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百態

顧景云探頭往瓶子里看了一眼,然后便在眾人的注目下掏出了一卷的銀票。

春花和紅桃愕然。

顧景云一驚后便是一笑,“他倒是友愛兄長。”

春花臉色慘白,她雖然來梧桐苑伺候,卻是方氏的人,她母親是方氏的陪嫁丫頭,她們自然也是依附方氏而活。

顧樂康這樣的行為無疑是在方氏臉上抽了一巴掌。

顧景云將銀票壓在桌上,對紅桃笑道:“你去把四爺請來,就說我有話與他說。”

春花一凜,上前行禮道:“三爺,這個時間四爺一向在小書房里念書,奴婢對那里熟,不如讓奴婢去吧。”

顧景云涼涼的看了她一眼,對紅桃點頭道:“你去吧,給你兩刻鐘,兩刻鐘之后不論你能不能請到人都必須回到梧桐苑,不然便以偷奸耍滑罪論處,嗯,遲了十息便打一板。”

又指了春花對站在門口候著的四個丫頭道:“把她拉下去打二十嘴巴,送去給教你們規矩的嬤嬤再教一遍,最起碼得讓她知道何為主子,何為聽令。”

春花臉色慘白,“撲騰”一聲跪在地上……

“你要是敢嚎一聲吵到了爺的耳朵,那便多加二十嘴巴。”

春花喊冤辯解的聲音便堵在喉間,四個二等丫頭不敢怠慢,上前拉了春花出去,不一會兒外面就傳來夾板“啪啪”的聲音和春花嚶嚶的哭泣聲。

黎寶璐站在窗前圍觀了一下,轉身和顧景云咋舌道:“他們大宅門的人真會玩,打巴掌原來不是用手打,而是用夾板打的。”

才打了五下,春花的嘴角就見血了,看來一個月內她是不能出現在他們跟前了。

顧景云冷哼一聲,他并不介意顧府的人在他身邊安插探子,但至少這個探子不能太蠢。

像紅桃多好,他和寶璐吩咐下的事她都能辦好,他并不介意她給姜氏傳消息,他和寶璐在這顧府里的一舉一動都被人盯著,貼身伺候的幾人也不過比別人消息更靈通些罷了。

這些也都是他們不介意顧府的人看到的,不愿意讓他們看到的,即便他們費盡心思也得不到。

春花這邊才被打臉,顧府的幾個主子就都知道了。

唐氏是嘆息一聲,她是不愿意再招惹顧景云了,當年她插手秦文茵被休一事,到現在都被侯爺老夫人記著,明明她是為了顧家上下的安危,卻好像她做了什么惡事一樣。

這次顧景云上門認親也是,一府三個兒媳都在馬車上,甚至方氏還是當事人,出了事卻只怪她。

所有人都覺得她沒攔住顧景云和平國公世子交談讓顧府丟了大臉。

哼,這明明是三房的錯,若不是顧懷瑾和方氏不知羞恥婚前茍合,留下顧樂康這么一個鐵打的證據,他們何至于如此被動?

遮羞布被扯開,方氏只吐了一口血沒事了,憑什么她就要承擔所有的責任?

每次碰上秦家都沒好事,顧景云說是姓顧,但他心明顯是向著秦家,他們想要斗便去斗吧,反正她是不管了,反正天塌下來還有侯爺老夫人頂著,她一個世子夫人操什么心?

姜氏則是冷笑一聲,覺得方氏可真蠢,不僅人品不好,智商也堪憂,老夫人都把安排丫鬟的差使交給她來做了,卻還只是選出一個蠢貨來。

顧老夫人卻只是滑動了兩下佛珠,問魏嬤嬤,“老三媳婦安排進去的另倆人怎么樣了?”

“很老實。”

“我們的人呢?”

“依照老夫人的吩咐,她們現在只用心伺候三爺。”

顧老夫人微微閉上眼睛,慢慢的滑動佛珠道:“現在我們就等著看他們何時收服下人了。自他回來,我這心就總也不安,當年懷瑾他們做的事太混賬,卻又不夠心狠,后患無窮啊。”

“老夫人,春花畢竟是三夫人送過去的丫頭,不管三爺認不認,三夫人都是他繼母,他這樣也算不孝,且只因一句話便這樣傷人,春花那丫頭一個月內是不能出來見人了,這性子也太過狠毒了些。”魏嬤嬤看著老夫人的臉色道:“三爺是在瓊州那等窮山惡水的地方長大,性子左些也正常,但現既回到了京城,老夫人還是該教教他才是。”

顧老夫人摸著佛珠沉默半響,最后緩緩點頭道:“也好,讓我看看他對顧府的惡意到底有多深。”

“那奴婢親自去走一趟?還是讓三夫人……”

顧老夫人嘆息一聲,“方氏現在哪還有這心思,樂康悄悄的給顧景云送錢,只怕要傷透她的心了。”

魏嬤嬤沉默。

顧老夫人睜開眼睛,滿是憂慮的道:“因有懷瑾的例子在,自樂康顯出讀書天分后我和侯爺便一味教他清正,以正立自身,以免他像他父親一樣,誰知矯枉過正,這孩子……”

“那奴婢親自去一趟?”

顧老夫人緩緩點頭,魏嬤嬤便裝了幾樣點心往梧桐苑去。

方氏的確是在傷心,得知她兒子竟然把自己的私房全送給了顧景云,方氏差點哭死在床上,她本來就被人詬病,但只要咬緊了顧樂康就是早產,外人拿不到證據也只能私下傳些流言。

但顧樂康這樣變相的與顧景云道歉認錯,卻是把她推到風口浪尖,更是往她心窩里插了一刀。

難道當年她沒辦法避免這種尷尬嗎?

只要一碗藥下去就什么都解決了,她和顧懷瑾都年輕,以后再要孩子就是。

但她愛他呀,愛這個孩子,所以不顧父母兄長的反對生下他,到頭來他卻這樣傷她。

方氏覺得肝腸都斷了。

而此時,顧樂康正局促的坐在顧景云的對面,呆呆的看著他。

其實顧景云并不怎么像顧懷瑾,若是不點破他們的關系,倆人走在一起時不會有人覺得他們是父子,但只要點明,照著顧懷瑾的模樣在顧景云臉上尋找還是能找到一些相像之處的。

黎寶璐給顧樂康倒了一杯茶,笑道:“我們這兒沒有好茶葉,叔叔將就些用吧。”

顧樂康站起來接過,面色潮紅的道:“我那里有今春送來的早茶,還剩下不少,回頭我讓人給,給三哥送來。”

說到后面,顧樂康聲音微低。

黎寶璐看了顧景云一眼,點頭笑道:“那就多謝四叔了。”

顧樂康見她接受,緊張的情緒也稍解,靦腆的朝他笑笑便繼續坐下。

顧景云見他們說完話了便將銀票推給顧樂康,道:“以后別做這樣的事了,我并不需要你的錢。”

顧樂康漲紅了臉,急切的解釋道:“你,你別誤會,我并沒有其他的意思,我就是想你出門應酬,招待朋友都需要花錢,所以……”

“那也還有顧府呢,”顧景云意味深長的笑道:“我是顧家的兒孫,難道我的花銷顧府不包嗎?”

顧樂康一呆,“自然是包的,但也有規矩,我們爺們每個月的月錢是五十兩,我娘她們少點,一月二十兩,大嫂她們都是一個月十兩,你們夫妻倆合起來一個月也才六十兩,哪里夠用?”

黎寶璐咋舌,他們在瓊州時一家五口一年的花銷也就百兩左右,在這里也就人家兩個月的月錢啊。

這么奢靡,真的不是貪官嗎?

顧景云依然將銀票推回去給他,笑道:“你放心,或許之前家里人沒想到,但明天祖父和祖母應該會給我一筆錢自用。”

顧樂康將手縮著,依然不愿意把錢拿回去。

顧景云漸漸有些不耐煩,道:“去年我見你,只覺得你既蠢又驕傲自負,可今日再看,我倒寧愿你不要丟掉那些可笑的驕傲。”

“你覺得你是奸生子便比別人低一等?”

顧樂康漲紅了臉,拳頭緊握,滿眼通紅的瞪著顧景云。

“別瞪我,”顧景云淡淡的道:“這是你在用行動表明的,并非我如此認為。”

顧景云冷笑,“雖然我對他們婚前通奸很是不恥,但那與你有什么關系呢?你是能選擇投生的父母,還是能選投生的時間?”

顧樂康憤恨的目光一怔,愣愣的看著天生與他敵對的兄長。

雖然依然不喜顧樂康,顧景云還是道:“把錢拿回去吧,這事不與你相干,你該干什么便干什么去。”

顧樂康眼睛通紅,淚珠就忍不住一串一串的落下,他伸手抹著眼淚道:“怎么會不相干?我是他們的兒子!”

顧景云冷哼一聲,將銀票扔進他懷里,冷笑道:“你硬要把事情攬在身上我也不攔著,只要你別總在我眼前晃就行。”

顧樂康抹干眼淚問道:“你要報復父親和我母親嗎?”

黎寶璐瞥了一眼窗外豎長耳朵偷聽的紅桃等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顧景云嗤笑一聲,“我報復他們干什么?早十幾年前的事了,我母親現在過得也不錯,只要你父親母親不害我,我自然也不會去與他們作對。”

顧樂康雖然不全信,卻也松了一口氣。

顧景云就微微傾身,低聲道:“你知道我為什么回來嗎?”

“為什么?”

“為了屬于我的家產呀,”顧景云壓低了聲音冷然道:“我是嫡長子,顧家三房的家業七成該有我來繼承。”

顧樂康立即道:“我不跟你爭,你全都拿去吧。我母親的嫁妝不少,我也有一些私產,以后也會出仕,不會少錢的。”

顧景云冷笑,“你愿意,但你娘一定不會愿意,不,甚至連父親都不會愿意。”

“不會的,”顧樂康安慰他,“你也是父親的兒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