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賠償

“我們有錢啦,你想買什么跟我說,我給你付賬。”黎寶璐特豪氣的拍下九張銀票和八錠大銀塊。

顧景云從銀票里挑出一張十兩的面額,看著剩下的八張百兩銀票,挑眉道:“你定價千兩?”

“是啊,瓊州日出圖都定價十萬兩了,仙人出海圖價格總不能太低。”

“畫是誰買的?”

“熟人,寶來號賀家。”

顧景云微微點頭,不再問,而是抬頭盯著她鼓鼓的胸口,問道:“里面是什么?”

黎寶璐從懷里拿出那個布包,得意洋洋的道:“你猜。”

“錢。”語氣很是肯定。

黎寶璐嘟嘴,“你就不能先猜猜別的。”

她將布包打開,露出以免一沓的銀票,顧景云拿來仔細看了看,全都是一百兩面額的,目測有二百來張。

“哪來的?”

“黑吃黑來的,歐家跟袁家鬧翻了,歐家透露出袁家有大量家財的消息,有人心動了便提前來偵查,誰知道袁家不把金銀帶著,反而寄存在錢莊,更不巧的是被踩點的人發現了,他們就下手搶了。”黎寶璐得意洋洋的道:“我去錢莊兌銀子,不好看了全過程,一時忍不住就黑吃黑了。”

“你打算怎么用這些銀票?”

“照師父的規矩來,留下百分之十,剩下的散了。”

白一堂作為一個賊都能讓全武林敬佩,便是因為他的原則性,和那些劫他人之富,濟自己之貧的俠盜不同,白一堂偷的東西除了留夠自己吃喝,其他的皆散給貧苦百姓。

而且這人最愛劫貪官,不然他也不會被這么多人算計著抓了。

也正因為他愛劫貪官,而且大部分錢都是歸于百姓,所以審判時才有人為他說話,只以偷盜的罪名判了流放。讓那些恨不得把他碎尸萬段的官吏只能瞪眼。

白一堂一人吃飽全家不愁,每次留下的錢都不多,即便是最窮困的時候也只拿偷來的百分之十。

白一堂告誡過黎寶璐,偷盜來錢太快,為了不在此行中迷失自己,須得有原則,有規矩。

而白一堂的規矩就是,非不義之財不取,不論所取錢財幾何,自身如何困難,所留錢物不得超過百分之十。

所以哪怕黎寶璐只偷到十文錢,也只能留下一文,剩下的九文必須散出去。

散財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黎寶璐現在又不缺錢,有片刻的懊惱。

“這么多錢怎么散出去?”

顧景云已經將銀票數好了,一共一百八十張,即一萬八千兩。

“將這些錢全都買了米面,麻布,棉花和一些常藥,皆送到廟里讓僧人幫忙散給廣州的貧苦百姓,特別是育善堂那里多送些,不到兩萬兩,并不能買多少東西。”顧景云嘴角一翹道:“麻布便和寶來號買,照時間推算,他們應該剛從瓊州回來,必定有帶回來的麻布。”

這樣還能支持他們自家的生意。

倆人議定,黎寶璐便算出每樣需購買的數量和大概的花銷,正如顧景云所說,一萬八千兩的確不多,不過只買了些東西就完了。

倆人一文沒留全散出去了,為了不暴露自身,黎寶璐做男子打扮,把手臉涂黑,拿了錢去各家店鋪買東西,買好了讓人送到廟里和育善堂。

于是沒兩天廣州底層的百姓都知道廣州城里出了個大善人,正通過寺廟向貧苦百姓散米面,連布和棉花藥材都有。

大家紛紛涌向寺廟。

一萬八千兩的東西也就飄了個水花就沒了,但沒領到東西的人并不抱怨,而是順勢去廟里燒香拜佛,希望下次再有這樣的好事他們能趕上,順便再求家人平安,糧食豐收。

然后心滿意足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而被周知府拖了幾天的案子再次開堂審理,歐家愿意賠償,但并不愿意賠償那么多,沒辦法,顧景云列出來的名目太多了,每一項都只賠幾兩幾十兩,但幾項加起來就很多了,每人能賠到的大概有三百五十兩左右。

顧景云的最少,但也有八十兩之多。

死亡的常寬最多,喪葬費,父母的贍養費加妻兒的撫養費,幾項加起來就有三千兩,還不算孩子的教育費,父母妻兒的感情傷害費等,全部加起來共有八千八百六十五兩。

其中孩子的教育費最高,因為顧景云直接把他啟蒙到考中進士的這段時間的花銷全算進去了,一直算到五十歲。

歐通判看到時差點吐血,顧景云很理直氣壯的辯解,“若是常寬不死,他考中舉人后不管是再進一步還是謀官都可以養活妻兒,自然也可以供兒子讀書科舉,還能為他留下不少家業。現在只是讓歐公子賠償些許教育費已是我們看在同年的份上退一步了。常寬若是活著,他的妻兒何須擔憂這些?”

堂下站著一個舉人,二十三個秀才,即便是木訥如喬胥都能條理清晰的辯論,何況顧景云和文生?

一對二十四,歐通判完敗!

他也知道不能與他們口舌之爭,只能將那些自己認為毫無道理的條目列出來駁斥,但顧景云既然敢列出來就不怕他駁。

雙方在公堂上唇槍舌戰,一直說到口干舌燥,最后以歐通判失敗為終結。

最后歐通判賠償二十五人,包括常寬在內,共一萬六千九百九十五兩。

即使歐通判家業不少,依然心疼得無以復加。

黎寶璐在心里算了算,以現在一斤米十二文到十五文來算,一兩銀相當于記憶中的前世二百二十五元,歐通判也就賠了三百八十萬左右。

看著挺多,但平均到每人身上也沒多少了。

而且看歐通判雖然心疼,但依然很快拿出賠付的錢來,不由湊到顧景云耳邊低聲道:“賠少了。”

顧景云用扇子敲了一下她腦袋,含笑道:“不少了,三百五十兩,一年若花銷五十兩也夠用七年的了。”

他們家生活算精致的了,一年下來也就花不到百兩銀,而一般的五口之家,一年二十兩就能過得很寬裕了。

他給出的這個數額雖不至于讓歐家傾家蕩產,卻也讓他們家傷筋動骨了,再要得狠了,歐通判必定激烈反擊。

到時候他拖著不服判決,吃虧的還是這些文弱書生。

因為歐通判的家在這里,他有的是時間和人耗,但這些書生不一樣,他們家不在此,在這里多一天就要多花銷一些,而且他們的時間也消耗不起。

一日不讀書就會生疏,他們的精力要是一直放在官司上還怎么讀書科舉?

顧景云與他們沒多少交情,但既然站在了統一戰線便要為他們著想。

顧景云心里想得明白,文生自然也領會到了他的用意,從心里認下這份情。

而其他人得到了賠償的錢,心口一塊大石落下,紛紛與伙伴們告別,相約三年后再聚。

家里已經知道他們不能參加科舉的事了,必須得盡快趕回去。他們現在有了錢,也不怕三年后沒有路費了。

最后只有文生和喬胥留下,他們是這次維權事件的領頭人,常寬的賠償款便由他們拿著,他的父母妻兒已經得到消息往廣州趕了,他們得等他們到廣州后把錢給他們,然后護送他們扶棺回鄉才算完。

倆人對顧景云很感激,彼此都覺得對方是可交之人,便交換了文帖。

顧景云道:“兩位學兄的學識都已足夠,若有心不如出去游歷一番,要是去京城,我必盡一番地主之誼。”

文生好笑,“顧兄弟已有十足的把握能進殿試了嗎?”

不然怎敢說盡地主之誼?

顧景云一笑,“我雖是在瓊州出生長大,但祖籍卻在京城,即便我考不進殿試,我也能盡地主之誼。”

倆人微微驚訝,京城人怎么跑到瓊州去定居了?

兩地差的何止十萬八千里?

顧景云卻沒解釋,而是將手中才賠到的八十兩給文生,“這是給常家的喪儀,我明日就要離開,便不等常家人到了,替我與他們說一聲節哀。”

文生接過錢袋,嘆息一聲,拍了拍顧景云的肩膀算是應下了,“明日我與喬兄去送你。”

喬胥看著顧景云與黎寶璐走遠,這才扭頭與文生道:“顧兄弟心有狹義,可交。”

文生點頭。

而走遠的顧景云看著漸落的夕陽微微一嘆,“昨日常寬的書童收拾了他的遺物,我無意中看到了他書中的注解,倒是心胸寬廣,性格堅毅之人,可惜了。”

“你在懊悔?”

“你我都早知道此事乃歐敦藝的算計,也都算出還有其他的受害人,但當時為了不起波瀾,也為了能抓到他的把柄就聽之任之了,昨晚我總想,若是我在察覺后便發難,或許常寬就不會死了。”他并不可惜文生等人,他們還活著,不過晚了三年。

但常寬是真可惜,他死了。人死如燈滅,再不復存在。

黎寶璐想了想道:“以后有機會多幫扶一下他家吧。”

顧景云點頭,他也只是懷疑了一下,將心內的可惜壓下,借著寬大袖子的遮掩牽住她的手,沐浴著夕陽慢悠悠的往家里走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