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交友

鄭旭一臉傷心的看著顧景云,“原來顧兄弟你早到京城了,竟然到此時才聯系我們。”

施瑋也哀怨的看著他,覺得他太不夠義氣,本來他們可以有幸近距離觀看本年度京城最大八卦的。

顧景云不理他們,轉身對趙寧介紹道:“這位是松山書院的鄭旭,這位是清溪書院的施瑋。”

又扭頭與倆人介紹趙寧,“這是我的朋友趙寧,我們一起從廣州來的。他也要參加今科會試。”

倆人看向趙寧,眼睛盡皆一亮,趙寧歲數與他們相當,能在這個年紀通過鄉試的都算才華不錯者,關鍵是趙寧眼睛清亮,態度端正,既無清高之意,也無媚態,倆人對他的第一印象不錯。

趙寧自家知道自家事,若沒有考前兩個月顧景云對他的急訓,這屆廣州鄉試又有文生等人被算計著不能參考,他肯定是考不到這樣的好名次的,可能連取中都難。

所以對鄭旭,施瑋這等天之驕子他很是謙恭,而且來前顧景云也與他說了,他這次會試很玄,要是不能考中最好留在京城讀書。

若能進入兩大書院之一最好,若不能,與兩個書院的學子多來往與他也只有好處。

三人互相見過禮后鄭旭就好奇的拉著顧景云問:“顧兄弟,你舅舅真是秦先生?”

顧景云點頭。

鄭旭和施瑋皆羨慕嫉妒的看著他,“難怪顧兄弟小小年紀便如此出色,原來可以日夜聆聽秦先生教誨。”

施瑋羨慕過后立即拉著他道:“既然你是秦先生的外甥,那更該入我們清溪書院了,令舅,令舅母和令堂可都是我們清溪書院的杰出學生,如今他們的名字還在榮譽墻那兒掛著呢。”

鄭旭不服氣,“清溪書院能有我們松山書院厲害嗎,何況秦老先生也曾在我松山書院擔任山長,不管于情于理,顧兄弟都應該去我們松山書院。”

施瑋冷哼,“說得好像秦老先生沒做過我清溪書院的山長似的。”

眼看倆人就要吵起來,顧景云打斷他們道:“入不入書院,入哪個書院得等到殿試過后,兩位就不要吵了。”

倆人一呆,“你要都過了殿試還去書院干嘛?”

“自然是任教了,”顧景云笑瞇瞇的看著倆人笑道:“到時候你們若沒考中,說不定我們就成師生了。”

倆人臉色一變,施瑋大叫道:“我今年不參加會試呀!”

鄭旭臉青,“我也要等三年后。”

趙寧奇怪的看他們,“兩位不是都考過鄉試了嗎,為何不趁勢下場試試?”

倆人對視一眼苦笑道:“我們把握并不大,因此決定三年后再下場。”

他們這樣的人家并不急著出仕,能在四十歲之前通過殿試拜官的就都算是青年才俊。

于他們來說,一個好的名次比提前幾年出仕要重要得多。

所以他們寧愿多等三年或六年,等把握大一些再下場,到時名次好了他們就能謀到更好的官位,比如進入翰林,再比如直接在御前行走或在六部中任給事中,雖然都是六七品的小官,但權力卻不小。

入翰林便具有拜相的資格,自太祖廢除丞相一職,設立內閣后,朝中便有傳統,非翰林不進內閣。

而每屆那么多的進士,不是誰都能進翰林的,除了前三甲,二甲進士須得再考一次,取成績優者進入,每屆十人到二十人不等。

而同進士連考試的資格都沒有,直接外放。

而御前行走,顧名思義,可以經常在皇帝面前晃蕩,刷刷好感度,主要負責記錄皇帝吩咐下的事,若得寵,有時候還會擬定圣旨,一旦熬出頭,即便最后不能為相,成為一員封疆大吏卻不難。

且御前行走不是每一屆都補充的,而補充最多也不過三兩人,比進入翰林還難。

若入不了翰林,也謀不到御前行走的缺,那最好便去六部任給事中。

給事中只是七品文官,但負責的卻是整理篩選地方呈上來的各部公文及奏折,以及檢查上面批閱下來的公文及奏折,將它們抄錄后歸檔,再發下。

這個官職官位很低,卻是掌握實權的,而且消息之靈通,權勢之大不下于地方三品官吏。

翰林院里出來的翰林大多會降品從這個官職做起,等熟悉本部事務后便得升遷。

鄭家和施家人脈權勢都不少,只要他們倆人足夠爭氣,殿試后的名次能考前一些,即便不能入翰林也能謀到六部給事中的官職。

所以他們并不急著參考,考出一個好的名次可以讓他們少走十年的彎路。

他們的目標是封侯拜相,自然要把基底打得漂亮些,但趙寧不一樣,他此生最大的理想也就是考中進士,光宗耀祖了。

至于考中后當不當官,當什么官他卻不多在意,所以他是逢場必下,哪怕考不中,積累經驗也好呀。

他與顧景云結識后才知他志向之遠大,計劃之周密超出他所想,本來還以為他是個例,但此時再看鄭旭及施瑋倆人,這才發現他們也都有自己的計劃,對自己將來要走的路清晰得很。

趙寧愣怔在當場,暗道:我以前之所以將考中進士當做畢生所愿,是因我想要考中進士實在是太難,可如今我認識了顧兄弟,路越走越寬,考中進士也非不可能之事。那我是不是該想想考中進士后該做些什么?

趙寧攏著眉頭愣在原地,黎寶璐見他不動,不由停下問道:“你想什么呢?”

“弟妹,依你說我考中進士后該做什么?”

“你們考科舉不是為了做官嗎?”

“可我只會念書,不會做官呀。”

鄭旭聽到他如此可愛的言論,不由笑道:“趙兄,我等也從未做過官,大家入官場后都是要學的,何苦煩惱。”

顧景云撩起眼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等你考中了可到國子監求學官,或考到翰林院里修書。”

黎寶璐也覺得趙寧不適合當官,尤其是外放官。

粗一接觸,眾人會覺得他很聰明精明,人脈廣且八面玲瓏,但相處久了就會發現他之所以有那么多的朋友是因為這孩子太開朗樂觀,而且人很寬厚,一般二般的虧吃了他也笑呵呵的。

但他又不夠“寬厚”,看到不平之事會不自量力的擼了袖子便上。

比如之前廣州鄉試陷害案,那事分明與他無關,對方又是他惹不起的通判侄子,但他卻跟著他們跑上跑小,一點也不害怕歐家記恨他。

這次顧景云將自己的身世和盤托出,要不是他們攔著,趙寧能擼了袖子加入到顧家的討伐中,將對顧家的流言蜚語再推一個高潮。

小小的趙家在顧家面前都不夠一個手指頭碾的,所以顧景云才提此意見。

鄭旭和施瑋皆驚訝的看向顧景云,國子監的學官根本無權,只負責教導國子監的學子。

說好聽點是官,實際上就是教書先生,他怎么推薦自己的朋友去求這樣的官?

誰知趙寧想了想就很高興的點頭道:“這個不錯,我喜歡。”

又能繼續讀書,又能光宗耀祖,還能封妻蔭子,嗯,他只要一當官就先給他娘請個誥命,也讓他娘高興高興。

鄭旭和施瑋見狀嘆息,還真是淡泊名利之人啊。對趙寧的好感又多了兩分,拉著他一塊兒談天說地起來。

趙寧閱歷少,但這小半年來一直跟顧景云在一塊兒,又從廣州到京城,見識也不少,加上鄭旭和施瑋只說些他感興趣的話題,三人一時說得熱鬧不已。

到了護國寺山頂,顧景云就丟下他們,自己拉了黎寶璐找了張石桌石椅坐下,讓順心把他們的棋盤拿出來下棋。

今天他們就是出來玩的,自然怎么舒心怎么來。

等鄭旭三人意猶未盡的住嘴時,顧景云和黎寶璐已經下第二盤了,三人上前觀棋。

施瑋的棋藝在京中是有名的,只看了片刻便驚訝的看向黎寶璐。

顧景云師承秦信芳,加上展露出來的才智,他的棋藝他自嘆弗如也就罷了,沒料到黎寶璐的棋藝也不差。

鄭旭在后面捅了捅施瑋的腰身,低聲問道:“如何?”

“顧兄弟略勝一籌,但弟妹行棋詭詐,也未必就會輸。”

“顧景云在哪兒?”

聽到這道咋咋呼呼的叫聲鄭旭和施瑋皆一怔,頗有些頭疼的看向入口處。

那兒很快出現一道身影,一把將鄭旭和施瑋的家丁仆從推開,拖著一雙木屐便“啪嗒,啪嗒”的快速走來。

黎寶璐忍不住盯著看他的腳,這么冷的天穿木屐真的好嗎?

此時已進十月,京城這幾日冷得很,初雪可能就這幾天的功夫了。

今兒一早出門她給顧景云準備的是棉襪,外面才套一層布襪,等再冷一些她就要給顧景云準備皮靴了。

就是她自認內力深厚也不敢冷了腳,這一位倒是真勇士。

真勇士“啪嗒,啪嗒”的快步走到顧景云面前,滿含熱淚且激動的看著他,“你就是先生的外甥顧景云?你是從瓊州回來的?先生他,他是否還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