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最后 上

趙寧正沉著臉坐在堂屋的主位上,看到倆人回來也只是起身強笑一聲招呼道:“你們回來了。”

黎寶璐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她眨了眨眼,正要開口問,顧景云便道:“我餓了。”

黎寶璐立即把滿臉傷心愁緒的趙寧扔到一邊,把東西塞顧景云懷里便快步往廚房去,“我去給你做晚飯。”

到了廚房才發現根本不用做,廚娘正滿臉憂愁的看著灶上的豐盛菜式無奈,看見黎寶璐忙討好著迎上去,“顧夫人,您來得正好,您快來看看這么多菜可怎么辦啊,這個天氣可是留不過夜的。”

黎寶璐驚訝,“怎么還有這么多飯菜?”

“哎呦,公子昨天讓我把午飯,下午的茶點和晚飯都預備出來,誰知道那些客人根本不在這里用晚飯,下午茶用完沒多久就走了。”

一般來說下午茶過后一個時辰就是晚飯時間了。

廚房里只廚娘一個人,自然要早早的開始準備,所以客人們用下午茶時她已經把好幾道大菜給上灶了,等他們離開時幾道大菜已經做到一半了,讓她想要住手都來不及。

好在其他小菜還沒開始做,那些蔬菜和肉都可以吊進井里保鮮,但這些食材已處理好,或已經上灶的卻沒辦法了。

這樣熱的天氣,今天晚上要是吃不完就只能浪費了。

廚娘是貧苦出身,看到這些飯菜要被浪費,心疼得都快滴血了。

黎寶璐卻很開心,“我和景云哥哥餓了一天了,他們不吃我們吃,快把東西端出去。”

又問,“你家公子吃了沒?”

“沒有,”廚娘嘟嘴抱怨道:“那些人一走公子就生氣一般的坐在堂屋里不言不語,可把順心給急壞了。”

“吃了好吃的東西心情就會變好了。”

黎寶璐跟廚娘一起把東西端進堂屋,趙寧的心情已經好多了,正興致勃勃的觀賞顧景云的畫,最后雙眼發亮的看著那幅瓊州日出圖,“顧兄弟,你這幅畫打算賣多少?”

“十萬兩!”黎寶璐端了菜進來,笑瞇瞇的道:“你要出得起我就賣給你。”

趙寧差點吐血,“你要不想賣我便明說。”

“你說對了,這幅畫我想自己留著,但若有人出得起十萬兩我也會賣的。”

“即便是名家古畫也不值這個錢。”

“是啊,但在我心里它就是無價之寶。”黎寶璐擺好碗筷沖倆人招手,“快來吃晚飯吧。”

趙寧真的很用心在招待客人,雖然只有幾道大菜和廚娘臨時炒出來的小菜,但依然豐盛得不得了。

黎寶璐乃食肉動物,專瞄著肉去,顧景云就不斷的給她夾素菜,黎寶璐來者不拒,全都吃下肚。

趙寧看了都覺得胃口好了不少,勉強吃了一碗飯。

顧景云都吃了一碗,嗯,黎寶璐比他們強點,她吃兩碗,理由是她正在長身體。

趙寧卻覺得她光吃不長,純粹是在浪費食物。

黎寶璐氣不過,吃完飯喝完水消食的時候就高興的問他,“來,今天發生了什么讓你氣憤傷心的事,說出來讓我樂一樂。”

趙寧一怔,顯然沒料到黎寶璐竟無情至此,愣愣的看向顧景云道:“我跟弟妹有什么深仇大恨?”

“有,”顧景云一臉嚴肅的道:“你剛才嫌棄她吃得多。”

趙寧一噎,替自己辯解道:“我是夸弟妹胃口好呢。”

顧景云瞥了他一眼道:“你還是把傷心事說出來讓她樂一樂吧。”

見小夫妻倆一致對外,趙寧不由吐血,氣結的道:“他們問我這段時間是否有良師教導,我實話說有,但因顧兄弟早有言在先,此事在秋闈之前不要宣揚出去,所以我婉拒他們要見一面良師的要求,誰知他們就立即翻臉了。”

趙寧知道顧景云為何要隱瞞,參加秋闈的人太多了。

要是他們知道顧景云有此能力,不說害他,至少會****纏上來請教,那勢必會占去顧景云許多時間和精力,他還怎么復習準備考試?

往年為秋闈之爭,或毀譽或死亡的學子有多少?

他們這些普通學子無人算計,但顧景云等頂尖的學子卻不一樣,一著不慎滿盤皆輸的例子還少嗎?

趙寧扭頭對顧景云道:“也怪我這段時間不知收斂,竟讓人察覺出來,我的行蹤都可查,他們若有心肯定不難猜出是你在教我,所以在進入考場前你一定要小心。”

顧景云嘴角微翹,“多謝趙兄提醒,我會小心的。”

趙寧內疚的告辭回屋,他今天與最要好的幾位學子鬧翻,心情實在是不多好,今天晚上的辯談還是不參加了。

院子里一下只剩下夫妻倆。

黎寶璐放松的盤腿坐在椅子上,盯著顧景云問,“你是故意的,故意不提醒趙寧。這又是為何?”

“距離秋闈還有五天,考試九天,三天后出成績,共十七天,信息傳遞向來緩慢,我們總得給別人一些反應的時間,不然也太沒趣了。”

顧景云的目標并不是廣州的學子,而是那些有能力與他一爭狀元的學子。

比如他早已聞名的徐九晏,齊樂康。

既他早聞他們的名聲,他又怎能落后?

對手需要互相了解才有趣。

以前是迫不得已,為了躲避顧家不得不低調,如今卻還有什么可怕的?

顧景云傲氣的挺直脊背,目光生輝,燦若星辰的望著黎寶璐。

黎寶璐也不由坐直了身子,點頭道:“好啊,少年大膽的往前走,有我在你背后給你撐腰。”

顧景云就忍不住輕點了一下她的鼻子。

但黎寶璐顯然不是在說笑,第二天用早飯時她就打下顧景云和趙寧手中的筷子,看著桌上的榨菜豆豉沉默不語。

“怎么了?”趙寧撿起落在桌上的筷子,順著黎寶璐的目光看向桌上的飯菜。

黎寶璐夾起一粒豆豉輕輕地咬了一下,味道的確很像黃豆做的,但并不是黃豆。

“這里面摻雜了巴豆。”

趙寧一臉玄幻的看著她,不可置信的道:“難道巴豆不是比黃豆貴嗎,誰那么蠢,用巴豆來偽裝成黃豆做豆豉?”

黎寶璐靜靜地看著他。

“……”趙寧顫顫巍巍的道:“所以你是說有人在我家里給我下藥嗎?”

“把廚娘叫來問問吧,”黎寶璐看向一旁愣愣的順心道:“你去把廚娘叫來。”

順心忙跑去廚房,廚娘正在吃早飯,桌上便有榨菜拌好的豆豉。

順心臉色一沉,把她叫上后把那碟小菜也給端上了。

黎寶璐檢查過碟子里的豆豉,點頭道:“里面也有巴豆。”

她看向傻眼的廚娘,問道:“這些豆豉是你自己做的,還是買的?”

廚娘一愣,立刻“撲騰”一聲跪下,急聲道:“不是婆子做的,是今早去菜市的時候買的,我做的豆豉不剩下多少了,現在再做又不能立即吃,今天早上出去買菜時看到有人在賣小菜,我便上去選了一些,除了豆豉,還有榨菜,酸菜都是在那兒買的,婆子嘗過,他家的手藝不錯,所以才多買了些,我,我不知道里面摻了巴豆的,而且巴豆可比黃豆貴多了,我只聽說豆豉里面摻小石子的,誰會往里摻巴豆?”

廚娘戰戰兢兢,她是趙寧在廣州雇的,在這里也干了一年了。

趙寧是個很好的雇主,從不打罵她,工錢又給的高,菜錢也給的大方,除了廚房的事其他的活兒完全不用她操心,她是想長長久久的干下去的,又怎么會害主家?

趙寧也不相信廚娘會害他,忙道:“她跟了我有一年了,不會特意給我下毒的,或許就是意外。”

“不是給你,是給你,給我,給景云哥哥一起下的,”黎寶璐面沉如水,“而豆豉并不貴重,順心和廚娘也會吃,到時候一整個宅子的人都拉肚子,你會怎么想?”

“是,是時節問題?”趙寧有些不確認的道。

“對,所以你會去看大夫,卻不會懷疑是自己吃錯了東西,因為大家都拉肚子了。”

黎寶璐的臉色很難看,廣州濕熱,這種天氣拉肚子很正常,不嚴重時吃兩副藥就好了。

可若是一直不好,他們一定會懷疑自己得了痢疾。

痢疾是能要人命的藥。

對方既然能把有巴豆的小菜賣進趙宅,自然也可以讓他們看的大夫得出有益于他們的診斷。

“還有五天就要進考場了。”黎寶璐道。

此話一出,趙寧,順心和廚娘臉色盡皆一變,只有顧景云還面色如常。

趙寧喃喃道:“誰,誰要這么害我,不,是害我們。”

趙寧并不笨,略一想便明白過來,“他們知道是顧兄弟在教我了……”

他緊握拳頭,“他們,他們怎能如此卑鄙?”趙寧“嚯”的起身,道:“我們去報官。”

“你有證據嗎?”顧景云也不攔他,只是問道:“你能找到今天賣小菜的貨郎嗎?找到他后就能搜出有問題的豆豉嗎?”

趙寧臉色鐵青,緊抿著嘴不語。

顧景云笑道:“你也不必著急,等秋闈一過,離秋闈還有五天時間,我們總能找到人,能不能拿到證據不重要,只要我們知道是誰干的就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