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偷聽

顧景云將翻開的那頁書直接轉過去給他看,黑著臉道:“師兄看的雜書還真別致呀。”

衛叢看到那頁立即閉緊嘴巴,趙寧三人感興趣的探頭去看。

黎寶璐悄悄的扯過旁邊的《春秋》,低垂著腦袋正襟危坐的看書,假裝這事跟她完全沒關系。

顧景云哼了一聲,將書丟在衛叢懷里便扯了黎寶璐起身,“去吃飯。”

鄭旭三人對著衛叢擠眉弄眼。

黎寶璐跟著乖乖的跟著顧景云出門,“你生氣啦?可我也是無聊嘛,反正我也就看著解悶,又不會信……”

“那你還不如去看武俠演義一類的話本,那也能解悶。”

“你就不怕我看了一會拋下你去當女俠?”

顧景云停下腳步,轉身抿嘴看著她。

黎寶璐捂住嘴巴,指著老天發誓,“我剛才順嘴說的,我要真想過丟下你就讓我一個月吃不著肉。”

顧景云面無表情,“好狠的誓言。”

黎寶璐嘿嘿一笑,討好的上前牽他的手,“別生氣嘛,晚上我親自下廚做你最愛吃的菜。”

“真是難得,你舍得再次下廚了?”

自從整天進駐小院后,黎寶璐除了早飯便只有興致起來時才會下廚,平時都是小院的廚娘負責他們的吃食。

“我那不是忙嗎?”

“忙著看話本?”

“不,”黎寶璐嚴肅的道:“其實我在研究人生,真的,我不騙你。”

顧景云忍不住屈起手指敲了一下她腦袋,想了想道:“你多久沒練琴了?今天下午你什么都別干就練琴吧。”

“那多不好,會打擾到你們看書的。”

“沒關系,就著琴聲讀書更有意境。”

“那要是我一直練習十面埋伏呢?”

顧景云轉身認真的看著她,微微一笑道:“你可以試試。”

“那算了,我還是春江花月夜吧。”

于是趙寧等人便被迫聽了一下午的春江花月夜,再好聽的曲子在連續聽一下午也想吐了。

要不是黎寶璐要提前去廚房做飯,鄭旭他們肯定找理由早退。

不過幾人心里不是不佩服黎寶璐的,這三個月的相處讓他們知道黎寶璐的學識并不弱于他們,有時候碰上她感興趣的辯談,她能力壓他們和顧景云辯個高低,而且她還能與他們談制藝。

上一輩懂得制藝的女子不少,畢竟彼時女學盛行,優秀一些的女學生便會制藝,而像何子佩秦文茵這類才女,其制藝能力不在男子之下,往往會讓人惋惜其生為女兒身。

但自清溪書院的女學被關,各地的各類女學便消失殆盡,女子別說制藝,便是讀書識字的都少了。

好在琴棋一道還有人學,不然以后他們就只能娶到女工特別優秀的妻子了。

鄭旭和施瑋羨慕顧景云的好運氣,就是娶個童養媳,那也比別人強多了。

不僅讀書好,琴棋書畫和廚藝都好,對了,怎么沒聽顧景云炫耀過黎寶璐的女工呢?

鄭旭摸著下巴,決定明天就拿他妹妹的荷包來饞他的眼,哼,黎寶璐也不是什么都會嘛。

一行人在小院里吃了一頓美美的晚飯,然后各回各家,留下趙寧繼續挑燈夜讀。

顧景云和黎寶璐回到顧家時天已經完全黑了,倆人在前院下車,便在紅桃的服侍下挑著一盞琉璃燈往后院走。

才進二門便被老夫人院里的銀盞堵住,銀盞行禮笑道:“給三爺,三奶奶請安。”

“銀盞姐姐多禮了,可是祖母有什么話吩咐?”黎寶璐站著受了她的禮,含笑問道。

“恭喜三奶奶黎家的案子徹底翻了,老夫人說這是大喜事,想要在家里擺幾桌酒讓家里慶賀慶賀,”銀盞笑道:“日子就定在明日,老夫人的意思是明兒是您的好日子,三爺和三奶奶便留在家里一天吧。”

“黎家平反了?”黎寶璐高興的問道:“那黎家何時能回京

?”

“侯爺說免罪的圣旨已發往瓊州,最長三個月后三奶奶就能見到娘家人了。”

黎寶璐合什念佛,“阿彌陀佛,真是佛祖保佑。”

銀盞抿嘴一笑。

黎寶璐就笑盈盈的道:“多謝銀盞姐姐跑這一趟,放心,我和三爺明日不定不往外跑。”

銀盞笑著退下。

黎寶璐和顧景云手牽著手繼續回院子,后面的紅桃低垂著頭,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

她現在是公認的梧桐苑里的掌權丫頭,也是三奶奶跟前的紅人,因為三奶奶不管是在府里還是出府都會帶著她。

但她知道,她在三爺三奶奶眼里就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丫頭。

最近二夫人越發不滿她傳遞回去的消息,已經開始用她妹妹威脅她,但她真的沒什么可匯報的。

三爺和三奶奶每日行程固定,就連干的事都差不多,每天一早起床練功后用過早飯就出門去小院里讀書,中午在小院里吃過飯后下盤棋或聊聊天便午睡半個時辰,起來繼續看書。

三爺三奶奶他們都不做什么,她能匯報什么事?

不過,紅桃小心的抬眼看向前面走著的倆人,不知道今天晚上會不會有些改變。

事實證明沒有,倆人依然是照著時間洗漱過后就爬上床睡覺。

倆人從不留丫頭值夜,紅桃就算不想走也只能離開。

在忍凍去聽墻角和回屋睡覺之間猶豫了一下,紅桃還是攏著衣服悄悄的蹲在墻根底下聽壁角。

屋里,黎寶璐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眼角瞥了一眼窗外,“睡吧,你不累嗎?”

“不累,”顧景云盤腿坐在她前面,滿臉嚴肅的道:“我想我們應該認真探討一下你可閱讀的雜書范圍。”

黎寶璐哀嚎,捶床道:“你怎么還記著這件事啊。”

“自從順心給你看第一本話本之后你就一發不可收拾,都看了三個多月了,你打算看到什么時候?”顧景云滿臉嚴肅的看著蒙著被子的人形道:“我知道你不會信,也不會由此移了性情,但這種書偶爾看看沒什么,若是把它當成解悶的調劑品卻不可取,于我看來,看這些書完全就是在浪費生命。”

“我已經和鄭旭施瑋說過,讓他們明日把家中收藏的雜書給你帶些來,你不是愛看地理奇志風俗?以后你便用這些書解悶吧。”

黎寶璐將頭從被子里伸出來,淚汪汪的看著他,“你確定他們帶來的書我沒看過嗎?舅舅收藏的那些,書店里出售的我可都看過了。”

“放心,鄭家和施家的收藏雖比不上舅舅,但也有不少,總有你沒看過的。”

黎寶璐扣著手指道:“好吧,我就勉為其難的承諾你了,以后不看這種浪費生命的話本了。”

顧景云滿意,將被子的一邊給她抿好,這才拉起被子躺進去把人抱懷里,還拍了拍她的背安撫道:“等殿試結束我帶你去聽戲,話本聽著比看更享受。”

黎寶璐一囧,她能說她聽不懂唱詞嗎?

靠在墻根下的紅桃差點被凍死,見兩位主兒盡說閑話就是不說正事,她想走又怕錯過重要信息,不走只怕真要凍死人了。

黎寶璐躺在被子里和顧景云稀稀拉拉的說著各種悄悄話,就是不說黎家,也不說明日宴席的事,紅桃又等了半響,凍得臉都發青了,沒辦法,只能悄悄退下。

算了,還是以后再打聽吧。

黎寶璐眼里閃過笑意,趴在顧景云的胸前低聲道:“她走了。”

顧景云冷哼一聲。

“她要再不走我可要假裝起床喝水然后發現只蟲子,順手杯子里的水潑向窗外了。”

“送往瓊州的不是大理寺的公文而是圣旨,那你二叔他們得隨宣旨之人進京謝恩了,你猜他們若是路上死了會如何?”

黎寶璐臉色一冷,“那于我們來說便是個莫大的諷刺,但對四皇子來說也好不到哪兒去,所有人都會懷疑是蘭貴妃和四皇子下的手。”

“所以明日我要出門一趟,讓大理寺補發公文,最好趕在圣旨到達前送到瓊州,你寫信與你堂兄,順便給他們寄點銀子去,收到公文后即刻啟程進京謝恩,最好與宣旨的人岔開。”顧景云冷笑,“圣旨可以在任何地方宣讀,只要他們接到公文,那就算良民,可以離開瓊州。”

黎寶璐一凜,“那明日的宴席……”

“這樣的天氣,誰會一大清早的來吃酒?”顧景云不在意的道:“別人問起你就說我去與衛叢等人告假了。我可是雅士,失約于人當然要親自說一聲才好。”

黎寶璐抽了抽嘴角,躺倒道:“好吧,雅士先生,明日夫人我要做什么呢?”

“裝傻充愣就好。”

顧景云依然是辰時一刻便出門,彼時老夫人還在梳洗,一屋子的媳婦在伺候她一人,而門房又習以為常,所以并沒有匯報,等她知道顧景云出門時,人都已經走了半個時辰了。

而她之所以知道是因為梧桐苑只有黎寶璐只身前來請安。

顧老夫人看了眼跟在黎寶璐身后的紅桃,微微嘆息一聲,老兒媳婦放的這枚棋子也算死的了,連這么大的事都傳不出消息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