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七章 小弟子

抄家這樣的大事,太太一個人說抄就抄了,大爺回來不僅不怪她還幾乎不過問此事,可見太太在這個家里的地位。

這幾日她們也常尋了空過來幫忙,一是打聽消息,二是想給太太留個好印象,不再把她們趕走或發賣。

每天晚上都能見太太坐在書房里跟大爺一起讀書,有時候還為些書本上的事吵起來,但大爺從未與她生氣。

大爺的學生趙公子對太太也是畢恭畢敬的,有幾次她們還看見太太拿了書在教趙公子。趙公子可比太太年紀大多了,由此可見太太是個有大知識,大本事的人。

兩個婆子經歷過女學盛行之時,當時不僅官學中有女學,民間也有許多平民書院招收女學生,因為風氣開放,大家對于女子當家并不反感,幾個女孩理解不了的事她們卻是瞬間明白了——太太想培養幾個女孩當管事!

不依附男人,靠自己本事的女管事!

兩個婆子眼睛都紅了,覺得這六個女孩的運氣很好,能遇到這樣的太太,這樣的大爺。

她們壓著女孩們再次跪下給黎寶璐磕頭,這次磕得更加心城,腦袋砰砰砰的磕在地上。

黎寶璐扶起她們,嘆氣道:“只要你們有心有毅力就好。”

兩個婆子閃著淚光道:“太太放心,我們一定盡心教她們。”

收的干孫女若是出息,她們以后也有榮光呀,再不濟總不會再餓著凍著。

黎寶璐點頭,她所能做的事有限,不過是給她們提供一個機會,而有的人缺的就是一個機會,只要給他們一縷光,她們就能順著光芒綻放出灼人的光彩來。

顧景云大朝會回來時黎寶璐已經雇了車將六個小丫頭和兩個婆子送到京郊的農莊里,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就要看她們的能力了。

顧景云才進巷子就聞到了香味,越往家走聞到的香味越濃,神經立即像他傳達“餓”的知覺。

顧景云:“……”

顧景云若無其事的晃進廚房,朝服也不脫,直接從灶邊的盤子里捻起一塊栗子糕放嘴里,眼睛卻盯著不斷冒出想起的灶臺,“里面是什么,叫花雞?”

廚娘嚇了一跳,縮著手站在一邊,生怕把他的朝服弄臟。

黎寶璐則直接把人往外推,“快去換衣服來幫忙,我給你的小弟子們準備了好多好吃的。”

顧景云去換常服回來時黎寶璐已經給一只雞涂好配料掛進烤箱里來回轉動了,她烤雞和別人不一樣,旁邊還準備了蜂蜜,用刷子沾了時不時的刷上一層,烤雞漸漸變得金黃,油脂被烤得滋滋作響……

廚房里的人都不由咽了一口口水,黎寶璐得意洋洋的道:“這是從書局淘回來的雜記中記載的秘方,雖是頭一次試,但我已經可預見到它的美味。”

說罷又感嘆,“要是能到草原上抓野生的黃羊就好了,整只串起來烤,刷上密制的調料,再配上蜂蜜……”

黎寶璐吸了一下口水,“只是看書上的描寫我就食欲大動了。”

顧景云含笑,“總會有機會的。”

“既然要去書院,那給子歸也帶一些去吧。”

“今日又安也去書院。”

又安是李安的字,都是當今圣上為他取的,這個名字放在普通人家很好,放在皇家就有些微妙了,何況又是在太子與陛下不睦的情況下取的。

“他去書院干嘛?”

“去玩!”

黎寶璐瞪眼,太孫這么閑嗎?

事實證明太孫就是這么閑,李安心情頗為不錯,最近皇帝又沒有差事交給他辦,想起他都沒到書院去看過他大師兄,李安便抽空來了。

在書院里看到黎寶璐,他也能面不改色的行禮叫“師娘”了。

黎寶璐笑瞇瞇的點頭,“又安好像又長高了一些。”

李安無奈,“師娘別鬧。”

黎寶璐將一個食盒交給他,大方的道:“這是給你和你大師兄的,拿去吃吧,不夠了再來找師父師娘。”

李安抽著嘴角道:“謝師娘。”

黎寶璐滿意的去和顧景云看他的小弟子們。

雖然顧景云高中狀元,但他年紀小,書院里上到山長,下到學生對他的教學能力都持懷疑態度,因此山長安排他去教初級班,都是一群連童生試都沒參加的小蘿卜頭。

班級里年紀最小的八歲,最大的十二歲,看著好似比他們大不了幾歲的顧景云,小弟子們差點翻了天,但尊師重道是刻在他們這些官N代和富N代的骨子里的,沒人敢在課堂上搗蛋,但用問題為難老師這樣的問題他們很樂意做。

于是最開始幾天班級里二十個學生提的問題,涉及范圍之廣占書院歷史之最,顧景云好為人師,很滿意小弟子們的好學,一一回答過后要求他們每天都要提三個問題,不得過于簡單,若是提出的問題班級有超過五人能作答,那他們就要想辦法解答班里其余十九位同學提出的所有問題。

直接把班里的二十個小學生給折騰去半條命。

因為只有閱讀,只有思考過后才會不解,不解后還要想辦法去解答,自己答不出的問同學,等卻等班里包括自己在內的十六人都答不出來才能往上寫。

只每日三個問題就讓他們不得不大量閱讀典籍,可累慘了。

小弟子們追悔莫及,一直希望先生能收回這個要求。

但顧景云覺得作為他的弟子絕對不能太差,對于他們的請求充耳不聞。

而今天是福利,今天他們不用提問題啦,因為先生要介紹師娘給他們認識,還要帶他們在教室外上課。

突然覺得天上的太陽好溫暖,路邊的鮮花好漂亮,就連青草都清香怡人了呢。

二十個小弟子穿著月白色的校服攏手恭立在臺階下,遠遠的看到先生帶了個又白又嫩的小姐姐前來便拱手彎腰行禮,齊聲道:“學生見過先生,見過師娘!”

顧景云嘴角輕挑,點頭道:“免,”他掃了他們身后放著的書籃一眼,頷首道:“帶上東西走吧,我已與校舍說過,今天下午我們會在松瀾院上課。”

“謹遵師命。”小弟子們齊齊應了一聲,然后興奮的回身去拿自己的書籃,排著隊跟顧景云往松瀾院去。

顧景云也左右手提著一個書籃,里面放著他們做的點心和吃食,黎寶璐也提了兩個,這樣就不必讓丫頭跟著去了。

在清溪書院里,不論是老師還是學生都不能用下人,能自己動手的便自己做,不能的便交給校舍。

松瀾院是清溪書院的一個重要院落,書院的一號藏書樓便在此,也是清溪書院最大的藏書樓。

里面曲徑回廊又分為四個小院,分別栽種了梅蘭竹菊,故名梅園,蘭園,竹園和菊園,主要給書院上課外課所用。

老師或授琴,棋,畫等會把學生們帶到自己喜愛的地方教學。

還有的老師會領著學生們來此感悟人生,可謂是五花八門。

而這座大院落之所以叫松瀾院是因為藏書樓后有一座山,山上以奇石勁松為名,登高可展望整座清溪書院,不論是老師還是學生尤愛此處。

這次顧景云就帶他們上山去授課,一整個下午他們都會在山上渡過。

山頂只有一松,余下的盡是草地,顧景云便讓小弟子們盤腿坐在草地上。

他打開他帶來的四個食盒,示意他的弟子們道:“打開吧,讓我看看你們都帶來了什么。”

弟子們嘻嘻而笑,紛紛打開書籃。

老師昨天就說要帶我們出來課外授課,還讓他們多帶一些好吃的,這可是和家里要吃的正當理由,他們全都帶了自己最愛吃的!

所有的書籃打開,大家互相探頭去看,不斷的發出驚嘆聲,歡笑聲,聲音在空中盤旋著便悠悠的往山下飄去,可見孩子們的快活。

顧景云也含笑看著他們,等他們互相比對過后,他就指了自己的食盒道:“今日我拿來了叫花雞,烤雞,沙琪瑪和栗子糕,桂花糕,糖丸,可你們知道這些東西是用什么做的,從何而來的嗎?”

“我知道,叫花雞是雞做的,哈哈哈……”

“我也知道,烤雞也是雞做的,哈哈哈哈……”

顧景云含笑看向兩個調皮搗蛋的弟子,含笑頷首,“不錯,那你們知道雞從何而來嗎?”

“從雞蛋里來,被母雞孵出來的。”

“孵出來的雞就能殺了變成叫花雞,烤雞?”

“還得養大吧,給他們吃米飯,吃青菜,吃肉肉……”

“笨,雞不吃肉!”

顧景云含笑看著他們,等他們吵得差不多了才問,“那你們知道雞能吃什么,要養多久才能變成一只成雞,是所有的雞蛋都能孵出小雞嗎?”

小弟子們面面相覷,搖頭道:“先生,我們沒養過雞。”

顧景云笑瞇瞇的道:“沒關系,你們回去后便養上兩只,親自照料,這是大家的一道課業,等到半年后我再檢查。記住,要你們親手養。”

小弟子們應下。

顧景云捏起一塊栗子糕,笑道:“其實今日我們的課程是它!”

“栗子糕,”一個小胖子率先喊出來,雙眼亮晶晶的看著他手里捏的栗子糕,不斷的吸著口水道:“先生,我最愛吃栗子糕了。”

“老師也愛吃,但老師知道它是怎么做成的,用什么做成的,還能自己做,你知道嗎?”

“我知道它是用栗子,糖和面粉做的,但學生不知道怎么做。”

“那你認識栗子嗎?”

“認識!”小胖子挺足胸膛,“我最愛吃糖炒栗子了。”

“真好,”顧景云沖他招手,“那你來告訴先生栗子是結在樹上還是藤上,或是在樹下,藤下?”

小胖子一呆,他不知道呀,他又沒見過。

顧景云就笑道:“今日我們就來認識栗子,面粉,白糖這三樣東西,不僅要知道它們的來歷,其中的工藝,還要知道種植的條件和過程,你們全都有志于科舉,科舉便能出仕,而不論為何官都有可能涉及民生,身為父母官,這些是你們必須知道的,勸課農桑之時才不至于妄為。所以這一課你們要認真,你們吃著它們的時候要多想一想,想一想它們是怎么來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