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抄家 2

客人們買到了自己心儀的布料,付了錢后依依不舍的離開——她們也想旁觀八卦,這一看就是刁奴貪污東家資產,東家忍無可忍打上門來的戲碼。

只是聽聽就很興奮呢。

可惜她們一走,老大手一揮,兇臉和傻大個立即把門合上,從里關起來。

老二則殷勤的從茶室里抬出一張椅子給黎寶璐就坐。

黎寶璐很滿意的賞給他一個贊賞的目光,在椅子上坐下,眼睛掃過這家布莊,除了結賬的方寸柜臺,其余臺子上都擺滿了不同的布料,東邊靠墻的地方放著一排木柜,分為橫四豎五,共二十個大格子,每個格子都放了不同的布料。

再過去的北面墻上則掛了十來套成衣,黎寶璐看見有三塊地方是空著,顯然那地方的成衣被賣出去了。

這個布莊的生意還不錯。

黎寶璐挑了挑嘴唇繼續打量,指了西面的小門問,“那是茶室?”

伙計戰戰兢兢的低頭,“是。”

“那二樓是什么地方?”

“二樓是招待貴客的地方,一些貴重的綾羅綢緞都要上樓挑選。”

“難怪成本這么高,原來你們還進了貴重的綾羅綢緞。”

伙計斟酌的道:“城南就這條街最是繁華,總會有尊貴的客人需要的。”

“店里就你一個伙計嗎?你們管事的婆娘,兒子,女兒不是也在店里干活嗎?”

伙計滿臉呆滯,“掌柜娘子在家呀,少爺,不,是掌柜的兒子女兒年紀都還小……”

伙計滿臉謹慎的組織語言,額頭上布滿了冷汗。

黎寶璐譏笑一聲,對老大揮手道:“抄吧,把所有的布料,成衣都找出來,鋪子里的現銀也都全拿出來。”

“好勒,您就瞧好吧。”老大手一揮,四個小弟就嗷嗷叫的沖上二樓和后面的庫房。

伙計滿頭大汗的搖手道:“太太使不得,使不得呀太太,這些布料都貴重得很,要是臟了破了就賣不出去了。”

“沒事,”黎寶璐微微一笑道:“反正我也沒打算再賣了,你們每年都虧這么多,我再開布莊不是犯傻嗎?”

她臉上笑盈盈的,目光卻似寒芒一般盯著他,一字一頓的道:“到時候我虧的錢再叫你們種地給我掙回來就行了。”

她喃喃道:“你們是簽死契的下人,本太太連還債的錢都沒有了,到時候農忙時種地,農閑時再拉到城里來干苦力,哪怕一天只有二十文呢,一年也不少賺了……”

伙計軟倒在地,若是別人說這話他一定不信,這些富貴人家最好面子,誰會那么對下人?

還要臉嗎?

可他們太太是童養媳啊,能把閨女送去做童養媳的人家得多窮?

他們太太還不死摳錢?看,這才看了一年的賬就打上門來了,一點也沒有侯府太太們的胸襟。

眼看著那五人把掌柜藏在二樓起居室里的銀子也給搬下來了,伙計再不敢隱瞞,磕頭道:“太太饒命,太太饒命啊,其實布莊是賺錢的,不過是掌柜的做了假賬,那些盈余的錢和記做虧損的錢他全拿走了!”

紅桃給黎寶璐奉了一杯茶,黎寶璐握著茶杯笑問,“那錢他拿去哪兒了?”

伙計咬咬牙,磕頭道:“拿回家了,小的聽說掌柜的在保定買了不少田地,而且,而且他還往大夫人那里送錢……”

“他一個奴才怎么買地?”

“他納了一個妾室,那田地就放在她名下。”

“他膽子倒大,就不怕那妾室卷了東西跑?”

“她怎敢,我們可是忠勇侯府……”伙計一頓,改口道:“我們可是翰林侍講家,要是跑了,掌柜的有一百種法子讓她生不如死,不過掌柜的也防著她,納她時就讓她家寫了賣身契,只是不到衙門里上籍而已。”

黎寶璐明白過來,不到衙門上籍,在衙門里她就是良,可以買地,可她要是逃了,以忠勇侯府下人的身份,拿著一張賣身契臨時上奴籍不要太簡單,到時他只要以追查逃奴的名義就能把人抓回來折磨。

黎寶璐嘴角一挑,拍掌道:“那就好,我還以為要白丟一份錢呢。”

“一會兒一定要找出那妾室的賣身契,她名下的財產可不少。”

老大眼睛發亮的捏著拳頭道:“太太放心,只要他放在屋里,我們一定能給你找出來。”

“太太,所有的東西都在這兒了,我們在二樓的起居室的暗室里發現了一箱銀子,估計是沒來得及轉走的。”傻大個又喜滋滋的從懷里拿出一個布包,“可沒想到那起居室的床板間還有一個暗板,一打開就發現了這布包,您看這里面是什么。”

黎寶璐打開一看,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她從里掏出一沓紙,對五人揚了揚,“還沒去他家呢,東西便找到了,這是地契,嗯,不僅有保定的,還有京郊的,喲,這地還不少,只京郊的就有八十三畝。”

五人流著口水看地契,發財了呀,這可是他們找出來的,分三成的話能分多少?

五人心里的小算盤啪啪的響。

伙計一愣,顯然沒想到掌柜的會把這么重要的東西藏在店鋪里。

黎寶璐若有所思,“既然地契在這兒,那妾室的賣身契會不會也在這兒?”

黎寶璐和五人一起抬頭看向屋頂,傻大個道:“老大,二樓上下左右我全找過了,包括屋頂和房梁!”

老大一揮手,喝道:“給我搜!”

于是四人抱住一根柱子“咻咻”的就爬上房梁,兇臉最先報來好消息,“老大我在上頭發現一個小盒子,咦,里面不是賣身契是一張房契……”

老二緊接著驚呼一聲道:“找到了找到了,賣身契跟金錠放在一起呢。”

但四人并沒有下來,而是在上面騰挪,直把房梁和屋頂翻個遍才滑下來,還很失望的道:“只藏了兩樣東西……”

伙計和紅桃已失去了言語,目瞪口呆的看著,心里不約而同的想到:掌柜的太能藏東西了,而這些人也太能找東西了!

黎寶璐先看了一眼賣身契,轉身遞給紅桃道:“一會兒二林過來讓他拿去衙門上籍,今日必須這事辦好。”

這才去看那張房契,“柳兒胡同36號?”黎寶璐嗤笑道:“準備的好充分呀,地有了,房子也有了,接下來是不是要贖身吶?”

伙計低下頭去,盡量縮小自己的存在感。

老大眼睛亮晶晶的,湊上來問道:“太太,這房子算不算在里頭?”

黎寶璐橫了他一眼道:“本太太是那種說話不算話的人嗎?”

她指著店鋪里的布料道:“除了布料和柜臺上的銀子,不管你們找到什么都算。”

五人興奮的差點大叫起來,布料和柜臺上的銀子都是明著放的,不算在內他們早有心理準備,但沒料到找到的房契也算在里面,那他們豈不是有房有地了?

好生意啊,五人用熱戀般的眼神看黎寶璐,他們要是能早點遇到女俠就好了。

黎寶璐把東西房契收好,將盒子里的那幾錠金子交給老大收好,轉身道:“走吧,去他家看看。”

布莊管事的家就在鋪子往后的第三條巷子里,是忠勇侯府給鋪子里的下人租的,每個月賬上都有二兩銀子的房租支出。

伙計也被押著一起走,要他帶路,以及防著他通風報信。

周娘子便是管事的大婦,此時她正掐著腰的點著妾室柳紅的額頭罵道:“光吃不做的小賤蹄子,這是看你家爺不在家就躲懶了是吧,平日里就知道勾搭漢子,叫你做點什么事推三阻四的,養你有什么用?”

說罷氣上頭來,手指揪住她的肉就狠命的扭,柳紅緊咬著嘴唇不敢說話,縮著肩膀去抱地上的水盆。

沒聽到驚叫聲,周娘子心中更怒,捶了她的后背幾下,怒道:“鋸了嘴的葫蘆,白養你這么多年……”

“砰”的一聲巨響,她家的門口搖晃了兩下便“啪”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周娘子“啊”的尖叫一聲跳起來,怒目指著他們:“你們是誰,想干嘛?知道這是哪兒嗎?”

“知道啊,”老大的眼睛掃過被捶倒在地的女孩,眼中閃過幽光,冷冷的看向周娘子道:“這不就是翰林侍講顧大人家奴才住的院子嗎?”

周娘子掐著腰怒道:“啥翰林不翰林的我不知道,我們家是忠勇侯府的,你敢踢我的門,信不信……”

在看到她身后轉出來的黎寶璐和紅桃時,她的聲音戛然而止,好似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說不出話來。

她不認識黎寶璐,但她認識紅桃,那是二夫人身邊的大丫頭,每次她進門請安時都要巴結討好的人物,據說她也跟著他們一樣被分給了三爺三奶奶。

黎寶璐看也不看她,掃了院子一眼就揮手道:“給我抄!”

四人“嗷嗷”叫著沖進院子,迅速踢開各個房間的門沖進去,一會兒各個房間便傳來翻箱倒柜的聲音。

老大沒有和他們的小弟一起,而是走在黎寶璐身后一步。

周娘子很快反應過來,“嗷”的一聲沖進房里,見她的柜子打開,里面新做的衣服被好好的放在桌子上,那些拿來掩飾的破舊衣裳則被丟得滿地都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