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心疼

黎寶璐把身前的金銀全都推到一邊,喜滋滋的道:“從這三個管事的收益來看,我覺得全部抄一遍后的我們拿到的七成絕對不少于五萬兩,當然,這是算上所有產業的結果,只這九人的話,我就勉強算是三萬吧。”

黎寶璐流著口水道:“三萬兩呢,這么多錢。”

顧景云無奈,“我也從未缺你吃穿,你怎么就這么愛錢?”

“這世上有幾人不愛錢的?”黎寶璐不以為然,“我雖愛錢,卻也取之有道,要不是他們做得太過分,我本想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放過他們的。”

黎寶璐將賬冊拿過來丟給他,冷哼道:“以為我是不知世事的小姑娘可以隨便騙?這上面的損耗及損耗理由看著合情合理且相互關聯,但每一條單拎出來細究就知道不可能,除非是故意的。”

顧景云接過賬本翻了翻,并沒有往心里去,寶璐對數字敏感,術數比他還好,她說有問題,那就必然有問題,他只擔心,“鋪子還罷,在城里大家互不相干,只要盯住了管事一家就行,但莊子上的佃戶,長工不少,若管事家人把人糾結起來,你派去的人能把人鎮住嗎?”

“放心,”黎寶璐得意洋洋的道:“我早想到了,我讓他們以巡查探訪的名義去的,去的時候先問地租,我都想好了,今年只收兩成的地租,長工工錢加三倍,那些佃農和長工人又不笨,先得到了這個消息又知道他們是下去查賬的,為了立功只怕還會幫著一起抓人呢。”

顧景云感嘆,“兩成啊……”

黎寶璐點頭,“忠勇侯府一直收的五成,我直接減了五分之三呢,我算過了,除去我們支出的種子和農具的花銷還剩余不少。”

地主家拿高租也是有理由的,因為佃農種植的種子由他們購買,農具若破損得厲害,地主也要補上。

當然,像忠勇侯府這樣的人家是這么干的,但總有省錢多拿的地主,種子農具得佃農自己出,到最后還收五成以上的地租。

若碰上這樣的地主,佃農的確很倒霉。

黎寶璐覺得她這個地主是很好的了,兩成的地租還包了種子和農具,滿大楚也就她一個了。

顧景云就喜歡看她得意洋洋的模樣,看完了才道:“你舅舅他們快到了,”顧景云笑道:“我今日在太子府得知他們今日已進入保定,早則明日,遲則后日就到了,讓你租的房子你租好了嗎?”

“不租了,”黎寶璐從盒子里翻找出一張房契,揚了揚道:“柳兒胡同的二進小院,暫時借給他們住。”

顧景云點頭,“倒是便宜了我們。”

“可不是,本來顧府分家我們一文現銀都沒落著,結果這一抄家直接由貧困邁入大富,這暴富,果然抄家才是最來錢的途徑。”

“這種事可一不可再,”顧景云瞥了她一眼道:“你可別忘形。”

“嗯嗯,”黎寶璐狠狠地點頭道:“我是個謙虛的好孩子呢,不會得意忘形的。”

倆人不再提起黎鴻,因為提起他心情就不會好,想到最多過兩天就能看到他便心情不爽,但只要想到她完成了對祖母的承諾,給黎家平反,讓黎家血脈離開瓊州她就又開心起來。

她怔怔的看著炕上和桌上的金銀,黎家一無所有,就算回到順德黎氏,他們的產業只怕也要不回來了,與其仰人鼻息,不如依賴自己。

看來她還得給他們準備一份重新開始的錢。

但這都不是難事,最困難的階段他們已經度過了不是嗎?

只是不知舅舅他們何時能夠離開瓊州,小夫妻倆相互依偎著不約而同的想念起遠在瓊州的家人。

倆人同時看向窗外的月亮,黎寶璐低聲道:“至少我們看到的月亮是同一個,我猜妞妞現在肯定是鬧著舅舅給她講故事呢。”

瓊州的秦府里,妞妞正扯住她老爹的胡子含糊的大叫,“哥哥,姐姐——”

秦信芳無奈,只能把顧景云和黎寶璐的畫像給她看,再次糾正道:“是爹爹和娘親!”

妞妞抬起小腦袋,捏著拳頭憤怒的沖他吼,“哥哥,姐姐!”

然后又指著何子佩道:“娘娘,”又戳著秦信芳的鼻子,“爹爹!”

何子佩聽到這稱呼眼睛濕潤,抱了她對秦信芳道:“算了吧,她現在還小呢,再大些再教便是。”

秦信芳心里又哪里不酸不疼,卻堅持道:“不行,小孩子認死理,現在不教以后就教不過來了。”

妞妞已經一歲半了,會走會跑,還會追在他們身后叫“爹爹,娘親”了,秦信芳越來越愛她,也越來越舍不得她受苦。

他看著嬌嬌弱弱的女兒,不由又想到了他們活到三歲的長女,艱澀的問道:“你舍得她一輩子生活在這個地方嗎?以罪民的身份!”

何子佩眼中的淚水落下,捂著嘴唇說不出話來。

她怎么舍得?

雖然景云走前信誓旦旦的說一定會想辦法把他們救出去,但這件事難度太大,他們是成人,又不是孩子,自然要想到不能平反的后果。

他們早約定好要是不能平反就讓妞妞做景云和寶璐的孩子,當時提出這個主意時他們心中還有點沾沾自喜,覺得他們留在瓊州也沒什么不好,反正孩子們都是良民,都能離開就好。

可現在妞妞漸漸長大,也越來越可愛,她半個時辰看不到她就要想得不得了,更不要說天各一方,不能相認了。

有時候她會覺得其實罪籍其實也沒什么不好的,至少他們一家人是在一起的,但清醒過來時,理智就忍不住抽自己,怎么會好,這是瓊州啊,這是罪籍啊,瓊州的罪民過的是什么日子她還不了解嗎?

也就他們秦家有外來的支援才能過得這么好。

但這所謂的好也不過是吃穿不愁,跟自由出行,娛樂活動豐富的良民也是遠遠比不上的。

她怎么能因為自己的私心便把女兒束縛在這里?

她會恨死自己的!

何子佩推開懷里的女兒,握住她的肩膀,指著畫像上的顧景云道:“這才是你爹爹,我,我是舅婆,”又指了黎寶璐的畫像道:“這才是你娘親。”

妞妞愣愣的看著畫像上的人,又看看母親,果斷的大哭起來,還一邊哭一邊抱著她的脖子,死活不認畫像上的人了。

這下換秦信芳心疼了,忙抱過女兒哄道:“算了,算了,明日再教,今天累了,我們先睡覺。”

屋外的秦文茵咬著嘴唇,眼淚一滴一滴的往下掉,白一堂看著直皺眉頭,“你哭什么?”

秦文茵扭過頭去,用帕子擦干眼淚,這才歉意的對他道:“讓白先生見笑了。”

“妞妞就是一孩子,你們又不帶她出村,即便是叫秦先生為父親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必這么苛責?”白一堂有些不悅,“你們這樣教她,她又看不到景云和寶璐,以后說不定更亂。”

秦文茵搖頭,看著窗紙上透出的一家三口道:“事不周密必敗,想要置我們秦家于死地的人太多了,妞妞和景云是秦家的唯一的血脈了,絕對不能出錯。”

白一堂撇撇嘴,“你們要是不放心我就把她帶去給景云和寶璐,讓他們養著,隨便給她找個身份,撿來的,育善堂收養的都行,瓊州這邊和人說孩子夭折就行了,哪里需要防備這么多?”

“……”秦文茵半響才道:“我大哥大嫂舍不得她,而且孩子還小,還是親生父母養著畢竟好。”

猶豫了一下,秦文茵還是忍不住好奇的問他,“白先生能離開瓊州?”

“離開瓊州很難嗎?”白一堂反好奇的問道:“我離開過幾次,都很容易呀。”

所以您到底是為什么愿意住在瓊州的罪村里?

當然是因為這里沒有仇殺,也沒人找他麻煩了,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十一年前腦抽的收了個徒弟,讓他想走也走不了。

不過他徒弟已經不在瓊州了,白一堂摸著下巴想他要不要去找徒弟玩玩。

眼角瞥到秦文茵,白一堂就將才起的主意拍死,算了,都答應了徒弟要照應秦家了,不好言而無信。

“秦夫人,天色已晚,我送你回去吧。”雖然瓊州晚上已經不冷了,但秦文茵身體那么弱,萬一就因為這晚風和露水生病了怎么辦?

寶璐不在瓊州了,他們要看大夫可得趕一天的路才能到縣城找大夫呀。

白一堂強硬的送秦文茵回去休息,而屋里的秦信芳夫婦才滿頭大汗的把閨女哄好,輕輕的將熟睡的她放到床上。

小孩剛才哭得有點兇,睡著了還時不時的抽泣兩下,夫妻倆心疼不已。

秦信芳面色變了又變,最后低聲道:“你說我寫上一首詩寄給同和如何?”

陳同,字同和,是秦信芳的至交好友,這十幾年來一直是他往瓊州寄東西,詩寄給他和公開沒什么兩樣。

何子佩與丈夫心竅相通,他一說她便明白他是想向皇帝服軟。景云說皇帝年紀大了,越來越念舊,因此對他頗為照顧。

要論舊情,誰能有秦信芳合適?

何子佩實不愿丈夫受此侮辱,當年他們出京時何等豪氣?可是低頭看著熟睡中的女兒,何子佩到底還是點頭了。

為了女兒,為了她,他們什么苦,什么屈辱都受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