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引薦

“怎么這么晚,可是朝上出什么事了?”顧老夫人扶著丫頭的手走出來。

顧侯爺將身上的寒氣拍去,這才端起桌上的熱茶喝了一口,面無表情的道:“我們新認回來的孫子可是個了不起的人物,我今日方知那童養媳出自順德黎氏。”

顧老夫人蹙眉細想,“順德黎氏?”片刻后一驚,“是杏林世家黎氏?”

顧侯爺點頭。

顧老夫人皺眉,“他們家怎么讓孩子去做童養媳?”

“是前太醫院左院使黎博的孫女,他因得罪蘭貴妃全家被流放到瓊州,是罪民。”顧侯爺肅著臉道:“秦文茵的身體不好,顧景云又是早產,能活下來只怕靠的就是黎博的醫術。他們運氣倒好,流放到瓊州還能遇到一個婦科圣手。”

“難怪他們才住進去便從梧桐苑里清出這么多東西,原來是家學淵源。可這與你晚歸有何干系?”

“黎家的案子翻了,”顧侯爺的臉色算不上好看的道:“今日皇后帶著趙嬪娘娘去御書房翻了十九年前黎博的案子,說黎博是冤枉的,太醫院院正及左院使已經下獄,牽連了太醫院近半的御醫,大理寺和刑部這幾日都不得閑了。”

顧老夫人一驚,“你懷疑此事跟他有關?”

“黎家的案子早不翻晚不翻,偏他回來時便翻案,何況他才見過陛下不久,今日陛下的態度也很奇怪,他一向維護蘭貴妃,十九年前為了博美人歡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流放黎家,今日卻要大理寺和刑部徹查。”

那不是在打自個的臉嗎?

顧老夫人一攏眉,“那我們……”

“當年我們沒借著方家搭上四皇子這條船是正確的,”顧侯爺嘆氣,“顧景云……我們好好的供著他,他心里再有氣,懷瑾也是他父親,此時與他硬碰硬得不償失。”

顧侯爺沒提的是他已經查出顧景云去年曾上過京城,且暗中有人相助,他雖沒查到是誰,卻也疑到太子身上。

太子被皇帝猜忌十多年,眼看著就要不保,誰能想到皇帝年紀越大脾氣越怪,竟漸漸厭棄起四皇子來。

反而對太子,雖依然各種看不順眼,但訓斥卻少了,朝中風向急轉,即便是拿定主意不站隊,一心擁護皇帝的顧侯爺也心驚膽顫起來。

當年顧家三房走了一步臭棋,算是把太子往死里得罪,現在顧景云又回到顧家,除非他們徹底投入四皇子的陣營,不然絕對不能動顧景云。

不然那就是徹底與太子一系站在了對立面。

現在他所能祈盼的就是那孩子對父族還有期待,而他們的討好善待能讓他心軟,這樣顧家才能逃過一劫。

顧老夫人不知丈夫心中的憂慮,只是沉著臉點頭,“侯爺放心,妾身知道怎么做了。”

顧侯爺一向信任她的能力,所以也才提了這么一句。

臨睡前他還特地囑咐道:“明日叫賬房給他支些錢,既然已決定暫退一步,那便把事情做得漂亮些。”

“不用從賬房上出,從我的私房里拿。”

顧侯爺一想,點頭道:“也好。”

于是第二天一早黎寶璐才照著食譜做出一桌香味兩全的早餐時,顧景云就收到了上房送來的一個盒子。

老夫人跟前的大紅人之一銀盞笑盈盈的解釋道:“三爺,這是老夫人叫奴婢送來的,府中的花銷都有度,老夫人憐惜三爺和三奶奶,特地從自個的私房里拿出來的,三爺拿去買些筆墨,三奶奶要買些什么東西也便宜。”

顧景云打開盒子看到里面的銀票立時一揚眉,他合上盒子放在一邊,對銀盞點頭笑道:“替我多謝祖母,等祖母身體好了,愿意見人了,我與寶璐去給她老人家請安。”

銀盞笑著應下,轉身后臉上的笑容卻有些勉強。

銀盞一人回去復命,等著顧景云來給她磕頭的顧老夫人見了沉默半響才揮手讓她退下。

顧景云要不是不知禮,就是沒把她放在心上,秦信芳與何子佩教出來的人,顧老夫人沒法將他往不知禮的那類人里靠攏,可見這孩子對顧家不是一般的怨恨。

顧老夫人捏著佛珠嘆息一聲,一步錯,步步錯,怪她當年跟著侯爺回鄉,若是留在京城就好了。

顧景云拿著筷子點評她做的早餐,“香與味都有了,只可惜在色相上差太多,本是上等的佳肴,這一擺出來勉強算是下等了。”

“你要不喜歡就留著,我現在餓得能吞下一頭牛。”

“為了不讓你傷胃,也為了不讓別人傷眼,我還是辛苦一些吧。”顧景云說罷端起碗。

“你的胃可比你的嘴巴誠實多了,嘴里喊著不要,胃卻享受得不得了。”

顧景云捏著筷子的手抖了抖,指了指對面的座位道:“外面繁花似錦,你一出來果然就會變壞,悄悄你都學了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再讓我發現你看那些不入流的話本,我就讓趙寧把順心的腿打斷。”

正在扒早餐的順心打了一個噴嚏,他迷茫的抬頭道:“誰在說我壞話?”

趙寧嫌棄的踢了他一下,“趕緊吃飯,我們跟顧兄弟約好了在護國寺見面,你別磨磨蹭蹭的。”

順心立即扒飯,道:“上次我給了顧夫人兩本書,顧夫人說好看呢,我昨兒又淘了好幾本,一會兒給她帶上,少爺,您先去把自個的詩稿收拾好,我一會兒一塊帶上。聽說護國寺里常有學子舉辦文會,顧公子應該是帶您去參加文會吧,您可不能輸得太慘。”

趙寧氣得拍了他一下,“閉嘴吧,你再這么烏鴉嘴我下次不帶你進京了。”

順心委屈的撇撇嘴,低頭扒飯。

趙寧盯著他若有所思片刻,轉身回書房把自己閑時做的詩全帶上,說不定真能用得上呢?

這邊順心一抹嘴巴,帶好東西就趕著馬車朝護國寺而去。

而此時,顧景云和黎寶璐才吃好早飯,慢悠悠的往府外走。

倆人站在馬廄前,立即有車夫殷勤的上前,“三爺可是要出府,您看上了哪匹馬,小的立即套車準備。”

顧景云看了他一眼,又扭頭看看一身簡易打扮的妻子,最后點頭道:“把紅棗拉出來吧。”

他回頭對緊緊跟來的紅桃道:“回去給夫人收拾兩套衣裳,你跟著我們一塊兒出去。”

一直提著心的紅桃聞言高興起來,轉身就朝梧桐苑跑去。

顧景云是跟鄭旭施瑋約好了在護國寺見面的,順便把趙寧介紹給他們認識。

在他看來,趙寧雖勤奮,卻天分上欠缺一些,今科只怕是下場積累經驗,很難取中。

但今科過后要再等三年,趙寧基礎打得很牢,所差者不過是閱歷和見識,再回惠州那等小地方很難進步,還不如留在京城。

不管是進書院學習,還是自學,能與京城學子多多交流,再向外游學一年半載,那他的火候也差不多了。

趙寧是顧景云承認的第二個朋友,他對其很有好感,因此愿意替他打算,也愿意為他引薦,直接帶他進入京城的精英學子階層。

顧景云倒護國寺山腳下時,趙寧已跳下馬車,看到顧府的標識,他興奮的沖顧景云揮手,還小跑著上前笑道:“你總算是來了,我還以為你被扣住了呢。”

巧得很,正有一波學子打馬而來,看到顧府的標識以為里面是顧樂康,正要嗤笑一聲譏諷兩句就見顧景云掀開車簾鉆出來,立時一揚眉,這人是誰,怎么坐的顧家的馬車?

而暗暗較勁的鄭旭和施瑋已經驚咦一聲,忙打馬上前,“顧兄弟,你怎么坐著顧家的馬車?”

顧景云回身扶下黎寶璐才回頭與他們笑道:“因為在下姓顧呀。”

倆人一臉懵逼的表情看他,他們當然知道他姓顧,但顧府的標識全大楚只有一個,就像他們,天下姓鄭和施的人多了,然而屬于他們家族的族徽是獨一無二的,并不是姓鄭和施就配用他們的族徽。

有傳承的家族都有自家的族徽,顧家自然也一樣。

顧景云雖也姓顧,卻是瓊州人士,他怎么能用京城顧家的族徽……

等,瓊州人士?

鄭旭和施瑋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覷之后同時想到了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顧家八卦傳聞。

倆人吞咽了一口口水目瞪口呆地看著他,眼前的顧景云不會就是傳說中的顧家三房嫡長子吧?

顧景云笑盈盈的任他們打量,黎寶璐卻覺得天上的太陽太大,忍不住用手在他們眼前晃了晃,道:“你們再看他也是我的人了,你們快清醒些吧。”

倆人立即回神,無奈且尷尬的看著黎寶璐道:“弟妹可真愛開玩笑。”

“為了不讓我再開玩笑我們快上山吧,不然再讓太陽曬下去我就不止是開玩笑那么簡單了。”

倆人這才抬頭的看向黎寶璐,鄭旭道:“弟妹比去年白了好多。”

施瑋嘆氣,“是白了太多了。”

所以不敢曬太陽嗎?

倆人表示理解,女子嘛,皆有愛美之心,倆人體貼的在前面開路上山,一切等找到了遮蔭處再說。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