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假象

大管事懊惱的跪在地上匯報:“老夫人,景云少爺已經走了,小的沒攔住。”他頓了一下,最后還是道:“是,是從大門出去的。”

顧老夫人臉色沉郁,看不出在想些什么,半響才道:“知道了,下去吧。”

大管事弓著腰退下,屋里一下只剩下唐氏和姜氏,隔間榻上躺著方氏,地上跪著顧樂康,下人們看情勢不對,早就悄悄退下了。

屋里沒了外人,顧老夫人也不再顧忌,快步繞過屏風,居高臨下的看著跪在地上的顧樂康,“樂康,你告訴祖母,你是不是見過顧景云?”

“沒有。”顧樂康低垂著頭,毫無生氣的道:“我沒見過他。”

“你撒謊,”顧老夫人眼中含著怒火,怒道:“你若沒見過他,何以見他的第一面便說那樣的話?而且一點也不驚詫!”

見顧樂康低垂著頭跪在地上不語,她便蹲下,放松了語氣嘆道:“孩子,你還沒看明白嗎,你娘會嘔血全因他,他對我們整個顧家都抱有敵意,你得告訴祖母你知道的所有事,祖母才能更好的應對。”

顧樂康迷茫的抬頭看她,“可剛才我進來時您和他不是相處得很好嗎?他也是您的孫子……”

顧景云曾與他說過,“這世上充滿了欺騙,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身體感受到的都有可能是假的,你要用心去看,到時你會發現我們生活的世界是個很有趣的地方,這里充滿了算計和欺騙,哪怕是你的至親,有可能還比不上一個陌生人。”

眼前的祖母讓他陌生不已,祖母在他眼里一直是慈愛睿智的長者,他沖進門時見祖母與顧景云相談甚歡,心中雖氣憤,卻并不覺得不對,因為不論顧景云是私生子還是嫡長子,他都是祖母的孫子,祖母那樣的表現才是對的。

但現在祖母親自告訴他,他剛才看到的都是假的,她對顧景云的慈愛,友好全是假的!

德高望重的老師是假的,驚才絕艷,才德雙馨的父親是假的,端莊持重的母親也是假的,就連祖母都是假的了,那他身邊還有什么是真的?

顧老夫人正要與他分析其中厲害,就見他眼露迷茫,脊背一下垮下,好像不堪重負一樣跪倒在那里,她心一沉,便不再逼問他。

是她沒想到,沒想到顧景云對顧樂康會有那么大的刺激。

她起身看了一眼閉目在榻上養病的方氏,目中一冷,淡淡的道:“老三媳婦既然身體不好那便回去修養,梧桐苑讓老大媳婦幫忙收拾就行。”

“母親,”方氏忙睜開眼睛,半起身解釋道:“媳婦身體并無大礙……”

“行了,你還是把胸口疼的毛病養好再說吧。”

方氏臉色一白,知道顧老夫人是生氣了,不敢再爭取。

顧老夫人甩袖離開,等顧侯爺和顧懷瑾兄弟三個被家丁找回來時,整個顧府都安靜下來了。

但底下的洶涌一點也不少。

三爺竟然不是三老爺的嫡長子,還可能是奸生子,下人中間差點鬧爆,眉眼一揚一落都是八卦。

不敢當著主子的面說,卻可以背地里悄悄的打暗語,十幾年前便在顧家當差的下人雖受歡迎,因為他們知道的更多,比如三老爺的原配秦氏。

顧侯爺進門后虎目一掃,冷聲道:“顧景云在哪兒?”

“走了,”坐在上首的顧老夫人疲憊的道:“趁老三媳婦吐血暈倒,我們忙亂時走了,還是自個從大門出去的,明日還不知要被傳成什么樣呢。”

顧侯爺臉色有些難看,而顧懷瑾幾乎是鐵青,他緊握了拳頭道:“聽下人言,他是在門外攔了府里的馬車,還讓平國公府和定國公府的人看了個正著?”

顧老夫人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對這個兒子的失望再也掩飾不住,她不理他,直接扭頭與顧侯爺道:“那孩子被秦家教得很好,溫和知禮,通情孝順,便是我也找不出一絲不妥之處。”

顧侯爺面無表情的道:“秦信芳是秦聞天的兒子,教書育人上自然不會差,何況他之前還是內閣閣老。”

“是啊,”顧老夫人嘆氣道:“可顧景云才十四歲就有這樣的心機城府,到底讓人心驚。那孩子表現得越好,我心越難安。秦顧兩家已成仇敵,是斷不可能和解的,但他回來卻不見一絲怨忿,侯爺,是斷是和,您得盡快拿個主意。”

顧侯爺沉默。

顧家的名聲已經很壞了,但他要真與顧景云斷開血緣親情,他保證,顧家的名聲一定會低到最低點,他有五個孫子,三個孫女,未來還可能有更多。

孫女嫁人,孫兒出仕娶妻都要名聲,他可以預見,他要真那么做,幾個孩子只怕都找不到合適的好親事了,而且,男孩們出仕也會受影響。。

可要說和,他未見過顧景云,但只聽老妻說他便知道那孩子對他們滿懷怨恨,這怨恨只怕很難消除。

畢竟作為父族,他們從未照顧過他,更未問過他一句,而且秦信芳的能力也讓他不能把顧景云當一般仇視家人的孩子看。

這樣的孩子,怎么才能爭取過來?

顧侯爺猶豫不決,便扭頭問老妻,“你覺得呢?”

顧老夫人便嘆氣道:“先和吧,至少大面上不能錯,幾個孩子以后還要結親呢,我爭取一番,他縱是鐵打的心,我也盡力讓他軟一塊心房,何況他那小妻子并沒有他那么精明,可作為一個突破口。以后再酌情改變,若他能行差踏錯,讓我們找到斷絕的借口自然好,若不能,那就盡力打壓他,不要讓他有出頭之路。”

“秦信芳畢竟還在流放,鞭長莫及,即便他有門生故舊在京城,對顧景云的照顧也很有限。何況秦家的那些故舊都不喜我們顧家,若看到我們與顧景云相親相愛,他們未必還愿意幫助景云。”顧老夫人臉上微微露出笑容,“情勢與我們不利,但于他也沒多少利處,別的不說,我們是他長輩,這便是他天然的劣勢。”

“那你怎么還讓他離開,該留下他才是。”

“今天這出定國公府和平國公府的人都看在眼里,我強留下他,他若鬧起來于顧家不好,何況當時我還未拿定主意,所以就答應了讓他出去住兩天。”顧老夫人看向一旁低頭站的顧懷瑾,道:“明日你親自去接他們回來,那畢竟是你兒子,把面上的功夫做得漂亮些。”

“娘,”顧懷瑾不甘愿的叫了一聲,只聽說過兒子接老子的,還沒聽說過老子去迎接兒子的。

顧老夫人臉上薄怒,狠狠地拍了一下扶手道:“不用做此情狀,我們現在如此被動皆是因你而起,沒讓你去跪列祖列宗已是對你的寬容了。”

顧懷瑾一呆,顯然沒想到母親會發作他。

顧老夫人整日來的怒火被引爆,屋里又只有丈夫和三個兒子,再不掩飾自己的情緒,指著他的鼻子罵道:“枉你自詡聰明絕頂,內里卻是個蠢貨,從知道秦文茵產子后我便叫你去把孩子接回來養在自個身邊,到時候是生是死,是聰明還是蠢笨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偏你優柔寡斷,找盡借口就是不愿意去接人,這也就算了,反正秦信芳犯的是謀反的大罪,除非太子登基,不然誰也救不了他,只要看住了瓊州讓他們沒有出頭之路就行。”

“你呢?當初你是如何應我的?”顧老夫人怒不可遏,“我將瓊州的一應事務全部交予你,結果你兒子都高中解元了你還一無所知!蠢貨,我怎么生了你這個蠢東西,將顧景云壓在瓊州,他就算不被我們搓圓捏扁也出不了頭,可他現在回了京城!京城有多少勢力,你一個忠勇侯府算得上什么?更何況秦家的故舊大多在京,你忘了你這么多年為何寸步未進?”

顧懷瑾臉色蒼白,這是他第二次被母親這樣指著鼻子罵,第一次是在母親知道他休了秦文茵后。

顧老夫人氣得眼睛泛淚,拉住顧侯爺的衣袖哭道:“侯爺,是妾身對不起你,竟給你生了這樣的蠢貨!”

顧侯爺嘆息一聲,拍了拍老妻的手。

顧家三兄弟面色漲紅的低下頭去。

顧老夫人哭了一會兒抹干眼淚便對三個兒子強勢的道:“把顧景云接回來后你們要對他好,怎么好怎么來,告訴你們的媳婦兒子,誰要是敢欺負他,我第一個不依。”

顧老夫人冷笑,“他們不是要看我們顧家的笑話嗎,我偏讓他們看看我顧家是如何的父慈子孝,一家和睦!顧景云若是配合還好,要是不配合,一頂不孝的帽子蓋下去,說得多了,今后誰對誰錯誰又還會知道?”

顧家三兄弟忙低頭應下,“是。”

顧老夫人便揮手讓他們退下,實在是不想看到他們。

明明她和顧侯爺都不蠢,也一直很注意三個孩子的教育,怎么就養成了這樣的蠢貨?

顧侯爺喝了一口茶,見妻子漸漸平靜下來,便道:“等把人接回來我看一看他,你也別心急,他才十四歲,性子還沒徹底長成呢,說不定能掰過來。”

“很難,”顧老夫人疲憊的道:“那孩子一看便是心志堅定之人,我們顧家對他從未有過照顧,他又從小在秦家長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