粗粗回京,還有許多事要處理,因此也沒能上門拜訪顧老夫人,今日既然不巧遇見,那就請顧二夫人幫忙傳句話,關于小姑,我們秦家有些問題要與忠勇侯府商討一二,不日便會上門拜訪。”

姜氏臉色微變,知道何子佩這是要秋后算賬了,現在秦氏東山再起,風頭正勁,秦信芳不僅是內閣閣老,還是帝師,榮寵更盛從前。

而顧家,顧家除了顧侯爺,根本沒一個可用之人。

面對強勢的何子佩,姜氏只能僵笑道:“我會將話傳給婆母的。”

何子佩微微點頭,轉身帶著全是星星眼的黎寶璐離開。

黎寶璐不住的偷看秦舅母,上了馬車才小聲道:“舅母你好厲害……”

何子佩眼里露出笑意,溫柔的摸著她的腦袋道:“傻孩子,你跟我是不一樣的,我是宗婦,我的丈夫不僅是閣老還是帝師,我又照顧了你母親幾年,親自送她出嫁,長嫂如母,我的對手是顧老夫人,她在我面前自然底氣不足,何況,”何子佩眼中閃過冷光,含笑道:“當年的事她也摻了一手,加上你母親的嫁妝,她心虛,自然不敢與我交鋒。”

“但你是晚輩,她瞧不起你是童養媳出身,自覺高人一等,你自然覺得她難對付,但不論是前者還是后者,她皆落了下乘,人與人交鋒更重要的是自身的智慧和能力,背后的勢力只能是借勢,若是完全依仗之則本末倒置,失了先機了。”

“那舅母要跟顧家談什么?”

何子佩清冷的道:“自然是談和離和通奸的事了,當年我和你舅舅已被關押,又被判了流放,這才不得不忍下這口氣,他們差點害得你婆婆和清和死在外面,這筆賬不能不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