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清毒

顧府對于顧景云夫婦的回歸很熱情,顧老夫人甚至為他們辦了一場接風宴,將顧家各房都請來,算是家族的盛宴。

顧老夫人便一手扶著顧景云,一手扶著黎寶璐滿臉笑容的出場。

黎寶璐全程微微低著頭,顧景云臉上的笑容卻和顧老夫人如出一轍,看著溫暖和煦。

族人見了感嘆,“到底是自己嫡親的孫子,老夫人還是疼愛他的。”

但也有人在心中冷笑,知道這不過是特意演出來的假象。

不過今晚過后京城的人就都知道顧景云被接回顧家,一家人相處融洽的事了。

不過信與不信全看各人,也正因為這一點,顧景云不介意陪著顧家一眾人演戲。

或許是顧景云的配合讓顧老夫人很高興,送走客人后她便拉著小夫妻的手道:“你們安心住下,缺什么,想要什么都跟我說,我讓你們母親給你們準備著。”

顧景云但笑不語,黎寶璐就抬頭憨憨的道:“謝謝祖母,公爹已經和我們說過了,我才去梧桐苑里看過了,里面東西很齊備,連我未想到的三夫人都想到了。只是我看院子里的小廚房還沒開始動工,不過也不要緊,我們也還沒找到合適的廚子,慢一些也好。”

顧老夫人笑臉一頓,看著黎寶璐的眼睛反問,“小廚房?”

黎寶璐無視撲面而來的壓力,嬌憨的點頭,“是啊,昨兒公爹跟我說好的,夫君和四叔都是早產,但您看四叔養得多壯,公爹說那是因為四叔吃食精細,他說我們一住進府就給我們砌個小廚房,想吃什么可以叫小廚房做,慢慢養著夫君也會像四叔一樣健康了。”

顧樂康愣了許久才反應過來黎寶璐是在說他。他本來排行第三,顧景云的回歸讓他直接排下一行,變成了顧四爺。

顧老夫人沉默半響才點頭笑道:“這樣也好,景云的身體的確有些單薄了,有個小廚房方便些。”

整個顧府,除了老夫人院子的小廚房配備有專職的廚娘,可以各色菜式都做外,其余三位夫人的小廚房都是自己的陪嫁婆子和丫頭在管,平日里只負責一些簡單的湯水和點心。

也是預備著給夫人們親自給老爺們下廚調情用的,誰會沒事在小廚房點正餐吃?

要是各房都有小廚房,那大廚房還設著干嘛?

干脆分家各過各的算了,因此梧桐苑的小廚房算是顧府的特例了。

顧老夫人不愿意開此特例,但黎寶璐這人毫不害臊,當著眾人的面堂而皇之的提出來了。

才剛把客人送走,顧老夫人可不想再平生波折。

時間還長,她總能把這個孫媳婦給教好來。

顧老夫人揮手讓眾人退下了。

顧景云跟黎寶璐手牽著手回家,春花在后面看了皺眉不已,她開口要說話,紅桃忙拉了一把她,沖她微微搖頭。

夫妻倆的東西已經放進房間,黎寶璐進屋便去把藤箱打開要規整一下,春花疾步上前,想要搶過她手里的藤箱,“三奶奶,還是奴婢來吧。”

黎寶璐將東西挪開,沒讓她碰到,皺眉道:“這些東西我來收拾就好。”

顧景云有潔癖,身上的東西從不許人外人碰。

她的目光在屋里一掃,這才發現屋里除了他們夫妻倆外竟還有六個丫頭。

其中春花和紅桃是大丫頭,分別是方氏和姜氏安排來的,其余四個則是二等丫頭。

她抽了抽嘴角,揮手道:“行了,屋里的事不用你們插手,你們出去吧。”

見丫頭們面面相覷,她就道:“你們去幫我拎些熱水來,我一會兒要沐浴。”

四個二等丫頭忙躬身退下,春花和紅桃卻留了下來。

“你們兩個也退下吧。”紅桃稍稍猶豫,還是屈膝行禮退下。

春花則皺眉道:“三奶奶,這些活兒奴婢來做就好,若是讓老夫人知道我們沒伺候后三爺三奶奶,我們會被受罰的。”

“那你走吧。”黎寶璐繼續手上的活兒,淡淡的道:“離了我的院子自然就不用怕被罰了。”

春花委屈的道:“三奶奶告訴奴婢,奴婢可是做錯了什么?”

“你是主子,我是主子?”黎寶璐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看她。

春花憋屈,“自然您是主子了。”

“那主子說的話,你聽著就是,哪兒那么多廢話?”黎寶璐冷笑,“不過若你認了不止一個主子,或是身在曹營心在漢,那就另當別論了。”

不僅春花,就是沒及時退出去的紅桃心都一寒,后背冒了一身的冷汗。

倆人不約而同的看向屋里安坐著的顧景云,卻見他正似笑非笑的斜睇著她們,倆人身上一冷,連忙低下頭去。

她們怎么忘了,這倆人能鬧得顧府不得安生,連侯爺和老夫人都得退讓三步,何況于她們這些奴才?

黎寶璐看著是蠢笨了些,但她背后還有這位新三爺呢。

春花雖然心中依然不忿,但還是躬身退下了。

黎寶璐便冷哼一聲繼續收拾東西,然后去鋪床。

顧景云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道:“明兒我們哪兒也不去,將這梧桐苑上下里外都逛一遍,將不該存在的東西送出去,然后好好睡一覺,我們晚上有事去做。”

黎寶璐眼睛一亮,“去哪里?”

顧景云一笑,“去見六殿下。”

夜黑風高時去見人,那肯定不是正常的見。

小兩口洗漱完后拒絕了春花值夜的請示,安安穩穩的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起床黎寶璐打坐,顧景云便讀書,然后兩人迎著朝陽打了一套養生拳,神清氣爽的叫人去廚房拿熱水洗漱。

黎寶璐道:“有丫鬟也很不錯,至少這種體力活兒不用我親力親為了。”

顧景云橫了她一眼,敲了一下她的頭道:“行了,快去洗漱,我們要去請安了。”

黎寶璐看著顧景云嘴角似笑非笑的笑容,心里為顧老夫人點蠟。

但顯然顧老夫人不想給她這個機會,他們還沒從梧桐苑出去,正房的下人便來稟報,“老夫人昨兒高興多吃了幾口葷食,昨晚上便有些心口疼,直到凌晨才睡下。老夫人說他不定什么時候才起來,哥兒姐兒們不必去請安了。三爺才來府里,若空了便去找兄弟姐妹們玩,也不必拘束,只別打架就行。”

下人稟報完就畢恭畢敬的退下了。

黎寶璐問:“那我們還去請安嗎?”

“老夫人體恤我們,我們自然要領情,不然不是白費了她一番心血?”

于是顧景云便理直氣壯地不去請安,直接讓春花去大廚房里端來早食,便拉著黎寶璐開始圍著他們的梧桐苑轉圈子消食。

梧桐苑是小兩進的小院子,顧景云他們住第一進,后面有座倒廈,院里種滿了花樹,很是漂亮。

之所以叫梧桐苑是因為進了院門便能看見一排沿著墻角種植的高大梧桐樹,枝繁葉茂,生機勃勃。

不論是從面積,還是雅致上來說,梧桐苑都甩他們所住的小院三條街。

顧景云拉著黎寶璐名為參觀,實為找茬的將梧桐苑每個角落都走遍了。

最后黎寶璐拍了拍后院幾棵新移進來的花樹可惜的道:“這些花樹開花后都很漂亮,我也時常愛去賞花,但再美麗的東西湊在一起一旦形成了毒藥,人也不敢用了。”

說罷招手叫來紅桃,笑道:“去找幾個家丁來,就說我最愛這幾棵樹,我孤身來到侯府,也沒什么東西送給三夫人,不如就借花獻佛,這幾棵長得漂亮,花開更漂亮的樹便送她了。讓家丁們務必要把樹種在三夫人的窗外,讓她一開窗就能看到,這可是她的繼子和繼子媳婦孝敬她的。”

紅桃目瞪口呆,挖自個院子里的花樹送人?

紅桃忙去看顧景云,顧景云眼帶寒光的看過來,紅桃不敢再多言,忙轉身而去。

黎寶璐又從屋里清理出一些擺設,問過是誰送的后便依法送給別人。

比如姜氏送了她一箱子的衣服,不僅布料難得,樣式更是難得,繡共也很不錯,單獨拿出一套來那就足夠他們在瓊州一年的生活費了。

但黎寶璐也就摸摸,事后還讓丫頭們打了熱水來洗手,然后便讓春花把這些衣服分送給姜氏的女兒——親生的!

最后一清,發現除了沒有顧老夫人的東西,府里的其他人都送了顧景云他們不少東西。

其中三位夫人的東西有近五分之一被黎寶璐回送或交叉送出去,最后黎寶璐從多寶架上拿下一個羊脂觀音玉瓶,春花等幾個丫頭今天被她指使得團團轉,見她又拿起一樣東西不由瞪目,這東西又要送給誰?

黎寶璐卻是轉身給了顧景云,“你猜這里面有什么好東西?”

顧景云單手接住玉瓶,笑道:“這東西本身就是好東西,羊脂玉瓶,還是如此剔透溫潤的玉瓶,其價值不少于一萬兩。三夫人倒是舍得把這么好的東西給我用。”

春花忙道:“這是四爺送來的,還是四爺考中秀才時侯爺賞的呢,四爺一向喜歡,平時都不許我們碰的。”

顧景云嗤笑,“的確很珍貴。”

轉身遞給黎寶璐,“你要喜歡就收著,要是不喜歡回頭拿去賣了買你喜歡的東西去。”

“不是啊,我是讓你看瓶子里的好東西。”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