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蘭貴妃 中

蘭貴妃微微抬起頭顱看向皇帝,含著眼淚道:“那時臣妾回娘家省親,那韃靼使臣便潛入蘭家見我,他問臣妾:皇后因我被關禁閉,宮權又旁落在我手上,她可會放過我?又問,我讓太子生母受這么大的委屈,太子可會放過我?”

蘭貴妃眼里的淚水再也忍不住落下,哽咽道:“臣妾當時既惶恐又猶豫,奪嫡是大事,臣妾不敢說臣妾沒動過心思,畢竟當時陛下對臣妾隆寵,又最偏愛皇兒,您私下也沒少流露出要改立皇兒的意思,那時臣妾鬼迷心竅,雖沒有立時答應他們,卻也不曾拒絕。那使臣見臣妾猶豫,便說會送臣妾一份大禮以表誠意,結果沒半年太子勾結開平衛駐軍造反的事就曝光了,臣妾方知這便是他們的大禮。”

“當時朝局混亂,臣妾見陛下廢太子之意堅決,便從旁推了一手。十五年前的開平案臣妾的確算參與其中了,可要說是臣妾設計的卻冤枉。”蘭貴妃悵惋的道:“當年的事錯綜復雜,各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參與進去的勢力不少,都想要從中分一杯羹,誰知道事情越鬧越大,竟是脫離了所有人的掌控。”

是所有人都沒料到皇帝會氣得失去理智,將這樣的大事交由暗衛審訊,酷刑之下互相攀咬,最后不分敵我的陷入半朝官員,株連其親屬的情況下竟有三萬多人。

蘭貴妃了解皇帝,這人是真的愛她,只要他心里對她還帶有一絲信任,她就能重新奪回他的寵愛,至少可以保住四皇子,保住自己和蘭家。

蘭貴妃抬起頭來,以愧疚和隱忍的目光注視著皇帝,

皇帝眼露悲傷,也不知對她的話信了幾層,他問道:“開平案之后你們是如何合作的?”

這和自己預料的不同,但蘭貴妃依然面色不變,繼續臉色蒼白和愧疚的道:“因皇后和太子皆處事謹慎,那之后他們大半的日子又在閉門思過,還有大量朝臣支持他們,臣妾不意陛下為我們再與朝臣起沖突,因此沒再與他們有這方面的合作,不過他們韃靼缺少糧食和茶鹽,臣妾會以市價賣他們一些,然后他們替臣妾培養人手。”

“您知道,蘭家沒有底蘊,想要培養人手很困難,臣妾只能求助外援。”蘭貴妃看著皇帝的更顯悲傷的眼睛道:“陛下,這一次臣妾嚇壞了,皇兒他私自調用韃靼才培養出來的殺手去刺殺顧景云,臣妾眼見著萬鵬越查越細,生怕牽扯出十五年前的舊案,何況顧景云是秦信芳的外甥,陛下是寵我們母子,但每每遇上秦家總會發生變故。加之陛下這兩個月來閉門不見,臣妾從未有哪一次這么久不見陛下,心慌意亂之下才出此下冊。”

蘭貴妃伏地叩首,“妾身不求陛下饒恕,卻求陛下繞過不知情的皇兒和蘭家。”

皇帝微微抬了抬手指,眼神悲哀的望著她道:“在愛妃的心里,朕就真的這么愚蠢嗎?”

蘭貴妃伏地痛哭,顯然皇帝的話傷到了她。

皇帝卻對她的哭聲充耳不聞,他沉沉的道:“朕心悅于你,因此朕可以容忍你做任何事,包括你算計皇后和太子,但這其中絕不包括你勾結韃靼,與韃靼合作!”

皇帝面如冷霜的道:“韃靼是大楚的藩屬,但更是我李氏的血仇!”他目眥欲裂的瞪著她道:“朕的皇祖父,父皇皆因韃靼而逝,你竟然還與他們勾結一起算計朕的皇兒,以后是不是還要將我大楚的江山拱手相讓?”

皇帝越說越氣,猛的抓住一旁的茶杯,但他手臂無力,手才碰到茶杯便無力的垂下,而茶杯“砰”的一聲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蘭貴妃嚇了一跳,驚懼的看著皇帝,她知道皇帝不喜歡韃靼人,也知道兩國的恩仇,可兩國交戰哪有不死的,韃靼都對大楚稱臣了,先帝都與韃靼簽了和約,怎么皇帝對韃靼竟有這么大的心結?

而正在此時,從皇宮趕往行宮的皇后已經到了半山腰,先行一步的宮女很快從山上下來匯報事情,“蘇院正一直在正殿中未曾離開,正殿是今日午時三刻才叫膳的,娘娘,陛下的身體只怕撐不了多久了。”

皇后微微頷首,面色平靜無波。

貼身宮女看了看皇后才小心翼翼地繼續道:“蘭貴妃一個時辰前便進正殿去了,卻一直未曾出來,里面只有蘇院正和蘇總管伺候著,大門前伺候的宮人說只隱約聽到里面傳來蘭貴妃的哭聲,娘娘,蘭貴妃一向巧言令色,只怕陛下又會心軟。”

皇后淡淡的道:“不會。”

她看向車窗外的青翠,沉聲道:“他任何事都能寬容,唯有這件事不能,先帝的死是他心中的結。”

對于一個六歲的孩子來說,父親有非凡的意義,何況先帝還被秦太傅美化成為皇帝心中的英雄和偶像。

她十五歲與他結發為夫妻,曾經與他一起聆聽太傅教誨,沒有人比她更了解皇帝的思父心結。

這二十年來他性情逐變,變得越發不像他,但有一點卻不曾改變,那就是對先帝的崇敬和愛戴。

每年的除夕,清明,端午和中秋,他都不忘親到宗廟祭祀先帝,每年宮中必不可少的戲目便是先帝忍辱負重奮發圖強為父報仇,收復失土的故事。

即便被軟禁在中宮,她也能聽到那蕩氣回腸的唱調,也能知道皇帝又去了宗廟。

所以她在宮中聽說皇帝遇刺,蘭貴妃與韃靼勾結時才不慌也不忙,因為她知道,只要有與韃靼勾結這一條在,蘭貴妃就永世不得翻身。

心愛的人再重要也重要不過他心中的父親,他心中的英雄。

皇后的車架慢悠悠的進入山頂正殿,而此時,皇帝才微微冷靜下來,他沉凝的看著蘭貴妃道:“或許宮中是有許多不易,但你有朕的寵愛尚且如此,何況他人?他們難道也會與韃靼勾結,出賣自己的家國嗎?你若覺得朕的寵愛給你帶來了危險,你大可以告訴朕,朕可以不寵你!”

皇帝冷聲道:“不說大楚有多少女子,便是后宮便有佳麗三千,若你不愿,朕也不是非你不可。”

蘭貴妃拽住胸口的衣服,不可置信的看向皇帝。

“至于皇后,”皇帝腦海中閃過皇后冷靜端持的表情,心中一痛,搖頭道:“她還不會將你放在眼中,而不管是何種理由,你都不該與韃靼合作。”

“陛下!”

“朕不相信蘭家的人不知韃靼之事,不過朕應諾過你不會誅你九族,那就夷三族好了。”

蘭貴妃攤倒在地,面色蒼白。

她最親近之人便都在三族之內,這意味著她的父族,母族,兄弟姐妹和侄兒侄女們都在斬首之列,而蘭家毫無根基,族譜還是她當上妃嬪后才開始記錄的,只從她父親這一代開始。

皇帝這一句口諭便將蘭家幾十年的經營毀于一旦,不,不對,是將蘭家的存在整個都抹去了!

蘭貴妃氣血翻涌,忍不住噴出一口血來,她不再顧及儀態爬上去想抓住皇帝的褲腳,“陛下,陛下,這事臣妾的父兄是真的不知情啊,真的不知情啊。”

皇帝面無表情的道:“謀逆本就是誅九族的罪,朕已然對你網開一面了。”

蘭貴妃搖頭,頭發散亂的哭道:“不是,不是,只要陛下愿意,只殺臣妾一人朝臣也不敢反對的,求陛下開恩,求您開恩,您想想我吧,我余生就只有這個愿望了。”

皇帝扯了扯嘴角道:“朕以為你會把這余生的愿望用在皇兒身上。”

蘭貴妃一怔,繼而面色大變,尖聲叫道:“陛下您瘋了嗎,他也是你的兒子,他是無辜的,這事他真的不知情啊!”

“朕知道他不知情,”皇帝幽幽地道:“不然朕就不是讓人看守他那么簡單了。但大楚是要交給太子的,朕不愿意給大楚,給太子留下這一條隱患。”

“可他也是你的兒子呀,你不是一向寵愛他嗎?”蘭貴妃不可置信的大叫道:“假的嗎,一切都是假的嗎?”

皇帝面色晦澀的看著她道:“朕有兩個方案供你選擇,一是讓皇兒隨葬,他這些年做的事,若不是生在皇家,若不是朕寵他,死上十遍也綽綽有余了。殉葬后朕會給他尊榮百世的封號,保他死后哀榮。”

“二,”皇帝靜了片刻才道:“朕打算在宗廟旁建一棟小院,將他圈禁在那里,雖然以后不能出入,但朕能保他一生衣食無憂,安享至死。”

以四皇子的性格,那還不如直接殺了他呢?

蘭貴妃將嘴唇都咬出血來,眼睛含血的盯著他道,“你怎么忍心,你怎么舍得?”

皇帝靜靜的回望她,“是你讓朕記起了大楚是如何安定下來的,為了社稷,哪怕犧牲的是朕,朕也會毫不猶豫。”

蘭貴妃心中絞痛,目眥欲裂的瞪著他,她突然一躍而起沖著他便撲去,暗中一道人影閃過,“砰”的一聲蘭貴妃便被當胸踢開,撞在門上反震到地,還滾了兩圈。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