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擾亂

鄭旭和施瑋偷偷的瞄著顧景云,一旁的衛叢臉色無比難看,顧景云干脆丟下手中的書,盤腿坐在他們的對面大大方方地道:“你們看吧。”

鄭旭和施瑋臉上有些尷尬,看向顧景云的眼中有些同情,“聽說顧家要把你分出來,是嗎?”

“是。”

衛叢直接“啪”的一聲拍在桌上,怒氣沖沖的蹦起來道:“顧修能這個老匹夫欺人太甚!”

“師兄慎言,我祖父也是為了我好,”顧景云淡笑道:“這件事是我同意的,不過我比較好奇你們是怎么知道的。”

“你不知道?”鄭旭還以為外面的輿論是顧景云的手筆呢,見他的驚詫不似作偽,這才意料到他沒推,立時感嘆道:“看來我大楚百姓的日子過得的確不錯……”這八卦都已經傳入市井中了。

鄭旭昨天早上給祖母請安時聽她們說八卦,這才知道顧家要把顧景云分出來。

本來他還不信,以為是顧景云與顧家又起官司了,反正這幾個月一直跟顧景云混在一起,知道顧家有多讓著他,也知道顧景云是如何不動聲色的對顧家步步緊逼的。

可誰知才一天的功夫,今兒早上來小院時他中途停車讓書童去買些吃食就聽到了食攤上的人議論這件事,竟然也是顧家要把顧景云分出去的八卦。

“聽說你兩個伯母怨氣大呢,回娘家說不愿意這樣分家,但你祖父一意孤行誰攔著也沒用。”

顧景云一想便明白了,冷笑道:“那你們一定沒聽說過我祖母被蘭貴妃氣暈的事嘍?”

鄭旭一呆,“顧老夫人被蘭貴妃氣暈了!為什么?”

“哦,因為我岳家被蘭貴妃栽贓陷害近二十年,我岳家如今沉冤得雪,我祖母很高興,但想起奸妃當道,一不小心就暈過去了。”

鄭旭抽了抽嘴角,這也太胡扯了,顧老夫人有這么正義?

衛叢臉上的怒色慢慢收起,若有所思的道:“顧修能是故意的,哪怕要壞顧家的名聲,也不愿牽扯上蘭貴妃。”

用分支這件事轉移注意力,誰還會去注意顧老夫人氣暈這樣的小事?

顧景云臉上的笑容卻不變,“該知道的人知道就行,普通百姓是否知情并不要緊。好了,現在你們已知道內情,我們可以安心看書了嗎?還有十八天就考試了。”

“可我還有許多的小道消息沒說呢,比如你大伯母似乎跟她娘家鬧得有些不愉快,我母親說前兩日在長公主的賞梅宴上唐家的兩位夫人都沒有搭理你大伯母……”

顧景云無奈的看著他道:“鄭兄,我覺得你并不適合科舉出仕,去做一說書先生可能更有前途。”

鄭兄一臉受傷的看著他,他這么多舌還不是為了他嗎?

施瑋抿嘴一笑,搭著顧景云的肩膀道:“松山書院的酸儒都有這種臭毛病,所以我才建議你來我們清溪書院。”

鄭旭怒,伸腳踹了施瑋一腳,“滾,你才酸儒,你們清溪書院全是酸儒。”

黎寶璐捧了兩盤點心進來就看到他們倆人滾做一團,立時一怒,放下手中的點心就拎住倆人的衣領往外扔,掐腰大怒道:“你們不用考試,景云哥哥和師兄趙公子卻還要讀書,你們要打出去外面打。”

倆人被仍在雪地上,一點也不疼,卻瞪目怔住,剛才他們是怎么被扔出來的?

黎寶璐回身殷勤的把點心端給房里的三人。

趙寧自始至終都捧著一本書在角落里念念有詞,就是鄭旭和施瑋滾做一團也沒能讓他抬一下眉頭,連衛叢都佩服他的入定,這人好像一沉下心神,哪怕打雷都影響不到他。

顧景云也不再管鄭旭倆人,低頭看書。

不管外界如何紛擾,他只做不知,專心看書,顧侯爺看在眼里,更加心疼和贊賞。

心疼于顧家失一良才。

但他并不想見顧景云如此出色,所以在臨考前一天,顧侯爺將整理好的財產清單給他送去,“你看一看,若沒有問題便這么分了。”顧侯爺滿臉疲憊的道:“你父親不想這么分家,是我強壓著的,族中的長老選定了二月初八的日子開祠堂,到時候你能去嗎?”

顧景云翻了翻清單,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祖父以為呢?”

顧侯爺坦然看向他的眼睛,“你要春闈,只怕有些難,你看讓誰代你出面?”

“不用請別人,就讓寶璐去就行。”顧景云合上清單,將這一冊冊的清單轉而推給黎寶璐,道:“雖然我們信得過祖父,但涉及錢財,還是應該查清才好,寶璐,你不用客氣,該查的查,該問的問,這以后可是我們家全部的家當了。”

黎寶璐目光炯炯,“你只管安心去考試,外面有我呢。”

顧侯爺詫異的抬頭看了一眼這個孫媳。

他就是抱著擾亂顧景云心緒的目的來的,分支是大事,分產也是大事,有這兩件事牽掛著,他不相信顧景云能安心考試。

這個計謀他用得光明正大,也并不掩飾自己的目的。

不過將這么重要的兩件事交給黎寶璐這個小媳婦,顧景云倒是膽大。

不過他也并沒有坑顧景云便是,承諾給他的財產一分沒少,只是在顧家的產業中不那么好,莊頭或鋪面的掌柜都有些難纏罷了。

等值的產業他是給了,接下來就看他能不能接收了。

顧侯爺起身離開。

黎寶璐看著他的背影感嘆道:“這才是光明正大的陽謀,要是老夫人她們也能有此手段心胸,我們想要達成目的只怕要難很多。”

顧景云輕哼一聲,起身道:“走吧,去睡覺,明兒一早還得去考場呢。”

對分支和財產的事竟是一句也不問,完全交給黎寶璐的態度。

黎寶璐也不談論這事,反而摸著他的胳膊道:“北方可真冷,毛皮類的衣裳又不能帶進考場,我給你準備的兩套棉衣腰身都是特意加大的,上頭系著一根繩子,白天穿著的時候就系起來,那樣比較暖和,晚上就解開,一套鋪在床上,一套貼身蓋著,考場里配的被子就蓋在棉衣上面……”

黎寶璐絮絮叨叨叮囑不少,秋闈是在秋高氣爽的中秋時節,那時候南方地區還炎熱,是難受,但對顧景云這種偏寒體制的人來說黎寶璐的擔心有限,也就是心疼他吃的不好。

但春闈就不一樣了。

京城的二月還下雪呢,冷得人恨不得鉆進火里去,顧景云又尤其怕冷,今年他們還是第一次在北方過冬,之前她就給他買了好多皮毛做衣服,做護膝,這才讓他無病無災的渡過冬天。

春天來了,外面的樹尖都冒出嫩芽來了,可天氣依然冷,前天有下了一場小雪,她可怎么放心得下呀。

相比之下,分支,分產這樣的事實在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了。

顧景云便在黎寶璐的這種擔憂中大包小包的進考場里去了。

黎寶璐把允許帶進考場里的東西都給他帶上了,尤其是御寒的東西,二林和紅桃扛著東西送到考場門口,一行人頂著衙役吃人的目光進行檢查。

然后顧景云掏出了十兩銀子給一個閑著的衙役,請他幫忙送進號房里去。

本來還臉色不佳的衙役立刻眉眼帶笑的幫忙,只要不夾帶東西,這種小事他們還是很愿意幫助舉人老爺們的。

后面排隊的趙寧臉皮沒那么厚,硬著頭皮和順心扛了東西上前。

他的東西也是黎寶璐準備的,她一式兩份的準備,顧景云有的趙寧都有,因此他的東西也不少。

不過他也很乖覺,見顧景云給銀子叫衙役幫忙搬東西,他也如法炮制。

衛叢的東西則是他妻子準備的,因為瘋癲的丈夫終于知道上進了,衛大奶奶幾乎是熱淚盈眶一般將丈夫送到考場門口,直到衛叢扛著東西進了考場她還癡癡地望著。

黎寶璐站在她身邊陪她看了一會兒,見她一直不收回目光,便不由輕咳一聲道:“師嫂,天陰陰沉沉的,可能又要下雪了,我們快回去吧。”

衛大奶奶收回目光,對黎寶璐點頭微笑,“相公進考場前囑咐我了,讓我多照顧一下妹妹,妹妹若是不想住在顧家,不如跟我回衛家住幾天,等師弟出了考場再回去不遲。”

黎寶璐婉拒,“多謝師嫂,只是我還有些事要做,等我忙完了就去找你玩。”

衛大奶奶猶豫,“你身邊只有一個丫頭伺候,不如從我這兒拿一個過去伺候,有什么事也好與我聯絡。”

黎寶璐見她一副怕她被顧家欺負的模樣,便笑著安慰她道:“師嫂放心,在顧府沒人能欺負我去的。”

顧景云不在,她行事更少約束,誰還能欺負了她去?

黎寶璐回去還要查賬,便不再逗留,跟衛大奶奶揮手作別,領著二林和紅桃回顧府去。

“紅桃,想你也知道了,我和三爺要分支出去了,你是想留在顧府,還是想與我走?”

紅桃猶豫,她當然是想留在顧府了,她妹妹還在府上呢,但二夫人顯然是更傾向于讓她跟著黎寶璐離開,好繼續做眼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