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找人

四月份一過,春種便收尾了,黎寶璐也開始將京城和保定的管事們叫來查賬。

一查才發現她現在是負資產,因為春種,保定的兩個農莊,京城的一個農莊都和德昌銀號借了錢購買種子和農具,保定的兩個鋪子倒是盈余狀態,只是那收益也就夠他們一個月的花銷。

而京城的三個鋪子更狠,同樣和德昌銀號借了錢,理由是進貨,三個鋪子加起來所借的銀兩足有一千二百兩。

嗯,溫泉莊子也借了,因為他們要保養莊子,修繕房屋,但主子一直不撥錢,而早前他們都是這么干的,先借錢把事干了,等有收益的時候再把錢還了。

這一借再一還,根據賬本上的記錄,到最后她別說收益了,還得倒貼錢進去還銀號的錢。

黎寶璐給生生氣笑了,這幾個月他們只出不進,所以賣畫得的一千兩現在只剩下五百多兩了,合著她現在是負資產了!

查過賬后,黎寶璐扭頭對紅桃道:“去書房里把第二排書架頂上的盒子拿來與我。”

底下的九位管事對視一眼,低下頭去站好。

自打知道他們會被分給顧景云時,他們就想好了對策,但從二月等到四月,春種都結束了主子們也沒叫他們。

讓他們一肚子的話沒法說出來,可憋死他們了。

現在好了,終于有機會開口了。

大家等著新主子的質問和怒火。

紅桃不知他們心中所想,快步走去書房拿東西。

黎寶璐是氣,但也只氣了一瞬間,然后便笑了,待打開盒子重新確認過一遍里面的賣身契,那笑得更開心了。

這九人,從他們自身到他們的孫子都是死契,幸虧她走前多了個心眼,要把分給她的下人的直系親屬全部帶走。

黎寶璐“啪”的一聲合上盒子,冷笑一聲,他們從身到心都是他的,她還顧忌個球呀。

她似笑非笑的掃了他們一圈,道:“這賬本太多,我一時也看不完,你們先在城里找個客棧住下,等我查完賬再走。”

九人目瞪口呆,這,這就完了?

京城三個鋪子的管事忍不住道:“太太,我們家就在京城,我們不用住客棧了吧?”

“不,”黎寶璐沉著臉道:“那三個鋪子與我都不在一個方向,你們回去了,我要找人問話還得叫人去請,先就近找一家客棧住下,預備晚上大爺回來了問你們話。”

黎寶璐轉頭對紅桃道:“讓二林領著他們出去找客棧,給他們開好房間。”

“太太可是因我們和德昌銀號借錢惱了?”京郊農莊的管事滿臉羞愧的道:“是奴才等無能,這兩年天災不斷,我們農莊的田又不夠肥厚,這才花銷多過收益,迫不得已才和德昌銀號借錢,不過太太放心,等夏收和秋收過去我們就能把欠的錢還上了。”

黎寶璐瞇著眼睛看他,沉聲道:“你先退下,等我查過賬再說。”

九人無奈退下,他們已經主動提起這個話題了,誰知道太太還是避而不談,是因為男人不在身邊底氣不足還是憋什么大招呢?

保定來的五位管事迷糊,但京城的四位管事卻不約而同的想到了黎寶璐打算盤的功夫,四人心中忐忑,他們已經很小心的把賬抹平了,對方應該不會查出來吧?

事實上黎寶璐根本沒查,她只看了一遍便知道賬本有問題,至于哪里有問題,她為什么要去查?

這又不是記憶中現代的公司,還需拿到證據指證一類的。

哼,這些人可都是她的下人,還是簽了死契的下人,直接把家給抄了不就行了?

費心費力的去查賬還不一定能查出全部的問題呢。

黎寶璐起身拿了一個錢袋和紅桃出門。

聆圣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不少,黎寶璐站在街口看了一會兒就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

一個滿臉兇相的青年正守在一個攤位前大聲叫道:“賣花了,賣花了,保定一等花農培育出來的牡丹花,桃花,月季花,各種花咧——”

黎寶璐站在他的攤位前,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道:“兄弟改行賣花了?不錯,不錯!”

兇臉青年看見她本還有些疑惑,待看見她指間掐了一朵桃花頭也不轉就反手插在她身后丫頭的頭上時面色便一變,撒開腿就要跑,黎寶璐卻眼疾手快的一把扯住他的腰帶,他只覺褲子一松忙手快的捉住褲子,好險沒掉下。

“跑什么,我又不吃你!”

兇臉青年面色變了又變,最后捂著褲子低聲討好道:“姑奶奶,我們現在改邪歸正了,我就賣賣花,賺些小錢糊口……”

“信你才有鬼,”黎寶璐斜睇了他一眼道:“昨兒你明明擺攤賣的小首飾,前兒我還看見那傻大個站在路口賣書來著,怎么,你們要偷的人住在這兒?”

兇臉青年倒吸一口冷氣,這才知道他們早被人盯上了。

他木然的看著眼前的少女,他們的運氣怎么就這么差,去年才被她黑吃黑的拿走兩萬兩,這次更慘,還沒動手就被找上門來了。

這幾天白踩點了。

黎寶璐目光流轉間嘿嘿一笑,待看到他后面悄悄后退想要跑路的傻大個笑容更燦爛,她開心的沖他揮手,“傻大個快過來,你兄弟在這兒呢。”

兇臉青年僵硬的回頭,果然見五弟正墊著腳前要逃。

蠢貨!兇臉青年心想,在她面前墊啥腳,飛腿快跑才是真理啊!

不過以她的輕功,哪怕他們使出吃奶的勁兒估計也跑不了吧。

傻大個和兇臉青年沮喪的站在黎寶璐前面。

“我們沒偷東西,也沒搶,”倆人發誓道:“真的,我們現在改邪歸正了,偷和搶畢竟不是正道,能救急,卻不能救窮。所以我們才選擇來京城,這邊繁華,哪怕是做小生意也能養活我們了。”

黎寶璐嘖嘖稱奇,“編得真好,繼續,我聽著呢。”

倆人立時抿嘴不語,倔強的看著黎寶璐。

黎寶璐就問,“你們老大和其他兩個兄弟呢?”

倆人威武不能屈的緊閉嘴巴,決定哪怕面對刀槍劍雨也絕對不開口,有本事你殺了我們啊。

黎寶璐當然不會殺他們,甚至都沒揍他們,只是笑瞇瞇的道:“我有一樁生意想跟你們老大談,只賺不賠哦。”

倆人表示不受誘惑,一再的強調道:“我們已經不干違法的事了,姑娘去找別人吧。”

“對,”傻大個滿臉正義,“我們現在是良民。”

“我也是良民,”黎寶璐一臉純良的道:“放心,我跟你們談的是合法生意,不違法。”

倆人堅決不信,合法生意為什么來找他們?

他們第一次見面可是在打劫,嗯,他們打劫袁芳,然后她打劫他們。

想到這事倆人滿滿的淚水,她比他們五人加起來都要兇惡,竟然還跟他們談合法生意,他們看上去像傻子嗎?

倆人堅決不配合。

黎寶璐說得口干舌燥,見倆人一點都不為所動,脾氣一上來,眼一瞪,臉一板,寒聲道:“你倆到底帶不帶我去見你們老大?”

“不帶!”倆人特豪邁。

黎寶璐冷笑一聲,點頭道:“很好!那我把你們剝光了掛城門樓子上,讓衙役把你們送進皇宮清理干凈了做閹人!”

倆賊憋紅了臉,怒道:“賤人!”

“你說對了,”黎寶璐奸笑道:“對你們這種軟硬不吃的賤人可不得用賤法。”

倆人對視一眼,在貞操和情義中徘徊不定,最后還是低下頭去,屈服的為她領路。

沒辦法,打又打不過,逃又逃不掉,反正他們大哥也在這條街上,早晚都會被發現了。

倆人領著黎寶璐拐過一條街便看到了正坐在書攤前大聲叫賣的老大。

老大隨意的抬頭隨意的掃視街上一眼,然后就看到了他兩個小弟,自然也看到了跟在小弟背后的少女。

他微微蹙眉,暗道老三怎么也學老四找女人了?

可等他們沖他走過來時他便發現不對了,他站起身瞇起眼睛打量那少女,戒備的盯著他。

傻大個立即快走兩步湊到老大耳邊道:“大哥,她是在廣州搶我們銀子的那個。”

老大心中一凜,這是被人找上門來了?

他想了想,覺得自己最近沒干啥壞事,因此挺直了胸膛理直氣壯的和黎寶璐拱手道:“白衣女俠別來無恙,這是來京城玩?”

“不是,我住在京城。”

難怪一嘴的標準官話,原來是京城人,那沒事跑到廣州去干嘛?

害得他們白白丟了兩萬兩。

“原來女俠住在京城啊,”老大笑瞇瞇的道:“看來我們還挺有緣,我們現在也住在京城。”

“是啊,我也覺得我們特有緣,因此有樁生意想和你們做,不知你們有沒有興趣?”

老大立即義正言辭的道:“我們早已改邪歸正,現在是良民,做些小生意糊口,恕我們幫不上女俠的忙了。”

“那真是最好不過了,我現在也是良民,放心,我讓你們做的事是合法的!”

老大不信,兇臉和傻大個同樣一臉的不相信。

黎寶璐憂傷,難道她在他們心里就這么壞嗎?

明明她是個好女孩的,活那么久她可是從未做過壞事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