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算賬

可她的去留不是她所能決定的,她不確定二夫人在梧桐院里安插了多少人,但她顯然是目前最得用的人。

所以二夫人是不會放她離開三奶奶身邊的。

但三爺和三奶奶并不喜歡人隨身伺候,作為他們身邊最得用的大丫頭,她每天早上也就端端洗漱水,中午端些點心,偶爾幫忙傳些話,其他的事情她完全插不上手。

做的事情少,她所能獲得的情報自然不會多,能為二夫人做的事也有限,短期內還行,時間一長二夫人不是覺得她有二心,便會覺得她沒有能力。

若是二夫人認準了第一點,那她妹妹就吃苦了,要是二夫人認為是第二點,那她也就成了棄子。

為了她妹妹,為了她自己,她到時候肯定要做些冒險的事,但三爺和三奶奶都不是心軟之人,且都那么聰明,而她探子的身份本來就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她只要稍有動作便是把自己往刀口上送。

她一出事,她妹妹最好的下場也就是繼續做一無關緊要的丫頭,怕就怕在二夫人會用她妹妹繼續來做這種事,或是干脆拿她來填三爺三奶奶的怒火。

進是死,退也是死,紅桃根本沒得選擇,所以面對黎寶璐的問題,她只能低頭道:“奴婢聽奶奶的。”

“你要是愿意跟我走,我就與二夫人將你妹妹要過來,到時候你們也可以一塊兒作伴。”黎寶璐笑道:“若是想留在顧家,我也會給你些賞錢,畢竟你也伺候過我一段時日,權當全力我們的主仆情”

紅桃心中一動,不由握緊了拳頭,“三奶奶說的是真的?您,您真的能跟二夫人要我妹妹?二夫人她能愿意嗎?

黎寶璐冷笑道:“她會愿意的。”

紅桃心動不已。

能認三奶奶為主當然好,她并不是苛刻之人,雖然她是探子身份,但其實這四個月的生活還不錯,如果不是時常提著一顆心就更好了。

想到這兒,本來就有些心動的紅桃更心動了,她偷偷的瞄了一眼車簾,一咬牙,鼓足勇氣在黎寶璐跟前跪下,低聲道:“奴婢愿意跟隨三奶奶。”

黎寶璐露出滿意的笑容,見她小心翼翼地瞥著車簾,就笑道:“不必害怕,二林是我們的人。”

紅桃驚詫,二林是顧府的家生子,什么時候成了三爺三奶奶的人?

“二林家里就他一人,他已決定跟我們一起走了。”也正因此她才會在車上與紅桃說這個,不然這番話傳出去她啥事沒有,紅桃姐妹卻有可能萬劫不復。

紅桃雖是眼線,卻并不是非常討厭的眼線,這四個月來她很有眼色,除了上次蹲他們墻角,其余時候黎寶璐用的還挺順手。

因此對她感官不壞。

何況她也沒必要對一把刀喊打喊殺,她出招那也是對著拿刀的人。

黎寶璐霸氣側漏的在心里預演回到顧府后要做的各種事,心里各種激動,哼,景云哥哥不在家,她終于可以想干嘛就干嘛啦。

以為他們孤苦伶仃就能隨便欺負嗎?哼,也太過小巧他們了。

黎寶璐摩拳擦掌的想要大干一番,片刻后突然一僵,回來前舅母叮囑過,她不擅交際,最好裝傻讓景云上。

如果她表現得太過能干,那豈不是要壞事?

黎寶璐滿心糾結,一時拿不定主意。

糾結的黎寶璐回到顧府便看見侯在梧桐院里的顧府大管事,他身邊放了只大箱子,看見黎寶璐便躬身行禮道:“小的見過三奶奶,三奶奶,這是侯爺讓送過來的侯府財產賬冊,說是讓您核對。”

黎寶璐瞬間不糾結了,她在心里冷哼一聲,誰說傻妞就傻傻的被人坑了?我世故上差些,但不興我是技術人才嗎?

黎寶璐直接進屋,點頭道:“抬進來吧。”

大管事忙叫人把箱子抬進去。

黎寶璐隨手拿起一冊翻開,上面的字跡還是新的,顯然是新整理出來的。

上面只有某地有田幾頃,其中良田幾何,中田多少,下田又有多少。

并沒有標明價值。

黎寶璐再翻昨晚上顧侯爺送來的清單也是一樣,上面同樣如此列了分給他們的東西,后面并沒有價值。

而最后一張是單立的,乃是顧侯爺承諾給他們保定的產業。

黎寶璐將那張清單放在一旁,拿起另外一張對大管事道:“將這些農莊的莊頭和鋪子的管事叫來,我有話問他們。”

大管事接過,發現上面都是京城的產業,有三個鋪子,一個農莊,正是侯爺分給顧景云的產業之一。

大管事轉身吩咐心腹,讓他去請人,自己又恭立在一旁等吩咐。

黎寶璐卻不再理他,而是拿起箱子里的冊子翻閱,拿過一個大算盤便開始噼里啪啦的打,不時在紙上記錄下一個數字。

她是沒有顧景云過目不忘的本事,但她與一般的聰明人比起來還要更聰明。

來京城后她無所事事,因為考慮到以后多半要在京城落腳,她便開始有意打聽京城的消費情況。

房子租是多少錢,買大概是什么價位,鋪子要多少錢,田地又要多少錢。

她是不可能有大管事他們那么熟練,但她只需算一個大概的就好。

確定顧景云分到的財產足有一成半的七成就行。

至于顧侯爺,顧老夫人和顧懷瑾的私產,她還是別想了。

真要把那些也算進去,不僅自己累,也會惹毛對方。

到最后未必能多出多少錢來。

黎寶璐挑了自己記得的地方計算,沒過多久就算完了一本賬冊,而一旁的大紙上記了不少數字。

大管事瞄了一眼,心中一凜,不敢再輕視黎寶璐。

黎寶璐一開始撥算盤的速度明明不算多快,還比不上府上的賬房呢,但這才多大功夫,對方的手速竟已不遜于熟手賬房。

難怪三爺敢把這么重要的事交給她,原來三奶奶的本事在這兒呢。

不過,只是會打算盤而已。

大管事躬身立在一旁,黎寶璐也不叫他下去,就讓他站在一旁看著。

等她叫的人到了,黎寶璐便停下手中的動作看向四人,問道:“你們可知道現在你們管的產業已經歸到三爺這一支了?”

四人面面相覷,不由偷瞄向大管事。

大管事低著頭不看他們,四人只能硬著頭皮點頭。

“很好,那你們與我說說你們管的鋪子和莊子價值幾何。”

四人更加忐忑,小心翼翼地報了四個數據。

黎寶璐點頭,這和她估算的差不多。

她從一旁扯過四張紙,寫下各個地方的名稱,交給四人道:“作為管事,不僅要對自己管的鋪子和田莊價值了如指掌,對外地的物價也應該有所了解,以免主人家要買鋪子買地時有個參考的價格,我不知道你們知道多少地方的物價,這上面列了些地方,你們撿知道的填上,不知道的就暫時空著。“

黎寶璐讓紅桃把四張紙發下去,又各給了他們一支筆和一池墨,便讓他們分站四角自己寫。

四人面面相覷,這是防備他們互通答案嗎?

四人分散開站好,暗道:看來這位新主子不好糊弄啊,這是在考驗他們,還是純屬找理由要趕走他們?

好在他們還真知道不少地方的物價,關鍵是紙上列的地方他們多少都有認識的人,過年時大家聚在一起盤賬多有交流,他們還是能記住不少的。

四人信心滿滿的寫下自己的答案。

大管事抬起眼皮看了他們一眼,微微嘆息一聲,這樣一來三奶奶就能從他們這兒知道單價,自然也就能算出財產價值。

好在侯爺給他們的產業價值并沒有問題,侯爺準備這些東西本意是想分散三爺的心神,誰知陰差陽錯的倒叫三奶奶上手了。

知道他們要分產,分支,也不知進考場的三爺是否能安心答題。

黎寶璐便在大管事的胡思亂想中啪啪啪的打著算盤,在拿到四人做好的物價調查后黎寶璐的速度更快了。

四人便侯在一旁,對即將要跟隨的這位當家奶奶一點輕視之心都沒有了。

大管事很快反應過來,掃了四人一下便轉身吩咐下人伺候好三奶奶,轉身去找侯爺匯報。

顧侯爺放下手中的筆,看向恭立在下面的大管事道:“這樣看來她之前都是在裝傻賣乖?”

大管事想了想道:“這倒未必,小的看三奶奶雖然算賬厲害,但于人情世故上卻很欠缺,比之三爺差了許多。”

“可聰明勁兒卻沒欠缺,”顧侯爺嘆息一聲,“今日之事倒是成全了她,那幾個老奴刁得很,見識了她打算盤的能耐,只怕短期內不敢糊弄她了。”

顧侯爺搖頭一笑,“不必管她了,讓她自己算去吧,準備好初八的分支,到時候族里有不少人來,我們顧家已經夠丟人的了,我不想再在此事上丟臉。”

“真讓三奶奶代替三爺入祠堂?”大管事猶豫道:“祠堂可不是女子能進的地方。”

顧侯爺不在意的道:“事已至此,沒必要在這件事上給他們難堪,他既然選定了他媳婦,那就讓他媳婦去,只要她能撐住場面。”

顧侯爺冷笑,“但她要是撐不住,那丟掉也是他們這一支的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