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離開

白一堂等秦信芳他們走后才帶著錢到縣城買了頭騾子和大馬車。

村民們看到趕著騾車回來的白一堂都瞪大了眼睛,“白大俠,你要騾車做甚?”

白一堂和他們不一樣,他們要打漁,要種地才能生活和繳納賦稅,可白一堂有一手打獵的好本事,隔三差五的進山,一人吃飽全家不愁,而且他輕功好,要這騾車有什么用啊。

“莫不是給秦家的?”有一個村民猶豫的道。

大家這才想起秦家人離開時白一堂并沒有來送行,當時他估計不在。

他們忙道:“白大俠,秦家平反了,有官差來帶他們回京了,你這騾車……”

這騾車可完全沒用了。

白一堂微微一笑,不在意的道:“我買了來便是給自己用的,最近獵物多,需要用車拉著送進城。”

“只用那么幾次,那多浪費啊。”

“是啊,是啊。”

大家看著白一堂的騾車目光都有些炙熱。

“不用了再賣出去便是,反正又不會虧本。”

大家火熱的心便一冷,這位可不是啥好人,沒人敢強借東西,而且大家貌似跟他都不太熟。

白一堂性子獨,除了秦家少有來往的人,平日不是在山里就是在外面,留在村里時間最多的還是教授寶璐的那幾年,而等到寶璐學成武功他又變成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有六十天呆在村里的狀態。

要不是每年繳納賦稅時需要戶主到場,只怕他一年到頭都不會出現一次。

白一堂把大家都打發走,他這院子更沒人來了,這才拎上買的東西進山里找秦文茵。

秦文茵正在煩惱晚上要做什么菜,見白一堂拎著一扇排骨來便松了一口氣,迎上去道:“我還以為你今天回不來了呢。”

“怎敢把你們丟在山里?”白一堂探頭去看里面睡得正香的妞妞,低聲道:“今天晚上開始收拾東西吧,明天多準備一些干糧,我們后天上路。”

“路引和戶籍怎么辦?”

秦文茵是良籍,但她也沒路引啊。

白一堂聞言從懷里扯出一包東西,遞給她,“諾。”

秦文茵打開一看,眼睛都瞪圓了,里面全是路引和戶籍。她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白一堂就笑道:“這些依然有漏洞,但在瓊州要搞到這些有點難,等過海就好了,特別是到中原地區,想要弄一張戶籍和路引不過是幾兩銀子的小事,到時候便是衙門里的人來查都查不出問題來。”

“戶籍和路引這么容易弄到手,那大楚的戶籍管理豈不是等同于虛設?戶部,戶部又該如何勘定賦稅?”

白一堂撇了撇嘴,“我就不喜歡你們讀書人這點,這么點事都能給國事扯上邊,戶籍和路引是容易弄,那也得看對是,普通百姓家別說有沒有這個膽子了,他們只怕都不知道戶籍和路引還能冒用,既如此,又何亂之有?”

“那你為什么知道?”

白一堂以看白癡的目光注視她。

秦文茵臉一燒,這才想起他的職業,他是賊,這種弄虛作假的事當然會知道,只怕不僅知道,還擅長呢。比如她現在手上拿的這些。

“這些都是假的?”秦文茵翻了翻問道。

“大部分都是假的,所以我才說有漏洞,等過了海就好了,到時候我們選張跟我們差不多的真的,再把口音改一改就好了。”

“為什么內陸那邊有真戶籍和路引?”

“因為那邊人多,天災**也多,”白一堂道:“不說遠的,只兩廣一帶,每年夏末的多雨季節總會有幾個地方發大水,有些人在家鄉活不下去了就會辦了路引出去逃亡,有死在路上的,也有被偷的,死了的若是沒人報到衙門根本沒人知道,他們的戶籍和路引被人帶走,要是有人買,轉手就是幾百文。便是有人報上去了,接案的當地衙門也只會通知戶籍地的衙門,通知他們死亡人的戶籍和路引作廢,可其他地方的衙門可不知道……”

所以拿著路引和戶籍的他們只要不出現在報案的衙門和戶籍地衙門就行,而且就算一定得經過這兩地也不要緊,那些東西都是記在紙上的,守城門和檢查的兵士可不知道他們拿的戶籍和路引已作廢。

所以在這上面可做的文章多了去了。

有人查自然可以查出異常來,可他們是有多背才會走一地就被人查一次?

白一堂摸著下巴看秦文茵姣好模樣反而有點不確定了,“不行,你不能這么上路。”

“什么?”秦文茵的思緒還沉浸在戶籍和路引上沒回過神來。

“你得化妝,”白一堂的手指在她臉上虛點了幾下,道:“嗯,得畫黑一些,難看一些。”

不然他不確定有沒有惡霸來玩強搶民女的把戲。

秦文茵臉微紅,不自在的將頭扭到一邊去,點頭道:“我知道了。”

第二天白一堂就回家收拾需要帶上的東西,還得在騾車里鋪上厚厚的被子,上面再放一張竹席,免得顛簸和熱到孩子。

而秦文茵則在茅草屋里做帶上路的干糧。

白一堂以前都是一人上路,最多拎上兩套衣裳,這還是第一次帶這么多東西,滿頭大汗的來回清點了幾次,確認無誤后才要關門離開,耳邊便聽到三匹快馬而來的啼聲。

他眉頭輕輕往上一揚,想了想主動迎上去。

來人是三個青年,他們看到村口站著的白衣輕易,不由猛的一勒馬匹,揚聲問道:“可是白一堂白大俠?”

白一堂微微點頭,背在身后的手轉著幾枚石子,笑問,“正是白某人,不知道幾位是?”

為首的青年一抱拳,道:“我們是奉總鏢頭的命前來送信的,還請白大俠給出憑證。”

白一堂一聽就明白了,這是他徒弟給他寄信來了。

景云和寶璐雇了鏢局的人幫忙送信的事他知道,但這還是第一次這樣直接送到他手上的。

白一堂將徒弟交給他的鐵牌拿出來扔給對方,對方檢查過后還回來,從懷里拿出一封信給他,也不等他解開信封便抱拳道:“信已送到,此鏢就算結束了,白大俠再會。”

白一堂微笑著點頭,目送他們遠去后才拆開信封。

師父父:

你可千萬不要死遁啊!你徒女婿已經和太子殿下說好了,這次為皇帝祈福赦免的名單上有你,所以你要是一不小心放火把自己“燒死”了,你也得立即回去再活過來,然后失蹤也好,進山打獵也行,反正就是不能死!

徒兒在京城等著你!

白一堂撇了撇嘴,嘴角卻忍不住高高的揚起,笑罵道:“真是沒大沒小,不過這信來得也太晚了,再慢半天我就死翹翹了。”

白一堂轉身回家,將藏在廚房里的兩壺油拎出來,覺得放著也浪費,反正他今日高興,不如送給張大錘。

整個罪村,除了秦家,也就只有張大錘值得他看一眼了。

白一堂心情很愉悅,妞妞是第一個察覺到的,這小妮子最是見風使舵,見他高興便努力的往他身上爬,纏道:“師公,我想飛飛。”

擱往日白一堂早生氣了,今天脾氣卻很好的把妞妞抱起來放在腿上,笑道:“你可不能叫我師公,我是你嫂子的師父,你該叫我白叔叔才對。”

妞妞很體貼的伸出小手去摸他的額頭,回頭特認真的和秦文茵道:“奶奶,師公病了,要喝苦苦。”

白一堂翻了個白眼道:“有病的是你爹娘,還有,她不是你奶奶,是你姑姑!”

妞妞就伸長了胳膊要繼續摸他的額頭,以證明自己說的是對的,師公真的生病了。

秦文茵也發現了他的異狀,好奇的問,“可是有什么喜事?”

“喜事沒有,但好消息卻有一個,”白一堂翹著嘴角愉悅的道:“聽說皇帝要死了,為了給他祈福,太子殿下要大赦天下,不僅會贖買一批奴隸歸良,罪犯也會赦免一批,不巧,在下就在赦免之列。”

秦文茵聞言激動起來,從心里為他高興,“那你豈不是可以光明正大的離開瓊州,不用逃亡了?”

白一堂點頭,能夠不借用別人的身份生活下去誰不愛?

所以對于這封信白一堂是打心里歡喜的。

“那官差什么時候到?”秦文茵笑道:“等你轉了良籍我們再走吧。”

“那得等到猴年馬月?你不懂,赦免的公文先下到各府,造冊后才會分發各縣,等到縣衙的官差通知下來,除夕可能都到了,你們還打算躲在這茅草屋里半年啊。”白一堂不在意的揮手道:“我們按計劃行事,明天一早便上路,我常不在家,這點村民們都知道,就算消失幾個月也不要緊,等把你們送到京城我再回來消籍便是。”

“那你豈不是還是要用假身份?”

“不錯,不然錢不白花了?”

白一堂本計劃丟去這個身份,離開時放把火把他的房子燒了,只當他自己也死在火里,即便大家猜出他是逃走了也不會有人多事去管。

村民們和里正不告發,縣衙的官差一般是不會管的,到時候他送了秦文茵和妞妞到京城便離開換個身份繼續活著。

大不了不做白衣飛俠了,反正他已經教出一個好徒弟,對得起他師父了。

可沒想到現在還能有更好的選擇。

白一堂喜滋滋的,有生以來第二次失眠了,第一次是收徒弟的那晚。

不過雖然一夜沒睡,他依然精神抖擻,將秦文茵做的食物放進背簍里背上,秦文茵抱了熟睡的妞妞,他則抱了秦文茵飛速的離開山林。

此時天還是暗沉的,整個村莊的人都還在熟睡中,白一堂將秦文茵抱上馬車,將背簍推進車里,讓她抱著妞妞躺好后才駕車離開。

因為還要回來,白一堂和往常一樣將家里的門窗都關好,一行三人迎著朝霞離開了罪村,沒人知道白一堂的騾車里還藏了兩個本該早走的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