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五章 迂回

唐氏滑動著手中的佛珠,半響才沉聲道:“你問清楚了?他們九家果然愿意為我所用?”

唐氏的陪嫁嬤嬤低聲道:“是,他們現在也是走投無路了,那邊要送他們去礦山呢,若是把人賣了還好說,他們大可以自己贖身,那邊卻緊抓著他們的賣身契不放,似乎是想活生生的把人折騰死呢。”

唐氏淡淡的道:“那種地方出來的人自然心思歹毒。”

唐氏有些猶豫,她并不想摻和進這事來,布莊一被抄她就有些擔心,那顧景云和黎寶璐混不吝,啥都不忌諱,生怕他們把以前的事給扯出來。

但觀望了兩三天,見那邊遲遲不找上門她便覺得布莊管事孝敬她的事他們未必就知道。

布莊管事不會特意提起,賬應該也被平了,她還有什么好擔心的?

本以為她跟這事就沒牽扯了,沒想到布莊管事又往里送信……

唐氏摩挲著那封信猶豫不決,半天才沉吟道:“我是不在意那點孝敬的,但他們九家都是家生子,世代為顧家效命,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怎好叫他們真的被磋磨至死?”

嬤嬤躬身,“夫人仁慈。”

“你去賬上支些銀子,明天就帶著人去一趟聆圣街,就和她說若是她不想再用這些奴才便送給侯府,侯府愿意出資買人,多少錢任她開,”唐氏譏諷的一笑,道:“她那么急不可耐的抄了奴才不過是缺錢,要知道府上分家時可沒分他們一文現銀。”

“他們夫妻倆年紀雖小,卻是沒臉沒皮的,你別和他們弄強,怎么軟怎么來,務必要把賣身契哄到手。”

顧景云和黎寶璐太纏手,加上侯爺的態度唐氏并不愿去招惹他們,但這次不同,她是看不上那些孝敬,但她看上了那九家的人脈。

那九家全是家生子,他們在府里親朋故舊無數,消息最為靈通,僅今日給出的兩個消息就值得她去冒這個風險,人脈在手,她想要什么消息不得?

這些家生子一直滑不溜秋,他們會孝敬她金銀,會奉承她,卻不會投靠她,不會用手上的人脈為她服務。

現在便是一個好機會。

九個管事沒有兄弟也有姊妹,姊妹又有夫家兒女,他們的母親也各有兄弟姐妹,兄弟姐妹又各有家世……

家仆之間跟世家差不多,親連著親,脈脈相連,互有關系,而因為他們活動的范圍只這么多,因此關系更加緊密,手握一家家生子她就能在內宅中便利許多,何況這是九家。

他們的親朋故舊遍及侯府前院后宅,田莊鋪面,一直不能掌權的唐氏心內不由火熱起來,眼睛亮如烈火。

這是她的機會,是大房的機會,她絕對不能放過。

唐氏一夜未眠,第二天她的陪嫁嬤嬤便去賬上取了一千兩銀子,她覺得只是買九家奴仆,這點錢綽綽有余了。

就算一個價值二十兩,四十三人也才八百六十兩,那些孩子老人可不值這個價錢,一副把黎寶璐當做人牙子的模樣。

黎寶璐正在給顧景云整理朝服,今天是大朝會,他要去上朝,朝服有些繁瑣,顧景云皺著眉頭往身上套,黎寶璐見他衣領都是歪的便笑著上前給他整理。

顧景云的臉色這才好看許多,握了握她的手道:“別玩得太過火,等我下朝回來帶你去書院,那些奴才自有師兄派人來接,不用你管。”

“咦,我也能去書院玩嗎?”

“以前或許不能,但現在我是先生,我說能便能。”

黎寶璐高興,“那我要給你的小弟子們帶禮物嗎?”

顧景云歪頭想了想道:“給他們帶些吃的吧,”他無奈的道:“他們正在長身體,嘴巴很饞,一天到晚就沒停過。”

“你也在長身體呀,以后我每天都做些吃的給你帶上,要是餓了下課就吃。”

顧景云含笑點頭,對她時刻想著自己的態度很滿意。

因為可以進清溪書院參觀,黎寶璐也不在意忠勇侯府的人了,帶了廚娘和紅桃青菱興致勃勃的去廚房準備各種小點心。

栗子糕,桂花糕,沙琪瑪和糖丸就做了兩個籃子,黎寶璐又擼了袖子摸出一只剛宰殺干凈的肥雞,直接掏干凈肚腹,往肚子里填了各種配料,然后飛針將肚子填上,用去年留存的干荷葉層層包了丟進灶里。

廚娘殺雞的速度也快,黎寶璐這邊才填好一只,廚娘便又殺了兩只,紅桃眼都直了,一個勁兒的勸誡道:“夠了,夠了,太太,小公子們未必吃得下這么多。”

總共才二十人,又都是十歲出頭的孩子,怎么可能吃得了這么多?

黎寶璐卻搖頭,“怎么可能夠,我一個人就能吃一只,不過也不用做這么多雞,我們再做些豬肉脯吧。”

紅桃:“……”太太您不要用您的食量卻衡量別人的。

黎寶璐正在長身體,這幾天突然胃口大開,每天都能吃兩碗大米飯,菜也沒少吃。

這直接導致她的臉肥嘟嘟的,嬰兒肥不減反增,看著可愛得不得了,讓跟著她一起用飯的顧景云和趙寧也胃口大開,顧家的大米消耗成倍增長,好在顧景云有俸祿,又時不時的得寫皇帝的賞賜,不然廚娘要擔心過段時間就沒米下鍋了。

黎寶璐卻很理直氣壯,“我和景云哥哥正在長身體呢,別說吃兩碗,吃三碗也正常。”

讓已經及冠,自認為已停止生長的趙寧恨不得賣勁碗里,他的食量也增加了,不過他好像已經過生長期了。

黎寶璐就笑嘻嘻的又補充一句,“子歸是壯年,要是吃的比我們還少豈不成了弱雞?”

這下趙寧也心安理得的增長自己的飯量了,不過倆人的身體隨著飯量的增長也好了不少。

因為吃得多,廚房里準備的食材也多,黎寶璐第一次去見那群初級班的小弟子,務求給他們留下好印象,因此準備了特別多好吃的。

等陪嫁嬤嬤帶了人到顧府時,里面正飄出一陣一陣的香氣,讓眾人覺得才吃過早飯的肚子又餓了。

陪嫁嬤嬤疑惑,“今日顧府有客人?”

那更得小心了,不然鬧出來不好看,那童養媳不要臉他們侯府還要臉面呢。

陪嫁嬤嬤給一個隨從使了個眼色,讓他上去敲門。

隔壁院子的下人們一直豎著耳朵聽外面的動靜,聽到敲門聲,顧府還沒反應,隔壁門先開了,布莊管事看到這個嬤嬤登時眼睛一亮。

這不是大夫人身邊得用的嬤嬤嗎?他認識呀,進府時常見她。

陪嫁嬤嬤對他微微頷首算是打過招呼,便轉頭認真的看著牌匾上的字——顧府。

京城姓顧的不少,但能被京城百姓默認的顧府其實只有他們忠勇侯府,可現在外面的人已經不將這個稱號給他們了,而是會說忠勇侯府,聆圣街的顧府。

顧景云不過一小兒,才進京城半年,何來這么大的能量?

不過是借著秦家的勢罷了。

當然這些也不是嬤嬤這樣的下人能想到的,這是老夫人說的,大夫人聽了告訴她的。由此可見老夫人有多不喜歡這個孫子,連名帶姓的呼他。

雖然這樣想,嬤嬤進門時也沒敢放肆,而是面上恭敬的走到黎寶璐面前,先屈膝行禮才低著頭道:“三奶奶大安,大夫人昨兒才聽了外面的消息,知道幾個奴才奴大欺主,大夫人很是生氣,特叫奴婢來把人領回去教導。”

陪嫁嬤嬤立即捧出盒子,奉上銀票道:“大夫人知道三奶奶只怕用不慣侯府的下人,故讓奴婢送來千兩紋銀,回頭奴婢再帶人牙子來,由三奶奶親自挑選合用的下人。”

陪嫁嬤嬤將姿態擺得很低,黎寶璐也溫和的對她笑道:“大伯母倒是有心了,只是侯府的消息也太不靈通了,全京城都知道的消息她竟到昨日才知道。”

黎寶璐搖了搖頭笑道:“侯府的下人如何我不知道,我的這幾個奴才的確很不聽話,不過不要緊,野馬尚能馴服,何況人乎?這銀子你帶回去吧,買了新人來也要調教,這舊人也是調教,反正都要調教,何必費心費力換一撥?”

陪嫁嬤嬤一怔,沒料到黎寶璐會拒絕,黎寶璐卻已經笑著轉頭對紅桃道:“嬤嬤難得來一趟,正好我做了不少點心,煩請嬤嬤帶些回去給老夫人,大伯母,二伯母和三夫人,我家中如今有些忙亂便不親自上門請安了。”

陪嫁嬤嬤著急,“三奶奶,您既不喜歡這些奴才何必留他們在身邊礙眼?不如交給奴婢處置,重新再買一批好的才是。”

黎寶璐笑盈盈的臉一落,目光冷淡的看著她,紅桃就上前一步嗆聲道:“嬤嬤慎言,這些奴才再不好他們也是我們大爺太太的人,他們犯了錯自有大爺太太去罰,大夫人是忠勇侯府的當家人,只管去管侯府的奴才,插手到我們顧府來是什么意思?”

小小年紀的青菱也在一旁叫道:“就是,這是欺負我們大爺不在家,我們太太年紀小嗎?”

陪嫁嬤嬤氣得瞪了她們一眼,扭頭對黎寶璐道:“三奶奶明察,奴婢并沒有這個意思,只是怕這些奴才氣著了三奶奶,這才出此主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