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互勉

你比我們大幾歲,我們勉強叫你一聲世叔,顧景云年紀比他們小上那么多,叫他叔叔算怎么回事?

黎寶璐卻瞬間激動起來,目光炯炯的看著倆人道:“原來是世侄啊,來,叫聲嬸嬸我聽聽。”

鄭旭抽著嘴角道:“弟妹別鬧,我們與顧兄弟卻是同輩。”

衛叢冷笑,“你們書香世家竟與一武夫論資排輩?來來,教教叔叔我你們是怎么排的?”

鄭旭&;施瑋:“……”

還能怎么排,照年齡唄,而且不論是從顧懷瑾,還是顧樂康那里算,他們與顧景云都是同輩。

衛叢卻堅持道:“我們這樣的人家自然只與書香之家論資排輩,從秦家算,顧景云就是你們的叔叔,快叫叔叔!”

為了不讓衛叢發瘋,鄭旭和施瑋憋屈的叫了一聲,“顧世叔!”

顧景云臉上淡笑,“好侄兒,叔叔今日身上沒帶什么好東西,下次見面再把見面禮補上。”

倆人暗暗的瞪著他,別蹬鼻子上臉。

黎寶璐卻掏出荷包倒出兩塊造型獨特的金裸子,“侄兒們來,你們叔叔沒有,嬸嬸我這兒有,本來還想留下做收藏的,但見你們這么可愛,我便忍痛割愛賞你們啦。”

在衛叢目光的逼視下,倆人咬牙接過,“謝謝嬸嬸。”

黎寶璐笑得眼睛都瞇了,“不謝,不謝。”

有衛叢在,鄭旭和施瑋小心翼翼,不敢再亂起話題,生怕哪一句話惹到他。

他們這位世叔的瘋癲是京城出了名的,就是他們的爹都不想惹他,更何況他們。

倆人裝鵪鶉,衛叢卻不放過他們。

師弟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他當然得給他把把關,他用審視的目光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掃視鄭旭三人,得知趙寧是一路顧景云同年,又一路跟著他從秀才考到進士,還一塊兒到京城的。

對他的滿意度瞬間到達一個新高度,暫時放過他。一雙眼睛便專盯著鄭旭和施瑋。

倆人立即挺直脊背,目不斜視的等待僧人們上菜,心中卻叫苦不迭,不斷的在心中祈禱道:“別發瘋,別發瘋,可千萬別發瘋……”

“你們倆已經考過鄉試了?”

倆人嚴肅認真的點頭。

“明年也要下場試會試嗎?”

倆人一起搖頭,嚴謹的回答道:“侄兒們本事不到,家里人讓我們等下一科。”

衛叢了然的點頭,“這樣也好,把握大些,以你們的家世可以少走十年的彎路。”

鄭旭和施瑋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正經的衛叢,在他們的印象中衛叢一直是憤世嫉俗,瘋瘋癲癲的,而在父輩們的口中,衛叢則是難得一見的天才,是他們那個時候的顧樂康,別人家的孩子。

鄭旭和施瑋有多忌憚嫉妒顧樂康,他們的父輩便多忌憚嫉妒衛叢,但誰也沒想到衛叢會淪落至此。

有人幸災樂禍,但更多的人是惋惜和對衛家的排斥。

當年太子牽涉開平案,太子府被圍,做錯事的可不止顧家一家。

父輩們對此諱莫如深,鄭旭和施瑋知道的雖不詳細,但也猜出衛叢會那么瘋癲一半是因衛家,加上父輩們對衛叢皆帶了三分敬意,鄭旭和施瑋也不敢造次,衛叢問什么他們就答什么。

衛叢滿意的摸摸下巴,拍了拍他們的肩膀笑道:“今科我若考不上,下科我們一起努力,到時候我們叔侄就變成同科了,哈哈哈……”

鄭旭一驚,“衛世叔愿意參考了?”

“我師弟都要參加會試了,我這個做師兄的自然也不能落后太多。”

這可算得上是大新聞了,要知道衛叢年僅十三就考中舉人了,卻一直不愿意參加會試。

鄭旭與施瑋對視一眼,想到他這些年的荒唐,委婉的建議道:“衛世叔何必急于一時,不如再等三年,下一科跟我們一起下場,這樣把握也大些。”

衛叢搖頭,“你們是為了爭好名次才等下科,我卻是不在乎名次的,于我來說考中第一名和倒數第一名沒多大區別。”

他冷笑道:“皇帝可不會取我進翰林,更不會讓我御前行走,至于六部,誰會要我?我要出仕也是外放,第一名和倒數第一名有何區別?”

眾人沉默。

當年衛叢瘋瘋癲癲的跑到皇宮外大罵皇帝,直接把皇帝給氣暈過去,但皇帝醒來還得假裝大度的不計較,轉過頭來就讓衛叢他爹十幾年穩坐戶部左侍郎的職位,既不升遷,也不貶責。

皇帝那小心眼肯定還記得衛叢,衛叢要真當官那肯定是離開京城比較好。

衛叢卻無所謂,轉頭囑咐顧景云道:“師弟,你既要考那就努力考好,皇帝心眼雖小,但對老師還念著三分舊情,就憑你是舅舅養大這一條他便不會攔你的前程,只要你有本事,便是封侯拜相也做得。”

他冷笑道:“別跟你爹學,十五年未得寸進,一手好牌全讓他糟蹋了。當年他是探花出身,拜官時便直接點進翰林院,你舅舅又幫他爭到御前行走的名額,短短三年不到就從七品升到五品,可謂是平步青云,可你現在看呢,十五年了,他依然只是一五品修撰。”

鄭旭和施瑋瞪大了眼睛,小心翼翼地去看顧景云,卻見他臉色淡然,好像衛叢說的不是他爹似的。

不過顧懷瑾竟然還做過御前行走嗎?

這也太牛氣了,既能入翰林院又能在御前行走,那跟預備役內閣有啥區別?

倆人心中同時為顧懷瑾點蠟,擁有后又失去,簡直是在虐心啊,同時又心驚于秦家的能量。

秦信芳已流放十五年,但對朝廷的影響依然那么大。

想到秦家那兩位先祖,鄭旭和施瑋了然,秦山長且不說,如今朝中四品以上的官吏近一半出自他的門下,而秦首輔又是三朝元老,就連皇帝都是他手把手教出來的,底蘊人脈更不必說。

就算大部分人對秦家只剩下面上情了,但人人都念一分面上情,顧懷瑾就翻不了身。

同理,人人都念一分秦家的面上情,顧景云的官途就走得比別人要順得多。

瓊州長大的又如何?罪民的外甥又如何?

只要秦家在,他的機會就比別人多。

鄭旭與施瑋更看重顧景云三分,笑盈盈的替他解圍,“顧兄弟是秦先生教大的,便是學也是學秦先生,衛世叔不用擔心。”

衛叢與有榮焉的一點頭。

僧人們敲門而入,奉上素齋。

護國寺的素齋聞名天下,黎寶璐上次已吃過一次,要不是一桌素齋太貴,她還真想天天來吃,即便沒有肉也不要緊。

能夠讓肉食主義者黎寶璐如此推崇,可見護國寺的素齋之美味。

菜一上齊,黎寶璐就捏起筷子看向上座的衛叢,在衛叢開筷后她便給顧景云夾了她面前兩道他愛吃的菜,然后便專心吃自己的。

衛叢一直留意著他們,見有時顧景云才吃完一筷子,才稍稍抬眉,黎寶璐便幫他夾了他夾不到的素菜,而看顧景云的表情,他習以為常也滿意得很。

顯然黎寶璐夾的正是他要想要吃的。

顧景云同樣時不時的照顧黎寶璐,倆人間默契無比,倒好似把眾人都排除在外了。

吃完飯,幾人飲茶漱口,黎寶璐才將茶壺拎起,顧景云便已遞過茶杯。

衛叢捧著茶垂下眼眸,抿了一口茶后笑道:“師弟要讀書,師妹在家無事可以來找你師嫂玩,她會的不多,但對京城卻熟的很,到時候讓她帶你四處玩玩。”

“多謝師兄,”顧景云看了一眼黎寶璐道:“她跟我一塊兒讀書的,改日我帶著她去給師嫂請安。”

顧景云可不想一人呆在家里讀書,他習慣與寶璐同進同出。

衛叢也不勉強,今日能見到師弟,知道老師還安好他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他興致勃勃的道:“我也要讀書,不如我們師兄弟一塊兒作伴。有不解之處也可以一起探討。”

顧景云看了趙寧一眼,點頭道:“我在京城聆圣街里有一棟小院子,現趙兄便住在那里,師兄若想找我就去那里,等忙過這幾****整個白天都會去那里讀書。”

鄭旭和施瑋猶豫了一下,還是小聲道:“顧兄弟,不,顧世叔,不知我們能不能去。”

顧景云一笑,“歡迎至極。”

“讀書向來不是閉門造車,而應該廣聆建議,聆圣街又多書局,來往皆是讀書人,在那里讀書正好。”顧景云扭頭對趙寧笑道:“又要麻煩趙兄了,將剩下的那間客房改造一下,到時我們便在那里坐談。”

趙寧感激的看向顧景云,拍著胸脯保證道:“顧兄弟放心,我回去就帶著順心收拾。”

顧景云的那個小院最妙的便是鬧中取靜,在巷子深處,聞不到外面的嘈雜之聲,但只要一出巷子,入目出盡是讀書人,讀書事,所聽所聞也都是學問和朝政。

可以說太孫送的所有禮物中,這一處小院子最得顧景云和黎寶璐歡心。

小夫妻倆已經打算好,等到脫離顧家時,他們便搬進小院里長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