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賠償

顧景云一覺睡到了巳正(十點)才醒,醒來還在床上磨蹭了一會兒才爬起來。

黎寶璐給他端來熱水,笑道:“肚子餓了吧,飯已經做好,洗漱好了便去用吧。”

“趙寧呢?”

“還沒醒,據順心說今天估計不會醒了。”

顧景云了然的點頭,一邊招水洗臉一邊聽黎寶璐說起這幾天外面發生的事。

聽到誤考考生聯名上書不由挑眉,“這倒不失為一個好方法,為首之人便是昨日的文生?”

黎寶璐點頭,“他為人清正,也很聰明,算是可信之人。”

顧景云不再問,與黎寶璐去客廳用飯。

未時未到文生便與喬胥登門拜訪。

他本想只帶平安來的,但見內部分歧,喬胥焦躁便把他也給帶來了。

算起來,顧景云是唯一“幸存”的被害人。

文生的臉色比昨日更差,互相見禮后他也不藏著掖著,而是直接問道:“顧兄弟可知道高州常寬?”

顧景云微微蹙眉,“這個名字我似乎聽誰說過。”他沉思片刻,“是中途因腹瀉被抬出考場的考生?”

雖是疑問句,語氣卻是肯定的。

他昨日隱約聽趙寧與人打聽消息,被抬出的五人中便有這個名字。

文生沒想到他認識,沉著臉點頭,“正是他,常寬死了,他腹瀉本來就嚴重,卻還執意進考場,在里面熬了五天,無醫無藥因此惡化,被抬出來時已經便血,昨日凌晨不治身亡。”

“你懷疑他與我們一樣是遭人算計?”

文生緊握雙拳,顯然憤怒到了極點,“不是懷疑,而是肯定!我問過他的書童,他腹瀉后請的大夫與我們這幾人請的是同一個。”

顧景云驚訝,他沒想到會鬧出人命來,不過再想針對他的那些手段,他便也了然。

“他已經被抬出來四天,你們何以今天才知道他也和我們一樣是受害人?”

文生解釋道:“我們這些人皆是自動匯聚在一起的,自己是否遭受過意外只有自己和身邊親近的人才知道,常寬不來找我們,我們自然不知道他,何況他是從考場里被抬出來的。每年秋闈因體弱,中暑等原因在考場內暈厥瘋癲的人并不少,所以我們并沒有關注他。”

而常寬被抬出來時已危在旦夕,自然也不知道外面鬧得沸沸揚揚的事。

而照顧他的書童在客棧和藥店中奔走,在他們聯名上書的事爆出來鬧得很大時即便聽了耳朵也并不往心里去。

直到昨日凌晨常寬熬不過死亡,書童為他收斂后要去雇鏢師護棺回鄉,正巧碰到他們這一群人去歐府找歐敦藝算賬,鬧哄哄的不知誰說起了下藥之事,那書童估計聯想到了常寬的病情,這才找上門來。

常寬的遭遇與文生一樣,因此他的死亡讓文生膽寒,也更加的憤怒,“據他的書童東風所言,常寬的身體一直很好,但臨考前三天他應邀出去喝酒,回來后就開始腹瀉,他們以為是吃了不干凈或生冷的東西所致,所以只請大夫開了幾副藥。不巧,那個給他看病的大夫也正是給我看病的那位吳大夫,開的藥方都是一樣的。”

“常寬吃了藥有所好轉,但一直未痊愈,但他自詡身體強壯,又喝了三天藥,所以堅持進考場。據東風所言,常寬被抬出來后道,他進考場的頭兩天雖然每日也要如廁三四次,卻的確實在好轉中,但或許是因為第三天答題時太過忘我,忘了生活做飯,當時已過了生火時間,所以他只能就著冷水咽饅頭,誰知道半夜病情就急劇惡化,幾乎半刻鐘就拉一次,沒有停歇,不過一天就便血了。”

文生頓了頓道:“無奈之下他只好棄考,出來后雖及時請了大夫,但也只熬了四天。”

顧景云臉色沉凝,看向黎寶璐。

黎寶璐的面色同樣不好,點頭道:“他早前腹瀉腸胃已經受創,本來就沒好,再用生水,極有可能將之前他壓制下的病因一并引發出來。”

而且號房就那么一塊掉地方,吃喝拉撒皆在那里,他又腹瀉,細菌病毒難免多,加上又是大熱天的……

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但那畢竟是一條鮮活的生命。

“確定是被人所害嗎?”如果真是歐敦藝下的藥,那他可真是死不足惜呀。

“吳大夫已經被我們控制起來,他給我們開的藥我另外請大夫看過,那些大夫皆言他開的藥的確是治腹瀉的,但里面平白多了兩味藥,它們沒別的害處,只是會減輕藥效,一般有些不良大夫會與藥店合作,為了多賺些錢加上,屬于杏林中不能說的秘密。”文生眼睛微紅,惱道:“吳大夫也只承認他是為了多賺一點出診費和藥費,并不承認是有人指使。”

“撞我的人也找到了,”一直沉默的喬胥開口道:“正是照著夫人給的畫像找到的,但他咬緊了牙關說是意外撞上我,并不是故意。”

他們又不能對人用刑,現在只能把人管著,連交給官府都不敢。

“人既已經找到,要撬開他們的嘴巴并不難,”顧景云淡淡的道,“如今想要得到完整的證據輕而易舉,難的是你們想怎么樣?或者說,你們能否達成統一戰線。”

顧景云抬頭看他們,“我聽內子說你們之間起了分歧,有人想要與歐家和解。”

喬胥氣得嘴唇抖了抖,“那些,那些左右搖擺的墻頭草,不過丁點利益就讓他們忘了歐家對我們做的事……”

“他們想要什么?”顧景云打斷他的話,“滿足他們,因為我們熬不起,在放榜前一定要將歐敦藝繩之以法,不然我們要告倒他只能上京。”

“而上京花銷巨大,冒的風險也更大,我倒是無所謂,但你們必定承受不起。”反正他都是要去京城的,但文生他們不一樣,他們沒有取得會試資格,跑到京城去不僅浪費時間,金錢上也很困難。

歐敦藝很會選擇下手的對象,他們之中家境最好的應該是文生,最差的是喬胥,而其他人都在兩者之間,沒有權勢,也沒有多少家產,根本無法與歐家相抗。

比如說他,出身于瓊州一個從未聽說過的家族,父不詳,師父也不詳,到廣州時身上只有五十多兩銀子,吃住都是趙寧的,一看就是沒背景沒靠山也不富裕的中下層階級。

他運氣好,身邊有寶璐,所以躲過了重重算計,他是可以置身事外,但看著文生和喬胥眼中的悲憤,他不愿意就此罷手。

何況,想害他還想全身而退,這是有多天真?

本來只打算臨走前送歐敦藝和袁芳一個大禮,現在他卻不想就這么算了。

文生和喬胥卻覺得面前的少年太過狂妄,他們關了那倆人三天,卻是一個字都沒問出,更別說其他證據了。

現在歐家之所以那么囂張不就是因為他們拿不出切實有效的證據嗎?

要是有證據他們還用如此頭疼嗎?

而顧景云卻說證據易得,文生無奈的揉著額頭道:“顧兄弟,我們撬不開吳大夫和許鄔的嘴。”

“我能撬開,所以拿到證據后你是否能阻止內訌,統一戰線向歐家?”顧景云道:“我們二十多個人團結一心或許還能逼得周知府速戰速決,可若是分割勢力,只有我們幾個一心向歐敦藝討公道,只怕周知府會幫歐家拖延時間。”

文生見顧景云不像說笑,不由臉色一正,身子前傾道:“若顧兄弟能拿到證據,那我就能阻止內訌,讓他們團結一心。”

顧景云掃了他一眼,嘴角微翹,譏誚的道:“你是打算傾盡家產收攏人心?”

文生面上有些尷尬。

喬胥一愣,繼而激動的道:“文兄你也是受害人,憑什么要你給錢?”

文生苦笑,那些人之所以猶豫不就是因為歐家愿意賠錢嗎?他們本來就是臨時湊在一起的,除了幾個心氣高的,其余人皆心動。

既然他們想要錢,那他自然也能用錢引誘他們團結一心。

顧景云撇撇嘴,不屑的道:“那就是個無底洞,文兄你的錢再多能有歐家多?”

文生抿嘴不語。

顧景云冷笑道:“與其花費自己的錢去保持這種不穩固的聯盟關系,不如用歐家的錢讓他們團結一心,拼死從歐家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黎寶璐連連點頭,“你們不能參考,浪費了三年的時間,那歐敦藝就該賠你們損失的時光費,誤工費,教育費和心理傷害費。而常寬雖不是他直接殺死,卻是間接因他而死,所以他的喪葬費,父母的贍養費,妻兒撫養費,教育費等一律都不能少。”

黎寶璐眼中閃過寒光,詠嘆著道:“感謝這個時代的宗族觀念,感謝歐家不曾分家,感謝歐敦藝的杰出才華,這些錢將由歐通判為他侄子賠付。”

文生和喬胥目瞪口呆的看著她。

顧景云也驚訝,但片刻后就愉悅的笑起來。

他本來只是想從歐家弄一筆錢賠償給眾人,但寶璐列出來的名目很好,他遵照那個思路又想出了好幾個名目。

他冷笑一聲,道:“就這么說定了,一會兒我去見那吳大夫和許鄔,你們去聯合其他考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