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平亂

萬鵬帶來的禁衛軍猶如狼群一般撲向刺客,不到一刻鐘便以壓倒性的優勢平掉混亂,全場那么多刺客僅僅活捉了幾個,其中便包括韃靼的一名勇士,他全身被砍了無數刀,被抓住時連自殺的力氣都沒有了,因此早有準備的禁衛軍立即下了他的下巴,然后將人拉下去由御醫來檢查他嘴里是否含毒。

韃靼的五王子渾身冰冷的看著這一切,他臉色蒼白,牙齒咬得吱吱作響,雙手拳頭緊握,眼睛血紅。

刺殺!

怎么會有刺殺,韃靼的勇士為什么會參與這場刺殺?

身為使團首領的他竟然一無所知,五王子如墜冰窟。

但大楚的禁衛軍顯然不能體會他心中的惶恐與憤怒,而是直接上前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五王子眼睛血紅,直接用手抓住刀刃往外一扯,不管不顧的看向皇帝,“陛下,臣是無辜的!”

皇帝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揮了揮手道:“請五王子下去歇息,讓御醫與他包扎傷口。”皇帝頓了頓又道:“在事情未查清前不得為難五王子。”

只看他在刺殺起時的震驚和之后呆愣的站在那里的行動皇帝便知道這事八成跟他無關。

不過這有什么關系,人是他帶來的,兩個勇士也是韃靼人,這鍋他不背就得付出足夠的代價。

侍衛們這才掰開五王子的手指,不再拿刀駕著他,而是直接扯住他的胳膊把人帶下去,這次五王子沒有反抗。

宴場逐漸安靜下來,只聞些許女眷低低地哭聲,皇帝扶著龍椅站著掃視了宴場一圈,目光在四皇子身上一頓,看到他渾身血污的提著刀,他便低頭去看癱倒在他腳邊的蘭貴妃。

四皇子拿刀是抵御刺客的,那些刺客繞過了他,而他卻提著刀上前來護駕,攻擊那些刺客,不論他是不是真心,這一刻皇帝是欣慰的。

“將四皇子帶下去,把蘭貴妃押下去。”一字之差,天差地別。

四皇子“嚯”的抬頭,震驚不解的看向皇帝,“父皇!”

皇帝微微抬手壓下他要說的話,揮手道:“帶下去。”

禁衛軍立即上前扶住四皇子把人往外拖,而蘭貴妃也被兩名侍衛拖起來,正要拖下去皇帝就抬手止住他們,他居高臨下的看著面色蒼白的蘭貴妃,低低地道:“你若是自盡,朕就送蘭家九族和皇兒去與你作伴。”

蘭貴妃震驚的抬頭看他。

皇帝笑容淺淡,淡淡的道:“愛妃不信,大可以試試。”

蘭貴妃如墜冰窟,手中握著的金釵一松,“咚”的一聲落在地上。

皇上目光晦澀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金釵,讓人把蘭貴妃押下去了。

他扶住蘇總管的手,手上青筋暴突,展目看著漸漸恢復秩序的宴場,萬鵬大踏步而來,單膝跪地道:“回稟陛下,狩獵場的刺客全部清除,行宮上的探子也全部清理完畢,請陛下示下。”

皇帝指了指官眷們呆的位置,問道:“朕的臣子傷亡如何?”

“回陛下,禁衛軍及侍衛傷六十五人,陣亡十二人,幸運的是諸位大臣及官眷只傷了九人,并無死亡。”

皇帝松了一口氣,微微點頭。

其實還是應該感謝黎寶璐的那聲尖叫,當時刺客混在歌舞表演和雜戲表演的演員中,他們從右側而入,本應過中路經過篝火場上前獻藝時出手的,那時候他們的位置正好在官員和官眷們篝火的中間,到時候發生混亂這些官員官眷都難以幸免。

但先是蘭貴妃示警,韃靼的兩名勇士估計是為防意外省卻了些中間環節直接動手,而黎寶璐更是第一時間尖叫起來,讓刺殺提前了。

而當時那些刺客才進入右側,既已事敗他們當然不會再轉中間入場,直接就從右側飛奔而出直取目標。

所以呆在中間兩路正圍著篝火烤肉的大臣和官眷們壓根沒遭遇刺客刺殺,他們的目標是皇帝,太孫和顧景云,人力有限,實在沒必要把時間和人力浪費在這些人身上。

傷的九人中有三人是官眷,因為驚慌失措摔倒被踩了幾腳,剩余的六人則是沖上前護駕傷到的,好在都不致命。

但這次暗中保護皇帝和太子太孫的內侍及宮女死了不少,這些人歸暗衛統領,萬鵬雖不了解,但看著一具具尸體被抬下去也知道這次暗衛損失慘重。

在萬鵬做匯報時,顧景云正把黎寶璐按坐在地上,自己單膝跪在她身邊將插在她肩膀衣服上的箭扯出來。

這是救太子和太孫時受的那一箭,她閃得不夠及時,所以箭直接射穿她的衣服,差點將她帶倒,也是運氣好,這一箭她只是擦傷,沒有實打實的射在她的肩膀上,不然非疼死不可。

顧景云將箭拔出就把人拉起來,直接找到蘇總管,“蘇總管,寶璐受傷了,我先帶她會帳。”

蘇總管感激黎寶璐救了皇帝,想也不想的道:“顧公子快去吧,我讓人保護你們。”

說著一口氣給他們點了十個侍衛。

雖然萬統領說刺客已經清除了,但蘭貴妃還在呢,誰知道這狩獵場內還有沒有蘭貴妃的死忠?還是謹慎一些好,顧景云可是刺客們的三個目標之一呢。

顧景云也不拒絕,帶了十個侍衛扶著黎寶璐便回去了。

太子和太孫忙著指揮救援,顧不上他們,太孫忙中偷出一會兒工夫來吩咐連滾帶爬跑到他身邊來的貼身內監,“讓人找上好的傷藥送去給顧先生。”

內監剛才目睹了刺殺的全過程,知道黎寶璐剛把人一家祖孫三代都救了,不敢怠慢,連忙奔去找藥。

黎寶璐傷得并不重,除了虎口崩開些,便是左臂上的擦傷了,那箭上有倒刺,直接把一塊皮給擦掉了,之前不覺得,現在把衣服解下來卻是又辣又疼。

但黎寶璐自認是個勇敢的小姑娘,因此一雙大眼睛雖然濕漉漉的,卻還是扭過頭去硬氣的道:“來吧,上藥吧。”

顧景云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轉身去端了熱水來替她清理傷口,這才細細的抹上藥膏替她包扎。

他幽幽地道:“你的動作越發快了,我眼睛都已捕捉不到你的出手的痕跡了。”

黎寶璐非常自得,“畢竟長了一歲嘛,我去年到現在可一點都不曾懈怠。”

“難得你竟然聽出我夸你的意思。”顧景云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淡淡的道。

黎寶璐脖子一縮,小聲嘀咕道:“我的手是快了那么點,當時腦子沒轉過彎,卻已經出手了,總不能半途再收回來……”

顧景云輕哼一聲,“我是怪你這個嗎?”

“啊?”黎寶璐呆呆的抬頭看他,不是怪她多手把皇帝給救了嗎?

顧景云幽幽的看向帳門,聲音幾不可聞,“他活不了多久了,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死氣,就像那些跑來請你看病的將死之人,是藥石救不了的。而且他似乎對求生也沒那么強的**了,病死傳位總比被刺死后繼位要好,我也很想知道當年的事,知道他知道真相后的表情……”

他怪的是黎寶璐手快過腦子,不計后果的救了皇帝。她救太子太孫在前,本來已經惹惱了那神箭手,又救了皇帝,當時那人如果向黎寶璐補箭,他不確定她是否能躲過,如果沒有萬鵬……

黎寶璐的心神卻全在“死氣”兩個字上,她小聲的道:“我覺得皇帝的樣子有點像是腦中風,他如果承受得住真相還好,要是承受不住血壓一升高……”那腦中的血管還不跟炸彈似的“砰”一聲炸開?

“所以這兩都老實呆著,風雨將起,別把自己卷進去。”

“可我們已經在風雨之中了,你沒發現嗎,你也是那些刺客的目標。”黎寶璐皺眉,“這點我想不通,他們殺皇帝殺太孫都有理由,為什么殺你?”

“因為舅舅,”顧景云淡淡的道:“皇帝死了要立新君,太孫若是也死了,那太子也垮了,為了確保繼位的是四皇子,我也必須死。太子和太孫沒了,可供選擇繼位的除了二三四五六皇子外便是太子的嫡次子,太孫的親弟弟了,但他只有十一歲。”

“二皇子臉上有傷,只這一點他便與皇位無緣,可以排除,而三皇子生性懦弱,只要不是奸臣賊子,誰會選他即位?”顧景云冷笑道:“而五皇子一向唯四皇子馬首是瞻,他要敢動這心思,只怕四皇子母子立時就能要他的命,至于六皇子,一個從小連皇帝面都難見到的皇子,你覺得朝臣會把他看在眼里?”所以皇子之中適合即位的只有四皇子,身份上能與他抗衡的便是太子的嫡次子。

“父兄皆亡,他又是嫡子,從順序上來說他是比四皇子還要名正言順的繼承人,他最大的弱點就是年紀小,然而若能迎我舅舅回朝,這個弱點就不是弱點,而是優點了。”顧景云道:“皇帝和太孫遇刺,四皇子是第一嫌疑人,即便沒有證據朝臣也會懷疑,不到萬不得已,皇帝的人不會選他即位的。”

“有我曾外祖培養皇帝的先例在,又有我舅舅力挽狂瀾救了半朝臣子的事情在前,朝臣和宗室都會放心的把幼帝交給我舅舅培養,但如果我同樣死于刺殺,”顧景云眼睛泛冷,“秦家唯一的一條血脈死于皇室爭斗,你覺得舅舅還會出面為大楚出生入死嗎?即使他有這份胸懷,大楚的朝臣和宗室也不會相信他的。朝臣為了防止外戚坐大,宗室為了防止奸臣奪權,哪怕是懷疑四皇子也會讓他即位。所以殺了皇帝,殺了太孫,還要殺了我,這才是萬無一失的。”

顧景云能想到的,皇帝自然也早就想到了,不然他也不會隨行帶著顧景云,時刻把他放在自個的眼皮子底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