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出來

如今歐家與文生等人已經僵持住,文生等人雖然沒有拿到切實的證據,卻已經猜出這事與歐敦藝有關。

歐家現在暫時無恙,但事情再鬧下去,即便文生等人找不到切實的證據,只憑那些似是而非的傳聞就能打垮他。

文林中向來討厭歐敦藝這種手段陰狠之人,何況被害的二十三人學識能力都不差,今年他們是不能入考,但三年后,六年后呢?

二十三人中只要有三分之一人考中出仕,聯合在一起就能讓歐家三代內抬不起頭來。

說起來歐家的根基還是太淺了,全族只有歐通判一個官,后輩中更是只有歐敦藝這一個能讀書的,而孫輩中目前還未有可預見的杰出人才。

所以不如調解,盡量平息這二十三個考生的怒火,化干戈為玉帛。

至于歐家需要付出什么代價就不在師爺的考慮之內,他只希望這件事不要牽涉到周知府,以免影響他的前途。

歐通判雖然不甘,但還是同意和解。

可考生那邊卻意見不一,以文生為首的考生很是強勢,并不想和解,顯然是想把事情查清楚。

但也有人心動于歐家提出的賠償,正如師爺所說,即使把事情查清,歐敦藝最多也是被流放,他們并不能得到什么好處。

而且也有的人心存疑慮,不太確定自己遇到的意外是否真是歐敦藝所為。

也有可能真是自己倒霉的,畢竟至今他們也找不到確切的證據。

文生沒想到案子還沒查清,他們這些原告中便先鬧開了。

他頗有些頭疼,好在他還算有威望,暫時還壓得住眾人,暫沒有回復歐家。

他當然知道私了自己多少能得到些補償,但心里這口氣怎么可能咽得下?

有錯便有罰,若都能用錢解決,世道如何維持?

若此事不查清,他必定留下心魔,一生都難安。

“公子,我們回去吧。”平安心疼且著急的看著自家主子,“喬老爺還在客棧里等我們呢。”

文生回神,抬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走到了禮房門口,見緊閉的大門前有不少人等候,他微微一怔,問道:“如何這么多人?禮房不是戒嚴嗎?”

因為要考試,半條街都戒嚴,閑雜人等都不得靠近的。

“公子忘了,今天便是第九天了,今日秋闈結束……”平安小心翼翼的看著自家主子。

文生悵然,“這么快啊……”

而他手中的證據還不足以扳倒歐敦藝,他有些傷感,等到放榜若是還不能查清原委,只怕他們只能往上告了。

而且還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愿意跟隨。

文生一嘆,羨慕復雜的看著等候在禮房大門的人,然后他就看到了黎寶璐。

黎寶璐正帶著順心守在大門前,等著顧景云和趙寧出來。

午時一到,禮房內的大鐘響起,黎寶璐精神一振,目光炯炯的看向大門口。

大門緩緩的打開,良久才有一兩個考生相互扶持著走出來,蓬頭垢面,衣衫不整,看著比乞丐好不了多少。

黎寶璐一顆心瞬間提高。

而此時,顧景云正在號房里慢悠悠的收拾桌上的東西,趙寧在一旁急得團團轉,“顧兄弟,這些東西我們不要了,還是先出去吧。”

九天呀,九天不能洗澡,不能吃軟軟的噴香米飯,不能吃肉,也不能吃菜,不能睡在可以伸直身子,直接打兩個滾的床……

他急呀,對面的人怎么能不急著離開這牢籠一樣的地方?

顧景云不理他,把東西收好,又從號房前的水桶里舀水洗手,擦干后才提著考籃往外走。

趙寧連忙跟上,結果才走兩步他就眼前一黑,直接往地上栽去,感覺有一只手臂扶住他,趙寧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抓住他,等到眼前的黑霧漸漸散去,這才看到滿臉嫌棄的顧景云。

顧景云看他站穩了,這才抽回手,撇嘴道:“好歹練了兩個月,竟還如此不中用。”

趙寧也驚詫,他的身體看著可比顧景云還好,沒想到最后倒的竟然是他。

趙寧絕對不承認是自己的身體素質差,他立即道:“一定是因為你吃的比我好。”

顧景云嗤笑一聲,提著考籃繼續往外走,路上倆人看到不少暈倒在號房和路上的考生。

號房邊看守的衙役已經不在,全去維持秩序和抬人了,以免暈倒的考生被踩踏。

趙寧邊和顧景云慢慢往外挪,便和身邊的人聊天,沒辦法,顧景云不愛說話,他只能找別人。

被關了九天,大家都疲累不已,所以走路特別慢,門口又只有那么大,等到了門口附近,大家都是走一步站一會兒再走一步。

而趙寧也得到來了不少消息。

這幾天中途抬出去的考生有五人之多,四人是中暑,還有一人則是因為腹瀉,其中便死了兩個。

而今天還不知道暈下去的人中會永遠沉睡幾個。

趙寧嘆息,“科舉果然是在搏命啊。”

顧景云抿嘴不語,提著考籃跨過門檻,微微瞇起眼睛看向天邊的太陽。

黎寶璐的目光一直緊緊盯著大門口,看見衙役抬了這么多考生出來不由緊張,生怕其中有顧景云。

直到看到顧景云出現在大門口,她什么也顧不上,立即擠上去一把抓住他,“怎樣,頭暈不暈,口渴不渴,肚子餓不餓?”

說著抓住他的手就要為他把脈。

顧景云并不阻攔,嘴角微翹的任由她抓著。

順心也擠到了趙寧身邊,扶著他往馬車去,“公子,我們給您熬了雞湯,一會兒您先喝一碗,顧夫人讓廚娘給你們熬了雞肉粥……”

趙寧咽了一下口水,“好,我們快回去。”

黎寶璐也把顧景云護上馬車,先給他倒了一杯蜂蜜茶,然后才給他倒了一碗雞湯,“我就放了兩顆紅棗和幾棵蘑菇,你嘗嘗是否還可以。”

顧景云九天不食葷食也饞了,抿了一口湯微微點頭,“嗯,很好。”

“那就多喝點,你身子有些虛,但問題不大,好好休息幾天就好。”

“那我家公子呢?顧夫人也給我家公子看一看吧。”順心眼巴巴的看著黎寶璐。

趙寧也立即擼起袖子伸手給她。

黎寶璐抽了抽嘴角給他摸脈,半響才收手道:“嗯,虧損的有點嚴重,關鍵是胃損,回去我給廚娘幾張食補的方子,讓她給你補一補。好了,順心去駕車。”

順心高興的爬出去趕車,“文公子,您怎么來了?”

順心一眼就看到了旁邊的文生。

文生正糾結著是上前打招呼還是悄悄離開,見順心叫破便順勢而上,對著馬車行了一禮道:“顧公子,趙公子。”

車里的趙寧一呆,“文公子是誰?”

“是文生,”黎寶璐將他的事解釋了一遍,道:“他現在正逼得歐家手忙腳亂,無暇顧及我們。”

黎寶璐想了想對顧景云道:“此人還不錯,可交。”

顧景云放下碗,“那就請他上來一敘吧。”

趙寧立即撩開簾子對文生回禮,客氣的請他上車。

文生婉拒,悵然的笑道:“之前與顧夫人有一面之緣,剛才看見不打招呼不好,打了招呼又怕打擾兩位。”

他雖沒參加過鄉試,卻經歷過院試,知道這種時候最需要的是休息。

趙寧的確想要倒頭就睡,然而他并不敢違抗顧景云的命令,所以還想要邀請他。

簾子卻被撩開,顧景云從里面探出頭來看向文生微微點頭,“今日的確多有不便,明日未時文兄若有時間可上門一敘。”

文生對顧景云早有耳聞,然而還是第一次見到本人,微微驚詫于他的年輕,然后便危險頷首,“好,明日未時,文某上門叨擾。”

顧景云沖他微微點頭,放下簾子入內。

趙寧也對文生露出友好的笑容,然后趕緊爬回車廂,“快走,快走。”

他覺得他要睡著了。

趙寧一回到家便跑去廚房扒了一碗雞肉粥,然后便躺床上不動了。

顧景云被黎寶璐一路牽著回房洗澡。

坐在溫熱的水中,顧景云眼皮漸重,差點在水中睡著。

即便他心理素質好,在臭味醺鼻,呼嚕震天的地方睡著也很難。

何況號房里的床太小了,連腿都伸不直,幸虧他只有十四歲,再年長一些,比如像趙寧,那完全是卷著身子在睡覺,跟蛇差不多了。

顧景云僅憑一股意志支撐著自己不睡過去,但走出盥洗室時卻是衣冠不整,黎寶璐看到他里衣敞開,眼睛半瞇,腳上的鞋子都是反的,不由抿嘴一笑。

上前替他整理好衣服便把人牽到桌邊,親自端了粥喂他。

顧景云吃了五六口便閉著眼睛睡著了,人還直直的坐在板凳上。

黎寶璐不由驚嘆科舉的塑造性,才九天竟然就能把顧景云變成這種模樣。

她扶著對方在床上躺下,拿了干毛巾替他絞頭發,看著瘦了一圈,眼底微青卻依然俊俏白皙的美顏,黎寶璐忍不住伸出指腹去摸他的臉,低聲道:“真是越來越漂亮了,我要把你看緊來。”

顧景云睡得天昏地暗,人事不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