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喜歡

趙寧喜滋滋的給顧景云奉茶,“先生請喝茶。”

扭頭看見黎寶璐瞪著一雙眼睛看他,立即轉身又倒了一杯茶,殷勤的道:“師娘請喝茶。”

黎寶璐呆滯的接過茶杯,見他說拜師就下跪,一點也不扭捏不造作,而顧景云更是接受得理所當然。

她捏著茶杯想,看來她要做好心理準備,以后年紀比她大的學生只怕還會有更多。

顧景云喝了一口茶,對忙得團團轉的趙寧道:“你別忙,這幾日先自己溫習功課,過幾天我帶你去清溪書院入學。”

有些不忍直視少爺殷勤模樣的順心立時把頭抬起來,眼睛發亮的叫道:“顧先生,我家少爺真的能進清溪書院嗎?”

顧景云淡笑道:“我要去清溪書院任教,你家少爺是我的弟子,他當然要隨我進書院。”

順心高興的蹦起來,“少爺太好了,我們可以寫信回去給老爺老太爺,讓他們放心了。”

趙寧一落榜便寫信回家了,他是想聽從顧景云的建議留在京城的,因此信一寄出去他便開始找書院。

但各大書院都是每年七月才收新生,還得考試通過才能入學。

當然,已經考中舉人的趙寧面對考試并不怕,但他并不覺得書院里的先生就比顧景云強,因此對于能拜顧景云為師他很高興。

順心卻早聞京城兩大書院的戰績,他覺得要進入這兩大書院肯定很難,不免擔心他家少爺進不去,但現在他家少爺可以直接走后門進去了。

順心開心得不得了,也不便扭了,跟在他家少爺后面殷勤的伺候顧先生和顧夫人。

殿試之后新晉進士們都有兩天的休息時間,第三天才去開始去衙門報道。

該去翰林院的去翰林院,想要考庶吉士的準備考試,不想考的直接去吏部謀職。

所以顧景云第三天才需去翰林院報道。

四品翰林是有上朝資格的,那要起很早!

好在顧景云習慣了早起,并不覺得不適應,只是每日的晨讀時間縮減了一半。

沒辦法,黎寶璐打死不愿意縮短他的晨練時間,他只能勉為其難的縮短自己的晨讀時間了。

黎寶璐將從禮部領回來的朝服一件一件給他套上,嘟嘴道:“一點也不合身,看來我們得叫人重新做兩套。”

“能做補服的繡坊就那么幾家,回頭我問問鄭旭,看他家是在哪家繡坊做的。”

顧景云將長出來的那截袖子折起來,微微蹙眉,他去年到現在好像一點也沒長。

顧景云看著已經和他齊頭高的寶璐,心中有些憂傷,雖然醫書上說男子發育要晚,即便進了二十也還能再長高,但寶璐可比他小兩歲呢!

他以后不會還比不上寶璐高吧?

顧景云郁悶的去上朝。

二林第一次能送主子去上朝,緊張不已,因怕趕不上早朝,他的馬鞭甩得特歡,顧景云到宮門口時還沒幾個人來。

他斜睇了二林一眼,沉聲道:“你先回去吧,傍晚直接去翰林院接我。”

二林磕磕巴巴的道:“大爺,太太讓我時刻跟著您,預備您有什么吩咐……”

顧景云揮手道:“我知道,但今日上午我多半不會出宮,出宮也自有人送,用不著你,你下衙時來接我就行。”

說罷背著手進宮。

二林憂傷的看著主子的背影走遠,他好像惹主子生氣了。

顧景云第一次上朝,好在大殿中的站位是固定的。

四品侍講需要站在中后房,他找到翰林院從四品的侍講,直接站在他前面。

年近五十的老侍講大人:“……”

老大人抬眼看了一下顧景云的正四品補服,稍稍往后讓了一步。

顧景云沖他點頭微笑,“周大人。”

周老大人就臉色稍霽,拱手笑道:“顧大人!”

顧景云是他上司,不巧得很,他今年八月就五十,對方十五,這歲數太他么對稱了。

滿朝文武,年紀最小的當屬他眼前這位了。

然而他一點也不羨慕,因為他還能更進一步,更進兩步,有生之年升到二三品都是有可能的。

顧景云……

老大人心中暗自點頭,可惜啊……

同時在心里念著可惜二字的比比皆是,大家看著顧景云的目光都帶著同情惋惜,好像他不是升官,而是被貶了一樣。

彭丹也滿目惋惜,屈尊降貴的走過來拍著他的肩膀道:“景云來了,”他含笑看著他問,“不知景云可有字?雖然有弱冠之年取字的慣例,但你已高中狀元,并不用拘泥于此,若沒有,世伯給你取一個如何?”

顧景云恭敬的行禮笑道:“多謝首輔大人,只是下官的字我舅舅早已取好,只是為了我好一直不曾告知我,考中狀元后我便立即去信詢問了,下官想再過一月大人就能知道下官的字了。”

彭丹滿意的摸著胡子道:“駿德取的字自然是最好的。”

倆人閑話說完,凈鞭聲“啪,啪”的響起,彭丹忙回自己的位置上站好。

顧景云看著他的背影沉默不語。

彭丹與舅舅是師兄弟,比舅舅早兩屆的進士,但在舅舅升任內閣閣老時他還只是一個三品侍郎。

他舅舅流放后他以極快的速度收攬太子一系的勢力,也由三品侍郎一躍成為吏部尚書,后來又快速的進入內閣,熬了十年終于脫穎而出成為內閣首輔。

其幼子彭育為太孫伴讀,但以他僅有的信息來看,不管是太子,還是太孫,對彭丹都不親近,前兒大殿上也是他最先開口質疑皇帝的封賜。

顧景云嘴角微挑,所以這就是為什么皇帝明知彭丹是太子一系依然讓他當首輔大臣吧?

因為彭丹他并不完全投靠太子,他是不完整的。

一個不完整的掌握了太子一系的勢力,顧景云譏諷的挑起嘴唇。

早朝結束,皇帝便看向隊伍中的顧景云,沖他揮手道:“顧愛卿,你隨朕來。”

正要退下的顧侯爺腳步一頓,疑惑的抬眼看向皇帝。

“哦,”皇帝輕輕拍了一下額頭,笑道:“朕差點忘了,殿里有兩個顧愛卿呢。景云,你隨朕來。”

朝臣們就看向顧侯爺,見他面色不變的行禮跟著大家往后退,便有些失望的撇撇嘴。

皇帝不理臣子們看笑話的心理,帶了顧景云去御書房,笑道:“再有兩日便是初八了,你可準備好了?”

“給學生的見面禮還未準備好。”顧景云坦言。

“你那點錢能買什么好東西?一會兒朕讓蘇總管帶你去朕的私庫,你選出一件來送你徒弟。”不涉及他屁股底下坐的位置及他的威望,皇帝一向大方。

何況他斷了顧景云的錦繡前程,總要賠他些東西。

顧景云也不客氣,他歪了歪頭道:“陛下,臣有兩個徒弟。”

“兩個?不知只又安一個嗎?”

顧景云輕咳一聲道:“臣前兒收了一個大弟子。”他將趙寧的來歷及家世簡略介紹了一下,道:“趙寧性敦厚,且為人真誠,臣很喜歡他,所以就收了他。”

皇帝目瞪口呆,“那,那我家又安豈不是變成了師弟?”

“是啊,先來后到嘛,殿下要到初八才拜師呢。”

皇帝抽了抽嘴角,覺得是欽天監坑了孫子,當天拜師就啥事沒有了。

他清咳一聲,揮手道:“那去選兩樣吧,給你大弟子也選一樣。”

顧景云躬身謝恩,“謝陛下。”

顧景云跟著蘇總管去皇帝的小私庫,他給趙寧選了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寶,給李安的卻是一整塊玉雕。

文房四寶雖簡單,但能在皇帝私庫里收藏的卻不簡單,這一套拿出去可價值千金,何況底部還有皇家標識,其寓意勝過本身的價值。

文房四寶可保存傳家,還有皇家標識,傳給后人,哪怕趙寧的子嗣后代沒有出息,有這套文房四寶在也能庇護他們。

皇帝一眼就看出了顧景云的用意,微微點頭,他對他這個徒弟倒也上心。

然而再看向一旁的玉雕時皇帝則不明他的意思了。

這是一整塊玉石雕成的山水擺設。

整塊玉便有一米六左右,加上底座足有一米八,比一個成人還要高。

玉由大片的墨色,綠色和白色組成,間或夾雜著紅色和紫色,這樣的玉石通常因為顏色混雜而不值錢。

但這塊玉的材質好,通體瑩潤,實屬上等,最妙的是它塊頭大,顏色雖混雜,但色與色之間的界限很明朗,當年解出這塊玉石的商人舍不得就這么分解玉石,便拿了一整塊求遍了大楚頂尖的設計師,最后設計出了這幅山水擺設。

墨色的山,綠色的樹與水,白色的人和天邊的白云連成一體,還有一山瀑布從天而落,紅色,紫色的山花綻開,絢爛熱烈,最妙的是白色的云中透出紅色的夕陽,照射下來讓整座玉山都沐浴在陽光下,漂亮不已。

這座玉山被那商人送給一個官員,那個官員又進獻給他。

皇帝把玩了兩個月后因為被御史諫言玩物喪志,他最后煩得不行,直接讓人收到庫房里去了,這都十來年了,他都忘記這東西了。

顧景云怎么又翻出來了?

皇帝蹙眉看著這座玉山,問道:“你為何要送又安這塊玉山?”

難道玉山上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顧景云俊臉微紅,道:“陛下,臣后來想了想,臣是沒有合適的見面禮給殿下,但臣的妻子好似有,但我不好白拿她的東西,因此打算用這塊玉山與她換。”

皇帝靜靜地看著他,不語。

蘇總管眼中閃過笑意,湊到皇帝耳邊低聲將那天晚上他看到的告訴他,“……夫妻兩個就這么手拉著手,肩并著肩往回走呢,連馬車都不坐。”

皇帝心中驚訝,上下掃視著顧景云。

秦家還真的出情種啊,他太傅一生只一妻,令公一生也只一妻,駿德亦然,現在到了景云……

想到秦家的家規和傳統,皇帝心中了然,板著臉揮手道:“行了,拿走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