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八章 引導

顧景云帶著孩子們便吃便上課,從小麥說到水稻,從它們的生長環境說到產量,再說到加工工藝及能做的食物,等把這些說完他們的美食也去了一半。

然后大家都渴了,大家從書籃里拿出茶壺來倒水喝,小胖子糾結的問道:“先生,您該不會還要給我們說茶吧?我今天可沒喝茶,喝的是白水。”

顧景云瞥了他一眼道:“不說茶,吃你的點心吧,填完了肚子我們來賞景。”

顧景云抬頭望向遠方,嘴角蘸著笑意道:“從這里可以看到整個書院和整個北城,你們來與我說說你們在這上面能認出多少地方?”

孩子們立即扭頭似望,居高臨下的眺望,果然發現許多自己覺得熟悉的地方,立即驚叫道:“那兒不是狀元樓嗎,我看到狀元樓了,上個月我大哥帶我去狀元樓吃過飯,里面的桂魚可好吃啦。”

“那座山我認識,是護國寺所在青峰,沒想到從山上看它是這樣的,看著好小呀……”

“那是德勝門嗎?看著一點也不像,今年元宵我還和我娘去那里玩過呢……”

小弟子們發現從山上眺望下的景色跟平時見的很不一樣,新奇得不得了。

顧景云任由他們討論,只不許他們靠近山邊,旁邊也有校舍派來的校丁看著。

黎寶璐一直默默的跪坐在顧景云的身后,此時不由問道:“你是怎么教他們《論語》的?”

“和舅舅一樣,孩子們很聰明,并不用我時時引導,”顧景云對她笑笑,“只要我教的知識他們有興趣聽進去,而不是昏昏欲睡,那他們就算學到了。”

“我要見證一位好老師的成長了呢?”

“所有的老師都已教授出一位杰出的帝王為榮,因為帝王統治萬民,他的統治思想有可能源自于他的老師,這就和自己規劃了一個國家一樣,很具有成就感。”

“包括你嗎?”

顧景云點頭,“這是一件很使人振奮的事,但帝王也往往身不由己,所以我認為只他一人,有許多事都可能做不到。他需要有和他共同理想,共同理念的臣子和執行人。”

顧景云看著他活潑好動像頑猴一樣的弟子們,“他們全都是國家的希望。習禮儀方知榮辱,而讀書識字后方能習禮儀。要讓全大楚的孩子都讀書識字……”

顧景云搖頭笑笑,似乎也覺得自己有些異想天開,“那得農業與商業極度發達,百姓都吃飽穿暖才行啊,因為溫飽才能想到這一點。”

“會有那么一天的,”黎寶璐輕聲道:“我們的先祖是鉆木取火的野人,但你看現在,”黎寶璐的手畫了一個圈,道:“我們會做火石,會種植,會織布,會養殖,離你說的那一天或許還很遙遠,但我們一直在為之努力不是嗎?”

“先生,師娘你們在說什么?”小胖子興沖沖的跑過來,眼睛卻緊緊地盯著書籃里的叫花雞,有三只的封泥還沒拍開呢,里面肯定還是熱的,似有似無的香氣飄來,似乎很好吃。

“我們在說你們什么時候能讓農民的水稻畝產過八石,小麥過七石。”

小胖子一呆,“先生,剛才你不是說戶部現記載的大楚水稻均產才三石,小麥才兩石嗎?”

“沒錯。”

小胖子就噘著嘴道:“那您的要求也太高了,竟然一下子要增長這么多,而且我們又不是農民,又不會種地。”

顧景云看向黎寶璐。

黎寶璐就逗他道:“民以食為天,你以后是要為官做宰,青史留名的,那是不是要服務于民,解決他們的民生大計?”

小胖子歪著腦袋將這話過了三遍,確定沒問題后才點頭,“可我不會種地。”

“你可以學,”黎寶璐看著他的眼睛道:“知道為什么糧食的畝產很難提高嗎?”

小胖子搖頭。

“因為會種地的人且識字的人太少,”黎寶璐慨嘆道:“農民會種地,卻少有會識字的,他們也很少會去往深里去思考,你們識字,也會思考,但你們不會種地,因此你們也不會去想種地的問題,糧食歉收后大家不是怪天災,便是怪民禍。但天災民禍常有,你們有沒有想過怎樣讓糧食在天災前也豐收,或是不歉收?這得你們會種地,會種了才會思考,才會去想解決的辦法。”

小胖子依然懵懂,“為什么農民不識字,不會去深思?而我們識字了就會深思?”

“不是識字了就會深思,也不是不識字就不會去深思,而是……”黎寶璐想了想突然對他道:“大旱過后必有蝗災。”

“是蝗蟲嗎?為什么?它們不需要喝水嗎?”小胖子顯然是一根筋兒,黎寶璐突然換了話題他也跟著換了,只緊跟最后一句。

黎寶璐嘴角微挑,“因為蝗蟲喜歡溫暖而干燥的天氣,在這樣的天氣下他們繁殖得特別快,生長發育快,存活率高,所以大旱以后常有蝗災。”

“你看,你知道要問為什么,但你去鄉下問那些地里勞作的農民和孩子,這條你不知道的道理鄉下近乎所有的大人小孩都知道,可他們卻不知道為什么,也不會去問為什么,因為這是祖輩傳下來的經驗,口口相傳,只需記住便能保一命。他們會在旱災過后搶收糧食,搶挖野菜,搶摘樹葉樹皮,因為蝗災過后這些都會不復存在。”

小胖子震驚了,“樹葉和樹皮還能吃?”

“當然,人餓極了人肉都能吃的。”

小胖子沉默,“那就沒有預防蝗災的辦法嗎?”

“那你覺得有嗎?”

小胖子皺眉,“不讓蝗蟲長那么快,不讓它們生那么多就好了。”

黎寶璐提醒道:“蝗蟲是卵生,它們喜歡把卵產在干燥的田地里,已經干枯的河岸邊。”

“把它們全都踩死!”小胖子握著拳頭道:“不然燒死。”

“但很少有人知道這一點,”黎寶璐道:“他們能知道旱災過后有蝗災已是祖先的經驗口口相傳下來的,要想控制蝗災的方法也傳遍大楚,何其艱難。”

小胖子開動腦筋,“可以讓衙門的人公告,讓人印了書發給他們呀。”

“朝廷政令也有不到之處,印了書他們既買不起也看不懂。”

小胖子整張臉都皺起來了,“那怎么辦哪?”

黎寶璐和顧景云皆含笑看著他不語。

小胖子福至心靈,從頭到尾又想了一遍,拍掌道:“我知道師娘的意思了,關鍵在于會想!會想了便會問為什么,然后就會去尋找答案,但不識字的農民們只會遵照經驗,很少回去思考,即便思考了也因為不識字不能將自己的所思所想記發現記錄下來。”

黎寶璐點頭,鼓勵的看著他。

“要讓農民們都識字很難嗎?”

“很難,”黎寶璐悵然道:“一百戶中難有一戶識字,你說難不難?”

小胖子不太能理解,因為他從記事起就要讀書,小時候是要讀些簡單易懂的唐詩,后來開蒙了便讀《三字經》《千字文》一類的書認字,等把字認全了就讀《論語》,《詩經》,據他爹說他以后還要念《中庸》,《大學》,《春秋》和《左傳》。

他不想念書還要被打手心,他爹還會不給他吃飯,罰他跪祠堂,他以為這世上只有不想讀書的人,原來還有不能讀書的人嗎?

黎寶璐沒有再說下去,今天教他的已經夠多了,再多這孩子就要消化不了了。

見小胖子木木呆呆的站著,黎寶璐就扭頭對顧景云道:“這孩子很好。”

顧景云嘴上嫌棄道:“就是太胖了,毅力不強,好在行事一根筋兒,不然就要無可救藥了。”眼里的自豪卻掩飾不住。

畢竟是自己教的第一批學生,顧景云很用心,比在翰林院工作用心多了。

小胖子雖然一根筋兒,但毅力的確不強,他還沒思考出什么東西,鼻子再次一動,又開始盯著書籃里的叫花雞看。

黎寶璐好笑不已,拿了一只裹了泥的叫花雞出來,笑道:“把你同窗們都叫來,我們吃雞。”

小胖子歡呼一聲,沖同窗們吼了一聲就先坐在黎寶璐面前,占了個好位置。

黎寶璐將封泥拍開,雞的香味就涌出,泥里還裹了一層荷葉,將荷葉揭開,清香味便悠悠地飄散,那些本來還在嘰嘰喳喳賞風景的小弟子們立即跑過來乖乖坐好,眼巴巴的看著黎寶璐手中的雞。

黎寶璐拿了匕首將雞肚子劃開,把里面填的料都倒出來,這才將雞切開分下去。

一共有三只雞,二十個孩子吃當然不夠,但之前大家已吃了不少東西,只是嘗個味還是可以的。

小胖子快速的啃完自己的份額,開始巴巴的看著那些被放在盤子里的填料,那是雞肚子里倒出來的東西……

黎寶璐好笑的分了他一些,“我有些明白你為什么會那么胖了,你爹是干什么的?”

“我爹還在讀書呢,不過我祖父是戶部的侍郎。”

“難怪這么胖呢……”

小胖子不是很懂,將注意力都放在了吃食上。

黎寶璐挑了蘑菇給顧景云,“你喜歡吃的。”

大家吃飽喝足,又在山上玩了近半個時辰,消食得差不多了才慢悠悠的拎著書籃下山。

此時書院已經放學了,孩子們一下山便畢恭畢敬的恭送顧景云夫婦,等他們倆人走沒影了才蹦起來往書院大門跑,“哦哦哦,放學了,我們去抓蛐蛐嘍——”

“噢噢噢,放學了,我們逛街嘍——”

“嗷嗷嗷。放學了,我們去騎馬嘍——”

顧景云聽到后面傳來的鬼哭狼嚎,愉悅的笑了一聲,然后在看到前面巨大的榮譽墻時一頓,笑容漸漸收起,“不知道妞妞何時能與他們一樣進學。”

黎寶璐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那是清溪書院的榮譽墻,正面是男院,背面則是女院。

黎寶璐走上前去看,發現舅母和婆母的名字都在上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