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審判 下

袁芳的書童很快找來手稿,周知府和文生等人都大略翻閱了一下,正如袁芳所說,他的雜記中記載了許多妖魔鬼怪的故事。

有報恩的,有害人的,也有講因果報應的,不過是些奇志怪談,并不少見。

歐敦藝看到這些手稿如墜冰窟,不,這不對,袁芳是特意跟他強調過那幾個故事的!

他連忙去看常跟他們混在一起的書生,他們卻滿眼厭惡的看著他,紛紛為袁芳作證。

歐通判看著這一幕,不由閉了閉眼,他知道這個侄子算完了。

歐敦藝的罪證確鑿,但他卻不能提供袁芳的罪證,周毅目光一掃,便已拿定主意,正要拍板結案,就聽顧景云問歐敦藝,“歐公子,你說你是被袁公子攛掇的,那么你是否記得你第一次聽到類似故事是什么時候,當時都有誰在場,袁公子一共說了幾個故事?”

歐敦藝有些心灰意冷,但依然仔細的回憶了一番道:“我記得那是院試放榜沒多久,我與同窗們聚在一起談論各地的天才,”歐敦藝指著堂下的幾人道:“當時他們都在場,都可為證,我們說到山東和江南多才俊,明年春闈只怕又是這兩個地方的學子拔頭籌。他便說我們廣東今年也多才俊,說不定能在春闈中爭得一個好名次。”

“我們今年都要參加秋闈,話說到此不免細數才華不錯的學子,他一再嘆息自己不如他們多矣,不知今年是否能取中。中途我去了一趟茅廁,他跟著我一起去,路上便與我嘆息,說我上屆不該放棄會試資格,因為今科競爭明顯比上屆要激烈得多。我本自信滿滿,但聽他那么說也心有惴惴,回到席中便有些神思不屬。他便在此時開玩笑一樣說起讓我們小心些,別被人算計了去。還說歷代科舉中一些文采斐然的學子總會出意外。”

歐敦藝細細的說道:“大家不免追問,他便給我們說了一個狐妖與書生的故事,說那狐妖怕書生科舉出仕后拋棄她,她便在書生快要入考場前施法讓他腹瀉,從而錯過考試。”

“事后散宴回家,在車上他卻一臉嚴肅的與我說此乃真人真事,不過是假借妖之名義告誡眾人罷了,讓我小心防范,別著了別人的道。”歐敦藝冷笑,“我已考過兩次,從未聽說過這樣的事,更別說遇到,自然不往心里去,但他事后一再說起這種事很常見,不過是我不知道罷了。”

“可惜,他與我說這些話時從沒有第三人在場,或是我身邊只有書童,并不能為證。”歐敦藝看著袁芳,臉色非常難看,“如今看來,他卻是算計好的。”

他慘笑一聲,“我承認,此事是我所為,我只怕難逃一死。袁芳算得上我的摯友,從十二歲他來我家始我們便一起讀書,我有何理由要害他?即便證明是他給我出的主意,我親自收買人手害人卻也是事實,罪責并不會減輕,我何苦拉他下水?”

他目光陰狠的看向袁芳,一字一頓的道:“只因為我說的都是真的,袁芳,我雖沒有證據,但你我心里都明白這一切事情的根由。”

袁芳臉上的笑容有些維持不住,大家看著袁芳的目光也不由帶著懷疑,即便是一開始對他深信不疑的同窗也懷疑的看著他。

因為袁芳與歐敦藝是住在一塊兒的,他們私下要是再說些什么話是再容易不過。

顧景云看了袁芳一眼,歐敦藝倒是聰明了一回,知道順著他的問題示弱拉下袁芳。

他們的確沒有證據證明袁芳參與其中,但只憑歐敦藝這番話,袁芳便會一直活在這種懷疑之中。

而這也正是他將來出手的理由。

就算袁芳不入獄,他也能讓他不好過。

顧景云與文生對視一眼,知道再審下去也審不出什么來,便上前一步道:“大人,我們已沒有問題,只是希望您在判決前聽聽學生們的意愿。”

周毅抖了抖胡子,道:“你說。”

“大人,歐敦藝挑的考生皆是家境中下的貧寒學子,來參加一次考試不容易。”

顧景云身后的書生們皆面色潮紅的低下頭,他們覺得當眾提起賠償很是丟臉,但不問歐敦藝罪他們又不甘,何況文兄一再強調了,這是他們該得的。

當然,最主要的是上前提這個要求的不是他們,而是顧景云和文生。他們可以不太丟臉。

文生臉色也微紅,但依然坦坦蕩蕩的抬頭看向周毅。

相比之下顧景云就要淡然得多,站在堂上理直氣壯地的道:“比如學生,來廣州參加鄉試得準備車馬費,船資,食宿費,還要預備出筆墨費,醫藥費等,學生家中不貧,但出門一趟也是傷筋動骨,幾乎是把家底都帶上了,更別說其他同年,有的人甚至要借貸才能來參加考試。”

“歐敦藝一人之錯卻要他們白費了三年時間,身心受創外還要再來一次鄉試,”顧景云悲憫的道:“有的同年為了參加這一次鄉試準備了許多年,下次想要再湊足路費還不知是何時,因此學生斗膽請大人為我等做主,核算我等的損失,讓歐敦藝照實賠償。”

顧景云再次以自身為例,“比如學生,學生幸運,這次僥幸得以參加鄉試,因此鄉試的花費不用他賠償,但學生一再受驚,為了此案又浪費了如此多的時間,期間的車馬費,驚嚇費和誤工費他卻是要賠的。”

周毅目瞪口呆,這,這還是讀書人嗎?

怎能掉在錢眼里,滿身銅臭味?

歐通判卻直覺不好,板著臉道:“荒唐,歐敦藝犯法自有律法參考判決,此等賠償卻是聞所未聞。”

顧景云笑瞇瞇的看著他道:“歐通判未聽過不要緊,現在聽便是了,您覺得我們無理取鬧,是因為您也是被告之一,作為原告的我們自然是覺得理所應當。”

“而最后如何判決自有周大人來定。”

歐通判氣得臉色發紅,“本官怎會是被告,一派胡言!”

“據我所知歐家并未分家,依照《大楚律令》,民事賠償案中被告無力賠付的由其全家負擔,若歐敦藝的財產夠數自然與歐通判無關,若是不夠數,自然就與歐通判有關了。”

顧景云給文生使了一個眼色,文生立即從袖子里掏出一張大紙遞上去給周毅,“周大人,這是學生等核算的,若是有不盡之處,再請大人填補。”

周毅展開一看,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賬目,再看最后需要賠付的那個數字,頭暈了一下,他同情的看了一眼歐通判,再看一眼底下寒酸的二十幾個學子,一時猶豫著不知該如何判決。

師爺從后面小步的挪過來,小聲給他出主意,“大人,這屬于民事部分,不如延后再判,今日先判刑事。”

周知府連連點頭,驚堂木一拍就下判決。

歐敦藝破壞秋闈秩序,買兇害人罪證確鑿,在常寬之死中他有間接責任,故除去身上一切功名,杖一百,流放三千里,一世不回。

許鄔傷人被判杖一百,徒三年。

吳大夫被判得最重,杖五十,三年后處斬。

文生等人聽到這個判決臉色有些難看,竟然只判了流刑。

顧景云對文生微微搖頭,示意他不要沖動。

周知府順勢道:“將歐敦藝等人押回牢中,至于賠償民事案延后再審,退堂。”

文生甩開顧景云的手,氣憤的問,“你為何攔我?”

顧景云瞇著眼道:“流放并不比斬立決輕,我反而覺得流放更適合他。”

文生不服氣。

“三千里那便是要到開平衛去,那里是邊關,時有戰事,他能活到什么時候且不說,你知道流放之人最痛苦的是什么嗎?”顧景云輕輕地道:“是絕望,毫無希望的生活,有時候死亡都會變得奢侈。”

文生愣住,想起顧景云的籍貫不由微微蹙眉。

瓊州便是流放之地,北人南流,南人北流,他早覺得顧景云生活在南方卻有一口標準的官話奇怪,可若是他時常接觸北地來的流放之人便解釋得通了。

文生略想了想,算是勉強同意他的說辭,然后開始擔憂起來,“我們提的賠償周大人會同意嗎?”

顧景云意味深長的道:“會的。”

周知府當然會同意,反正賠的不是他的錢,只要能平息書生們的怒火就行,當然,賠是賠,卻不可能賠這么多。

周知府回去后仔細看了看那密密麻麻的賠付項目和數額,點了點精神損失費道:“這是誰想出來的,也忒狠了,光這一項便每人要賠二百兩,二十四個人便是四千八百兩。”

師爺也湊在一旁看,嘖嘖稱奇道:“這些名目簡直比苛捐雜稅還狠。”

他的目光下移,不由“咦”了一聲,“大人看,著還有常寬的名字。”

周毅忙去看,看了上面的賠付項目和數額后不由一嘆,“別人倒還罷,常寬的賠付卻是不過分的,好好來參加鄉試,卻把命丟了。”

周毅立時沒了心情,把紙一丟,揮手道:“算了,賠多少怎么賠讓歐家去與他們掰扯吧,明日就要放榜了,本官實在沒心情給他們收拾爛攤子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