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示警

顧景云抿了一口茶,淡笑道:“下官不擅騎射,不過內子好此道,榮王殿下若執意要比試,不如向內子邀約。”

黎寶璐特配合的抬頭沖他笑笑。

四皇子怒,這是隱喻他只能與一婦人比試嗎?

看,這就是顧景云和別人對待女性態度的區別。

黎寶璐一看四皇子的臉色就知道她沒機會上馬打獵了,心里微微惋惜了一下就丟開了。

皇帝瞥了他兒子一眼,淡淡的道:“與韃靼的比試正在進行,這兩日誰也不準生事,你們若想比試等比賽結束了再說。”

四皇子低頭斂手應了一聲“是”。

但他心里止不住生疑,父皇一向厭惡韃靼,何以這次會以這樣的方式比賽?

要知道韃靼人生長在草原上,騎射就和走路一樣平常,因此他們騎射非常厲害,在這一方面大楚想要勝過他們可不簡單。

四皇子心內有些不安,眼角的余光偷偷注視著父皇,他一點也不像傳聞中的重病,看起來依然很健康。

這本來是他最希望看到的事,畢竟父皇寵愛他,只要他活著他就有與太子對抗的依仗,可現在父皇越來越疏遠他,這個優勢變成了劣勢,他也不再祈求他健康長壽。

四皇子心中苦笑。

皇帝也在觀察眾人,當看到他四兒子的面部表情時眸色更深。

太子依然沉默的坐著,目不斜視的喝自己的茶,就好似他不存在一樣,這些年在皇帝面前他一直是這么過的,若不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必定被皇帝看見一次罵一次。

十位大臣隱晦的對視一眼,都感受到了山雨欲來的危險,這是政客對于政治風險的直覺,沒有依據,但他們知道天在變,眾人汗毛直立,決定晚上就找借口把跟來的兒子/孫子送回去。

傍晚比賽暫告一段落,兩隊都把各自的獵物拖了出來,大楚隊遙遙領先于韃靼隊,但沒人驕傲,因為他們都知道原因。

大楚這邊的隊員都不是第一次來這狩獵場,他們對于獵物的分布區域更了解,因此才能在第一天占上風,但到二天和第三天就不一定了,通過第一天的摸排,韃靼隊第二天就會追上來的。

所以當天晚上大楚隊便召開了一次作戰會議,他們決定結合智慧和力量取勝,并充分發揮自己東道主的優勢。

事關國威和韃靼三成的歲貢,誰也不敢怠慢。

第二天韃靼隊的分數果然火速追趕大楚隊,不過大楚隊也不遜色,雖然比分距離拉短,但依然領先于大楚隊,第三天便是最后一天了,大家都很緊張,韃靼的五王子更是破例的做了一次賽前動員,嘰里呱啦豪氣萬分的吼了一通韃靼語。

在場的人大部分都有聽沒有懂,但顧景云和黎寶璐都聽懂了。

作為大楚相鄰最大的一個國家,且還是藩屬國,彼此間又有著血仇的國家,顧景云和黎寶璐從小就在秦信芳的要求下學習韃靼語。

黎寶璐的語言天賦有些讓人擔憂,不過她旁邊坐著的同學,她從小到大的同桌是個天才呀,她學得再差,在有這么一個同窗的前提下她的韃靼語起碼過了六級,至少日常交流絕對沒問題,可比記憶中的英語好多了。

黎寶璐抬頭去打量五王子,剛才五王子鼓動韃靼勇士們說:為了雪災下的國民!

韃靼遭雪災了?

黎寶璐再瞟眼看向皇帝,這位五王子可不像是與四皇子合作奪嫡的人,而且十五年前五王子還只是個小娃娃吧?

黎寶璐正擔心今日是否有結果時,比賽已經正式開始,兩隊沖進山林,一觸即分散開,顯然他們之前已經分好了狩獵的區域。

因為今天是最后一天,所以比賽時間只到申正(下午四點),不像往日會比到酉正(下午六點),空出來的一個時辰不僅要統計核算分數,還要給出最終結果。

兩隊今天顯然都跟喝了雞血差不多,特別激動,每隔半個時辰便有兩名隊員將各自隊伍的獵物拉出來交由裁判統計分數。

雙方今日收割分數的速度竟然差不多,顯然大楚隊也拼了老命。

受這種氛圍的影響,在外等候的觀眾都漸漸激動起來,要不是顧及形象,只怕早大聲為大楚隊加油了。

黎寶璐受到感染也微微激動,目光晶亮的對顧景云道:“這種比賽方式倒好,京城的各大書院可以每年舉行一次,提倡武功,免得大楚重文輕武,以后被打到家門口都拿不出幾個武將來。”

“等我再長大一些。”等他再長大一些,再有影響力一些或許就能辦到了。

顧景云話未說完,黎寶璐卻懂了,看了他半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很快了,你看我們在一塊兒都十年了,不也是‘咻’的一聲就過去了嗎?”

“你咻一聲給我看看。”

“咻咻咻咻……”

顧景云:……

顧景云扭過頭去,面上寫著一排字“我與此君不相識。”

黎寶璐忍不住抿嘴一笑,眼角都笑得消失了,那么大的眼睛就只有一條縫。

這一天大家只在正午時到帳篷里休息一個時辰,然后便坐在草坪上繼續等著,但大家也不干等。

屁股底下墊了墊子和蒲團,面前放著矮桌,上面擺了茶點和水果,身旁放著撐起的太陽傘,微風吹著,茶點吃著,如果忽略越來越熱的天氣的話,大家還是很舒服的。

皇帝把各家的子弟都拉出來,先讓他們把琴棋書畫玩一遍,變著法兒的玩,然后就玩投壺,等所有人都表現過,時間也差不多了。

鑼聲一響,預示著離結束還有半個時辰,兩隊的隊員有半個時辰的時間把各自的獵物拖出來,逾時則不計入成績。

而為了防止隊員們聽不到鑼聲,在鑼聲響起后裁判們還會點燃信號彈彈射上空,聽不見可以看。

當然,對方若既沒聽見也沒看見,自己也沒時間觀念,那就只能后果自負了。

不過顯然沒人敢挑戰這條規則,所以兩隊踩著香燃盡的最后時刻飛奔而出,他們身后用網拖著大批的獵物。

裁判們立即上前統計核算分數,雙方隊員坐在馬上遙望對方。

韋英杰掃了眼五王子血肉模糊的手,咧嘴笑道:“五王子的手痛不痛?我大楚的御醫不錯,一會兒我求一求陛下,讓他給你個太醫。”

五王子則瞥了眼他垂落在一旁的胳膊,淡淡的道:“只是出些血,倒是韋大人的胳膊似乎有些不妙,在跌打損傷這類病痛上還是我們韃靼更有經驗,要不要我讓我的勇士為你正骨?”

雙方邊打嘴仗邊向御前走去,等到了御前,雙方紛紛肅穆著臉端正的上前,韋英杰單膝跪地行禮,道:“回陛下,臣帶領大楚隊歸來,重傷一人,輕傷六人,無一人傷亡。”

五王子則握緊右拳放在心口處低頭行禮,“回陛下,臣帶領韃靼隊歸來,輕傷四人,無一人傷亡。”

皇帝微笑著點頭,抬手道:“你們皆是勇士,不論輸贏,兩國百姓都會以你們為傲,先下去梳洗上藥吧,等你們回來結果也統計出來了。”

韃靼是大楚的屬國,因此理論上來說,五王子也是皇帝的臣民,臣民五王子低頭恭敬的退下。

韋英杰緊隨其后,他得去接骨了,不然晚上酒都沒法喝。

天色漸暗,統計過的獵物被拉到御膳房,由宮人們挑選以備晚上燒烤。

不錯,晚上皇帝要開篝火宴,大家圍著篝火烤肉吃,除了肉,御膳房還提供各種時蔬及湯品小菜,準備充分,務必讓君滿意。

但看著越來越黑的天際,皇帝嘴邊的笑容越越來越淡,掃向顧景云,太子和四皇子的目光也越來越幽深。

沒有人發現皇帝的異常,除了坐在他左側的蘭貴妃。

沉默了一天的蘭貴妃手不由抖了抖,她放下手中的酒杯,不動聲色的起身,皇帝卻突然扭過頭來看向她,笑道:“愛妃這是要去哪兒?”

蘭貴妃輕柔的笑道:“臣妾去去就來,陛下先用餐吧。”

一般這樣說的便表明她要去更衣,即方便。

皇帝果然不攔她,卻指了身旁一個打扇的宮女道:“天黑路不好,讓她扶著你去吧。”

宮女放下手中的扇,恭敬的上前扶住蘭貴妃。

感覺到手臂上的力道,蘭貴妃心下一沉,面上卻更加柔和,微笑謝恩而去。

離去前她眼角的余光不由掃過身后的人,見有四個陌生的宮女跟上她的人,她心中一寒,袖子下的手忍不住一緊。

走在蘭貴妃身后的貼身大宮女并不知異常,還以為是皇帝心疼蘭貴妃,她的主子又復寵了,驕傲的抬高了下巴。

蠢貨!

跟在她身后的宮女見了暗道:竟連監視和寵愛都分不出,難怪娘娘會把她放在身邊做刀。

蘭貴妃去了帳篷,皇帝派來的宮女寸步不離的盯著她,不論她后面的心腹宮女找了多少借口想調走她都不行。

同樣的,她的宮女們也都被人緊緊的盯著,誰也擺脫不了跟上來的四個陌生宮女獨自行動。

蘭貴妃坐在馬桶上,最后一狠心將指甲掰斷丟在陰影里,這才讓人伺候著離開。

宮女一直盯著她,但蘭貴妃宮裝繁厚,寬大的袖子遮住了手,她面不改色的掰斷指甲,又借著袖子將指甲扔下,便是宮女十二分注意也沒發現。

一行人很快伺候蘭貴妃離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