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輩分

鄭旭和施瑋抖著嘴唇起身行禮,“見過衛世叔。”

衛叢不理倆人,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顧景云,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落,“果然是師姑的兒子,一看就是親生的。”

黎寶璐愣愣的看著他,二十多歲的大叔說哭就哭,她表示有些傷眼。

顧景云也嚇了一跳,仔細在腦海中思索,半響才勉強想出一個人,他略有些猶豫的看著他,“兄臺莫非是金陵衛家世兄,戶部左侍郎衛馳之子?”

衛馳激動的連連點頭,“是我,是我,就是我,師弟聽老師說過我?老師他,他這些年都還好嗎?”

眼看著他又要哭,顧景云連忙道:“好,我舅舅好得很!”

顧景云和黎寶璐都有些呆,這位就是舅舅和舅母常提起的古靈精怪,聰明頑皮一直追著喊著要給舅舅當學生的衛世兄?

好幻滅,為什么他那么愛哭?

“我這些年無時無刻不在牽掛老師,卻苦于沒有門路搭救,”衛叢眼睛通紅的看著顧景云道:“沒料到師弟能回京城,我真是,真是……”高興得快要瘋掉了。

這兩天衛叢不斷的給顧家遞帖子要見顧景云,但顧家就不許他見,他守在顧家的大門,卻總堵不到顧景云,好容易打聽到他今天要來護國寺,他從底下一層一層的往上找,總算是在山頂找著人了。

衛叢吸吸鼻子,淚眼汪汪的看著顧景云。

顧景云:……

顧景云看向鄭旭道:“鄭兄不是要請我們用素齋?護國寺的素齋一向難求,也不知做好了沒有。”

鄭旭立即道:“我去問問,這都快午時了,應該差不多了。”

“我跟鄭兄一道去,”施瑋忙道:“我常送我祖母來寺里禮佛,跟寺里的知客僧熟,我跟著去說不定速度更快。”

倆人看向茫然的趙寧,心里同情他,忙一人拉住他一邊笑道:“趙兄第一次來護國寺吧,不如我們順道為你介紹一下護國寺的風景,其實寺里的景致還是很不錯的……”

三人拉著趙寧快步離開,順心滿眼茫然的跑去追自家主子,鄭家和施家的家丁也都悄悄退下,山頂上一下就只剩下三人了。

衛叢也不再掩飾,眼淚嘩啦啦的往下落,“我以為一輩子都見不到你們了,沒料到此生還有幸見到師弟。”

他眼中閃過兇狠的目光,攥緊顧景云的手冷聲道:“顧家見利忘義,你住在那里只怕被人算計得連渣都不剩,不如搬出來,師兄在外面有不少產業,隨便你挑。”

顧景云無奈的用力抽開手,他若沒記錯,舅舅根本沒收他做學生吧?

所以舅舅親傳的弟子其實只有他和寶璐兩個。

但看著瘋瘋癲癲的衛叢,顧景云沒敢點開這點。

黎寶璐忍了忍,沒忍住道:“師兄,你不冷嗎?”

衛叢愣愣的抬頭看向黎寶璐,顧景云介紹道:“這是內子,也是舅舅唯一的女學生。”

衛叢瞬間熱情起來,“原來是師妹!”

他在自己身上找了找,最后實在沒找著好東西,便一把將頭上的玉簪拔下塞她手里,“大師兄身上沒帶東西,回頭再把見面禮給你補上,這根玉簪你先拿著玩。”

黎寶璐愣愣的看著披頭散發地衛叢。

顧景云臉一黑,從她手里拿過玉簪道:“既然師兄回頭補給他見面禮,那這根玉簪便給了我做見面禮吧。”

“原來你喜歡玉簪?”衛叢激動道:“我那兒還有不少,回頭我都給你拿來。”

看著急切討好他的衛叢,顧景云突然心中一酸,之前稍許的不悅消失,他抿了抿嘴,第一次真誠的叫道:“師兄不忙,東西貴精不貴多,何況我們師兄弟才見面,還有許多話要說。”

“是,是,我也有許多的話要與你說,卻不知要從何說起……”衛叢眼圈又微紅,愣愣的看著顧景云。

黎寶璐看看顧景云,又看看衛叢,忍不住擋在倆人中間,“師兄,舅舅和舅母都很好,他們在瓊州也念著你,不知這些年你過得如何?”

衛叢低下頭,不答反問,“老師和師娘師姑身體一向不好,在瓊州是誰給他們調理的?我一直往瓊州那邊寄東西,但一直不得門路,也打聽不到你們的消息,寄過去的東西你們收到了嗎?”

當然沒收到,不知道地址的亂寄,東西肯定被人私吞了。

但黎寶璐卻一臉驚訝的道:“我們倒是收到好幾個不具名的包裹,是你寄的嗎?”

衛叢立即高興,“肯定是,為了不讓我家人發現,我寄出去的東西也沒留下任何信息,我之前還擔心你們收不到,原來你們都收到了。”

地址不詳,寄件人信息又沒有,人家不私吞心里都過不去了。

顧景云抽了抽嘴角,雖然知道寶璐是在安慰他,但還是忍不住扯開話題不讓師兄再犯蠢,“師兄是怎么找到這里來的?”

“我叫人時刻盯著顧府,又花了大價錢給顧家的門房打聽出來的。”

“那怎么不直接上門來見我們?”看衛叢急成那樣,在他們的消息傳遍京城時就該來找他們才對。

“長公主的花宴結束后我才知道你們回來了,但我找不到你們的住處,只能守著顧家。”衛叢解釋道:“而等你們回了顧家,顧家卻拒了我的拜帖,不許我見你們,你們又不出門,我就只能在外面守著,好在今天你們出門了,不然我只怕要硬闖了。”

顧景云臉色一冷,“顧家拒了你的帖子?”

衛叢憤恨的點頭,“不錯,我要見的分明是你,他們卻與我說你不愿見我,這話一聽就是假的,我是你師兄,你怎么會不想見我?師弟,你別住在顧府了,萬一哪天顧家扣著你不讓你出門怎么辦?”

顧景云冷笑,“師兄放心,顧家還沒這個本事。”他頓了頓道:“而且我必須住在顧家。”

衛叢蹙眉,“為什么?”

顧景云撩起袍子坐在石凳上,笑道:“因為顧家有權有勢呀,我還想借著他們家的勢力為我舅舅打點一二,即便不能平反也讓他們的生活好過些。”

衛叢一臉呆滯,顯然沒聽懂。

黎寶璐就低聲解釋道:“比如借顧家的威勢震懾廣東及瓊州的官員,讓他們知道舅舅是京城顧家罩著的,不敢欺負舅舅。還可以利用顧家的權勢打點上下,為舅舅平反做些準備。”

衛叢滿臉驚愕,這不是把顧家往火坑里推嗎?

他扭頭看向淡漠的顧景云,明白過來。

顧懷瑾當年背信棄義,不僅拋棄師姑,還逼得師姑挺著肚子不得不離開京城,顧景云不可能不恨,他卻愿意回到顧家認祖歸宗,為的不過是老師。

衛叢沉默半響,最后抬頭道:“有什么需要師兄的地方你們一定要與我說,我會盡力幫你們的。”

顧景云一笑,“多謝師兄,不過現在的確沒什么要緊的事,我如今的首要之務是考過會試,參加殿試。”

他頓了頓看向衛叢,“師兄如今過得怎樣?可已通過鄉試?”

衛叢苦笑,“我荒廢學業已久,雖是舉人,卻很難參加今科的會試,師弟多努力,師兄便不去丟臉了。”

“離會試還有四個月,師兄何不努力一番?”顧景云不相信他真的會徹底荒廢學業,既然這么崇拜他舅舅,那就不可能丟下書本,最多是移了興趣,很少看參考的書籍罷了。

“到時候我們一門雙進士,說出去舅舅也臉上有光呀。”

衛叢猶豫,顧景云繼續鼓動他道:“我回京后曾見過陛下,其實若能量足夠,為舅舅平反并非不可能,但要想別人幫我們,首先得我們有足夠的能力,足以讓別人信服。而現在肯為此努力的只我一個。”

衛叢看著稚氣未脫的師弟,神色變得堅定,“師弟放心,為了老師我一定會努力的。”

“顧兄弟,衛世叔,”施瑋笑瞇瞇的過來,“素齋已準備好了,我們去用飯吧,知道你們師兄弟多年未見,一會兒我們給你們留足空間和時間契闊敘舊。”

“對,先去用飯。”衛叢憂心的看著師弟的小身板,明明比顧樂康大,看著卻沒顧樂康強壯,不知道他能不能請個太醫來給他看看身體。

趙寧看到披頭散發地衛叢,很是驚奇的多看了他兩眼,鄭旭和施瑋卻習以為常的樣子,不僅這倆人習以為常,所有路上看到衛叢這幅模樣的人都很不見怪。

而衛叢也一掃在他們面前的討好謙遜,脊背一挺,眉毛一揚,眼睛斜睇過去便是風情無限,被他眼角掃過的女客皆紅著臉低下頭去,而過往的男客都見怪不怪,有的還遠遠與他行禮打招呼。

看得黎寶璐驚奇不已。

而到了包廂里,鄭旭和施瑋都把上座讓給衛叢,衛叢也一點不客氣,把顧景云與黎寶璐叫到身旁坐下,指了鄭旭與施瑋道:“這是世侄,學識還不錯,你可常與他們探討一二。”

鄭旭和施瑋怒,輩分高了不起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