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監國

當時舉國百姓都罵先帝是懦夫,不配為人子,新帝皆不反駁,也不制止,與秦正則安撫流民,開墾荒地,減免賦稅,又派人強練兵馬,過了五年,在糧庫逐漸豐盈時先帝突然宣布要收回割讓給韃靼的兩個城池,主動掀起了戰爭。

然后將國事交給秦正則,自己帶兵御駕親征了。

當時正遇上韃靼新舊交替,國內混亂,所以戰事雖艱難,但大楚還是勝多輸少,很快收回兩城,但先帝并沒有收手,反而一路打到韃靼皇庭,逼著新繼位的大單于臣服于大楚,并約定歲貢。

這一仗是大楚贏了,但于李氏皇室來說他們卻是輸了,因為先帝在戰中受傷,回京后不到三年便舊傷復發而亡,當時太子才六歲,要不是秦正則夠忠心正直,手腕也足夠強勢,智力也不弱,這大楚不一定還是李氏的。

“兩條人命,皇帝都記在心里呢,他掌權后曾借口韃靼打草谷興過戰事,顧家的侯爵便是如此恢復的,雖然兩國這些年少有大戰,但彼此間的沖突卻不少。滿朝文武誰不知道皇帝最恨韃靼?蘭貴妃若真的與韃靼有聯系,那就是作死了。”顧景云覺得唯有寶璐造的這個詞最貼合了。

“萬鵬和皇帝懷疑當年的開平案與韃靼有關,”黑夜中,顧景云的眼睛無比明亮,他低聲道:“陛下最恨韃靼,當年他懷疑太子,懷疑朝臣,懷疑世家,所以對舅舅維護他們很是氣惱,便是知道舅舅是冤枉的依然流放他,且一直不悔,但如果這事是韃靼所為,他因此而失一良臣,”

顧景云眼睛亮晶晶的,嘴角扯了一抹譏笑,“他一定會悔恨交加……”

這時候他會做什么?

顧景云將自己代入皇帝,暗道,他會恨不得將自己曾經最愛的人碎尸萬段,蘭貴妃完了,四皇子也完了!

對于當今來說,他祖父是個因社稷而死的英雄皇帝,他的父親更不用說,忍辱負重,征辟疆場,收復國土,因為從小失去父親,他對自己的父親超乎尋常的崇拜和仰慕。

何況教他的還是先帝的伴讀,其最好的朋友秦正則?

為了讓皇帝學好,秦正則沒少讓他和他父親學習,學習他父親的睿智,心胸,謀略和忍耐。

對于當今來說,他爹不是皇帝,而是神!

而他心愛的女人有可能與他有血海深仇的韃靼合作害他另一個兒子。

顧景云一直提著的心放下一半,他滿足的抱著黎寶璐低聲道:“希望這事為真,便是假的萬鵬也不要查出證據。”

沒有證據皇帝就會一直懷疑,啊,這真是一個美好的轉折,聽了好消息的顧景云睡了一個美美的覺。

第二天宮人來送早飯時顧景云還多吃了半碗粥。

宮人等倆人吃飽便將碗筷收拾好,并將他們昨日換下的衣服帶下去洗,這是自三天前才突然有的待遇,之前他們還以為是太子關照的,可現在看來卻有可能是因為皇帝態度松動才有的待遇。

衣服被送到洗衣房,有一個小宮女專門負責他們的衣物。

因為整個東宮,現在身份最高的便是顧景云夫婦了,所以一定程度上他們享有特權。

小宮女將衣服分開,翻檢過后才下水,等洗好后便晾曬在院子里,再將上面交代下來的被褥等物拆開清洗,今日她的任務便完成了一半。

小宮女扶著腰回到屋里,趁著左右沒人從腰帶里扣出剛才從衣角里取出來的東西。

外面用油紙卷著,她從柜子里取出一包點心,將油紙條一點一點的塞進點心里重新包好隨身帶上。

他們這些宮人統一在一起用飯,飯菜也不怎么好,這包點心是前不久太孫賞下來的,旨在讓他們多照顧一下偏殿里的人,她一直沒舍得吃。

小宮女到食堂看到她的同鄉小魏子,便紅著臉上前問:“上頭發下來的點心你都吃完了?”

“吃完了,”小魏子低聲道:“你要喜歡吃,下次我到御膳房里求求我師兄,讓他給你做些。”

“不用,我不愛吃點心,我這兒還有一些,給你一些。”說罷將那包點心塞進懷里。

小魏子臉皮也漲紅了,忙推回去道:“好容易才得一次賞,怎么能全都給我?你拿回去自己吃。”

“我不愛吃嘛,留著也是浪費,你拿去吃吧。”

大家戲謔的看著倆人,有個公公更是道:“小魏子你是不是也不愛吃,不如就給了我吧。”

小魏子立即把點心塞懷里了,大家善意的一笑,都打趣的看著倆人。

東宮自太子搬走后留在里面辦差的人都是沒有前途的,因為都是混吃等死,所以沒有利益交纏,自然也沒有矛盾,除了極個別脾性不和的,大家都很友善。

在這里,他們吃穿皆比不上其他宮殿的人,但這里安全呀,不會動不動就各自死。

而且在宮里至少不會餓著,也比外面的生活要好,所以大家都很滿足。

小宮女和小魏子是同一年進宮的同鄉,分配到東宮來也有三四年了,大家對他們的關系都心知肚明,今兒小宮女送小魏子一包點心,明兒小魏子就回送幾個水果,正常得很。

小魏子接了點心又和小宮女湊在一起說了一會兒悄悄話便回屋去了。

他跟他師父負責東宮采買事宜,因為住在東宮里的都是下人,以前十天半個月都未必能出宮一趟,但自從偏殿里關了人,他們隔三差五就能出去走一遭,也不用買啥貴重的,就買些水果及食材,太子府若有東西要送進來他們再去順道拿。

回到屋里他便把點心一塊塊的拿出來看,將有痕跡的那塊拿出來掰開,把里面的紙條塞腰帶里,這才慢慢的把掰碎的點心全吃了。

當天傍晚這張紙條幾經轉手便到了太子手里。

太子沒想到顧景云被關起來都還能得到這樣的消息,此時他有些明白父皇的忌諱了。

秦家若無心還好,要有心,只怕真能顛覆大楚皇室。

太子自嘲一笑,景云那孩子又狂又傲,只怕求他他都不愿留在朝中呢。

太子將密信收起來,揚聲道:“來人,去把太孫叫來。”

李安很快到來,太子將密信給他看。

“咦?是密語,宮里出了什么大事?”李安一邊問一邊翻開桌上的辭典,對著書頁翻譯,愣怔了半響才道:“父王,此時我們一動不如一靜。”

“不錯,”太子眼中閃過幽光,“只要等著萬鵬將事情查清楚就好,然而我們也不能真的什么都不做,你皇祖父已有五日不上朝,不召見朝臣了,他的病瞞不住了,明日一早我們進宮給他請安。”

這時候在家里裝鵪鶉也太假,不如放下爭斗一心進宮侍疾。

第二天一早太子果然帶著太孫進宮給皇帝請安,與此同時四皇子也帶著他兒子站在勤政殿前求見,以及彭丹帶著文臣,平國公帶著武將在此求見。

皇帝自五日前在勤政殿書房里召見過諸臣商議顧景云被刺一案后就不再露面了,而蘇院正又一連五日未出宮,最算一開始大家沒想到,這兩天大家也反應過來了,皇帝只怕是生病了。

皇帝明年就六十了,這可算是長壽了,他年紀大了,一場風寒都有可能要人命,所以大家都很擔心,一定要見到皇帝才能安心。

于是大家便在勤政殿門口相遇了,大家按照官位站好,排排等候皇帝的召見。

結果皇帝一個都沒見,蘇總管沉聲道:“圣喻,國事暫由太子與四閣老商議決定,不能決之事再上奏。”

四皇子大震,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瞪著蘇總管,叫道:“不可能,父皇不可能下此旨意,本王要面見父皇。”

蘇總管落下臉,肅然道:“榮王殿下是懷疑奴才假傳圣旨嗎?”

四皇子沖上前去,怒道:“父皇怎會下此旨意,誰知是不是你這閹奴與太子勾結起來蒙蔽眾臣?”

太子也落下了臉,“老四慎言,蘇公公是父皇的人,孤也自認行的正,站的端,休要胡亂攀扯。”

可幾次監國都是他來,憑什么這次父皇生病卻換成了太子?

四皇子心內一片惶然,他不愿意去承認那已經顯而易見的答案,眼中閃過厲色,便又上前了一步,本來護衛在殿門前的侍衛們擋在蘇總管身前,佩刀出半鞘,肅然道:“榮王請退后,無旨任何人不得入內。”

“你們敢攔本王?”四皇子寒聲道。

蘇總管冷冷的看著他,轉身道:“諸臣工還是退下吧,國事去找太子殿下與四位閣老。”說罷就要進殿。

四皇子卻突然大叫起來,“父皇,父皇——你可還在里面?你們這些狗奴才竟敢假傳圣旨……”

眾人心中一震,紛紛懷疑的看著太子和蘇總管,不怪大家懷疑,自十五年前太子府被圍后,皇帝不管是秋獵還是出宮避暑都只帶太子,而國事卻會交給四皇子監國。

其中皇帝也病重過幾次,同樣是由四皇子監國,太子不是被叫到跟前侍疾就是被勒令在府中抄寫佛經。

這次讓太子監國,可還真是十五年來的第一次,莫不是太子真與蘇總管勾結軟禁了陛下?

大家正這么想時,殿內“啪”的一聲傳來瓷器碎裂的聲音,大家心一跳,俱都心驚膽戰的看向殿內。

里面就傳來一聲暴喝,“滾,朕還沒死了,誰敢假傳圣旨?讓太子監國!咳咳咳——”

“陛下——”眾人紛紛跪下,蘇總管更是奔回殿內,不一會兒就把皇帝扶出來。

皇帝滿臉寒霜的倚靠在蘇總管身上,目若寒星的盯著諸臣道:“怎么,朕的圣喻已經不頂用了?”

“臣等不敢,臣等遵旨!”皇帝看著很自由啊,除了臉色蒼白,整個人瘦了一圈外不像是被太子軟禁的樣子,而且他們就在這里,陛下要是被軟禁早跟他們求救了,眾臣放下心來,紛紛抹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

皇帝這才冷冷地看向四皇子,半響才冷聲道:“宮內喧嘩,先生教你的規矩你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回去閉門思過,將《禮記》抄寫一百遍,何時抄完何時解禁,滾吧,朕現在不想看見你們。”

大家紛紛倒退著退下,四皇子臉色變了幾變,不可置信的抬頭看向皇帝,他親愛的父皇卻滿臉寒霜的看著他,四皇子心里不住的發慌,忙移開視線去,也爬起來慢慢退下。

等人都退得一干二凈了,皇帝撐著的那口氣才泄下,蘇總管差點扶不住他,眼看著倆人要摔倒,蘇總管的徒弟忙蹦出來上前抱住皇帝的另一條胳膊,倆人齊心協力的把皇帝弄到龍床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