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解脫

黎荷要求里正清點魯家財產,將她能帶走的,魯同自己留下的皆造冊記下畫押。

分得這么清楚,來的人中不免有人覺得黎荷太過絕情,要知道魯同還躺在床上呢。

不過人都來了,清點財產也用不了多久。

這一個多月來黎荷花去了不少錢,魯同看到清點出來的財物,心在滴血。

黎荷這一個月花去的錢比他這三年來花的都多,幸虧他當機立斷的想了這個辦法,不然……

雙方契結文書,魯同將所有的氣都咽下,只等人好了再圖謀。

誰知黎荷把東西收拾好,轉身卻從自己分得的贍養費里拿出一角銀子塞黎寶璐手里,“雖說我與他夫妻緣絕,但一日夫妻百日恩,還請堂妹為他接上骨頭,我再留幾日照顧他的起居,等他的病全好了再走。”

魯同額冒冷汗,立刻道:“不必了,我再請人照顧便是,你走吧。”

黎荷堅決的搖頭,“不,我是一定要照顧到你能活動的,雇來的人再精心也沒有我細心。”

眾人不由滿意的點頭,紛紛幫著勸說道:“魯同,既然黎娘子這么說,你就成全了她吧,雖然你們現在不做夫妻了,但恩義還在嘛。”

里正立即拍板道:“那就這么定了,黎氏留下照顧魯同幾天。”

魯同臉色灰白,戒備的看向黎寶璐。

黎寶璐沖他笑笑,從藥箱里取出包好的棉布塞他嘴里,道:“我給你接骨,你忍著點。”

魯同顫顫發抖,生怕黎寶璐把他徹底廢了。

但黎寶璐卻是真的給他接上了骨頭,給他打夾板的時候還低聲道:“我現在是大夫。”

她現在是大夫,所以會治魯同,而之前她是堂妹,所以會為黎荷出頭。

黎寶璐給他上好夾板,照例叮囑了他注意事項,便留下兩張藥方,“一張內服,一張外服,我沒帶藥來,你叫人去城里抓藥吧。”

魯同哪敢用她的藥,抿嘴不語,黎荷卻接過藥方交給來做見證的一個鄰居道:“勞煩大叔明日跑縣城一趟,用多少錢只管問魯相公要,到底是自己的身體,他不會吝惜的。”

魯同陰寒的看著她道:“你我已經和離,我的事就不勞你操心了。”

黎荷對他溫柔的笑道:“我這不是擔心你一人在家出危險嗎,我們家里有多少銀錢大家都一目了然了,我一走,你手不能動,腳不能挪的,只怕東西被搬光了你也沒辦法。”

魯同抿嘴,陰寒的看著她,即使是這樣他也不相信她會那么好心。

但一直強硬的黎荷卻好像柔軟了下來,柔聲道:“一日夫妻百日恩,我現在已重得自由,自然不會再想害你。”

黎荷說到做到,她把屬于自己的那份財產交由母親和弟弟帶回去,自己則留下照顧魯同。

不僅給他做飯,還打了熱水給他擦臉洗腳,一直困擾他的方便問題也替他著想到了。

而且魯同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手腳在變好,五天過后,骨子里開始有種癢癢的感覺,他知道斷骨開始重生了。

而里正也派人來給他們傳話,說和離書已入檔,黎荷的戶籍已被遷回黎家,倆人從律法上完全沒有關系了。

黎荷眼中閃過幽光,轉身對魯同道:“我不好再留下去,現在你還不能走,但一些小動作手卻是能做的了,你想請誰來照顧你?”

魯同垂下眼眸想了想,家里的財物外人只怕都知道了,請個男子來照顧太危險,即便不會被害命,謀財卻總是少不了的。

“幫我請村東頭的吳寡婦吧,把她請來,我親自與她談工錢。”

黎荷不僅貼心的把吳寡婦找來,還把他所有值錢的東西裝進一個包袱里放在他的床頭,被子一蓋,誰也不知道錢在這里。

錢就在手邊,魯同也安心了不少,看向黎荷的目光便不由有些復雜,他沒想到經歷了這么多,到最后黎荷竟愿意真心為他著想。

黎荷也對他嘆息一聲,道:“你別怪我,我從心底里怕你,我被你打怕了。可自從你提了和離以后我就豁然開朗了許多,并沒有以前那么怨恨你了。”

魯同心中微動,看著黎荷一步一步的往外走。

走出房門,黎荷慢慢收起臉上的悵然,面無表情的對守在院子里的黎鈞道:“我們走吧。”

黎鈞拉了輛板車來接他姐,黎荷坐在板車上,看著六村漸漸在她眼前消失,心中復雜。

當年她嫁過來時有恐懼,有忐忑,但也有期待。

魯同雖比她大上很多,又有過一任妻子,但開始三天他對她真的很好。

可惜了……

“姐,你干嘛對魯同那么好,用二妹的話說,那人就是個人渣,你可不能心軟。”

黎荷面無表情的道:“我怎么會心軟?”

多少個****夜夜,她多想趁著對方熟睡掐死他,可她不能。

“那你為什么對他那么好?”

“因為你還沒長大呀,”黎荷輕聲道:“鈞哥兒,你得快點長大,至少能打得過他,不然他對我們的威脅就永遠存在。”

黎荷太了解魯同了,她現在逼得他有多狠,以后他反彈的就有多狠,黎寶璐并不能時時護著他們,何況她還會離開瓊州。

他們只能靠自己。

但黎鈞才十四歲,不管是武力,能力和財力他們都不能給魯同相比。

這五天與其說是在照顧魯同,不如說是在軟化他的仇恨,至少在他的傷勢痊愈前,他能不對上黎家。

即便要對付,態度也會溫和一些。

要說這世上誰最了解魯同,非黎荷莫屬。

她日夜生活在這個男人的暴力之下,一直表現的軟弱可欺,是為了活著,也是為了降低對方的戒心。

黎鈞見大姐和離了還要考慮這許多,不由抿嘴。

他要是能再長大一些,或是他爹能管用一點,何至于如此?

黎鈞暗暗發誓,一定要努力學醫,在流放地闖出一片天來,哪怕他武力值不夠,也不叫人小瞧了他去。

黎寶璐坐在欄桿上踩著藥刀來回滾動切藥草,顧景云捧著一本書坐在一邊倚著欄桿,眼睛卻有些無神。

黎寶璐把切好的藥草倒在簸箕里,回頭看見不由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顧景云收回神思,抬眼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黎寶璐坐在他身邊好奇的問,“想什么呢?”

顧景云合上書,垂眸道:“廣東巡按要到瓊州來了。”

“這不是好事嗎?”黎寶璐迷糊,“你不是算好了讓譚謙就此丟官貶值嗎?”

開春后苧麻已經種下,因為有顧景云的名氣在,罪村和向善村種植苧麻的人不少,只等兩個月后苧麻一收就能剝麻織布,所以時間不等人,在此之前譚謙一定得下臺,不然不管村民們做多少到最后都落不到他們的口袋里。

“是啊,但是廣東巡按換人了,”顧景云淡淡的道:“前任升官回了京城。”

黎寶璐張嘴結舌,“怎么會這么突然?過年前不是還……”

“是啊,很突然,”顧景云若有所思的道:“所以我也很想知道這是誰的手筆。”

正月里調換職位,這樣的事不是沒有,卻很少。

顧景云不覺得這是巧合,所以是誰插手的?

他安排了前任巡按身邊親近的官吏,由他捅破譚謙的貪酷,這條路走不通便由瓊州縣尉上書朝廷,由御史彈劾讓朝中正視瓊州的問題。

這兩條路他都算好了,但意外出現了。

不過顧景云倒不是非常擔心,只是覺得有些奇怪,不知道是誰會對廣東感興趣。

“只要對方的目標不是我們就好,”顧景云起身道:“讓張六郎最近別出商隊了,在巡按離開前我們都老實點。”

而此時,快要上岸的新任廣東巡按剛剛吐完一撥,臉色蒼白的靠在床上。

幕僚攏手立在一邊,不解的問,“大人為何一定要往瓊州走一趟?瓊州府雖大,但人口稀少,以良民數算只能算個中縣,以經濟算,連個下縣都比不上。”

巡按微閉著眼睛,半響才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罷了。。”

幕僚立時不再多問,他一直想要知道其中原因,但大人一直不言,作為幕僚他自然不能相逼,不過能得到這一句就差不多了。

瓊州幾乎相當于海外之島了,這里有什么值得貴人青睞的?

幕僚迷糊,廣東巡按卻深知其中原因。

他上面的主子是為了前任閣老秦信芳來的,皇帝壽數越長,京城風云越重,這是又要開始了呀。

廣東巡按心里啪啪的想著要如何去流放地見見秦信芳,而此時,秦信芳正有女萬事足的抱著她在游戲屋里玩。

妞妞已滿百日,小腦袋已經立起來了,這小姑娘也不知道像誰,還未滿月時就開始攥著拳頭“啊啊”的對著空氣說話,此時百日過去,她一雙圓溜溜的眼睛開始盯著人的嘴巴“哇哇”的學著說話。

可惜沒人聽得懂她的小人國語言。

她也自娛自樂的非常開心,每天只要來游戲屋就開心得不得了,一雙眼睛盯著垂下來的五顏六色的繡球不轉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