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小心眼

“他們想干什么?”直到上了馬車黎寶璐才想明白第一波沖進來的人是蘭貴妃的人。

“他們不想我們跟著去行宮,”顧景云看著車外拱衛的侍衛淡淡的道:“不過皇帝顯然非要我們在場。”

“你要跟緊我。”黎寶璐嚴肅的道,顯然她也感覺到了其中有異,論拼命的功夫她自然比不過別人,但論逃命她卻能名列前茅。

顧景云也點頭,有變故就有機遇,也不知道這次是福是禍。

避暑的行宮便在京郊的山上,上面樹木掩映,泉水叮咚,非常的涼爽,所以每年夏天皇帝都會帶著一班重臣來這避暑。

不重要的國事會留在京城交由監國的四皇子及群臣決定,重要的則會被送到這里來批閱,但今年皇帝把監國的太子和所有皇子都帶來了,這意味著需要他決策的國事將會都送到這里來。

雖然麻煩了一些,但在皇帝生病心情不好的情況下沒誰敢說反對的話。

行宮從山頂一路建到下山腰,所以綠樹清水間豎著一棟棟別墅,風景秀麗,別人如何不知道,黎寶璐是一臉的羨慕,當皇帝也沒啥不好,至少這房產就數不勝數,這幾座山上的別墅可都是行宮,都是皇帝一人的!

她一天換一間房住,只怕到死才能把這些房間住完一遍呢。

顧景云見她滿臉羨慕,就笑道:“你要真喜歡以后我們也買下一座山給你建房子。”

“也有這么漂亮嗎?”

“我更喜歡趨于自然的。”顧景云嚴肅著臉道。

“但我不喜歡茅草屋,光線不好,房屋又低矮,還有可能會潮濕。”

顧景云就取過小桌上的筆和紙,刷刷的畫了幾筆,問道:“你覺得這種呢?”

“太方正了,建在山里會很突兀,既然要趨于自然,那就建一棟木屋吧……”

夫妻倆人正在暢想他們的別墅,一個內侍就在外輕輕地敲了敲車窗,恭敬的道:“顧大人,顧太太,我們到了。”

立即有仆從放下凳子,黎寶璐先下車,然后才轉身把顧景云扶下來,倆人一抬頭就看到了前面的御駕。

黎寶璐張大了嘴巴,驚詫的問:“我們跟皇帝一塊兒住?”

內侍一臉羨慕討好的道:“是,蘇總管撥了一座小院與顧大人和顧太太,這樣的待遇就是太子殿下和四皇子都未能享受呢。”

顧景云和黎寶璐對視一眼,收斂心神的住進他們的小院。

皇帝的住處在最高峰,這里戒備最森嚴,要上來得經過層層檢查,沿路有侍衛把守和巡邏。

而太子和幾位皇子則在下一批建筑群里,因為是依山而建,因而這些建筑并不在一條線上,全部是蜿蜒而下,因此尊卑是先上而下,然后便靠南北開向和環境來評定尊卑。

以前太子來時,四皇子在京監國,四皇子來時,太子則不是病了就是被關禁閉,因此皇帝之下的那棟院子一直沒有爭議,但現在……

最后還是禮部尚書拍板,甭管四皇子多受寵,至少從身份上來說,太子要遠高于四皇子,因此那棟房子被安排給了太子。

奇怪的是一向不服輸的四皇子竟然沒生氣找茬,而是默默地搬進了自己的院子。

蘭貴妃也沒鬧,她今日只遙遙看了皇帝一眼,自從皇帝搬進勤政殿,她已有兩月有余沒見過他了。

蘭貴妃搬進自己的院子,對貼身的大宮女道:“讓廚房準備一只乳鴿,我要為陛下燉湯。”

大宮女嘟嘴,“娘娘,您每天都燉湯,可陛下又不喝……”

“他喝不喝是他的事,我燉不燉卻是我的事,”蘭貴妃淡淡的道:“你去準備吧。”

大宮女只能退下。

而此時,李安一住下就跑來找他爹,低聲道:“父王,今年行宮的防備有些松弛啊……”

太子揚手打斷他的話,沉著臉道:“這事你別管,只當我們是來避暑的,以后不管做什么都要帶好隨身伺候的人。”

李安身邊隨身伺候的人可不是一般人,全是功夫高強的侍從,自從李安遇刺后太子便把他身邊人全換了,留下的全是懂得拳腳功夫的,這樣再遇到危險,哪怕是擋刀成功率也高些。

“那我老師怎么辦?”

“他跟你皇祖父住一起才是最安全的。”

在各方勢力涌動時黎寶璐正愜意的趴在溪邊的一塊大石頭上乘涼,他們依然不能出門,但她爽啊。

分給他們的小院子是真的很小,只有一進三間房,但住他們倆人綽綽有余,他們還分出一間來做書房了呢。

小院是臨山而建,后面就是一道峭壁,峭壁上涌下一流清泉,沖刷過巖石便嘩嘩的落下,下面是一個很深的大水池,溢出的水匯成一股小溪流過,通過人工改造它會流過山頂上的半數院落,然后才又從巖壁間往下流淌,盤繞在山間,一直流到山腳下。

而他們的房子就在大水池前,書房的后窗一推開便能看到那如瀑布般落下的清泉。

雖然落水飛濺和流水的聲音有點吵,但顧景云和黎寶璐都喜歡得不得了。

坐了一天的馬車,本來又困又乏的黎寶璐一進院子,清涼的水汽便撲面而來,等她把這小院子逛了一遍立即就跑到溪邊找了塊大石頭趴上去不動了。

這樣的地方住久了濕氣會重,或許不好,但對于只是來避暑的他們來說,能住在這樣的地方跟仙境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何況溪邊院里,包括大水池便還真的種了不少的花,特別是那汪水池邊,種的可都是珍稀花草。

“難怪民間傳說當今皇帝奢靡無度,建那么大一個行宮,這么多院子,里面雕梁畫棟不說,還種了這么多珍稀的花草樹木,加之那些擺設家具,難怪會花錢多,這還是我們眼睛看得到的花銷,看不到的呢。”

扶著蘇總管悄悄來找顧景云的皇帝聞言當下氣了個半死,黎寶璐還不自知,以為來人是給他們送東西的宮人,還沖著門口招手高聲道:“來人,去洗盤水果來。”

黎寶璐喜滋滋的對顧景云道:“要是有冰就更好了,將水果鎮起來,坐在溪邊吃,又涼爽又愜意,人生得此也算無憾了。”

皇帝黑著臉轉過院門,冷聲道:“你倒是比朕還會享受。”

黎寶璐愣愣的趴在石頭上抬頭看過來,心里哀嚎,完了,背后說人壞話被抓到了。

顧景云已經眼疾手快的拉了黎寶璐起身行禮。

蘇總管不知道從哪兒拿出一張蒲團放在一塊石頭上,扶著皇帝坐下。

皇帝坐下喘勻了氣才抬頭看向跪著的倆人,他盯了顧景云看了半天,確定他非但沒瘦,反而還有些胖后才轉頭去問黎寶璐,“你知道院外有人,怎么還敢說朕的壞話?”

黎寶璐郁悶的低頭不語,東宮因為沒有主子,大家都比較松弛,別說皇帝的壞話,就是蘭貴妃的那些傳言大家私底下也沒少說,她跟他們混習慣了,這才一不留神出口的。

這次跟隨他們來行宮的依然是東宮的那幾個人,顧景云和黎寶璐是坐車上來的,但宮人們卻是走上來的,因此他們腳步聲沉重是很正常的事。

他們這個小院除了給他們送東西的宮人外還會有誰來?

黎寶璐處事不甚,這才叫皇帝抓住了現行。

黎寶璐見皇帝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模樣,怕連累宮人便道:“妾身是先說完話才聽到腳步聲的,這才連忙轉移話題,想要支開宮人,只是沒想到來的人是陛下。”

皇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轉過頭看顧景云,半響才問道:“朕關你,你是否有怨?”

顧景云淡淡的道:“臣是罪有應得,無怨。”

皇帝譏諷,“你倒是實誠。”

顧景云一臉平淡,皇帝心里越發不好受,他都氣成那樣了,眼前人卻不悔不懼,憑啥?

皇帝很想拂袖而去,但想到自己來的目的,他還是坐著沒動,“十五年前的開平一案雖被你舅舅頂替而去,但事實上一直未曾查清,也沒有結案,這次若順利,我們應該就能知道當年的隱情了。”

“那陛下查清后會放我舅舅回京嗎?”

皇帝沉默不語。

顧景云靜靜地看著他,認真而又執著。

皇帝受不了他的目光,扶著蘇總管的手站起來,淡淡的道:“你們秦家在朝中的確故舊無數,但仇人也不少,這世上想要殺你的人不會比朕少多少,在行宮時你不要出去,若朕宣你,你便隨侍在朕左右吧。如今秦家只有你這一條血脈了。”

皇帝雖然生氣,也忌憚秦家,卻不愿秦家真的斷子絕孫,那畢竟是自己老師的子孫,何況秦家于大楚有功。

“陛下,您宣夫君的時候能不能順便捎帶上我?”黎寶璐抬起頭來眼巴巴的看著他。

皇帝抽了抽嘴角,“你才剛說過朕的壞話……”

“那都是道聽途說來的謠言不足為信的,”黎寶璐立即滿臉嚴肅的道:“陛下英明圣武,節約簡樸,怎么可能是流言說的那樣,妾身以后要是還能出宮一定會想辦法為陛下正名的。”

皇帝的臉更黑了,他甩著袖子道:“你要是不怕死那就跟著吧。”

黎寶璐立即磕頭道謝,“謝陛下隆恩。”

皇帝輕哼一聲扶著蘇總管離開,隨即派了一隊禁軍去保護顧景云,當然,名義上是看守對方,而且皇帝特別強調了只要保護好顧景云就行,至于黎寶璐,她自求多福吧。

沒錯,朕就是這么小心眼。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