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生疑

“陛下,”蘇總管捧著藥放在一邊,小心翼翼地抬起皇帝的頭,坐在床邊讓他靠在身上,這才端起藥碗喂他。

院正大人親自守在偏殿的藥爐邊,半個時辰后皇帝還得服另一味藥。

皇帝抖著嘴唇將藥喝盡,一旁的萬鵬眼明手快的遞上一盒蜜餞,蘇總管捻起一顆就塞皇帝嘴里。

皇帝緊攏的眉頭這才一松。

蘇總管將藥碗放下,堆起迎枕扶皇帝起身靠在迎枕上說話。

皇帝中風了!

他在書房摔了那一跤后再醒來半邊身子都是麻的,腿腳站立不穩,連右手都抖動個不停,別說批閱奏折,他連根筷子都拿不穩。

這還是救治及時,若不然只怕連話都說不出了。

蘇總管當機立斷的和萬鵬一起封鎖了消息,但皇宮于某些人來說就是篩子,只怕能瞞得住眾臣,卻瞞不住那幾位。

所以蘇總管,萬鵬和院正是最希望皇帝能盡快康復的人,因為他們的身家性命都寄托在他身上。

一旦皇帝發生意外,外面必定生亂,京城可是才發生過一次刺殺事件。

戾氣重,很容易再生沖突。

可惜中風是最難快治的,只能養,慢慢的養。三個皇帝的心腹頭發都快熬白了。

皇帝看了兩個心腹一眼,見他們鬢間生白,便知他這一次是嚇到他們了,他自己也嚇到了。

“外面怎樣了?”

“彈劾四皇子的折子變少了,朝堂如今安靜了許多。”蘇總管給皇帝蓋好肚子,低聲勸道:“蘇院正說陛下不宜勞神……”

皇帝微微搖頭,道:“朕渴了,你去給朕倒杯茶來。”

蘇總管知道皇帝是有事要與萬鵬單獨說,他微微嘆息,起身退下。

等殿門緩緩的關上,皇帝才看向萬鵬,問道:“查得如何了?”

皇帝暈倒后再醒來,他便不顧病體給萬鵬下達了命令。

萬鵬低頭道:“臣查過了,當年陪同蘭貴妃省親的貼身宮人全都不在了,其中五人死于疾病,三人是因錯被刑罰沒能熬過去,有一人是暴斃,還有三人則是到了年紀被放出宮,但臣查過,她們并未回故鄉,畢竟是十六年前的舊事,需要更多的事情才能查清。”

“十二個人皆死了,”皇帝眼中傷痛更重,咬牙道:“查,一查到底,朕倒要看看她與當年的事有沒有關,與韃靼到底有沒有聯系!”

“是!”

“當年的事若查不到就從榮王入手,若這次刺殺是他做的,他與那些人肯定有聯系。”皇帝面寒如霜。

萬鵬見他稱四皇子為榮王,顯見是氣得狠了。萬鵬心中一嘆一動,他便低頭道:“陛下,臣想去東宮偏殿見見顧侍講。”

皇帝皺眉,萬鵬便解釋道:“當初刺殺他的皆是死士,禁衛軍和太子府的護衛最后雖抓住了倆人,但他們也只招出了太子府屬官梁峰,之后不管怎樣用刑他們都不言不語,臣覺得他們是故意為之。當初與他們交手最多的除了禁衛軍和太子府守衛便是顧太太,且臣看顧太太的武功路子出自中原正派,臣想問問她對那些刺客武功路數的看法。”

這是要判定他們到底是中原人,還是別的民族。

皇帝點了點頭,同意了。

萬鵬松了一口氣,緩緩退下。

萬鵬一走,蘇總管就給皇帝端來一碗水。

皇帝看著水不動,蘇總管便親自喂他,“陛下剛服下藥,未免相沖,還是喝水比較好。”

“蘇院正說朕這病可以喝茶。”

“那也不能喝藥前后喝。”蘇總管固執己見。

皇帝無奈的喝光了碗里的水,“顧景云在做什么?”

蘇總管臉上露出了笑意,“顧公子和他的小妻子在著書呢,聽說是要寫一本雜記,記錄他們見聞的風景習俗及些奇談怪志。”

皇帝冷哼一聲,“能寫雜記的無不是游覽過名山大川的年長之人,他們不過黃口小兒,走過多少地方,見識過多少事情?竟然就敢談及著書了。”

蘇總管不語。

皇帝獨自嘲諷一頓,然后便道:“去取些來我看看,若是寫得實在不堪入目趁早燒了倒好,免得污人眼睛,還墮了太傅的名聲。”

蘇總管便笑著去吩咐徒弟去拿。

等小太監將東西拿來,萬鵬剛剛登記好被放入偏殿,這就是走正規渠道的和走后門的區別,人家的速度是他的幾倍。

萬鵬并不知道蘇總管的徒弟剛走,因此見顧景云一臉驚詫還以為他是驚訝于他來看望他們。

其實顧景云是驚訝今兒怎么人都扎堆了。

萬鵬是用問詢黎寶璐的借口來的,因此黎寶璐也出現在了書房里。

倆人臨時整理出來的書房有點亂,萬鵬站在書桌前眼神復雜的看著桌上的筆墨和凌亂的紙張,他心中猶豫不決,但在轉頭看到顧景云和黎寶璐還稍顯稚氣的臉龐時,心中的猶豫就消失了。

他道:“顧太太,你可還記得顧侍講當日遇刺時那些刺客所用的招數?”

顧景云和黎寶璐卻同時看向萬鵬身側的書桌,因為他正用手指沾了桌上的茶水在上面寫字。

黎寶璐心中一跳,嘴上立即回道:“大致還記得。”

“你覺得他們用的是哪個路數的功夫,是南是北?有何特點?”

黎寶璐瞄了顧景云一眼,見他認真的盯著書桌看便垂下眼眸認真的思索后道:“不是南,我師父說南人的功夫除了傳自越人,便是來自嶺南,都帶些輕靈之感,而越人的武功更是飄逸悅目,那些人下盤極穩,卻靈動不足,雖然他們功夫極好,但于輕功上卻差我許多。”

一心二用的萬鵬不由抽了抽嘴角,裘千戶與他說過,黎寶璐的輕功卓絕,只怕就是宮中的一等侍衛都比不上,這樣的輕功他們怎么可能追的上?

“特點就是他們所用的功夫我全都沒見過,不屬于南北哪一門派。”

他們當然不屬于門派,他們是人培養出來的死士,死士怎么能用江湖門派的功夫?

萬鵬等著桌上的字跡干透,這才道:“本官知道了,下次若有問題再來請教顧太太。”

萬鵬正要離開,走到門口時突然轉身道:“顧太太,若再與同出一地的人交手你可能認出他們來?”

黎寶璐肯定的道:“可以!”

“哪怕他們習的不是同一路數的武功?”

“武功的招數是可變的,同出一地必會互有影響,只要我能與他們交手,哪怕在招式中找不到破綻也可靠感覺。”

萬鵬明白過來,武人重感覺,他們練武時五識會增長,帶動的第六識也敏銳起來,比如發現危險,有時無憑無據,也無異常,但危險來臨時身體會給他們示警。

經歷過的危險越多或武功越強盛之人越敏銳。

萬鵬點點頭,若有所指的道:“再過兩月韃靼派遣來京續約的使者就要到了,到時候兩國必有所交流,我會和陛下提起讓顧太太出席的。”

黎寶璐眼睛一亮,他們有出去的機會了。

不過韃靼,難道刺殺景云的刺客還與韃靼有關?他們不是四皇子派來的嗎?

黎寶璐將萬鵬送出去,轉身拉了顧景云就回書房,興沖沖的道:“你說陛下會答應萬大人嗎,我們兩個月后真的能出去嗎?”

“看運氣。”

倆人誰都沒說萬鵬寫在書桌上的字,而是興奮的談起兩個月后韃靼來京的事,好像他們真的能出席宴會,打敗韃靼的使臣然后被放出去一樣。

直到夜深人靜,倆人爬上床依偎在一起時黎寶璐才小聲的問道:“萬大人說什么?”

“蘭貴妃有可能和韃靼有聯系,這次刺殺可能是四皇子和韃靼的合作,皇帝著他徹查十六年前蘭貴妃省親之事,寶璐,若此事為實,四皇子便徹底輸了。太子登基指日可待。”

“通敵賣國?難怪皇帝會這么生氣,都中風了呢。”萬鵬寫在桌上的第一句便是皇帝中風,手腳麻痹,行動不便。

顧景云卻冷笑道:“賣國不至于,不過是互惠互利,不過他們不該選韃靼,要是選別的國家,以皇帝對蘭貴妃的情義最多也就氣一頓罷了,最后可能還會替他遮掩。”

“為什么韃靼就不一樣?”

顧景云聲音低低,卻依然清晰可聞,“因為韃靼與李氏有血海深仇,先帝父子皆亡于韃靼之手。”

顧景云的曾外祖秦正則是三朝元老,第一朝便是當今的祖父,秦正則十九歲出仕,他還是當時太子即當今皇帝老爹的伴讀,當時大楚國弱,韃靼扣關,率十萬大軍南下。

大楚有君子守國門的遺訓,故在連失十城,士氣低迷的情況下,皇帝的祖父便將國事交給太子,自己帶了一班臣子御駕親征。

那一戰尤其慘烈,大楚安逸日久,將不猛,兵不精,皇帝在邊關耗了三年,最后還是沒能抵擋住韃靼,陣亡于前。

當時大楚社稷搖搖欲墜,太子勉強登基,不管是大楚還是韃靼,因為戰爭內耗嚴重,而且最后一站大楚的皇帝雖然死了,但韃靼付出的代價也很慘重。

當時新帝忍痛割地求和,韃靼便應了,只取了兩城便后撤。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