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愜意

顧樂康攥緊了手中的荷包,雙目怔怔的看著母親,他娘以前不是這樣的。

她教他對下人要寬和,對同窗朋友要友善,對長輩要孝順。他以前還怪她太過軟綿好心,不懂區分看待好壞,可現在……

顧樂康低下頭去看手中的荷包不語。

方氏拽了一下沒拽出來,也發現兒子的異常了,她臉色漸漸沉下,一雙眼睛沉沉的看著他,“這是不是顧景云特意送給你的?”

“這些荷包是母親送給他的,我昨日拿給醫館的大夫看過,他們說荷包浸過能讓男子絕精的藥,母親,我并不想相信這樣的事是你做的,但剛才你看見它戴在我身上為何要那么慌張?”

方氏臉色鐵青,忍不住甩了他一巴掌,崩潰的叫道:“這都是他逼的,他一回來就把我逼到絕境,還讓你與我離心離德!你是我兒子,是我十月懷胎生下又撫養長大的兒子呀!”

顧樂康淚珠一串一串的往下落,哽咽茫然的道:“可我是因為父親和母親做的事才與你們生氣的,跟他有什么相干?”

“他說你們做的事不與我相干,那你們做的事為何又要怪他身上?”他將手中的荷包丟下,轉身往外走,“娘,別害三哥了,要不然我會討厭你的,是你們從小教我兄友弟恭的。”

方氏心中大恨,咬牙看著兒子離去,卻不敢再多動作。她只有這一個兒子,并不想真的毀了母子之情。

早知道……

方氏滿心茫然,早知道又如何,難道她要把兒子往壞里教嗎?

她兒子以前只是過度自負,人格品性卻都是人人稱贊的,她也一直以此為豪,可這一刻她卻痛恨起兒子的正直來。

跑出方氏房間的顧樂康看到堆放在院子角落里混亂的花樹,臉色更加難看,他跑上前道:“這些東西都是我三哥叫人送來的?”

管事嬤嬤膽戰心驚的低頭道:“是,三爺說這些花樹看得正好,送還給夫人,讓夫人栽種在窗下,好****賞玩,但夫人說她窗下的芭蕉長得正好,不宜挖開,所以讓我們分開栽種到花園里去。”

顧樂康仔細打量那些花樹,他沒看出什么不妥來,但顧景云既然不要,這些花樹多半就都有問題,他心一發狠,咬牙道:“花園里都滿了還有什么地方能種?全都搬到我小書房外,把那幾棵梅樹挖起來種下去,爺也想賞賞這樹有什么好看的。”

他娘只要再敢害顧景云,他就去把她害人的東西全拉到自個的院子里去,看她還敢不敢。

一直留意屋外動靜的方氏哭倒在榻上,恨恨地拍了一下榻,秦文茵教出來的兒子就是妖孽,不然怎么一回來就把她兒子的魂給夠過去了?

此時,顧老夫人也在疑惑這點,“樂康這孩子一向高傲,對家里的幾個兄弟雖然友愛卻親近不足,怎么他就這么維護顧景云?”

魏嬤嬤被打了五板子,雖然執行的婆子不敢用力,但她依然表現得一憋一憋的,她沉吟片刻道:“老夫人,您可還記得四爺第一次見他時說的話?”

顧老夫人臉色一沉,當時樂康顯然是見過顧景云的,而且將他當成懷瑾的外室子了,這幾天事情太多,她根本沒時間查問,而樂康又一口咬定沒見過顧景云。

顧老夫人微微抿嘴,道:“去把樂康身邊伺候的小廝書童都叫來,我有話問他們。”

魏嬤嬤躬身退下,嘴角冷笑一聲,以為打了她就沒事了?

這是顧府,外面是侯爺的天下,內院則是老夫人在掌控,一旦老夫人發了狠,即便他是顧府的嫡子也沒用。

二房的姜氏看到顧景云送給她閨女和兒媳的那箱子衣服時差點吐血,惱怒的指使人去把東西都收了,“拿出去找個僻靜的地方全燒了。”

“娘,干嘛要燒,我看這些衣服也都還挺好的,而且我都正好能穿上。”顧二娘拉著姜氏的手搖道,“娘就給我留下吧。”

“不行,”姜氏咬牙道:“什么好東西值得你留戀,這些衣服都被黎氏摸過了,她可是從瓊州那等犯人滿地的地方來的,你也不嫌晦氣。”

顧二奶奶忙拉住小姑,低聲勸道:“好妹妹,嫂子那里還有幾匹好布料,你要喜歡回頭我拿出來給你做幾件新衣裳……”

她可不傻,看婆婆這態度這箱衣服多半有問題,只不知是質量問題,還是摻了什么東西,前者還會,后者就……

顧二奶奶垂下眼眸,往后稍稍退了一步,離姜氏遠了一些。

姜氏沒發現這點,只是對于兒媳的識趣很滿意,親見下人把布料抬下去后才離開。

顧家鬧了一天,顧景云和黎寶璐就在自個的梧桐苑里呆了一天。

小廚房已經砌好,只等廚娘就位就能開共,紅桃捧著名冊要去請黎寶璐點在廚房里伺候的小丫頭,就見顧景云正盤腿坐在草地上,腿上放了一把琴正在彈奏,而黎寶璐隨手者下一根梅枝在草地上舞起來,翩翩若蝶,衣袖翻飛,好看得不得了。

紅桃一下就看呆了。

黎寶璐腳尖輕點,在空中轉了一圈輕躍到她面前,笑問,“你捧著什么?”

紅桃這才回神,發現他們一曲已終,忙紅著臉遞上名冊道:“回奶奶,小廚房已經建好了,除了廚娘小廚房里還需要幾個幫忙的小丫頭,這是我們院里的名冊,您看點誰去廚房伺候比較好?”

黎寶璐接過名冊隨便翻了翻,道:“哪用那么麻煩,廚娘也不必找了,我親做就行,你來給我打下手就好。”

黎寶璐回頭對顧景云笑道:“你不是才淘了一本食譜?我看著有趣,你給我當個品賞的食客吧。”

顧景云放下腿上的琴,淡淡的道:“難得你對廚藝感興趣,你不是說下廚會讓手變粗嗎?”

“是啊,可是最近我對吃的尤其鐘情,雖然出外品嘗發現美食很讓人驚喜,可要是能吃到自己做出來的食物將會更加舒適。”

“行啊,你做吧,我會努力多吃一些的。”

黎寶璐高興起來,興致勃勃的吩咐紅桃,“一會兒我去挑明日做的食譜,將要用的食材寫下來,一會兒你給大廚房送去,讓他們別忘了明兒一早給我們送來。”

紅桃愣愣,“奶奶,您真的要親自下廚?”

“是啊,”黎寶璐理所應當的道:“下廚這樣的事為什么還要開玩笑?還有紅桃,你能不能別叫我奶奶,我會覺得我已垂垂老矣,就等著進棺材了。”

紅桃抽了抽嘴角道:“三奶奶,奴婢不叫您奶奶叫什么?”

黎寶璐:“……老夫人和夫人他們都升級了,怎么你奶奶們不升級?”

顧老夫人之前是顧夫人,所以方氏等人便被叫做太太,但去年過年前顧老夫人的幾個閨蜜都升級做了老夫人,她便也讓家里的下人改口。

于是顧夫人變成了顧老夫人,方氏等人也由太太變成了夫人,但怎么唐氏的兒媳悲們還是奶奶?

不應該也往上一步叫太太嗎?

三太太多好聽呀,比三奶奶強多了。

然而紅桃也不知為什么府里前倆輩都升級了,后一輩卻沒升級。

但見黎寶璐臉上滿是失望,她就忍不住道:“或許等大奶奶和二奶奶生下小公子就好了。”

要是顧家有了第四輩,黎寶璐她們肯定就要由奶奶變成太太了。

“那大嫂和二嫂什么時候生孩子呀?”

紅桃睜著眼睛與她對視,這事不應該問大爺和二爺嗎,她哪里能夠知道?

顧景云好笑的看著她,招手道:“行了,到你練字的時辰了。”

黎寶璐就丟下樹枝跟著顧景云去書房。

紅桃轉身去書房沏茶,見三爺和三奶奶分坐兩邊自個練字,各不理會,她就將茶壺放在黎寶璐的桌上,退下前抬頭看了一眼黎寶璐的字。

很好看,比二小姐的字還要好看。

紅桃偷偷看了一眼沉靜的黎寶璐,暗道:看來二夫人預估錯誤,這位雖然是瓊州那等地方出來的,卻有一身才學,至少不會輸給二小姐。

紅桃垂下眼眸,悄悄的退下。

黎寶璐下午一直練字,顧景云練了一個時辰后就捧著一本書看,偶爾踱步到她的書桌旁就點評道:“圓潤不足,筋骨太鋒,”他似笑非笑道:“舅舅和舅母常叫我與你學習,寬和待人,圓潤處事,可現在看來我沒學到你的寬和圓潤,倒是你學了我的鋒芒畢露。”

黎寶璐低頭看自個的字,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他,“一定是最近戾氣太重,看來我得念幾本佛經靜靜心。”

顧景云好笑,“那就抄佛經吧。”

小夫妻倆關在梧桐苑里,就好像居住在一個獨立的小島上,怡然自得,直接把等著找他們麻煩,看他們笑話的顧家人氣了個半死。

偏侯爺和老夫人態度不明,顧景云之前的表現又太過深沉霸道,誰也不敢上門找他們麻煩。

顧老夫人說不用他們去請安,倆人便真的不去,吃過晚飯后就手拉著手在梧桐苑里逛了一圈,然后坐在后面的敞軒里下了一局圍棋,在黎寶璐敗北后把棋子一掃回房睡覺。

而此時,顧老夫人還在上房里邊念佛邊等著顧侯爺回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