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震懾

早上還自信驕傲的九位管事再度齊聚聆圣街顧府,但這次九人分兩撥而立,已經被抄的三個管事在前面跪著,剩余六人低著頭站在他們身后。

黎寶璐在飯館里請傻大個他們吃了一頓好的,相約好明天繼續抄家大業,并制定了嚴密的分贓計劃后便各回各家。

才到門口她就看到或跪或站的九人,周圍有鄰里在悄悄的打量,她家今天動靜太大,想不被注視都難。

從午時開始便陸續有苦力推著東西,押著人來,有老有小,有男有女,雖然嘴巴堵著,但還是不免有些喧嘩,都知道這顧府住的是新科狀元,一出仕就升官做了四品侍講學士的尊貴人,為他們這三街九巷的唯一人,所以大家都很好奇這是出了什么事。

看到黎寶璐回來,還有熱心鄰里喊住她,表示有麻煩可以找他們幫忙。

黎寶璐一路含笑謝過,看也不看門口的九人,直接進去。

紅桃“砰”的一聲將大門關上,留下外面驚愕的九人。

才被打了臉,主子又不見他們,九人即使餓得發暈也沒敢離開,而是繼續低頭或跪或站。

二林和順心迎上來,“太太您回來了。”

黎寶璐先看下順心,“你家公子嚇到沒有?”

“沒有,”順心眼睛發亮道:“太太應該把我家公子叫回來的,師有事,弟子服其勞,太太是公子的師娘就應該使喚公子才對。”

黎寶璐哈哈大笑起來,看著滿臉惋惜的順心笑道:“是你想湊熱鬧吧?快別貧嘴了,這樣的小事還不用你們操心,你們去吃飯吧,我們已在外面吃過了。”

這才扭頭看向二林,“怎么你回家來了,大爺呢?”

“大爺去太子府了,知道太太把管事們的家抄了,特讓小的回來幫您。”

“柳紅的奴籍辦好了?”

二林立即掏出一張賣身契來,上面已經蓋了紅章,“衙門里的人聽說小的是翰林侍講學士府的,二話沒說就幫著辦了。”

黎寶璐打開賣身契,諷笑道:“好極了。”她轉身就往旁邊去。

黎寶璐以五兩銀子每月的租金把隔壁租下來了,只租一個月,專門用來關人的。

門重新打開,九人皆抬起頭來眼巴巴的看著黎寶璐。

黎寶璐對他們微微一笑,道:“你們也來聽聽吧。”說完便率先往隔壁去。

九人猶豫了一下便跟上去。

三個管事的一家老小和買的下人全被綁了丟在院子里,他們又驚又怕又餓,此時看到黎寶璐和當家的進來,不由瞪大了眼睛。看向黎寶璐的眼神又是驚懼,又是怨恨。

黎寶璐環顧一周,扭頭對二林道:“去點燈,把院子全照亮了。”

順心跑過來幫忙順便看熱鬧,特熱情的黎寶璐搬來一張椅子在臺階上坐下。

黎寶璐指了三管事家的下人道:“他們不過是奴才中的奴才,此事不與他們相干,給他們解綁。”

紅桃上前給那幾個下人松綁,他們驚懼的去看他們的老爺,最后果斷的爬到黎寶璐身后站好,有兩三個機靈的還去幫二林點燈。

他們是老爺買的下人,但老爺卻是顧府的下人,從理論上來說奴才的一切都是主人的,因此他們應該也是顧府的下人。

他們心里這么安慰著自己,心安理得的叛變了。

黎寶璐也不再管他們,扭頭對紅桃道:“去把柳紅也帶來。”

柳紅身上的傷很多,加上她年紀小,黎寶璐并沒有把人綁起來,自然也沒讓她跟著他們一塊兒呆在這院子里,而是送給青菱照顧。

柳紅很快被帶過來,這下人總算是齊了。

她抬頭看向底下站著的管事,似笑非笑的道:“我知道你們出自忠勇侯府,而忠勇侯府家大業大,總有松懈之處,因此你們底下的貓膩不少。我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過往的事我不愿追究,所以在分支后我并沒有立即查賬。”

“我也沒想你們賬上給我留多少盈余,哪怕賬目是平的,沒有一點結余,甚至有些虧損我也能接受,畢竟你們以前是忠勇侯府的人嘛,過往的事我不愿追究,更不想浪費那個時間,只要今后你們守我的規矩就行。”黎寶璐看著他們一笑,“只是我沒想到我給你們留了條路,你們卻非得自己再開一條,好死不死那條路正好跟我給你們留的正相反!”

黎寶璐身子微微前傾,笑著問他們,“你們說,到最后是你們這群做奴才的順著我這個主子,還是我這個主子不得不跟在你們屁股后面走呢?”

九人面色青白,身子搖搖欲墜。

他們想要辯解,想要含冤,但擺在地上的東西和人就像是一把開刃的大刀懸在眾人的頭頂,不論他們說什么都是狡辯!

黎寶璐惋惜的靠在椅子上嘆氣道:“本來想既往不咎的,既然有路你們不走,那我只好把路全推了,大家干干凈凈,一切從頭開始才好呀。”

她臉色沉凝的道:“世道對我就是這么好,你們全家都是簽死契的下人,只要不殺你們,我干什么不行?”

九人“撲騰”一聲跪在地上,磕頭道:“太太恕罪,我們知道錯了,以后再不敢了!”

黎寶璐點頭笑道:“好說,好說,等這事一過我們主仆再磨合磨合,放心,我只求財,不會要你們的命的,只要今后你們守規矩,等我心口的氣消了就好了。”

九人一點都不信,當下有保定的管事破釜沉舟的道:“太太,奴才的確做了假賬,奴才該死,奴才該打,奴才請太太給奴才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明兒奴才就回去把原來的賬本拿來,缺的錢奴才砸鍋賣鐵也會補上的。”

黎寶璐欣慰的點頭,“不錯,不錯,態度很值得表揚,你們以后都要像他學習,也要再接再厲發揚這種知錯就認錯,就改的精神。”然而她卻惋惜的嘆氣道:“不過這次是不用了,因為抄你們家的人下響已經出發了,保定離京城不遠,快馬加鞭一個晚上就到了,所以……”

“不過不要緊,反正你也要砸鍋賣鐵,我替你就好,便不用你再費勁兒了。”

那人身子一軟,倒在地上起不來了。

這真是一個晴天霹靂!

保定因為離京城有一段距離,這份產業又是侯爺自己的私產,侯爺幾乎不管,因此他只要保證每個季度都有些盈余就行,又不用打點府上的各位夫人,所以其實他貪下的東西比京城這三個管事只有更多,沒有更少的。

要是家被抄了,那人打了一個寒顫,面無血色的看向黎寶璐。

黎寶璐見把人嚇著了,心里滿意了,心口的火氣也去了不少,這才看向院中還捆著的人,她笑道:“我這里是不養閑人的,你們家查抄出來的東西有許多是不能放進鋪子里轉賣的,因此明日你們全都上街把那些東西當二手賣了。若是怠工或有其他詭計,我可是不依的,現在農忙已經結束,莊子里也不需要苦力,那我只能把你們就近送到礦產了。”

她微微一笑道:“放心,不是把你們賣到礦產,只是租借給礦產,我要的也不多,只要包你們食宿就行,一分工錢都不要的,等你們夏收時再回莊子干活。”

才升起一絲希望的眾人心中一寒,驚懼的看著黎寶璐,他們不怕被賣到礦產,真的,不說他們自己還有藏著的資金可以自贖,便是找上忠勇侯府,他們也能找到人把他們贖出去,哪怕是送官呢,雖然會丟臉,會受苦,但那是暫時的,他們知道主子們不少的秘密,也與府中的主子有來往,再不濟還跟府上的大管事有交情,送官后也能想辦法出來。

可如今黎寶璐不愿意送官,也不愿意把他們賣掉,而是要拿著賣身契慢慢的折磨他們。

他們的生死皆在黎寶璐的手中,眾人遍體生寒,她明明還是個少女模樣,卻兇惡得好像地獄里的魔鬼。

黎寶璐起身,對九人微微點頭道:“我看你們也沒心情回客棧住了,我讓人給你們退房,今晚你們便留在院子里,也安撫一下你們的家人,”黎寶璐似笑非笑的掃過憤恨瞪著她的婦人和孩子,意味深長的道:“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還有,我很歡迎你們加入逃奴行列。”

九人伏倒在地,抖著身子道:“奴才不敢!”

黎寶璐也不與他們辯解,起身離開。

不敢?

敢昧下這么多錢,還有什么是他們不敢的?

黎寶璐沒叫人守著他們,她說的是真的,她真的很樂意他們做逃奴,那樣她或殺或打都很名正言順的,可惜他們膽子太小,或許是太過忌憚黎寶璐,一晚上啥也沒發生,沒有人逃走,更沒人鬧事。

黎寶璐對此頗為惋惜。

顧景云回來時隔壁安靜得不得了,他站在院子里看了隔壁好一會兒才疑惑的看向二林,“他們就關在對面?”

二林畢恭畢敬的彎腰低頭道:“回大爺,太太沒關他們,只是讓他們住在那里。”

顧景云若有所思的道:“看來寶璐把他們嚇得不輕啊。”

二林沉默,何止是嚇得不輕,就是他這個局外人都差點嚇死,太太真是丁點虧都不吃呀。

顧景云推門進房時差點被屋里的金銀閃瞎眼,燈光打在金銀上反射出光芒刺進眼睛,加上黎寶璐正坐在陰影處,顧景云好一會兒才在屋里找到她。

看到她坐在炕角,正眉眼帶笑的數著面前的一堆金銀,他便哭笑不得,上前點了她的額頭道:“我就知道……”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