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來到

秦信芳卻并不覺得屈辱,反而笑道:“正好我給景云和寶璐都取了字,一并讓里正把信寄出去。”

說起孩子的事,何子佩強壓下心中的難受,含笑問:“什么字?”

“景云便叫清和,寶璐就叫純熙吧。”

何子佩點頭,“君膺皇靈之清和,受明哲之上姿,我知你的意思,你嫌他心思深,戾氣重,希望他性情清靜和平。景云要是知道肯定又要說你偏心寶璐了。”

因為寶璐的字取得很好。

黎寶璐的字出自《詩經周頌》“於鑠王師,遵養時晦,時純熙矣,是用大介。”,這句話的意思是“王師美哉多英勇,率領他們蕩晦冥。天下大放光明時,偉大輔佐便降臨”。

純熙謂大光明也,而且是指道德,品格上的。

唐順之曾評“豈其翊贊於遵晦之日者,不及乎純熙大介之會”。

可見純熙二字的可貴,所以何子佩說秦信芳偏心。

秦信芳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誰說清和二字出自蔡邕的《文范先生陳仲弓銘》,我是取自王逸的《九思傷時》,‘聲噭誂兮清和,音晏衍兮要媱’。”

何子佩白了他一眼,沒事去贊景云聲音清越清和做什么?

她不再理他,起身道:“這封信你來寫吧,我可不會替你在景云面前圓謊。”

秦信芳摸了摸鼻子,卻沒改主意,景云和寶璐的字他早就在找了,找來找去,覺得這兩個字最合適自家的孩子。

景云胸中一直有股戾氣,那氣一日不消他心就一日難安,那孩子又太過聰明,與人學著把情緒掩藏起來,整日一副平平和和笑瞇瞇的模樣,唯有他們這些親人知道他心里壓了多少事,心中堵著怎樣一口氣。

他一直擔憂害怕,如果真的不能給他平反,這孩子會不會順勢就造反,把整個大楚都給折騰翻。

要是這樣就與當初他自愿承擔罪責,自愿流放的初衷背道而馳了。

所以他給他取字“清和”,希望他時刻記著他對他的期望,期許他的戾氣漸消,性情能夠變得清靜和平。

至于寶璐,這孩子有時看著嫉惡如仇,心卻是最柔軟不過,又寬厚大度,只怕世上能包容景云的也就只有他了。

他希望這孩子能給景云于光明,照亮他的人生,讓他能成為輔佐天下明君的良臣。

這兩個字是他對兩個孩子最大的期盼和祝愿。

不知長輩期盼的黎寶璐難得的睡了懶覺,直到顧景云用過早飯要出門了才艱難的爬起來。

顧景云笑話她,“可是昨天太過興奮所致?”

黎寶璐懨懨的點頭,“昨晚上夢里全在吵架打架,睡得不好。”

顧景云摸著她的腦袋笑道:“習慣以后就不會做夢了。”

趙寧抽了抽嘴角,先生,昨天那一出已經鬧得夠大了,要是習慣得抄多少家?

黎寶璐卻一本正經的點頭,“打架殺人啥的不會做夢,沒想到這點事卻會做夢,看來還是鍛煉不夠。只可惜保定離京城還是太遠了……”

所以她就是想親自抄家也不行,她不會離開顧景云身邊的。

顧景云也沒想讓她去保定,只是點頭道:“我們還年輕,總會有機會的。”

趙寧輕咳一聲,忍不住道:“先生,這種事還是別有機會比較好吧。”

顧景云一愣,歪著頭想了想便扭頭問黎寶璐,“你想要鍛煉嗎?”

好像她想他就能讓奴才們貪污讓她去抄一樣。

黎寶璐搖頭,“還是算了,我是個和平人士,喜歡平平安安,清清靜靜。”

“那就算了,你派人去城門口等著,要是黎鈞他們到了你就去和他們玩玩,轉移一下注意力晚上就不會做夢了。”顧景云一本正經的囑咐了許多,這才去坐馬車,路過隔壁時他撩開簾子看了一眼緊閉大門的房子,眼中閃過幽光。

黎寶璐用過早飯就又滿血復活啦,她讓青菱拿了錢上街雇人去城門口守著,自己則帶著紅桃去隔壁院子。

那些綾羅綢緞的衣服是不可能再給他們穿的,但也不能放到店鋪里賣,押到當鋪價錢又不合算。

黎寶璐打算物盡其用讓他們上街擺攤去,全當二手貨賣了。

反正那些衣服都很好,看著比她的還富貴,還要新,正是平民富戶最喜歡的樣式和顏色。

九個管事憋屈的和其家人拉了東西上街擺攤,沒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而此時,東城門外來了一隊衣衫襤褸的人,一個少年穿著短褂布衣,肩膀上纏著一條麻繩正全身往前傾的拉著后面的板車,板車上躺著一個消瘦的中年人,后面有一個滿頭霜白的中年婦人正幫忙往前推板車。

而板車左右還走著兩個背著包袱的年輕女孩,年紀較大的那個兩只手都沒空,大家都還能看到她包袱里綁著的鍋。

五人一副流民打扮,正趕著進城出城的人都避著他們,好似他們是什么臟東西一樣。

少年視而不見的排在進城的隊伍中,抬頭看著眼前巍峨的城門,他不由有些恍惚,他竟然真的離開瓊州了!

梅氏擠到兒子身邊,小心翼翼地道:“鈞哥兒,寶璐住哪兒呢?”

少年警惕的望向四周,低聲道:“那些官差說顧景云出自忠勇侯府,”他頓了頓道:“不過我想他跟家里的關系只怕不太好,我們先在城里找家客棧住下,等我打聽到消息再說。”

這一個多月來他們腳不停的趕路,裝富戶乘過馬車,也裝流民用腳趕過路,雖然過程曲折了一些,但黎寶璐送來的錢還剩下一半,足夠他們在京城住到打聽消息了。

黎鈞拉著板車就要進城門,京城守門的士兵并不是每一個都檢查,而是看到形跡可疑的人才會上前索要路引和戶籍之類的文書。

黎鈞等人進城事士兵們只是掃他們一眼,見他們和一般流民沒啥區別就攔住他們查了一下路引,然后便揮手放行了。

黎鈞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氣,這張路引并不是他的,而是官差們交給他們掩飾身份的,他們的路引給了跟隨官差趕路的人。

黎鈞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何事,卻知道官差們這樣大費周章是為了保住他們的性命,所以一路上都小心翼翼,不敢透露出他們的身份來歷。

就連口音他們都盡量往北音靠。

好在他們的父親從小在京城長大,口音便帶著京腔,他們從小跟著學,再特意模仿一下就不會被人懷疑了。

黎鈞收好路引,立即彎下腰去拉板車,結果才進城門一個人就死盯著他,然后又去盯他娘,半響就沖他們走過來。

黎鈞面色大變,拉了板車就要跑,那男子已經高興的迎上來,“黎爺?”他又低頭看了看手中的紙,立即確認道:“哎呦真是黎爺啊,您怎么這幅打扮?”

男子殷勤的迎上來,“顧狀元府上老早就讓小的在這里等您了,總算是把您給等到了……”

正計算著他撞開人,背了父親立即跑能跑掉的可能性的黎鈞聽到他的話一愣,看向男子道:“你說顧狀元?他全名是啥?”

“黎爺這是還不知道吧,顧小相公考中狀元了,現可是翰林院里四品的侍讀了,顧太太一早就讓她婢女拿了您的畫像給小的,讓小的在城門口等您呢。”男子特高興的接過他手里的麻繩,笑道:“這位是舅老爺吧,還是讓小的來拉吧,怎好叫黎爺勞累?”

黎鴻緊握著麻繩不松手,看向他手里的紙道:“把你的畫像給我看看。”

他認識黎寶璐的字跡,見了一定能認識。

男子也不介意,將畫像塞給他。

畫像只有兩張,畫了他和他母親,旁邊標注有他們的名字,看到那熟悉的字跡,黎鈞松了一口氣,這才愿意跟男子走。

那男子便招過路邊的一輛騾車,殷勤的笑道:“顧狀元現住在聆圣街內,離東城門遠著呢,還是坐車去較快。”

反正有顧府付錢,何苦省那點錢?

黎鈞沉默不語的把黎鴻扶下板車,再抱上騾車。

黎鴻一直低著頭,他知道,在見到皇帝前他們都是有危險的,蘭貴妃可不管這是不是天子腳下,因此他一直很低調,能不說話就不說話。

男子也不介意,見黎家人都上了騾車他便也高興的爬上去,讓車夫去聆圣街。

他并不知道,他身后的一家五口,每個人手上都藏了把兇器,就是雙腿還有些不靈活的黎鴻都偷偷握了把菜刀,只要一發現不對勁他們就反擊逃命。

騾車走的一直是熱鬧的大街,街上來往的行人不少,男子還熱情的給他們介紹走過的店鋪和街市。

到了聆圣街,騾車不久就轉彎進了一條巷子,黎家人瞬間繃緊了神經,但很快外面就傳來一個小丫頭嘰嘰喳喳的歡喜聲,“太太,太太,舅爺他們到了!”

黎鈞從騾車上跳下便看到正從門里出來的黎寶璐,他眼圈瞬時一紅,低下頭去掩蓋了下才抬頭沖她笑道:“二妹又長高些了。”

黎寶璐一笑,“堂哥也壯了許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