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病倒

萬鵬見皇帝疲憊,他猶豫著起身,但往回退了兩步最后還是頓足重新跪下,“陛下,有一件事臣不知當不當講。”

皇帝冷笑,“你也要為顧景云求情嗎?”

“不,臣覺得顧景云呆在宮內的確比較安全,”萬鵬猶豫了一下還是道:“臣是想說此次刺殺之事。”

皇帝皺眉,“你不是說線索斷了嗎,都查到太子身上了,還是你懷疑此事是太子所為?”

說到最后一句是皇帝都嗤之以鼻,顯然不相信太子會殺顧景云。

“臣不懷疑太子,但臣覺得此事真的有可能與太子有關,”萬鵬也只是猶豫了一下便面色堅毅的道:“臣懷疑那些刺客與十五年前栽贓太子謀反的人有關。”

皇帝面色一變,不由坐直了身體,“有何證據?”

“沒有證據,只是臣的一個直覺,”萬鵬蹙眉道:“陛下,當年秦信芳流放后是臣接手繼續暗中查探此事,當年各種事情混雜在一起非常混亂,加之事情發生得又快又急,各方勢力亂入,許多證據都不足信,但有兩點是肯定的,一是太子府中有內應,不然叛逆不可能偽造太子私章和書信,其中還夾了兩封真跡;二是蔣文瀚必是叛逆中的一人。當年臣順著這兩條將太子府查了又查,又親自去蔣文瀚的故鄉查探,雖沒有真憑實據,卻覺得此事可能與韃靼有關。”

皇帝沉默不語。

萬鵬繼續道:“而這次刺殺的刺客除了弓箭用的都是刀,那刀是特殊打造,非一般的刀具,臣給工部的大匠看過,他說這刀雖也是寬刀,卻似從彎刀中改造而來。中原人多用劍和寬刀,其中又以劍更受歡迎,只有北方游牧民族愛使彎刀。而且那些人雖是中原人面孔,又說著流利的中原話,但臣暗中觀察過他們的衣食起居,他們行動間總有些違和。”

“所以線索一查到太子府臣便想起了十五年前的事,陛下,朝中只怕有人與外敵勾結。”

皇帝心口起伏,澀然道:“你懷疑老四?”

萬鵬道:“十五年前四皇子還年輕氣盛,他當時只怕沒這個城府,所以臣從未懷疑過,但今日,若不是那就還有一種可能,有人想重演十五年前的事,以此栽贓四皇子。臣想來想去,第二種可能性更大,畢竟四皇子實沒必要此時對顧景云下手。”

不,皇帝心中道,老四一定會!

知子莫若父,皇帝雖寵愛四皇子,但也知道他沖動易怒的確定,他以前并沒有覺得這是個很大的毛病。

這是他兒子,以后他還要把皇位傳給他,成為天下最尊貴的人,有脾氣就發,只有處理政事的能力不弱就行。

老四在顧景云手上吃了那么大一個虧,他必定又怒又驚,或許還會懼,懼怕顧景云手中的勢力,于是就動手了。

至于十五年前。

想起十五年前溫柔可人的蘭貴妃,皇帝心中一口寒氣冒出,皇后!

皇后在太子府出事前正好被他奪了宮權,關在坤寧宮里思過,而宮權當時是交給了蘭貴妃,她還趁機回蘭家省親。

皇帝臉色青白,“咚”的一聲就從椅子上摔了下去。

“陛下——”蘇總管大驚失色,忙去抱他,萬鵬也驚愕了一瞬才沖上去。

皇帝就這么愛重四皇子?只是聽說他可能和韃靼勾結就氣暈了?

不可能吧?

萬鵬驚疑不定的把皇帝抱到榻上,蘇總管快步讓人去悄悄的把太醫院院正請來,皇帝的病情必須得瞞住,此時可是外憂內患,可不能出錯。

顧景云不知道由此事引起的后續直接把皇帝氣暈過去了,此時他正與黎寶璐各占據一張書桌奮筆疾馳。

他讓黎寶璐安心,但他心里卻并不安,現在也只能借此轉移注意力了。

也不知道太子和李安能不能趁此機會把四皇子徹底打壓下去。

又插手兵權,又在京刺殺,兩件都犯了皇帝的忌諱,就算皇帝惱他也應該對四皇子有所懲處吧。

要是四皇子再頂撞一二就好了,把皇帝氣得更厲害些。

太子和李安還不知道顧景云所作所為是為了氣死皇帝,還以為他是要打壓四皇子為他們爭權奪利,因此在他被收押宮中時,父子倆就開始行動起來,打算皇帝一開朝會立即讓人往死里彈劾四皇子。

他們已經顧不得平穩了,爭斗已到白熱化階段,最關鍵是秦家已經因為太子搭進去,顧景云絕對不能再出事。

不然太子真的沒臉去見他的老師了。

四皇子同樣在緊鑼密鼓的安排,刺殺的事一定查不到他身上來,就算所有人都猜得到是他做的,可你們有證據嗎,有證據嗎?

四皇子對此很得意。

他擔心的是兵權之事。

皇帝將西山大營的部分兵權交予他,意在為他提供勢力對抗太子,這點他知道。

但西山大營就在眼前,他怎能忍住不收入囊中?

至于禁衛軍,禁衛軍是京城和皇宮的守衛軍隊,誰不想染指?

他不相信太子沒有在內安排勢力,憑什么只抓他一人?所以四皇子也在找太子的把柄。

至于遼東都司的事,那兒距離京城太過遙遠,就算是萬鵬要查,沒有一年半載也查不清,等他查到他們早把證據都抹了,所以四皇子雖然心急火燎,卻不覺得自己會失敗。

他爹一向疼他,以前證據確鑿都不問罪,何況現在還沒多少證據。

就算現在他爹不像以前那么疼他了,他也不覺得他爹就會害他,他擔心的是顧景云。

他從沒把顧景云放在眼里過,他回到京城,考了會元和狀元,他也就不悅和微微忌憚對方罷了。

而在父皇封他為四品侍講,并暗示他一輩子只是個教書先生時四皇子就不把他放在眼中了。

一個四品的無權官吏而已。

然而密折事發他才知道,顧景云是無權,但他有勢,而且是潑天的勢力。

顧景云是聰明,四皇子也笨,但他的幕僚聰明啊。

幾乎在密折一遞到皇帝跟前,四皇子的幕僚便得知了這個消息,四皇子還沒反應過來,他的幕僚就立即下命令查清密折遞上前的兩天內太子和太孫都見了什么人,在哪兒見的,見了多久。

于是不斷的懷疑再排除,顧景云就被單拎出來了,于是幕僚開始讓人去查顧景云這兩個月內都干了啥,見了啥人,說了啥話。

顧景云和太孫說那些機密之事時都會選擇空曠或高處,絕對確保無人能偷聽。

但人家幕僚壓根不用偷聽,只用看的加推導就能把他查出來,由此可見,世上不止他一個聰明人。

而幕僚在查清顧景云后他便如臨大敵的對四皇子道:“殿下,此乃大敵,此子為秦家唯一的血脈,故秦家世代積累皆為他所用,此勢遠勝殿下和太子勢力,若他手中掌握的勢力為太子所用,那我等危矣。”

儲君乃國之本,不是皇帝一人能做主的,不然他早廢了太子改立四皇子了,何苦還要盯著太子犯錯才能廢?

所以若朝中諸臣皆支持太子,哪怕皇帝屬意自家主子也沒用,何況最近自家主子還與皇帝有了矛盾。

幕僚的本意是他們要想辦法將顧景云趕出京城,最好給他找個罪名讓皇帝厭棄于他,將人或下獄或流放,總之不能留在京城繼續為太子效力。

誰知道四皇子那么實誠,聽到這番話后便寒光凜凜,暗道:既為大敵,那便除去好了。

于是就有了這一次刺殺。

四皇子自認做得機密,大家便是懷疑也找不著證據,卻不知幕僚差點給他氣死。

關鍵是沒證據嗎?

關鍵是皇帝的態度呀!

大家都知道是你干的,那皇帝肯定也知道,在京城里搞刺殺,這是不要命的節奏啊。

皇帝知道了會怎么想?

就算他之前還屬意四皇子,現在呢?他們最大的倚仗不就是皇帝的寵愛嗎?不然他們拿什么跟太子爭?

一旦皇帝從心里否定了四皇子的繼承資格,那他們只剩下一條路可走了。

幕僚見四皇子慢慢的將一手好牌打成這樣差點就想改換門庭了。

當年刺殺太孫之事也是這樣。

他是支持刺殺太孫的,太子體弱,太孫若死在外面那太子一系的勢力必將遭受重創,而且會民心不穩。

但他并不同意在城門外設伏,一擊不中則退,這樣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果然此事被皇帝察覺,由此引發了陛下對四皇子的強烈不滿。

幕僚看著自信滿滿的四皇子,不斷的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能生氣,一定不能生氣,你只是幕僚,這是下屬!

可還是忍不住啊,幕僚沉聲上前一步道:“殿下,顧景云被留在宮中,絕對不能再動手,如今一動不如一靜,應當收縮勢力……”

“顧景云本王的確不打算再動手了,但現在萬鵬就要查到本王頭上來了,你讓本王什么也不做,是要坐以待斃嗎?”

幕僚無奈,關鍵是您在軍中的勢力已被拔除,此時想抹除證據是不是太晚了?

還不如直接認罪,求取皇帝的同情和憐惜。

但幕僚還未來得及建議,一個心腹便快步而來,恭敬的地上一張紙條。

幕僚接過打開一看,臉色立時大變,“殿下,勤政殿悄悄召見了太醫院院正,陛下留居勤政殿,陛下這是……病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