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中秋

“你信袁芳是無辜的嗎?”文生看向顧景云。

“不信。”

文生臉色便有些難看,“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他牽扯其中?”

顧景云點頭,“然而并沒有證據,歐敦藝和他的書童小廝的證言并不能作為證據。”

文生拳頭緊握,顧景云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別急,來日方長,而且該有人比我們更恨他才對。”

文生扯開一抹笑容,對顧景云拱手道:“明日就放榜了,顧兄弟回去休息吧,等你高中,我們在飄香樓里包一場為你慶賀。”

顧景云含笑搖頭,“該是我請你們才是。”

黎寶璐站在一邊等他們話別,文生看了她一眼后嘆道:“顧兄弟好福氣,我等不及多矣,好,便由你來請,也讓我們沾沾你的福氣。”

黎寶璐等文生走遠了才上前拉住顧景云的手。

顧景云認真的看她,“今日是中秋,我陪你去買東西吧。”

“我想去選些大螃蟹,做月餅的餡料已經買好了,菊花酒也備了,下午我們回去蒸螃蟹,做月餅,晚上只賞月飲酒。”

“好!”顧景云想了想又道:“給舅舅他們寄幾個月餅回去。”

黎寶璐興致起來,高興的道:“再寄兩壇菊花酒,去年家里沒收集菊花,我們出來時又把菊花酒全喝了,吃蟹怎能不配菊花酒?”

趙寧知道后也心動,“不如我也給家里寄一些回去?”

順心就忍不住翻白眼,“這不是浪費錢嗎,今天就是中秋了,等送到家早過了中秋,再吃月餅還有何意?而且您看家里像缺月餅和菊花酒的樣子嗎?”

“朽木,”趙寧瞪著他道:“那你看顧兄弟家像缺這兩樣東西的嗎?”

順心一噎,小心的看著正坐在桌子邊小心做月餅的夫妻倆。

“我們都聽到啦,”黎寶璐斜睇了順心一眼,道:“今天晚上大家都過一個中秋,等他們收到我們的月餅,他們又可以過一個中秋,這是多么幸福快樂的事情。”

“鵝毛尚輕且能千里送,我們不過隔了一道海峽,”顧景云抬了抬下巴道:“你要送便自己來做吧,也讓你父母嘗嘗你的手藝。”

趙寧緊張起來,“我?可我不會做呀。”

顧景云鄙視他,“學著。”

趙寧便去洗手抓面團,他從未下過廚。趙家雖只是鄉紳,但因趙寧是全家的希望,所以寵他得很,別說下廚了,他連自家廚房朝哪兒開都不知道。

黎寶璐的廚藝且不說,顧景云的也棒得很,做出來的月餅再在模具上一壓,拿出來后漂亮得不得了。

看看自個手上揉成一團的月餅,趙寧額頭上不由冒出細汗。

顧景云和黎寶璐嫌棄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做的自己吃。”

趙寧欲哭無淚。

到最后趙寧還是沒好意思把自個做的月餅寄回家,而是拿了廚娘做的,順心壞心的偷偷在里面加了一坨趙寧做出來的。

寄回趙家后,趙老爺和趙太太差點為了這一坨月餅的歸屬搶起來,最后被趙太爺拿走了。

趙寧的處女作品進了趙太爺的肚子,直接撐得他連晚飯都不想吃了。

黎寶璐將月餅放好起火,一旁的蒸籠里蒸著大螃蟹,顧景云則挽了袖子打算做其他的菜。

他們給廚娘放一天假,讓她回家過節去了。

中秋節是華夏最為重要的節日之一,幾人自認是好東家,自然不會剝奪下人一家團圓的機會。

順心連忙進廚房幫忙,除了茫然無措的趙寧,其他人都有條不紊的動作起來。

趙寧憋紅了臉道:“我能做什么?”

“你洗菜吧。”黎寶璐指使他道:“去缸里打水,把菜洗凈放一邊,我一會兒切。”

趙寧笨手笨腳的去舀水,路上還差點摔了一跤,抬頭見顧景云風姿卓越的站在灶錢炸丸子,不由嘆息,“顧兄弟,你年紀小小,怎么就會這么多?我讀書比不上你也就算了,琴棋書畫也不能與你相比,就連閱歷都比你差一分,沒想到你連廚藝都會……”

他讀書都嫌時間不夠用,顧景云小小年紀是怎么學到這么多的?

趙寧眼巴巴的抬頭看顧景云,“顧兄弟,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指點一下我,哪怕我只學到三成也滿足了。”

顧景云沉默了一下道:“你不用傷心,因為世上能做到這些的人少之又少,你并不是一個人。而有些時候你要勇于承認,天生比后天努力要更重要。”

趙寧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臉皮漲紅,“顧兄弟,你,你……”

你臉皮怎么能這么厚?

顧景云當然不承認他臉皮厚,他不過是說了實話。

四人一起努力做了一桌子豐盛的晚飯,此時太陽剛下山,余熱還在,一行人便把桌子搬到后院,吃完晚飯圓圓的月亮就蹦出來了。

大家擺上蒸好的螃蟹,開封的菊花酒,新鮮出爐的月餅,邊吃吃喝喝邊賞月。

顧景云高興,一連喝了三杯酒,臉色薄紅,眼睛逐漸發亮,雙目只定定的看著黎寶璐,理也不理一旁使勁兒刷存在感的趙寧。

趙寧撇撇嘴,拉著順心到一邊賞月,給他背各種關于中秋和月亮的古詩詞。

順心聽懂一半,但還有一半沒懂,急得滿頭大汗。

黎寶璐便拉了椅子與顧景云靠坐在一起,笑道:“趙寧喝醉了。”

顧景云連個眼光都沒看他,繼續看著黎寶璐道:“別理他,你看我就好。”

“好,我看你。”黎寶璐知道他喝醉了,也不扶他回房,伸手握住他的手便一起靠著椅子抬頭看月亮。

顧景云“砰砰”亂跳的心漸漸安靜下來,頭微微一歪靠在黎寶璐的肩膀上,含笑道:“以后每年過中秋我都給你做月餅吃。”

“我要吃肉餡和雞蛋陷的。”

“好!”

黎寶璐偷偷瞄著顧景云白玉無瑕般的側臉,心“砰砰”跳起來,真是太漂亮了,好想咬一口怎么辦?

正猶豫著要不要啃一口,耳邊便響起顧景云低低的笑聲,然后臉頰一疼,竟然被顧景云咬了。

黎寶璐臉色爆紅,急忙去看趙寧和順心,這才發現倆人早不見了。

“你剛才在想什么?他們早就走了。”顧景云目光炯炯的看著她,“是想像我一樣咬你嗎?”

“胡說,我又不是小狗,怎么會咬人?”

“嗯?”顧景云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這是在說我是小狗嗎?”

黎寶璐硬撐著看他,顧景云便笑著去摸她的臉,愉悅的笑聲在耳邊響起,“真是傻瓜,除了小狗,丈夫也是會咬人的呀。”

說罷一頭栽在黎寶璐的懷里,雙手緊緊地捏著她的衣袖昏睡過去了。

黎寶璐看著嘴角帶笑的顧景云,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臉頰,“我就說嘛,今天晚上的酒又沒摻水,怎么可能喝了三杯都不醉。”

黎寶璐抱起顧景云就往屋里走,把人放在床上后見他的手依然緊緊地抓著她的衣袖,便抽了抽嘴角,將衣服脫下讓他抓,自己去打了熱水來洗漱。

八月十六是放榜日,今年放榜趕的巧,大家昨天先在府衙圍觀了一場好戲,晚上又各種狂歡,第二天不約而同的睡遲了。

除了極個別考生早早的爬起來奔赴禮房等待放榜外,其他人都還睡著。

顧景云便包括在這極個別考生中,但他不是自愿起床的,他是被黎寶璐挖起來的。

鄉試比院試重大多了,因此黎寶璐不僅把自己拾掇得非常漂亮,還讓顧景云換上了新衣服。

顧景云卻看著黎寶璐不動,半響才慢騰騰的轉進盥洗室,耳尖紅紅的換上衣服。

顧景云和黎寶璐的衣服皆是藍色,顧景云人白,穿什么顏色都好看,黎寶璐卻很少穿這種顏色,因為她人黑,襯不起藍色。

但現在她穿上藍色后顧景云才發現她白了許多,之前一直帶著小麥般健康膚色的小姑娘,或許是因為曬太陽的時間減少了,又過了一冬一春,她竟然白了許多。

穿上藍色,既典雅又襯得人膚白貌美,關鍵是他們穿的同色,別人一看就知道他們是夫妻。

顧景云出來后見她還梳著姑娘的發型,便道:“換一個發型吧。”

“換什么樣的?”

“我來幫你。”

黎寶璐便開心的坐在梳妝臺前,散開頭發讓他弄。

很多年不幫她梳頭發有些生疏了,顧景云梳了好幾下才開始動手,看著乖乖坐著的黎寶璐,顧景云又想起了她剛到顧家來的時候。

那時候寶璐才三歲,可能剛從光頭進化而來,因此頭發很短,也很少,還有些泛黃,軟軟的貼著頭皮。

秦舅母幫她調理了好久,天氣暖和后就把她的頭發全剃了重新長,她便是那時候才開始留長頭發。

小孩子頭發長得快,她只會在頭頂綁一個,頭發再長點就綁兩個,難看得不行。

他便幫她綁各種發型,包包頭,雙丫髻……

七歲以前他們都住在一起,也都是他幫著她綁頭發的。

顧景云幫她挽好頭發時天色還早,倆人把趙寧吵醒便一起往禮房去。

趙寧不住的偷看黎寶璐,顧景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擋住他的目光。

趙寧一愣,立即勾了他的脖子道:“顧兄弟誤會了,我看弟妹是因為覺得弟妹今日和往日有些不一樣。”

顧景云板著臉道:“哪里不一樣?”

趙寧撓了撓腦袋小聲道:“好像長大了一些,昨日明明還是個小姑娘,今天卻好像長了三四歲似的。”

顧景云一愣。

黎寶璐則直接從后面給了趙寧一腳,她又不是聾子,內力在身怎么可能聽不到?

不管什么年紀的女孩,凡是說她們老的都不能忍。

趙寧差點撲在街上,他捂著屁股挑開,叫道:“弟妹冤枉,我是夸你越長越漂亮了……”

黎寶璐冷哼一聲。

趙寧后悔不已,早知道不多看那兩眼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