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審判 上

顧景云和黎寶璐從馬車上下來時府衙已經被圍得水泄不通,倆人微微一愣,趙寧帶著順心擠到倆人跟前,護住他們道:“快進去吧,文兄他們已到了,現在堂上。”

“怎么這么多人?”

趙寧冷笑道:“我們出了考場才知此事,不然鬧得更大,里面已被各地學子圍住了,大家都等著周知府給我們一個交代。”

前天考生們下場,睡了半天一夜,第二天起床正要去找同年們對答案拉關系,結果就得到了這么一個爆炸性的新聞,直接把他們震在了當場。

文生,喬胥等人都不是無名之輩,他們的名氣或許沒有顧景云盛,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同窗,同鄉和院試時的同年,這些都是人脈,得知他們竟然因為被人陷害而不能參考,剛從考場出來的考生們瞬間怒了,這種事絕對不能忍,因為嫉賢妒能就害人,特別是常寬的死尤其讓人痛心。

因此一大早大家就跑來助陣,這不僅是關于公平公正的抗爭,還是貧寒學子與官二代的抗爭。

外面群情激憤,熱火朝天,府衙后面則是氣氛冷凝,是醞釀著暴風雨前的壓抑。

周毅嘆息一聲,對歐通判低聲道:“歐兄,非是公和不幫,實在是民意難違,據說文生已拿到了完整的證據,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歐通判本來就不好看的臉色更難看了,不過他依然擠出一抹笑,對周知府微微點頭道:“多謝大人提醒。”

周毅點頭,轉身離開,全程好似沒看到跟在歐通判身后的歐敦藝一樣。

歐通判站了半天,直到周毅的背影徹底消失才轉身道:“走吧。”

“二叔,”歐敦藝咬咬牙,顫抖著雙腿跪下,祈求道:“二叔救我,這事全是袁芳攛掇的,跟我一起的同窗都能作證……”

歐通判冷冷地看著他,“要是能推到袁芳身上我還會讓你牽涉其中嗎?現在你最好祈禱他們對人證用刑,或是人證改口供,不然……”

“二叔您不能這樣,我是歐家最有希望考中進士出仕的子弟……”

“不錯,但你不是歐家唯一的子弟,”歐通判沉沉的看著他道:“你還有堂兄弟,親兄弟,你得為他們著想一二。”

歐敦藝臉色一白。

“如果沒死人,你最多流放五百里,刑五年,等風聲過去便能東山再起,但現在死了一個人,那些考生又最易被人煽動……”歐通判話沒說完,意思卻很明顯,如果證據確鑿,歐通判是保不住他的。

到時候只能讓歐敦藝盡量將歐家摘出來,撇清歐家與此事的關系。

叔侄倆沉著臉上堂,歐通判是旁聽,歐敦藝卻要站在堂上。

此時堂前跪了吳大夫和被綁縛的許鄔,后面則站著二十四位考生,為首三人是顧景云,文生和喬胥。

歐敦藝狠狠地瞪了顧景云一眼,他已經知道這件事的起因就是顧景云之妻狀告有人破壞鄉試,謀害鄉試考生開始。

若不然,這事不傳出去就不會有人發現,他自然也無事。

所以要問歐敦藝此時最恨的人,第一便是顧景云和黎寶璐,第二則是袁芳。

原告被告到齊,人證也到齊了。

周知府上堂,驚堂木一拍便開始審案。

目光在堂下一掃,背后不由滲出冷汗,這件案子發展到現在已經不是他想怎么判便怎么判的了,此次鄉試的主考官竟也跑來圍觀了。

顧景云他們已拿到了證據,所有的證據都指向歐敦藝。

歐敦藝只能咬緊牙關說他們逼供,但對吳大夫他們根本沒動手,許鄔身上除了有繩子勒出來的印跡外一點外傷也沒有,再讓大夫給他們檢查身體也檢查不出個所以然。

而吳大夫生怕書生們真瞄準了吳家打擊報復,自然是不敢翻供,反而還提供了不少證據,比如,“因都是給秀才公們開藥方,小的難免有疑慮,去看診時便多留了三分心,這才發現他們之所以會腹瀉全因吃了一道客棧提供的桂花糕。”

“那桂花糕是客棧里的拿手點心,不僅做得不錯,還便宜,在客棧里住的考生晚上吃不起宵夜的都會叫一份,晚上吃不完明天一早還可以接著吃,點心不易壞,留兩天也沒事。但那桂花糕里摻了些能讓人腹瀉的藥,因桂花香味濃郁便遮住了,他們又常吃,所以才腹瀉的。”吳大夫是大夫,大夫最擅察言觀色,那書童陸續讓他給好幾個秀才開藥方,偏他們還都住在同一個客棧,想也知道給他們下藥的人便是客棧里的人。

為了預防歐敦藝殺人滅口,他還留了不少證據,比如,“有一次那書童去找小的給文公子開藥方,小的見他腰上掛的玉很好,不像是他能用得起的,便多問了一句,他說是他主子賞的,小的便胡攪蠻纏討了過來,現在那玉便在這里……”

又道:“合作次數多了,小的估摸那位公子應該信任小的了,小的便借口書童來找小的太過危險,便讓他們以后有何吩咐便寫了紙條遞給我,這樣能避免過多接觸,那位公子也認同了,我現在手里便有兩張他寫的紙條。”

“如何確定他們一定會找你看病?”周知府好奇的問。

“小的坐堂的醫館便在考生們所住的客棧附近,一般他們找大夫都是就近尋找,我只要坐著,等他們上門時搶在其他大夫前應下就行,”吳大夫道:“要是地方遠,我會按照他說好的日期提前去附近等,一等人出來便背了醫箱上前,再報出醫館的名字,一般人都會就勢請我上門,因此我從未錯過。”

不僅有人證,還有物證。

吳大夫不翻供,被打怕了的許鄔自然也不敢翻供,咬牙將所有事情都說了。

原來他不僅撞人,連從樓上扔東西砸人都是他干的。

周知府看了面無血色的歐敦藝一眼,下令叫人去客棧捉拿廚師,尤其是做桂花糕的廚師。

歐敦藝面色陰沉的聽著,扭頭看了一眼人群,精準的在人群中看到了圍觀的袁芳。

對上他的眼睛,袁芳心一跳,直覺不好,果然,一直挺立站著的歐敦藝撩起衣袍一跪,磕頭道:“大人,學生認罪,這些事的確是學生指使的,然而學生也是受人蠱惑,求大人恕罪。”

袁芳面色一變,緊握起拳頭,他心中冷笑一聲,他早預備著他會栽贓他,也早做好準備了。

“哦?”周知府身子微微前傾,“是誰?”

歐敦藝轉過身子,指著人群中的袁芳道:“是他,學生的同窗袁芳。”

袁芳身邊立時空出一個圈,大家都好奇的看著他。

顧景云嘴角微翹,寶璐說袁芳才是罪魁禍首,但從他們查到的證據來看,他們根本不能指認袁芳。

但不能問他的罪,卻不代表他們什么事都不能做。

來日方長,仇人要是確定了,自然不怕他跑了。

“此間種種手段全是他教我的,也是他與我說使那些無權無勢,成績又比我略好的人無法參考,我更容易考出好名次,我這才百般算計。”

袁芳苦笑一聲,滿臉委屈苦惱的上前行禮道:“大人,學生怎敢如此行事。”

他扭頭對歐敦藝道:“歐兄,我當初實在是后悔,我若是不提這些奇志怪談,或許你就不會入障了,到最后竟做下此等惡事,害得這么多同年無法參考,更害得常兄命喪黃泉。”

說罷滿臉羞愧的對堂上的周知府行禮道:“大人,在下秋闈前曾在外游學,對些奇談怪志特別有興趣,又因我是讀書人,便尤其愛搜集些關于書生的奇談怪事。其中便有妖魔鬼怪勾引趕考的學子,使他們不能及時去應考,也有妖精不舍書生去考取功名,怕他們考取功名后拋棄她的,便給他下藥,或使他意外錯過科舉的,總之各種怪事應有盡有。本來只是解悶的小故事,誰知道敦藝竟會當真。”

文生這才將目光定在袁芳臉上,目中生寒,怎么就這么巧偏就收集了這些故事?

還都讓歐敦藝借鑒上了。

其他人也不是傻子,紛紛看向袁芳。

袁芳也不惱,繼續道:“學生酷愛這些雜記,因此自己也整理了不少,這其中只是一小部分,事情發生后我也猜到是我這些雜記的手段使敦藝想歪了,但若就此認定是我給他出的主意我卻不認,我的雜記中包羅萬象,其中還是以報恩之類的最多,諸位若是不信可以叫我書童回家取來。”

袁芳坦坦蕩蕩,倒讓大家心中的懷疑去了不少。

就是文生目光也溫和了些。

歐敦藝卻“嚯”的抬頭,狠狠地瞪著他道:“袁芳,你可沒跟我說過其他的故事,只單點了這幾個與我說。”

袁芳傷心失望的搖頭,“歐兄,你,你怎能如此誣賴我,同窗們都知道我愛雜記,我常與他們講些奇談怪志,你聽過的他們都聽過,你,你怎能如此斷章取義讓人誤會于我?”

人群中有跟歐敦藝和袁芳一起讀書的書生忙道:“袁兄說的沒錯,他的確常跟我說些奇談怪志,有時候還特意講鬼故事嚇唬我們呢。難道我們聽了鬼故事就要學里面的鬼去殺人不成?明明就是歐敦藝心術不正,自己想歪的,怎能怪袁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