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九章 遇襲

顧景云手指劃過榮譽墻上的字,輕聲道:“寶璐,圣上六月底要去西苑避暑,你跟我一塊兒去好不好,去看看他還有多少日子可活。”

黎寶璐嚇了一跳,“現在才四月底你就知道你在名單中了?”

顧景云輕笑,“只要我想去。”

只要他想去,皇帝是一定會帶他的,因為可以看著他,還可以和他說說話。

黎寶璐點頭,“好,我跟你去。”

顧景云滿意,扭頭看向相攜走來的徒弟,低聲道:“過幾天我可能有些忙,你晚上別等我用飯了。”

說罷迎上李安和趙寧。

黎寶璐莫名的有些不安,但顧景云并沒有給她問出口的機會。

他說忙是真忙,從那天開始他便早出晚歸,連晨練和晨讀都不做了,幾乎是一醒來穿好衣服就往外走。

等他回來時又夜已深,幾乎是閉著眼睛洗漱,看他累成那樣,黎寶璐想問他都沒好張口。

這樣持續了三天,見他臉頰漸漸瘦下,黎寶璐再忍不住,見他穿了衣服又要往外走,她就黑著臉道:“你敢走出房門試試!”

顧景云一驚,扭頭看坐在床邊的黎寶璐,“怎么了,我惹你生氣了?”

“你少裝蒜,真不知道我為什么生氣?”

黎寶璐氣鼓鼓的瞪著他,“信不信我把二林擼了像以前一樣跟著你?”

“你現在都是官太太了。”顧景云頗為無奈。

黎寶璐冷哼道:“還是你的妻子!”

黎寶璐抬頭看著他的眼睛道:“景云,我心里總有些不安,一直怕你出事,你得告訴我你在外面做什么,好讓我心中有數。”

顧景云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走到她身邊,握了她的手坐在床邊,看了她半響才伸手將人抱進懷里,低聲道:“寶璐,來前舅舅告訴我他與萬鵬是朋友。”

黎寶璐愣了一會兒才想起萬鵬是誰,禁軍統領,掌管京城和皇宮安防的將軍,相當于記憶中的北京軍區總司令,這位總司令還兼職掌握中南海的安保權利。

黎寶璐:“……你要造反嗎?”

“不,”顧景云將人抱在懷里,嘴唇附著她的耳朵幾不可聞的道:“造反風險太大了,我只需他替我做兩件事。”

黎寶璐忍不住抱緊他,低聲問,“什么事?”

“在皇帝讓他查四皇子時實話實說,在皇帝沒有遺旨留下時護衛太子和太孫殿下!”

“皇帝為什么要查四皇子,你又為什么知道?”黎寶璐頓了頓,還是輕聲問道:“皇帝要死了嗎?”

“他很老了,”顧景云道:“但我不確定,所以想讓你幫忙去看看,你會醫術,又是武者,察言觀色及聽脈最擅長不是嗎?”

對于第一個和第二個問題卻回避了。

皇帝為什么會查四皇子,他又為什么知道,因為這事就是他和太孫干的呀。

他為什么要當李安的先生,因為他要教李安成為一名合格的帝王!

要成為帝王,自然就要把四皇子斗下去,除了教書,他還要教他許多東西呢。

黎寶璐了解顧景云,他避而不談時她就想到了這點,“是你干的?”

顧景云推開黎寶璐,目光炯炯的看著她道:“太子和太孫力求穩健,因此這些年來從不主動做什么,不立功,不犯錯,只等皇帝死后以正統繼承皇位,但他們等得,我卻等不得。”

“那你也應該告訴我,”黎寶璐氣恨的拽著他的領口,惡狠狠的瞪著他道:“讓我有所防備,讓我跟在你身邊,萬一四皇子狗急跳墻怎么辦?”

顧景云自信的道:“我只是李安的老師,年紀又小,四皇子不會懷疑是我給他出的主意的。”

對此黎寶璐嗤之以鼻,“他們斗了這么多年,互相間安插的探子數不勝數,你就能保證這一點?”

“當然,因為我是上課的時候教他的,當時并沒有第三人在場,”顧景云自信滿滿的道:“又是在空曠之地,有沒有人偷聽一目了然。”

黎寶璐半信半疑,但還是起身堅持道:“那今天要去干嘛,我陪你一塊兒去。”

顧景云皺著眉看她換衣服,“都說沒有危險了,一會兒我要去翰林院,完了要進宮和皇帝下棋,然后在宮里給又安上課,完了下午還有一節書院的課……”

他的日程安排得很滿,而且天氣漸漸炎熱,總不能他在宮里享受著冰盆時他妻子在外面曬太陽吧?

“用不著你擔心我,”黎寶璐穿好衣服,簡單的將頭發挽起來,直接插了一根木釵,想了想她又拿起一根木釵插上。

這都是她讓師父給她削的,其尖銳比之銀釵還要好,封侯見血,實乃殺人利器。

還有她的獨門暗器——芒星也給揣身上了。

見黎寶璐連小弩都帶上綁袖子里了,顧景云便抽了抽嘴角,看,這就是他不愿告訴黎寶璐的原因,不是怕她擔心,而是怕她累,他只是看著都替她累了。

但某一種程度上來說,黎寶璐的固執可與他媲美,因此他也不再勸,只是郁悶的去吃早飯。

廚娘沒想到今天大爺在家用早飯,幸虧她多準備了點,不然肯定不夠吃。

黎寶璐沖他哼哼兩聲,已明白過來,他特意早出晚歸是防她開口問他呢。

已經招認,顧景云干脆也不再隱瞞,特大方的點了一下頭,然后拿起一個松軟的小饅頭掰開就著小菜吃。

黎寶璐磨了磨牙,干脆把他手里的饅頭搶過來兩口吃完,然后搶著吃掉桌上的食物。

顧景云一愣,然后立即抱進面前的粥,又眼疾手快的再搶了一個饅頭,這幾天他都是在外面隨便對付早飯,可難受啦。

倆人孩子氣的搶著吃完這頓早飯,這才一起爬上馬車。

顧景云知道說服不了她,便道:“送我到翰林院你就回來,等差不多到巳正再去接我,天氣越來越熱,你守在車上難受。”又道:“便是他真的要針對我,也不會選翰林院,皇宮這樣的地方。”

“那可不一定。”

顧景云就哭笑不得道:“那你跟著我也進不去翰林院和皇宮呀。”

“我在門外守著安心,好吧,送你到了門口我就找家茶樓坐著,邊喝茶邊等你。”

倆人各退一步,這才算商議妥當。

外面的二林聽了很無奈,從未聽過誰家的官太太因害怕官老爺路上遇險就要跟著一起去上班的。

若是連大爺都搞不定的危險,多一個太太又有什么用呢?

正胡思亂想著,左邊建筑上便有一道光芒閃過,刺得他眼睛微疼,誰家孩子把鏡子拿出來照陽光?

念頭才閃過,他便看見兩邊樓上飛躍而下許多持刀的兇徒,氣勢洶洶的沖他而來,二林大驚,示警的聲音還未出口,背后就突然伸出一條腿來狠狠地將他踢開……

幾乎是二林飛出去的后一刻,一把閃著寒光的刀便狠狠地砍在他剛才坐的位置上……

下一瞬,其余人全攻向馬車,從車后,車頂,車前及車左車右,徹底將黎寶璐的退路封死,沒誰去理被踢出交戰圈的二林。

二林回轉過身來便看到這一幕,心中大駭,腦中更是一片空白。

黎寶璐壓下顧景云的瞬間抬起右手,手臂上綁著的小弩“咻咻”兩聲發出箭弩,幾乎在聽到箭弩入體的聲音時黎寶璐便抱著顧景云如一道閃電般飛出馬車,在聽到一聲破空聲時她下意識的抱著顧景云硬生生的向左一側,一支箭擦著她的右肩飛過,“砰”的一聲沒入車門。

黎寶璐一避后手中的芒星便借著內勁朝箭來的方向射去,她并不回頭看結果,而是抱著顧景云悶頭往前跑。

顧景云暈頭轉向,此時方看清他們逃命的方向,立即道:“不去翰林院,往西去一些,那里有禁軍衛所。”

黎寶璐立即轉向。

顧景云被她抱在懷里,一扭頭就能看到后面的動靜,他冷靜的道:“他們追來了,共有八人,其中六人持刀,倆人持弓,持刀的人趕不上你,小心持弓的。”

黎寶璐速度更快,哪怕對方有弓,在她的速度足夠快的情況下也很難射中她,何況還有顧景云這雙眼睛替她在后面看著。

咻忽之間,四處又蹦出不少持劍之人,不過他們不是沖著顧景云他們來,而是迎面沖著追殺他們的黑衣人。

追著他們的黑衣人幾欲吐血,不是說只是個文弱書生嗎?為什么他的馬車里有個輕功絕頂的人,這些迎上來的人又是誰?

雙方迅速碰撞,六個持刀的黑衣人一力攔下所有前來攔阻的護衛,讓兩個持弓的繼續去追。

然而黎寶璐的輕功……

倆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黎寶璐如同一道閃電般在房屋間騰挪,幾乎在他們突出重圍時慢慢的消失在他們眼前,他們往前追了一段便發現不妥,前面有一間禁軍衛所,此時正開著大門,禁軍不斷的涌出來向他們這處奔來。

持弓的倆人對視一眼,呼嘯一聲便立即突圍逃命。

這次襲擊來得快,結束得更快,卻讓目睹了全過程的京城百姓們又驚又懼又激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