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對抗

而蘭貴妃等人前腳一走,后腳便有個小太監不動聲色的進來,他在房間里一轉,最后將那半枚指甲找到,他塞進袖子里,為了確保安全,他將恭桶都搜了一遍,這才悄悄離開。

而在他離開后不久,一個宮女嬤嬤拎著一只恭桶來替換,她在帳里呆了不短的時間才離開。

蘭貴妃回到座位上才坐下,一個太監便捧了茶來,蘇總管見了親自上前接過,那是給皇帝沖泡的藥茶,每次都是蘇總管親自去接的,蘭貴妃只掃了一眼便收回視線。

蘇總管將茶端回來放在皇帝面前,湊到他耳邊說了兩句話,蘭貴妃隱隱聽到:“陛下趁熱喝了吧。”

皇帝微抖著手將茶捧起抿了一大口,這才看向蘭貴妃,“愛妃過來坐在朕身邊。”

蘭貴妃一愣,自顧景云遇刺,皇帝在勤政殿暈倒后皇帝便不再召見她了,這次她雖跟著一起來避暑,但皇帝依然不愿見她,這三日來倆人明明坐在相聚不遠的位置上,但他與她說的話卻絕對不超過五句。

皇帝的異常讓蘭貴妃心慌,但她很快鎮定下來,笑著起身坐在皇帝身邊,笑問:“臣妾伺候陛下用些點心吧,他們才起篝火,只怕還要好一會兒才能烤出東西來呢。”

皇帝拉住她的手笑道:“自有宮人伺候,哪里需要愛妃親力親為?往日你拿著帕子朕都怕你累著手,何況這個?”

蘭貴妃羞澀的一笑,正要低頭她臉上的笑容便一僵,皇帝握住了她剛掰斷的指甲!

她的心瞬間提起來,但皇帝似乎沒察覺一樣繼續握著她的手,還伸手從案上拿了一塊點心喂進她嘴里,含笑道:“這塊雞蛋糕不錯,御膳房才送來的,既松軟又熱乎,愛妃也嘗嘗?”

蘭貴妃的心卻不斷的下沉,今日來的心神不寧都有了解釋。

他摸到了她的斷甲,但他什么都沒問沒說,顯然是早已知道了!

他知道了多少,是不是連今晚的行動他都知道?

正想著,場下一陣一陣的肉香已經飄來,韃靼的五王子親自帶著兩個勇士上前,高聲笑道:“尊敬的陛下,這是我們獻給您的肉食,是用我韃靼勇士親自獵到的鹿肉烤制,請您享用。”

皇帝轉頭微笑頷首,“好,獻上來吧。”

不!

蘭貴妃瞳孔一縮,她正要大吼出聲示警,被皇帝喂進嘴里的雞蛋糕卻趁機滑進她的喉道,她突然說不出話來,只能捂著胸口劇烈的咳嗽起來。

但這也足夠了,正端著肉食上前的兩名勇士腳步一頓,繼而不動聲色的繼續上前。

皇帝卻好似沒注意到他們,正一臉心疼的拍蘭貴妃的背,無奈道:“你也不小心些,都那么大的人了吃個東西怎么還跟個孩子似的?”

蘭貴妃咳得眼淚都要出來了,她抬頭看向兩位勇士,眼中不由閃過寒光的警告著他們。

兩位勇士已經走到了御前,單膝跪下,雙手上抬,有兩個內監上前接過托盤,正在交接的一瞬間兩位勇士一掌拍向內侍,緊接著袖中滑出匕首沖著皇帝便沖去……

然而預想中的倆內侍并沒有被拍飛,對方飛快的接下他們的一掌,身子一扭便雙雙擋在皇帝面前,并凌厲的向倆人攻去。

變故發生的一瞬間黎寶璐便已拉起顧景云以極快的速度閃到了皇帝身邊——這時候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有皇帝的地方啊!

從蘭貴妃咳嗽開始黎寶璐便察覺到了不對,再看捧著盤子獻肉的勇士,心中忍不住吐槽,這不是荊軻刺秦的戲碼嗎,這不是圖窮匕見的翻版嗎?

您要刺殺好歹有點創意啊!

黎寶璐拉著顧景云閃到皇帝身邊時,下面的四人瞬間便過了七八招,而滿場文武全都沒反應過來,她瞄到快要進場的歌舞表演和雜戲表演人員,她特好心的幫了皇帝一把,捏了拳頭尖聲叫道:“有刺客——”

聲音尖銳的劃破長空,讓熱鬧的篝火宴會一靜,猶如一滴水入了油鍋,噼啪一聲炸開,靜默過后便是更大的嘈雜。

有女眷尖聲驚叫起來,而百官則爭相沖過來想要護駕,侍衛們紛紛抽刀,沒刀的直接抽了地上的柴火攔在胸前當武器,而幾乎是黎寶璐尖叫聲起,歌舞表演和雜戲表演人員中便有人掀開行頭,刷的一下抽出寒刃,飛身便往場中來,他們的目標明確,一半人的刀沖著皇帝而來,一半人的刀則沖著太孫而去。

至于太子,太子病弱,世人皆知,太子府的希望全在太孫一人身上,太孫若死了,太子只怕也活不久了。

侍衛和百官都沖過來保護皇帝,太子和太孫的身邊一下就空了,太孫擋在他父親前面,而皇帝暗中派去保護他們的暗衛也身著太監或宮女的衣裳跳出來,紛紛抽出軟劍對抗刺客。

但他們沒想到對方竟會分兵一半來刺殺太孫,而大部分武力都沖去保護皇帝了,距離皇帝只兩席之隔的太子和太孫陷入危險之境。

韋英杰和陶悟在黎寶璐尖叫聲響起的那一刻便跳起來沖著太子和太孫的方向而去,但到處是亂跑逃命的人,一下就擋住了他們。

韋英杰和陶悟大恨,紛紛躍起向太子和太孫的方向飛去,遠遠的看見太孫陷入絕境,心正高高提起,兩條黃綾便向他們飛去,纏住倆人的腰便飛速的向皇帝的龍椅處飛,倆人順著黃綾看到站在龍椅前的黎寶璐,頓時大松一口氣。

太孫卻嚇了一跳,眼見著黃綾襲來,手中撿來的刀差點就砍過去,還是他眼疾手快的看清黃綾來的方向這才偏了一下。

黎寶璐見太子和太孫遇險,想也不想就搶了蘭貴妃身上的黃綾,刷的一下就把太子父子倆給扯過來,混亂中,一支長箭破空急射而來,黎寶璐面色大變,左手一撥將顧景云推到皇帝懷里,自己則飛身一閃而出,凌空接住飛來的太孫父子,手用力的往前一扔的同時,腰身一扭,但她快,對方的箭更快,箭一下便射穿她的衣服,帶著她往后倒去,黎寶璐倒退了三步才穩住身形,穩住時便順勢往旁邊一躍,幾乎在她躍開的同時一支箭便狠狠地釘在了她剛才站立的位置上。

黎寶璐躍開后便扭身飛到皇帝身邊,先把顧景云從皇帝懷里搶過來護在自己身后,然后腳下一個用力便挑起一把刀擋在胸前。

對方有神箭手!

顧景云抿著嘴站在她身后,低聲問:“比你如何?”

“我遠不及他!”

黎寶璐最擅長的是輕功,箭術雖然也好,但與這種從千百人中廝殺出來的箭術相比還是遜色多了。

黎寶璐將太子和太孫也護在身后,抿嘴對皇帝道:“陛下,我們不能拖下去,他們有神箭手。”

皇帝早做好安排,她不相信他只有這點防衛力量。

但皇帝依然拉著蘭貴妃穩穩的坐在龍椅上不理她,黎寶璐只能眼觀六路,免得冷箭抽來時把她身后的三人給傷到。

至于皇帝,黎寶璐表示他死了才皆大歡喜,到那時太子就可以直接登基了。

但等到箭真的朝皇帝射來時黎寶璐的心還是狠狠地提了起來。

好在他身邊的侍衛也不是吃素的,射來的箭全部被他們用刀隔開,黎寶璐一口氣才要松下便又高高的提起,握著刀的手不由一緊!

這是連珠射,全部來自于一人,且箭的力道不減反增,她見侍衛們砍掉第一箭時很簡單,而現在侍衛們要格開都很困難了,已有兩個侍衛傷于箭。

每一支箭射出的方向都不同,說明他在移動,但箭射到眼前時全部是正面,如果她是刺客,她絕對不會想著從正面射殺皇帝,所以……

寒光射來時黎寶璐想也不想,手中的刀一轉狠狠的插在皇帝左邊的龍椅上,正好擋住飛射而來的箭,箭“叮”的一聲正射中大刀,因力道過大,直接將刀射彎,箭頭甚至在刀身上鉆了兩圈。

此一驚非同小可,皇帝被眼前的刀和飛射而來的箭嚇得仰倒在龍椅上,更不用說被箭和刀插身而過的蘭貴妃了,對方直接攤倒滑倒在地上,狼狽不已。

皇帝面色鐵青,他已做了這么多準備依然如此危險,那若是他沒做準備呢?

黎寶璐心中的一個小人正壓著另一個小人打,“叫你手賤,叫你手賤,誰讓你多手救他的?”

但她還是把倒在龍椅上的皇帝拉起來推到太子懷里,算了,讓他們祖孫三個靠一塊兒吧,生死一起。

蘇總管卻先一步接住皇帝,顫顫巍巍的把皇帝扶到一邊,抖著手把皇帝摸了一遍,嘴里不停的念叨:“您傷哪兒了,您傷哪兒了?”

皇帝雖被嚇了一跳,但好歹比蘇總管鎮定,他拍了拍蘇總管的肩膀道:“沒事,沒事,朕沒傷到。萬鵬呢,萬鵬怎么還沒到?”

“萬統領到了,到了,您看……”

萬鵬在黎寶璐替皇帝擋下那致命一擊時便出現了,見暗中有神箭手,他手一揮,命令身后的禁衛軍沖入場中平亂,他自己則是扯過手下手中的弓箭,想也不想便搭弓射箭射往林中,也正是這一箭才讓神箭手沒時間補箭。

不然皇帝和黎寶璐誰傷誰死還不一定呢。

倆人短短的幾瞬間便已你來我往的射了好幾箭,皇帝抬頭看向他的瞬間萬鵬手中的一根箭將將射出,而射出后手中的弓便裂開來……

皇帝面色一變,正要叫侍衛去林中攔那神箭手,就見萬鵬已轉身疾步朝他飛來,皇帝面色一松,知道那一箭是萬鵬贏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