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到京

趙寧在家停留了五天,他倒是想多留幾天,但顧景云和黎寶璐強烈要求盡快上京,黎寶璐甚至提出了分開上京的思路,趙寧生怕自己被丟下,立即就跟他爹娘辭別了。

趙家的流水席才開了四天便不得不忍痛送趙寧離開。

從趙寧伯爺爺到他堂兄弟們都來送他,呼啦啦一群直接把村口給堵了。

趙寧他爺爺顫顫巍巍的看向黎寶璐,滿含熱淚的叮囑道:“孫兒啊,你一定要努力讀書考取進士,一次考不中不要緊,你還年輕,咱不急啊,只要在有生之年考上就行。”

趙寧:“……爺爺我在這兒呢。”

趙寧他爺爺順著聲音找去,伸手摸了摸顧景云的腦袋,“我知道,我知道,爺爺就是關心一下你同年。”

趙寧:“……爺爺,您的手再往右邊來一點,您現在摸的才是我同年。”

顧景云&黎寶璐:“……”

趙寧他爺爺“咻”的一聲收回手臂,趙寧他爹見狀不對,立即簇擁著三人上馬車,“行了,行了快走吧,路上要小心點,吃喝上不要省,家里別的沒有,供你的錢還是拿得出來的。”

順心忙把自家的馬車駛上來,這是趙寧他爹看到黎寶璐的馬車后特意去給他兒子買的,總不能人家駕著馬車,他兒子卻駕著騾車吧。

所以這趟上路共有兩輛馬車,能帶的東西也多了不少。

要不是趙寧堅決拒絕,趙家還打算安排他兩個堂兄弟跟著他一起上京,幫忙打理他讀書之外的事。

馬車出了村莊,與熱情的趙家人漸行漸遠,不僅黎寶璐,顧景云都呼出一口氣。

“不怪趙寧健談開朗,”黎寶璐笑道:“你這半個學生以后成就只怕不小。”

顧景云嘴角微翹,“這是他之幸。”

跟在后面的馬車里,趙寧正扒拉著行李看他爹娘都給他捎帶了什么東西,他從一個包袱里掏出一大包牛肉干,口水一下就流了,他就說嘛,他娘肯定給他備零食了。

趙寧爬出車廂,分了兩條給順心,“趕上去,給顧兄弟和弟妹送些零嘴去。”

順心嚼著牛肉干含糊的道:“太太肯定也給他們準備了。”

趙太太的確給黎寶璐他們準備了牛肉干,除了牛肉干,還有龍眼干,柿子干,紅薯干等各種干貨,全是給他們在路上當零嘴的。

所以趙家的熱情雖很讓人苦惱,但黎寶璐決定下次再過惠州還是要去拜訪一下,不沖別的,就沖這么多的零嘴也不能過門而不入。

要知道,這些東西在外面店鋪是沒的賣的,都是農家人自己曬了自吃,黎寶璐想買都買不著。

四人走走停停到京城時已是九月下旬,天氣已開始微涼,顧景云已經穿上夾衣,一行四人中只有黎寶璐還穿著夏衣毫無所覺。

進了京城,他們直接去之前住的小院。

李安派有一人在這里看守房屋,看到黎寶璐只是一愣就連忙跪下請安。

黎寶璐笑道:“不用如此多禮,你回去吧,順便告訴你家主子我們回京了,若有空閑再相約見面。”

門房恭恭敬敬的應下,幫忙把行李都搬進去,他瞄了一眼趙寧和順心,垂下眼眸道:“夫人,房間一直打掃著,廚房里也有些米面,您看一下還緊缺著什么,奴才立即給您送來。”

“緊要的東西我們都隨身帶著,剩下的我們再慢慢梳理,你先回去吧。”黎寶璐給了他五兩的賞銀,道:“路上小心些。”

這是叫他不要被人抓到把柄,將這座小院暴露了。

門房躬身應下,很快就離開。

趙寧憋了半天,終于找著機會,“弟妹,這是你和顧兄弟的房子?”

“是啊,上次我們來便是住在這里。”黎寶璐領著他進客房,“以后你和順心就住這間,回頭再請個廚娘就行。”

趙寧腳步一頓,“你們不住在這里?”

“還不一定。”

趙寧瞪眼,“你們還有別的計劃?”

“景云祖籍京城,所以我們不是只有這一個住處的,但如果順利的話,我們便回來住,要是不順利還不一定會住在哪里呢。”

趙寧直覺有些不對,正要細問,顧景云便皺眉道:“你專心念書就好,外面的事不用多理會,京城書院不少,這條街上更是書生云集,你沒事可以到茶館去逛逛,多與人交談。你基礎打得不錯,但讀的書還是有些少,回頭我列些書單給你,你去書局或借或買,先把閱讀擴廣開來。”

趙寧立即斂手應下。

顧景云滿意,牽了黎寶璐離開,“廚娘你們自己找吧,我和寶璐明日有事。”

趙寧眼巴巴的看著倆人回房,丟下他這個人生地不熟的朋友。

順心又激動又忐忑,“公子,不然我先提前出去打聽打聽消息?總不能明兒連菜市場都找不著。”

“去吧,去吧。”

顧景云要寫拜帖,除了忠勇侯府,還有秦家故舊,何家故舊,上次來京他躲躲藏藏,這次卻要光明正大的出現在人前。

顧景云嘴角蘸著冷笑,只是不知京城眾生是否做好了準備。

黎寶璐幫忙將他寫好的拜帖吹干裝好,“先送忠勇侯府的?”

顧景云點頭,意味深長的道:“當然,作為顧家子孫,我初初回京,當然要先拜訪本家。”

顧景云扭頭看向黎寶璐,上下打量她道:“你的衣服都不合適,明日我與你去成衣鋪里看看,再去打些首飾。”

黎寶璐立即捂住錢袋,搖頭道:“我年紀還小呢,不要滿頭珠翠。”

顧景云幽幽地道:“不用心疼錢,去一趟顧家你想要多少我就給你拿多少回來。”

黎寶璐就轉了轉眼珠子,顧景云便敲了一下她腦袋,笑罵,“我就知道你是心疼錢。”

黎寶璐吸了吸鼻子道:“到春闈還有四個來月呢,我們吃穿,你出門應酬都得要錢。”

顧景云冷笑,“放心,顧家再窮,這點錢還是出得起的。”

顧景云雖沒打算繼承顧家,但也沒打算與他們劃清界限,需要的時候他不會手軟的。

顧景云放下筆,看著桌上的拜帖冷笑,想要在奪嫡之爭中置身事外,也要問他答應不答應。

還活著的忠勇侯在軍中還有不少人脈,這可是難得的一枚好棋。

看著顧景云嘴邊的冷笑,黎寶璐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他微鼓的臉頰。

“……”顧景云抓住她的手指,頗為無奈的看著她道:“老實些,信不信我把你的臉捏腫?”

黎寶璐立即收手。

顧景云看著還帶著嬰兒肥的妻子,手癢了癢,到底還是克制下了心中的沖動,不急,現在捏他肯定斗不過她,他可不想明兒出門帶一臉的指印。

“去做飯,吃過后就休息,明天你去送拜帖。”

趙寧洗漱好出來時便看到夫妻倆正在廚房里忙碌,即使已經看過很多次他依然忍不住慨嘆。

問世間有多少男人會愿意跟妻子一起下廚?

尤其還是一個少年解元,不僅顧兄弟是有福的,弟妹也是有福的呀。

廚房殺手趙寧坐在臺階上撐著下巴欣賞他們在廚房里忙碌的身影,一顆帶水的小白菜就砸在他頭上,顧景云盯著他淡淡的道:“來洗菜。”

趙寧只能起身進廚房,規整好行李的順心立即奔出來進廚房幫忙燒火。

趙寧洗菜,順心燒火,黎寶璐切菜,顧景云掌勺,他們的午飯很快做好,果然分工合作的效率是最高的。

旅途勞頓,四人用完午飯消食片刻就去睡覺,一覺睡到傍晚,黎寶璐才醒來就發現門外停了輛馬車,略微思索后便去開門。

之前的門房正恭恭敬敬的立在門外,看到黎寶璐開門立即恭敬的行禮,低著頭謙恭的道:“夫人,我家主子叫小的給公子和夫人送些東西來。”

黎寶璐讓開,點頭道:“進來吧。”

門房立即從馬車里往下搬東西,除了一些米面肉,最引人注目的是兩個大箱子,一個大盒子。

門房將米面肉放進廚房,然后將其他東西搬進堂屋,打開兩個大箱子給黎寶璐看。

“這是我家主子給公子和夫人預備的衣裳,公子和夫人來京路途遙遠,總有不齊備之處,所以我家主子便先預定下,”門房恭敬的道:“夫人看看還缺些什么,告訴小的,小的給您送來。”

又捧了那個大盒子道:“里面是主子為夫人預備的些許首飾,夫人看看可還喜歡,若不喜,小的拿回去再給您換些來。”

黎寶璐抽了抽嘴角打開盒子,里面分為四層,最上面乃兩套銀飾,再下一層為兩套金飾,第三層是一套紅寶石,一套藍寶石的纏金首飾,最下一層則是玉飾。

黎寶璐不由感嘆李安的貼心周道,正要說話就抬頭看向門口。

顧景云有些睡意惺忪的出現在門口,他掃了一眼地上的箱子和黎寶璐手中的盒子,微微點頭道:“東西我收下了,問一聲你家主子我們何時見個面。”

門房躬身道:“是,小的一定將話帶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