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和氣

“朱世子!”唐氏繃直了脊背,一臉嚴肅的對他道:“朱世子要教導我這侄子改日再上門便是,今日我們還有急事。”說罷扭頭對顧景云道:“孩子,跟伯母進去吧。”

她知道,不能再讓顧景云留在外面了,不然還不一定會出什么事呢?

誰知道朱廷不理她,兀自震驚的看著顧景云,顧景云倒是理她了,他扭過頭來嚴肅的對唐氏道:“大伯母慎言,侄兒父母皆在,上面又還有祖父母和舅舅舅母,并不缺教導之人,朱世子還沒那個資格可以教導我。何況,朱世子的誤解乃是對我生身父母的侮辱,我是一定要解釋清楚的。”

“喲呵,”朱廷揚著眉瞥他,“小子倒是好大的口氣,爺愿意教你是看得起你。”

“那就多謝朱世子看得起了,”顧景云狂妄的一抱拳,譏誚的道:“朱世子年紀輕或許不知,我母親乃顧三爺的原配妻子,我是他們婚姻存續期間懷上的,因此算是顧家三房的嫡長子,我可不是什么來歷不明的私生子。”

朱廷臉上的諷色比他更重,“打量誰不知道呢,你娘是被你爹休的,休離后生子,比私生子都不如。你,和你那京城第一才女的娘都是被你爹,被這顧府遺棄的!”

顧景云臉上的譏誚收起,平靜的道:“朱世子慎言。”

朱廷只以為打擊到了他,坐在馬上得意洋洋的道:“怎么,戳到你痛處了?京城中哪家不知道當年你舅舅前腳被判流放,你娘后腳就被你爹趕出來了,嘖嘖,聽說連嫁妝都沒能拿走就灰溜溜的跟著你舅舅去瓊州了,怎么,十五年后你有膽回來啦?”

黎寶璐偷偷的抬眼看了看朱廷,又瞄了一眼胸口起伏得要暈過去的唐氏,輕輕地砸吧砸吧嘴,聽說顧家算是半個四皇子黨,而平國公世子是四皇子的伴讀,是鐵打的四皇子黨,不知道四皇子知道他的人這么互相拆臺后有何感覺。

四皇子有何感覺唐氏不知道,唐氏只覺得她的臉皮正被人扒下當街狂踩。

后面馬車里的姜氏坐不住了,連忙站出來,一邊斥顧景云,“大家公子當街如此吵鬧成何體統?你既已回家便到后面拜見你母親去,讓你母親帶你進府拜見祖母。”

又一臉嚴肅的勸朱廷,“朱世子,時辰已經不早了,不如讓開路來,長公主的宴席可不好缺席吶。”

朱廷指了指東邊的太陽,嗤笑道:“這個時辰還去鬼的宴席,都被你們顧家搞砸了。爺去不成宴席了那不得找找樂子?”

“對了,這小子的母親在哪兒?不是說是京城第一才女嗎?出來讓爺看看,可別說后面那位是,”朱廷對顧景云擠眉弄眼道:“現任顧三夫人在你娘被休后立即嫁進顧家,進門六個月就生下你弟弟,哎,不對,是弟弟還是哥哥呀,拿不準你還是在顧樂康之后出生的呢,哈哈哈哈……”

顧景云更直接,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姜氏便扭頭問縮在一旁的大管事,“這人是誰,怎么比我大伯母還氣派?”

姜氏臉色鐵青,唐氏臉色比她還要難看,還抬頭陰沉的看了她一眼。

朱廷人混,但察言觀色上一點不差,發現后立即興奮起來,直接在馬上盤起一條腿,興致勃勃的和顧景云介紹,“你不認識她?她是你二伯母,對了,你不認得她,怎么認得忠勇侯世子夫人?”

顧景云理所應當的道:“馬車有規制,而且我母親常與我提起大伯母,說她在顧家做兒媳時大伯母頗為照顧她。”

唐氏一愣,臉上有些怔忪,妯娌中,她與秦文茵的關系的確不差,姜氏是老夫人的娘家侄女,她明明是世子夫人,府上一半的管家權卻要交給姜氏,而且姜氏在老夫人面前也頗有臉面。

秦文茵嫁進門,為了能多個照應的盟友,她一直對她照顧有加,但那也只是上下嘴皮子動動的事,要說有多要好還不至于,何況后面還發生了這么多事……

難道,唐氏抬頭看了一眼臉上淡然的顧景云,難道秦文茵并不知道當年她被休時她做的事?

唐氏心中惴惴,卻沒之前那么難受了。

朱世子似笑非笑的看了唐氏一眼,同情加幸災樂禍地看著顧景云搖頭道:“天真,真是太天真了。”

他像閑話家常一樣問他,“聽說你和你娘跟著你舅舅住?周圍全是窮兇極惡的犯人?住在犯人中間感覺如何?”

“道聽途說不足為證,”顧景云微微搖頭道:“我雖然生活在罪村,但見村民們比別人交更多的賦稅外與外人并無不同。要不是情非得已,我還不想離開瓊州呢。那里山清水秀,又面朝大海,也愜意得很。”

朱廷顯然不信,“這么好,那你還回京干嘛?”

“一是回來見見傳說中的生父,畢竟從出生到現在我還從未見過他,聽說他年輕時驚才絕艷,年紀輕輕便高中探花,我佩服得很;二是回來拜見一下祖父母,我雖是母親生育撫養長大,但骨血里也流著顧家的血,總要回來看看兩位老人家,盡盡孝道;三則,我僥幸考中了舉人,雖然我無心出仕,但若能考取功名,那以后不論做什么都要便利許多。”

“你考中了舉人?”朱廷興奮起來,“不錯,不錯,你那弟弟也考中了,鄉試二十八名呢,十四歲就中舉,大家都說他可能比你爹還厲害,沒想到你也這么厲害,就不知道你們兩個誰更厲害,更像你爹些。”

顧景云笑,“這說法新奇,我在舅舅身邊長大,身邊的人都說我像舅舅,倒沒人說過我像父親,我想可能弟弟更像些。”

朱廷拍腿大笑,屁股下的馬不安的動了動,小廝忙抓住韁繩穩住,朱廷笑出眼淚,手指一抹眼淚道:“說得好,小子,爺喜歡你,回頭我請你喝酒呀。跟你聊天還真開心,就是可惜時間太短了。”

朱廷用下巴比了比他的身后,努嘴道:“諾,你祖母來了。”

顧景云含笑轉身望去,大門已經打開,一身遍地金妝花褙子的老夫人迎著陽光沉穩的走出,一張臉上滿是肅然。

她的目光掃過顧景云和朱廷,移向一直安坐在車上的魏老夫人,微微點頭道:“許久不曾見你了,沒想到你今日興致倒好。”

魏老夫人淡淡的回道:“呆家里都快長霉了,正巧長公主設宴,我便去湊湊熱鬧。可誰知世事就是這么湊巧,遇上了小芷她外孫。”

顧老夫人這才看向顧景云,微微一嘆道:“好孩子,回來了就好,外面太陽漸大,跟祖母進去吧。”

說罷看向已經下馬車斂手站在一邊的三個兒媳,目光平淡的掃過她們的臉,聲音依然輕柔,“派人去與長公主府告罪,我們府上今日就不去赴宴了,讓孩子們都回家漸漸他們兄弟。”

說罷也不理朱廷這個半瘋子,抬起手來看向顧景云。

顧景云卻轉身扶住黎寶璐,微微低頭看著她笑道:“別怕,你看祖母很和善吧,我們進去。”

姜氏很有眼色的上前幾步扶住顧老夫人的手臂,這才讓她不至于很難看。

但從始至終,顧老夫人的臉色就沒變過,被姜氏扶住也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抬腳進府。

朱廷雖然還很想看熱鬧,但在人家門前看與追到人家家里看區別是很大的。

他惋惜的嘆了一口氣,回身沖后面已經看了大半天熱鬧的馬車揮手道:“爺不去了,你們自己去吧。”

說罷打馬就跑。

平國公世子夫人撩開簾子便直看到丈夫遠去的背影,不由暗暗跺了跺腳,但轉而想到剛才看到的熱鬧,她立時眼睛一亮,放下簾子道:“走,我們去長公主府,我們去晚了,怎么也要告個罪才好。”

又探頭看向前面的魏老夫人,笑瞇瞇的問,“老夫人還去嗎?”

魏老夫人放下車簾,嘴角微翹的道:“去呀,老婆子好容易出門一趟怎么能半途而廢呢?”

她兒子半夜跪在她跟前求她,她總要善始善終才好。

黎寶璐被顧景云扶著從顧家的大門進去,里面停了一溜兒的青布小轎,魏老夫人扶著姜氏的手坐進第一頂小轎里。

姜氏看了眼跟在后面的顧景云和黎寶璐,皮笑肉不笑的道:“我們姜家的男丁不興坐轎,你又不認識路,不如讓你媳婦來跟我坐一頂,你在后面走著?”

黎寶璐抬頭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看向姜氏,似乎被嚇到一般縮在顧景云身后,緊緊的抓住他的袖子道:“夫君,我怕她。”

“怕什么,她是二伯母。”

“她好可怕,她會皮笑肉不笑。”

姜氏僵在當場,瞪大了眼睛去看黎寶璐,沒料到她敢說這樣的話。

一旁候著的下人們也嚇得直偷眼看倆人。

轎子里的顧老夫人拳頭緊了緊,半響才淡然的道:“讓景云媳婦與我同坐,景云便坐下一輛轎子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