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生死

“寶璐,你不明白人性之惡劣有時候是人都難以想象的,因為一些卑劣的理由,他們可以視人如草芥!”顧景云眼中含著淚光道:“所以我恨他,哪怕他是帝王,我也不吝算計。”

黎寶璐抱住他的胳膊,擔憂的看著他。

“這個皇位他坐得太久了,六歲登基,前十年在曾外祖的庇護下順風順水的長大,十六歲掌實權,曾外祖說還權便是把所有的權利都還給他,他一直是一言九鼎,無人忤逆的皇帝。”

“曾外祖還在時他的心上就還有一道鎖,那道鎖會提醒他做一個明君,但曾外祖不在了,他就好像被放出牢籠的……”顧景云抿了抿嘴,話雖未說完,但意思很明顯,皇帝在他眼里就跟個犯人差不多,“他可以毫無顧忌的放任自己的**,不再受人約束。他的變化很快,舅舅說那段時間他恨不得立即殺死太子,也正因為察覺到了皇帝的心思,舅舅這才孤注一擲的主動認下謀反之罪。”

“可為什么?”黎寶璐還是不解,秦信芳不是逼得皇帝徹查了嗎,只要時間夠久,大家足夠冷靜,案件自然會越來越冷靜。

“太子身體并不多好,”這一段秦信芳說的尤其詳細,目的是為了不讓顧景云怨恨太子,他道:“那段時間很混亂,因為此事牽涉甚廣,禁衛軍已捉拿了不少大臣,其中有的更是在審訊中受酷刑而亡,舅舅作為太子少傅,又是內閣閣老,當時事情雖還未牽扯上他,但局勢于他已越來越不利,越往下查,攀扯出的人越多。”

“若那些人是罪有應得也就算了,偏很多罪名都是子虛烏有的,而且被攀咬出來的臣子不是太子一系的官員便是支持正統,平時多規勸皇帝的臣子,朝中近半數官員皆牽扯其中。而且時間拖得越久越混亂,民間甚至有官員反誣鄉紳及商人,說他們替太子提供造反的金錢,連地方官都被牽扯在內。整個大楚都被恐懼籠罩,舅舅說,他當時面見皇帝,見他神情狠厲,未必不知其中蹊蹺,卻還是放任不管,顯然已是入魔,舅舅怕此事再發展下去只怕大楚真的要血流成河,這才持戒尺再次入宮。”顧景云神情低落的道:“舅舅說他認下了謀反之罪,當時皇帝是要殺了他的,但后來他收回曾外祖的戒尺時改判了流放,可我進京見到陛下后我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

“皇帝是知道舅舅是被冤枉的,他現在對舅舅心中有愧,可惜舅舅不愿意告訴我當年在御書房的事,不然我能做的事更多。”

黎寶璐雖未親歷,但只聽就知道當年必定是腥風血雨,“難怪,難怪你回京后那些老臣,世家對你那么寬容,原來舅舅對他們有救命之恩。”

顧景云點頭,“也正因為全天下都知道舅舅是冤枉的,全天下都知道是舅舅力挽狂瀾救了眾臣,秦家才能在離開十五年后依然不敗。”

“但這份好感,這份勢力還不足以抵抗住皇帝的怒火,寶璐,我不確定他會怎樣,你……”

“我要陪你啊,”黎寶璐笑著打斷他的話,抱著他的腰道:“大不了我們就逃吧,接了舅舅他們逃到海外去。”

顧景云無奈的看著他。

“不行也可以死在一起呀,”黎寶璐認真的看著他的眼睛道:“這樣黃泉路上我們一家人還可以做個伴兒,說不定投胎的時候可以和鬼差說說情,我們就投在左近,下輩子還一起玩。”

顧景云神情更是無奈,“子不語怪力亂神,你又胡言亂語了。”

“不是啊,這次不是胡言亂語,”黎寶璐嚴肅的道:“我說真的,人真的有來世的。”

她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呀,不過她可能孟婆湯喝少了,藥效不強,以至于前世的記憶冒出來讓她變得癡呆。

黎寶璐張張嘴想要把這一離奇經驗告訴他,裘千戶就大步踏來,黎寶璐聽到聲音便咽下到嘴的話,轉頭看向門口,良久裘千戶才出現在門口。

他躬身道:“顧大人,陛下召見。”

黎寶璐拉住顧景云,笑吟吟的問他,“裘千戶,陛下是不是不許我進宮?”

裘千戶一愣,搖頭道:“陛下并未提及這一點。”

黎寶璐滿意的點頭,回頭對顧景云調皮的眨眼,“你看,我就說陛下肯定想見我這個輕功卓絕的女俠吧?”

裘千戶大汗,“顧太太,陛下只宣了顧大人。”

黎寶璐不在意的道:“我和顧大人是一起的嘛,而且剛才刀劍那樣快,發生了什么事他都不知道,陛下要問情況還得問我,到時候你又要跑一趟,多麻煩,還耽擱陛下的時間。”

裘千戶沉默,半響才道:“那顧太太跟著一起去宮門吧,若是蘇總管宣召您再跟著進去。”

黎寶璐點頭,伸手牽住顧景云的手一起走。

小夫妻倆肩并著肩往外走,這對他們來說是一次危機,但對四皇子來說更是危機。

上次是敢在京城大門外行刺,這次是在京城內城,那下次是不是要到皇宮里行刺?

顧景云在心里揣測皇帝的心思,不知道他現在有多氣,身體是否還承受得住,要是他把他氣死了,事后太子認不認賬,會不會給他舅舅平反放回。

若是他認賬,他不介意今天就氣死對方的,只是可惜了,顧景云扭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妻子,只是可惜了寶璐,她不愿意走……

死在一起似乎也挺不錯的。

蘇總管在看到黎寶璐時微微一愣,仔細的打量她兩眼,想到禁衛軍匯報的情況,蘇總管想了想還是讓她跟著進去了。

陛下并沒有說不見黎氏。

黎寶璐踏入宮門時松了一口氣,牽著顧景云的手心都冒出了汗。

顧景云安撫的沖她笑笑。

倆人很快到了勤政殿的書房外,但皇帝并沒有見他們,而是讓他們跪在地上等候。

此時已是四月末,五月初了,正午的太陽開始炙熱,不過黎寶璐想也不想就拉著顧景云跪下,袖子下的手依然牢牢的握在一起。

黎寶璐直挺挺的跪著,心里卻在默念內功心法,充盈的內力在經脈內走動,消去暑熱,又慢慢通過相握的手心傳到顧景云的體內。

雖然跪著膝蓋會疼,太陽會曬,但沒關系呀,她內力深厚,內力向膝蓋那里游走一圈經脈就通了,周身的溫度也會下降,至于曬黑之類的問題,好吧,這個問題只有她有。

黎寶璐憂慮的摸了摸臉,她好容易才養白的皮膚今天就要葬送在皇宮里了。

“專心些。”顧景云警告的瞥了她一眼。

黎寶璐不服氣的瞄了一下他寬大的袖子,說這話前敢不敢把抓著她手的手拿開?

倆人在這打眉眼官司時,皇帝正在書房內喝藥,他壓下嘴角的苦意,問道:“朕覺得頭暈目眩,心悶難受,病情是不是又惡化了?”

院正跪在地上道:“陛下,您要戒怒戒悲,萬不可再動怒,更不能發火……”

“你只說是不是惡化了?”

院正沉默了一瞬,還是低頭道:“是。”

“逆子!”皇帝咬牙道:“混蛋,朕對他們這么好,朕對他們這么好……”

皇帝捂著胸口急促的呼吸起來。

“陛下!”院正忙爬上去拽住皇帝的手掌就給他按摩,又讓蘇總管將針灸拿來給他扎針,這才好些。

但院正心里快哭了,皇帝素有心悸的毛病,其實這病并不嚴重,只要不大喜大悲大怒,再注意調養些啥問題都沒有。

可皇帝已經很老了,年近六十的人身上肯定不少毛病,偏這一兩年來皇帝又常怒,所以病情才會惡劣得這么快的。

皇帝不怒了,卻又傷心了起來,他捂著眼睛,淚水從指間泛出,哭道:“他們的心是什么做的,朕對他們這么好……”

院正和蘇總管皆低著頭不敢說話,心提得高高的。

皇帝卻不再說,他自己擦干眼淚,眼冒寒光的問,“顧景云到了?”

蘇總管忙道:“是,和他的小妻子正在外面跪著呢。”

皇帝皺眉,“朕宣她了嗎?”

蘇總管立即跪下,“陛下要見遇刺的顧大人,因他是被顧太太救出來的,所以奴才在見到她時便把她一起帶來了,陛下要是不愿見她,奴才這就把她趕出去。”

皇帝沉默,蘇總管忐忑的等待著。

良久,他才聽到一道聲音道:“讓她進來,讓顧景云繼續跪著。”

這個發展出乎所有人意料,但蘇總管還是立即爬起來去叫黎寶璐進來。

顧景云臉色大變,一下就握緊了黎寶璐的手,整個人都尖銳起來,氣勢洶洶的瞪著蘇總管。

蘇總管苦笑一聲,少年,你自己都要保不住了,何來保護這姑娘呢?

黎寶璐卻拍了拍他的手低聲道:“沒事,大不了我給他下跪求他開恩。”

顧景云眼睛都濕了,緊緊地拽著黎寶璐的手,嘴唇都差點咬出血來,傻姑娘,那樣心腸冷硬之人,豈是你求便能求出一條生路來的?

他有些后悔了,他不該這么急的,該再等等,那人都那么老了,遲早有一死,他怎么就忍不住,忍不住!

他死了就死了,但寶璐才十三歲哪,她想去草原上吃烤黃羊,想去沙漠里看落日,可他一樣都沒替她達成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