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激怒

紅桃和青菱忙出來把東西搬進去,黎鴻看到黎寶璐瑟縮了一下,不肯讓兩個丫頭攙扶,直接抓住了梅氏的手。

黎寶璐只掃了他一眼便扭頭對黎荷黎柳道:“我們進門吧,趕了許久的路也累了。”

紅桃給那男子一錠五兩的銀子算是謝過,那男子不斷的鞠躬退下,一疊聲的道:“姑娘們下次再要使喚人便讓人到街上叫我一聲便行。”

轉身負責把車夫的錢給出了,拿了剩余的錢喜滋滋的離開。

五兩銀呢,沒料到接個人就能賺這么多,顧府果然大方。

黎寶璐已經帶了黎家人進門,吩咐廚娘道:“去煮些易克化的食物,讓他們吃了洗個澡便休息。”

黎鈞卻沒有休息的心思,見下人退下后便著急的問道:“二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官差們只說祖父的冤屈洗刷了,卻不說經過,還讓我們悄悄的進京,不要暴露身份……”

“是趙嬪開口翻案,陛下才讓人重查當年的事的,”黎寶璐道:“祖父本來就是冤枉的,趙嬪保留了不少證據,所以祖父冤屈得以昭雪。不過蘭貴妃一向霸道,就算祖父平反了,她也不一定會放過你們。”

“其實陛下給你們發的是平反詔書,接到詔書后要進京謝恩,景云哥哥擔心你們毫無防備路上出意外,這才請大理寺補發文書,趕在圣旨到達前讓你們進京。”

那些傳旨的內侍和侍衛再能干也比不上大理寺的官差們能吃苦耐勞,何況大理寺的人得了命令要快馬加鞭,自然會加快速度。

他們收了公文進京合情合理,接不到圣旨也不是他們的錯。

黎寶璐說得輕描淡寫,但黎鈞等人卻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簡單的,黎家人都感激的看著她,就連一向對她憤恨的黎鴻都沒出聲找她麻煩。

黎寶璐起身道:“你們先吃飯,梳洗一番后休息一天,等景云哥哥回來再安排你們見陛下。”

黎鴻瞪大了眼睛,啞著聲音詫異的道:“顧景云能帶我們見陛下?”

“對,我們不能等傳旨的人進京后再等安排。”黎家人一天不見皇帝就一天沒脫離危險,蘭貴妃真殺了他們,皇帝或許會心中惱怒,但一定不會懲罰蘭貴妃。

真是偏心的昏君。

而能讓皇帝宣召黎家覲見的只有顧景云了。

因為他受寵呀,除了給太孫李安授課有時候需要進宮外,皇帝還喜歡時不時的召他進宮下下棋,聊聊天,念念舊之類的。

顧景云中午回家吃飯時黎家人已經在隔壁院子的客房里打地鋪睡著了。

沒辦法,他們這邊滿員,住不下他們。

顧景云也不見他們,而是直接道:“午睡過后我進宮去見陛下。這事瞞不住人,與其讓皇帝從別人口中知道此事,不如由我們主動提起。他們用假路引的事也可就此揭過。”

黎寶璐擔憂,“皇帝會不會懷疑你與大理寺卿的關系?”

“不會,”顧景云對她笑道:“李仕魯處事謹慎是滿朝有名的,冤案平反他自然要派官差下達文書,至于公文比早半天出發的圣旨還要先到達瓊州那就是那些內侍和侍衛的問題了,不過你放心,我會替他們求情的。”

顧景云嘴角蘸著冷冷的笑意道:“至于黎家會上京,會拿假的路引那就是我的責任了,是我寫信讓黎家小心謹慎,也是我給黎家的假路引,且特意趕在了圣旨到達前先一步到了瓊州。”

陰謀說出來光明正大地執行便成了陽謀。

顧景云了解皇帝,他并不介意臣下心思深沉,只要對他坦誠就行。

他不介意在他面前做個“坦誠”的人。

坦誠的顧景云被皇帝戳了一下額頭,他笑罵道:“這時候才來跟朕說是不是太晚了?”

顧景云一臉嚴肅的道:“回陛下,不晚。”

皇帝氣得差點拿桌上的折子砸他,不過想想還是算了,他沉思著問道:“你這是在防誰?”

顧景云似笑非笑的看著皇帝,毫無尊敬之心的道:“陛下真要臣說破嗎?”

皇帝臉色難看了一瞬,他當然知道他是在防蘭貴妃,他也知道蘭貴妃早已不是二三十年前天真美麗的少女了,但多少年了,從未有人敢在他面前說蘭貴妃的壞話。

皇帝悵然的嘆了一口氣,好像是自從四皇子得勢,可以和太子分庭抗禮開始,朝中的御史和大臣們就不再上折彈劾蘭貴妃了。

倒是民間對蘭貴妃的罵聲多了些,“奸妃”二字不斷的被人提起。

顧景云攏手站在一邊等皇帝的決定,皇帝也沒悵然多久,最后揮了揮手道:“算了,宣他們進宮吧,黎博到底救了老六一命,他在瓊州已喪命,總不好再苛刻他的子孫。”

顧景云袖下的拳頭緊握,心理扭曲了一下,怒火騰的上升,黎博救了你兒子,你卻讓人蒙冤流放,讓人及其妻兒死在瓊州,到頭來不過是為避免他余下的子嗣被蘭貴妃迫害便是你天大的恩賜了嗎?

這明明是你欠他們的,你有何資格一副賞賜的模樣?

顧景云垂下眼眸遮住眼里的怒火與恨意,黎博是如此,他舅舅也是如此。

他是不知道當年他舅舅到底跟皇帝發生了什么,但他知道他舅舅是冤枉的,他知道皇帝也知道,既然知道是冤枉的,他舅舅憑什么要流放在瓊州,一輩子背著造反的罪名,甚至子子孫孫皆不能擺脫?

他舅舅為國盡忠,外祖父為國培養棟梁,曾外祖對大楚更是居功至偉,甚至再往上數秦家也有忠臣良材,憑什么,憑什么他們就要受此苦難,這人受了他們的好處還如此理直氣壯?

就算他還念舊情,顧景云對他的好感度也從才升起來的一點直接降到負一百!

他并不用他特意的照拂,以他的能耐,如果不是他有心壓制,他想做什么不行?

顧景云心中冷笑,見殿中只有倆人后便不遺余力的挑撥道:“陛下,臣在柳兒胡同有一棟房子,臣打算將岳家安排在那里,讓他們暫居京城,等蘭貴妃的怒氣消了,不會再對他們出手后再讓他們回鄉。”

皇帝皺眉,對他這樣說蘭貴妃很不悅,“景云多心了,等朕召見過他們,再讓大理寺給他們消籍是,所有的恩怨都會一筆勾銷,蘭貴妃不會再與一群孩子計較的。”

顧景云毫不客氣的冷哼一聲道:“蘭貴妃真要大度,在黎御醫被平反后就不會再插手這件事了,畢竟黎家在瓊州已死了四個人,臣妻更是從小被送到我家當童養媳,可她不還是插手頒圣旨之事?若不是臣明知故犯的讓人送去假路引,您能不能見到黎御醫的后代還不一定呢。”

這話很不客氣,皇帝氣得氣血上涌,指著顧景云怒道:“顧景云,別仗著朕寵愛你便肆意妄為,說起這事朕還沒和你算賬的,上次你媳婦在忠勇侯府里大放厥詞,明著罵蘭貴妃,你知道這是什么罪?”

顧景云面色薄紅,氣洶洶的道:“陛下要治罪嗎?可您治得過來嗎,您知道這天下有多少人罵她奸妃嗎?先不說我岳家的案子,從近往遠的選,黃河決堤案,兩江總督受賄案哪一件案子沒她?朝上的那些臣子都被您和她嚇破了膽子,所以不敢言,不敢議,但世人就不知了嗎?您出過宮嗎,您聽過您臣民的心聲嗎?奸妃?內子罵的還是輕的,您到黃河下游去,到松江,杭州去,聽聽那里的百姓,那里的商人和官吏是怎么罵的,禍國殃民,狐貍精轉世,只有您想不到,沒有他們罵不上的!”

顧景云眼里泛起了淚花,氣咻咻的道:“您要不是還念著臣的曾外祖,我才懶得跟您說這些呢,讓您跟她一樣一起被罵才好呢。我岳家現在還剩幾個人?踩死他們就跟踩死只螞蟻一樣,他們死了大楚不過多幾個墳堆,但黎家已經平反了,他們已經見過陛下了,他們這時候還死,這是在戳臣的心還是在打您的臉?”

“我實在想不明白蘭貴妃她有什么好的,她又不年輕漂亮了,您為了她竟是連帝王的威嚴也不要了嗎?”

皇帝本來氣得腦袋溢血,但見顧景云比他還氣,一張俊臉怒得通紅,特別是最后一番話字字句句為他,皇帝的氣就不由一頓,他想起了太傅,小時候他實在不爭氣時太傅也會怒得罵他。

但太傅沉穩,不會像眼前的孩子一樣怒得跳腳。

皇帝臉上的怒氣消氣,心中又傷又悲,眼里都蓄了淚水,他當然知道蘭貴妃現在既不年輕也不漂亮了,也知道她做了許多錯事,心里也明白她拿他當刀使,可是他喜歡她呀。

他這一生中最美好,最雄心蕩氣的時光都是她陪著一起走來的,她年輕時多好啊,不僅善解人意,還溫柔大方,可后宮中哪有簡單的人。

說是她變壞了,不如說是他的后宮迫使她變了。

顧景云不知道皇帝現在心里是怎樣為蘭貴妃找理由的,不然他非得吐血不可,但見他臉上已經沒了怒氣,只有悲傷便心中暗松。

他是要挑撥,是要激怒他,卻不想把自個搭進去。他垂下眼眸,眼中滿是冷色,舅舅說妞妞已經開始學說話了,一歲半的孩子長得很快,學東西也很快,他絕對不能讓妞妞的童年不能見人,不能光明正大的叫舅舅舅母父母,還要在那方寸之地渡過。

顧景云看著又怒又悲的皇帝,心中暗道:快了,就要快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