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比賽

韃靼的使臣團到了,皇帝借口身體不適讓太子回京接待,沒過兩天使臣團就轉到行宮,沒辦法,這次韃靼前來是修約,希望能夠減少歲貢,而這樣的大事禮部和太子都不能做主,只能和皇帝說。

而使臣團也想知道大楚的皇帝到底病得怎樣了,是不是要死了。

于是他們就來了,看到皇帝后使臣團全體團員都很失望,大楚的皇帝還能走能吃,臉色也還紅潤,看著一點也不像快要死的人。

因為使臣團的到來,黎寶璐他們的肉食提供一下豐富起來,平日只有兩道葷菜,但這幾天卻有三道,而且肉的種類也增多了,今天上午有兔子肉和雞肉和狍子肉,下午雞肉就換成了鹿肉。

據說韃靼的使臣團與大楚交流的方式就是打獵,每天一早他們就騎了快馬結伴去附近的狩獵場打獵,既能交流感情也能比賽,這打的獵物多了,自己消化不了自然就是交給行宮的管事分配給各個院子消化了。

直接降低了行宮的生活成本,為皇帝老爺子省了不少的錢,當然如果不去看來年初春要放往狩獵場的幼崽的話。

而作為皇帝居住的正殿,所分配到的獵物自然是最優質的,直接便宜了住在正殿附近偏殿中的一間小院里的黎寶璐,愛好肉食的她這幾天吃得開心,每天小肚子都是挺的。

顧景云覺得再這么吃下去以后他小娘子肯定會變成一個小胖子,正在他猶豫著要不要限制她的肉量時,蘇總管親自捧著幾套衣服來見他們,道:“大楚與韃靼要在狩獵場比賽狩獵,若韃靼贏了,陛下會答應他們減免三成的歲貢,陛下要顧大人和顧太太隨行。”

黎寶璐心砰砰的跳,擔憂的道:“陛下不會是想讓我家夫君參加吧?”

蘇總管抽了抽嘴角嚴肅的道:“陛下并不是兒戲之人。”讓顧景云參加?就他這個小身板會跑馬嗎?

黎寶璐:才怪,這天下還有比當今更兒戲的人嗎?

顧景云在幾套禮服中選了一套最輕便的,他知道,今天多半就要出皇帝所說的結果了,不然他不會放他們出去的。

黎寶璐同樣選了輕便一些的禮服,因為他們要隨侍在皇帝左近,所以不難帶武器,其實他們身上也沒武器,早在進宮時就被搜完了。

黎寶璐很有自知之明的沒讓蘇總管歸還。

這次狩獵比賽搞得很宏大,禁衛軍和宮人們提前一天到狩獵場準備,要搭建帳篷,更要做好安保措施。

韃靼使臣來京已有將近一個月,他們的訴求還是得不到一點進展,這次皇帝松口讓他們興奮不已,勇士們拍著胸脯和帶隊的五王子表示一定打敗大楚拿到冠軍。

顧景云和黎寶璐跟在皇帝身后出場時眾人一驚,大楚這邊是驚訝于皇帝竟然舍得放顧景云出來了,他們還以為皇帝要軟禁顧景云一輩子呢;

韃靼的使團驚訝是因為這近一個月來他們跟大楚的皇子皇孫比試過,跟大楚的官二代權二代們比試過,也跟禁衛軍們比過,大家都混了個臉熟,但他們從未見過顧景云。

這人長得太俊了,就連韃靼的五王子都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顧景云,完全忽視了他身旁的小胖妞。

黎寶璐安安靜靜的垂首站在顧景云身側,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眼角余光卻快速的掃了全場一眼,著重看了韃靼的使臣團一眼。

皇帝選在這時候放他們出來,要說這事跟這群韃靼人無關打死她都不信。

皇帝坐在龍椅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分列兩隊的比賽隊伍道:“此次比賽分為三天,最后成績以三天的總和分數為準。”

皇帝一揮手,立即有人展開一張大紙,另有兩個侍從給兩隊的隊長送上一本小冊子,“這上面是所打獵物可獲得的分數,按難易程度來算的。”

大楚這邊的隊員一看就明白了,因為這是各大書院比賽的規則,書院出身的隊員只看一眼就明白。

韃靼的使臣團一開始有些迷糊,但一打開冊子也都明白了,因為冊子簡單明了。

所打到的獵物都能換算成分數統計,比如打到一只兔子得兩分,野雞一分半,狍子二十分……而成虎一只能得兩千分,成熊兩千八百分。

里面囊括了所有的動物,全部以分數計,三天后以分數定勝負。

而為了保證公平,雙方所用的箭頭都是特制的,且每一個用的也都有記號,在此期間,除了比賽的隊員外任何人不得進入狩獵場,所以這獵物還得他們自己拖出來,裁判們只計算拖出來的獵物。

而在山間,還有身著紅色外衣的裁判,以防有人在里面弄虛作假。

確定雙方都懂得規則,沒有異議后便上馬沖進狩獵場。

但進山的比賽雙方都不急著去打獵,而是齊頭往山里奔,五王子還有心情問大楚這邊的隊員,“剛才跟在陛下身側的美人是誰,我怎么從未見過他?”

被問的陶悟滿臉郁悶,皇帝身邊有跟著美人嗎?他怎么沒印象?

五王子不會說的是蘭貴妃吧?

她是美,但都四十來歲的人了還能美到哪里去?

韋英杰輕咳一聲,道:“五王子說的是顧大人?他是翰林院侍講學士,今日才到御前的。”

陶悟一震,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韋英杰,又扭頭看看五王子。

五王子慨嘆,“原來還是位英才,也不知能否結交一二。”

陶悟抽了抽嘴角扭過頭去不說話,韋英杰卻笑道:“顧大人雖清傲,卻是性情中人,若對了脾性便是乞丐也會邀之同坐同臥。”

才怪,陶悟木著臉道,顧景云有潔癖,之前他們逃命時他都窮講究每日要弄得干干凈凈的,怎么會和乞丐同坐同臥?

他們太孫想跟他坐一塊兒他都嫌棄呢,除了那個小胖妞他就沒見過他與別人有肢體接觸。

五王子很是向往,一揮鞭子道:“那我可得快些勝出,也好早日上門拜訪。”

韋英杰哈哈一笑道,“五王子不必急,你若輸了我也替你引見,絕不會讓你見不到美人的。”

五王子卻已帶著部下跑遠,遠遠的回了一聲,“我不會輸的!”

陶悟木著臉道:“這話最好能瞞住顧景云一輩子,不然你是別想坐他家椅子,喝他家的茶了。”

韋英杰斜睇他一眼道:“那你會告訴他嗎?”

陶悟沉默,韋英杰再一掃他后面的隊員們,“你們會說嗎?”

眾人紛紛搖頭,他們跟顧景云又不熟,當然不會去說這些話啦,還有人拍著胸脯道:“韋大人放心吧,我們一定不說。”

韋英杰得意的瞥了一眼陶悟,率先打馬向前,等進入密林才道:“呈扇形前進,挑分數高的獵物出手。”

“是!”

隊員們好似猛虎下山般沖進密林,不一會兒林中就撲簌簌的飛出不少鳥雀,顯然被這些人嚇得不輕。

皇帝坐著龍椅,旁邊豎著傘蓋,還有宮女在一旁打扇,吃著水果,喝著茶,賞著青山綠水,愜意無比。

旁邊站著的顧景云和黎寶璐則出了一身的汗。

好在皇帝無意折磨他們,等人一走便指了身側的案席道:“坐下等著吧,他們要出來還得很長一段時間呢,你們煩了也可以到別的地方玩,只別走太遠就行,免得被老虎叼去。”

很是和顏悅色,好像一個長輩般叮囑晚輩。

但顧景云和黎寶璐沒敢動彈,皇帝怎么可能放他們走?今天之前他們被關在院子里不能走出一步呢。

不過坐下是可以的,顧景云帶著黎寶璐謝恩,老老實實地在皇帝的右側坐下,正與蘭貴妃對面,地位看上去比下首的太子殿下還要尊貴。

眾臣心中一凜,有驚疑不定的,也有為顧景云開心的,更有私底下恨得咬牙的。

顧景云全然不管,用木簽字插了一塊水果遞給跪在他側后一步的黎寶璐,低聲道:“先吃些水果,一會兒再喝茶。”

黎寶璐接過水果乖巧的吃了。

皇帝忍不住看著倆人思索,說黎寶璐乖巧,她卻能背地里說他的壞話,私底下對顧景云也硬氣;說她潑辣,在外面她卻一向裝鵪鶉,顧景云讓她干啥她干啥,乖巧得不得了;說她膽小,她卻敢在他面前胡攪蠻纏,為顧景云辯解,好像她見的不是皇帝,就是個普通人;說她膽大,她卻能自個嚇自個,哭得稀里嘩啦的求他不要殺他們……

皇帝表示現在的孩子變化太快,他看不懂。

但他更看不懂的是顧景云,事發后他一直很淡定,就好似欺君之罪不是罪一樣,別說求饒,連一句辯解的話也沒有。

就好像他或抓或關他都能坦然接受,可他若真是這樣,他又怎會費盡心機,不折手段的為秦信芳平反?

但皇帝從他眼里看不到一絲焦躁,皇帝欣賞他,卻更加忌憚他。

皇帝又轉頭去看太子和太孫,太子正低頭喝茶,太孫卻抬起了茶杯遙敬顧景云,而顧景云只微微的抬了抬手臂就抿了一口茶水。

皇帝:……不愧是他孫子,有膽氣,明知道他現在正忌憚顧景云也敢明著與他相交。

皇帝已經忘了顧景云現在是李安的老師,學生見到老師,敬茶是必須的,這還是在御前一切從簡,不然李安還得親自給顧景云倒茶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