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做戲

顧景云才到小院,立即就又從后門出去,由順心駕車送他出去。

順心提著心將馬車駛入打開的側門中,目不斜視的跳下馬車放下凳子扶顧景云下車。

顧景云看了他一眼,露出笑容道:“你與我一起來。”

順心略放松,亦步亦趨地跟在顧景云身后。

顧公子比他以為的還要厲害,竟然只往里遞一張帖子就被迎進去了,他雖只來京城三個多月,卻也知道這李府乃大理寺卿家,不是一般人能進的。

要大理寺補發文書且快馬加鞭的送往瓊州,沒有誰比大理寺卿親自下令更好的了。

李仕魯守孝后便閑職家中,三年前才被重新啟用,擢為正三品大理寺卿。

世人只知李仕魯寒門出身,自考中進士后便一直在地方苦熬,只在縣令一職上便呆了九年,厚積薄發后平步青云,被調入大理寺后便一直平穩升遷。

沒有人知道當年提拔他進入大理寺的是時任首輔的秦正則,更沒有人知道李仕魯曾借商人之手往瓊州寄東西。

所以顧景云知道李仕魯一直利用官職之便重查當年的事,找他幫忙比找李安還要快速便捷。

李仕魯今年已五十四歲,鬢發皆白,看到走進來的顧景云微微激動。

他能有今日,一半有賴秦首輔的提拔,若不是秦首輔他現在只怕還留在那個小縣城中做縣令呢。

為官二十多載,他知道他這種沒有根基,科舉成績又不好,又不愿與濁流同流合污的人想要升遷太難了。

當年他在襄縣不可謂不努力,但沒有打點,每年考評時能得個中等已算不錯了。

他在襄縣呆了九年,若不是秦首輔巡視地方,微服到了襄縣,他只怕會一輩子呆在那里。

別說能有如今的地位,兒孫的前程就是一大問題。

但現在他兒子,他孫子皆在朝為官,不再是任人宰割的魚肉,做人要感恩,何況秦家本就無罪,誰造反會自個跑進皇宮里投案自首說自己起兵造反?

誰都知道秦家是冤枉的,誰都知道太子是被誣陷的,但皇帝無心,誰也不敢為他們伸冤。

李仕魯也不敢,他所能做的便是盡己所能收取證據,等待有一日秦家需要時將證據拿出來為他們平反。

所以顧景云一把帖子遞進來,他立刻就把人請進來。

但讓李仕魯沒想到的是顧景云竟是為黎家的案子而來。

黎家的案子是他翻的,雖然趙嬪言之鑿鑿,但只是人證,他辦案更講究的是物證,因為人會說謊,物不會。

所以即使蘭貴妃和皇后皆向他施壓,朝中諸大臣也向他施壓,他依然堅持查齊證據,只可惜,雖然重重證據指向蘭貴妃,皇帝依然沒下令申斥,只能將參與此事的御醫及宮人們繩之以法,并給黎博平反。

但冤案已過二十年,當年蒙冤流放的人不知還在否?

他略一沉吟便明白過來,他是主審官,自然知道顧景云之妻便出自黎家。

對于含冤流放的黎家李仕魯也同情,因此只沉吟片刻便點頭道:“我即刻讓人快馬加鞭的帶著公文往瓊州去,你若有托付之物也可讓他帶上。”

顧景云立即起身感激道:“多謝大人。”

好在黎寶璐不跟著他出門時都會給他準備充足的錢,因此顧景云掏出錢袋交給李仕魯,“黎家只少此物。”

李仕魯當即往里添了一百兩,轉身去吩咐心腹。

顧景云心滿意足的離開,先回小院找到車夫二林,這才回顧家,此時顧家請的客人也剛來。

說是客人,但也都是姓顧的族人。

顧老夫人不過是想壓下黎寶璐和顧景云的氣勢,在自家人面前丟臉就行,實在沒必要丟到外面去。

她知道丟顧景云和黎寶璐的臉便是丟顧家的臉,這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不到萬不得已她也不想要。

但顧景云油鹽不進,軟硬不吃,不管她和侯爺對他多好,他一一領受卻不感念他們。

這三個多月來,顧家于他就好像一個寄宿的旅館般,任性妄為,無一絲親情牽掛。

既然施恩得不到回報,那不如恩威并施。

顧老夫人一手拉著黎寶璐,一手扶著丫頭的手站起來迎接幾個年紀大的族親。

族親們只收到帖子要來赴宴,但還真不知道顧家有什么喜事,看到笑盈盈的顧老夫人,她們也滿臉開心的迎上前,“老夫人有什么喜事這么開心,難得請我們來做客。”

顧老夫人笑吟吟的將身旁的黎寶璐往前一推,笑道:“是我這孫兒媳的娘家得以翻案,再過不久我親家就能從瓊州回來,你們說這是不是喜事?”

太太們臉色一僵,拉向黎寶璐的手一僵,她們有些生硬的收回手,僵笑道:“以前只知道三奶奶的娘家是瓊州的,原來還是從京城出去的?”

大家看向黎寶璐的眼神已經不止是輕視,還帶著三分鄙夷,原來她不僅是童養媳,還是罪民吶。

甭管黎家是不是冤枉的,她們只覺得她家曾是流放的罪民,這便是低到塵埃里去賤民。

而現在她們竟然跟這種賤民成了親戚。

這到底是慶祝,還是打臉?

大家隱晦的看向顧老夫人,見她臉上依然是笑盈盈的不見異色,心中漸漸有了猜測。

大家不再理會黎寶璐,紛紛拉著自己身旁的人說話,本來還有人搭理的黎寶璐瞬間被所有人孤立開來,孤零零的站在顧老夫人后面,偏本來還拉著她與人介紹的顧老夫人也不理她了,好像被身旁老太太的話題吸引住了心神,興致勃勃的與她高談闊論起來。

要換做另一人,早面色漲紅羞愧得無地自容了。

但黎寶璐天生臉皮厚呀。

當年剛到顧家時顧景云不愛跟她說話,她偏一個人圍著他嘰嘰喳喳,一人能說上一整天,不理她她也自得其樂。

對自己在乎的顧景云她尚且有這份心性,何況是對她不在乎的人?

她們不想跟她說話,她還不想搭理她們呢。

黎寶璐在心里輕輕地哼了一句,干脆就盯著她們看,看完她們的頭飾看發型,看完發型看衣服,待看完衣服就看她們的儀態……

室中的女眷都有些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為什么她們有一種被人當戲子打量的錯覺?

黎寶璐在顧老夫人身后一動不動的站了一上午,面色紅潤,眼神晶亮,一看就是身體健康心情好,一點兒也沒受到打擊。

顧老夫人偏頭看了她一眼,微微無奈,這孩子到底是真傻還是裝的?

若是裝的,這份定力也太過可怕。

午飯時間到,大家移步客廳用飯,這下不用男女合并在一處了,都是顧家人,并不用顧忌太多。

黎寶璐一眼就看到了混在一眾顧家人中的顧景云,此時他正嘴角帶笑的與旁人說話,黎寶璐一看過去他便有所感應的轉過頭來,看到她后不由眼中不由閃過笑意,對她微微點了點頭。

一直暗暗留意他的顧樂康見狀沉默了一瞬,這才移步擠到他身邊低聲道:“三哥,你小心些。”

他隱約知道祖母辦這個宴不是好宴,不然來的客人中怎么都暗暗取笑顧景云?

他有些弄不懂他們在想些什么,一家人便安安樂樂的過日子不好嗎?

顧景云瞥了他一眼,不語。

他看向為首的顧老夫人,嘴角不由露出笑意,其實他是很感謝顧老夫人為他和寶璐辦的這一次宴席的,不然他要把顧家拉下水還需要花費好一番功夫呢。

大家入席做好,顧老夫人坐在上首與大家笑道:“粗茶淡飯,大家別介意。今日是我孫媳的好日子,大家可要盡興才好。”

顧家權當看笑話一般應下,但一直在顧老夫人后面裝鵪鶉的黎寶璐卻突然伸手拿起桌上的酒杯,抬起頭來眼含熱淚的與大家道:“多謝諸位叔叔嬸嬸,兄弟嫂嫂們,我沒想到祖母對我這么好,因我黎家可以沉冤昭雪竟請大家一起來慶賀。”

黎寶璐醞釀了好一會兒,覺得自己實在哭不出來,只能繼續眨著淚眼道:“我黎家受蘭貴妃迫害蒙冤將近二十年,如今蘭貴妃雖依然逍遙法外,但我相信在我顧家和朝中諸位大臣的努力下,天理總有一日會不容她的!”

“黎氏!”顧老夫人面色大變,忍不住怒拍桌子喝道。

黎寶璐卻已經快速說完,還低頭安撫顧老夫人道:“祖母別氣,我知道你為我黎家抱冤,但蘭貴妃勢大,現在不是我們與她硬碰硬的時候,天理昭昭,她總有一天會罪有應得的,不信你看二十年前,誰敢出面告她?如今她雖沒被問罪,但幫她作惡的爪牙卻都罪有應得了,相信離她倒臺也不遠了。”

黎寶璐激動的握住顧老夫人的手,滿含熱淚的道:“祖母放心,您一定能看到奸妃伏法的那一天。”

顧老夫人眼一翻,直接暈過去。

癡呆驚愣的顧家人終于反應過來,紛紛圍上來。

然而他們都沒有黎寶璐快,黎寶璐抓住顧老夫人的雙肩不斷的搖晃哭喊,“祖母,祖母,你別激動呀,你放心,你一定能看到奸妃伏法的,您可別出事啊,不然您讓寶璐怎么辦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