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脫離 上

顧景云心疼,握住她的手抱怨道:“那你還幫她?”

“她只是搶我幾顆糖,沒帶著我玩而已,我是有多小氣才會記恨那么久,還要眼睜睜的看著她受苦呀。”黎寶璐嘆息,“那時候她和黎鈞都嫌棄我丟人,不愿意帶我玩,背地里沒少給我臉色看,但村里只要有孩子罵我傻子,拿石子丟我,他們就會沖出去跟人打架……”

所以搶她的糖吃什么的實在算不上仇怨,就沖著他們身上留著一樣的血脈,黎寶璐便不能坐視黎荷一輩子生活在暴力中。

對陌生人她尚且有悲憫之心,何況對同血脈的姐妹?

顧景云放下心結,捏了捏她的手笑問,“你那會兒不是傻子嗎,怎么還知道這些事?”

“大部分時間我是昏昏沉沉,不知所謂的,但有時候又會清醒過來,因為那時候小,又不會說話,所以誰都不會避著我,要說秘密,我是知道家里最多秘密的人。”

黎寶璐那時候是傻子,除了父母和祖父,誰都不把她放在心上,即便是后來與她相依為命,對她很好的祖母也只是因為她是父母唯一的血脈而較為疼她而已。

也因為癡呆,偶爾的清醒總能讓她看到不一樣的東西。

她知道二嬸嫌棄她是傻子,背著她爹娘總是給她臉色看,暗地里不知罵過多少“傻子”;知道二叔不喜歡她爹,面上與她爹兄友弟恭,背地里卻咒罵她爹,還總是抱怨祖父偏心。

既偏心她爹,也偏心她!

黎鴻卻不知道祖父最擔心的就是他,為此他將大部分的錢存下,只過清苦生活,計劃著百年后給黎鴻多留一些錢。

要不是為了讓家里過得更好一些,黎博也不會跟著黎康出海打漁了,以他的本事,在有生之年里養活全家并不難。

也因為祖父的這份心,黎寶璐在黎鴻做了這么多事后依然愿意站出來為黎家做些什么。

因為黎鴻是她祖父的兒子,黎家是祖父和她父親的黎家,不是黎鴻一個人的。

縈繞在心頭最重要的兩件事都解決了,就連父親都老實了不少,黎鈞高興得拿出渾身解數準備午飯。

拿出黎寶璐拿來的大米蒸了一鍋米飯,取了豬肉做了一道白菜燉豬肉,一道紅燒肉,一道扣肉,鹿肉則拿來做了一道清蒸,一道辣炒。

黎柳一邊給兄長燒火一邊流口水,自她懂事以來就沒吃過這么豐盛的飯菜。

魯同依然在院子里躺著,聞著廚房里飄出的肉香,他既憤恨又恐懼,生怕黎荷真像黎寶璐說的那樣待他。

看到黎荷與岳母從房里出來,他忙滿眼祈求的看著她,希望她念在這一年多的夫妻情分上救救他。

黎荷心中卻已經拿了主意,只當沒看見躺在地上的魯同,拉了母親進堂屋。

大家團團而坐,梅氏則撥了一份菜去伺候黎鴻。

他雖然“中風”癱瘓了,但梅氏心中有愧,伺候他很是精心,哪怕黎鴻對她沒好臉色她也都忍著。

畢竟黎鈞此舉是大逆不道,黎鴻以后好了要是告兒子,黎鈞就全完了。

黎寶璐也不在意消失的梅氏,對黎鈞道:“你既然已經當家,那就該多思多想,我帶了醫書來,你可以邊勞作邊學。”

說罷又看向黎荷與黎柳,道:“我黎家并沒有傳男不傳女的傳統,因此你們若是有興趣也可以看看。這個世道對女子尤其不公,多學一份本事總有好處。”

黎荷點頭。

黎柳卻咬著牙低下頭,她的字認不全。

黎鈞和黎荷都是黎博還在的時候就啟蒙了,黎博死后黎鴻雖然讓家里的生活狀況急劇下降,但啟蒙的書籍,以前買的筆墨紙硯卻還在,所以黎鈞和黎荷都把家里的幾本書看完了,字雖不出眾,卻也不難看。

黎柳就不一樣了,她年紀太小了,記事后黎鴻一心撲在自己的事業上,梅氏又不識字,她就荒廢了。

還是黎荷看不過眼,教了她幾年,字倒是認了大半,但黎荷出嫁后,全部的家務都落在了黎柳身上,小姑娘壓根沒時間再看書。

她眼巴巴的看著兄長,黎鈞便拍著胸脯道:“回頭大哥教你。”

黎寶璐給黎鈞留下十兩銀子,道:“我明年要離開瓊州,短則一年,長則三年才回來,若有事你可以到一村找張一言,在他能力范圍內他會幫你的。”

黎鈞低著頭接過錢。

黎寶璐看向黎荷,“我給你看看身體吧。”

黎荷忙擼起袖子把手遞給她。

黎寶璐的醫術雖比不上周白術等人,卻也比瓊州的大夫好太多了。

她不僅有系統的學習,還有大量的病例練手,所以一般的病癥難不倒她。

黎荷身上的傷一直沒能好好的養,要不是她歲數小,恢復能力強,早內出血死了。

但這些暗傷卻留下了,要是不能及時治療,再一日一日的累積下去,就算她最后不被打死,也活不過三十。

黎寶璐在心里計算好便提筆給她開藥方,道:“你的手骨還未完全長好,此時斷開最好,所以我就不等你身上的傷好了。”

黎荷手顫了顫,但還是點頭了。

黎柳就趕緊找了木塊用布包好給她咬嘴里,黎荷才把木塊塞嘴里,黎寶璐抓住她的手便微微一用力,眾人只聽“咔擦”一聲,黎荷咬著木塊臉色一白,額頭冒出汗來。

黎寶璐摸了摸骨頭,笑道:“斷開了,我幫你接好來上木板,這幾****小心一些,這只手不要使力。”

“大姐你先在家里住下吧,我們照顧你。”

黎荷微白著臉搖頭,“不,就是要這時候回家才好。”

見黎鈞擔憂,她便微微笑道:“你要是擔心我,每天跑我那兒一趟便是,反正現在也沒開網,地里也沒活兒。”

黎鈞這才應允。

黎寶璐給黎荷接好骨頭上好甲板,便把寫好的藥方給她,“這是內服的,你體內暗傷太多,得好好調理調理,魯同不是夾帶了許多財物來嗎,你別省著,現在你們是夫妻,用他的錢買藥天經地義。”

“我家里有一罐生骨膏,我會叫人給你送去,隔三日擦一遍,可加快骨頭生長。”那是給她和她師父熬制的,畢竟他們練輕功,高來高去,摔斷胳膊腿是常事。

但還別說,那藥膏她至今沒用上,更別說她師父了。

那么多好藥材,最后倒是方便了黎荷。

黎鈞把家里的板車推出來,直接把魯同扔車上,黎荷站在車前看了丈夫半響,最后打了一盆水來給他擦洗,不僅將他的頭臉擦干凈,身上沾了血跡的衣服也被換下了。

然后她便拿著一些脂粉往他臉上抹,再把自己臉上的脂粉洗掉。

為了遮掩頭上和臉上的傷,她總是給自己抹脂粉,雖然不能完全遮住,卻讓傷口看上去不是很嚴重。

此時魯同擦上脂粉,她洗掉脂粉,兩個人坐在一起她顯得比魯同傷得還要重些,何況她一只手上還打著木板,一看就是斷手了。

黎鈞拿了繩子將魯同綁在板車上,又給他嘴里塞了塊布,這才推著他往六村去。

黎荷便低著頭走在一邊,時不時的抹一下眼淚。

沿途不少村民看見,紛紛相問,黎鈞便鐵青著臉道:“我姐夫又犯病了,把我姐胳膊都打斷了,我和我爹娘攔了一下,結果他連我爹都打,現在我娘讓我把他綁了送回魯家去。”

五村的村民紛紛同情的看向走在一邊的黎荷,憤慨的瞪著魯同。

撒謊!

魯同身子掙扎起來,憤怒的瞪著黎鈞和黎荷,希望村民們能夠發現異常救救他。

但五村的村民知道他總是打黎荷,向來厭惡他,自然讀不懂他眼中的信息,見他雙目通紅一副想要吃人的樣子,不由向后一退。

再看黎荷,已經小臉蒼白,后退三步差點摔倒在地,一副恐懼膽怯的瞄著魯同,一看就是被打怕的小妻子。

五村的村民們更加憤怒的瞪著魯同。

黎鈞已經面無表情的與眾人打聲招呼繼續往外走了。

這些人的同情和憤慨并不能幫助他們。

他們不過是表達了一下情緒而已。

而到了六村,圍觀的人則更是遠遠的避著他們。

他們跟魯同都沒有什么交情,與黎荷也不熟,也就張望一下看看熱鬧。

有好事的問上兩句,目光在黎荷身上一轉也明白了。

這是女婿年初二跟著妻子回娘家當著娘家人的面揍老婆,六村的村民們都暗地里嘲笑魯同,打媳婦也不看時間地點,在媳婦娘家揍媳婦,這不是嫌活得太長了嗎?

沒有人同情被綁在板車上的魯同,自然也不會有人知道魯同的冤屈。

怪只怪他仗著身上的私產多,一直不愿意與村里的罪民們來往。

在他看來,他只是因為打媳婦流放,這個罪名跟這些因為殺人偷盜的人實在是輕太多了。

他打心眼里瞧不起這些人,自然不愿意與他們來往。

黎鈞就這么把他送回了魯家,這次倆人不綁著他了,但嘴巴依然堵著。

黎荷當著他的面指使黎鈞翻箱倒柜的找錢,最后從柜子底下找出一個盒子,里面放了不少碎銀。

黎荷拿出幾塊塞給黎鈞,“藥方你拿著,明兒幫我去縣城抓藥。”

黎鈞看向床上的人,抬抬下巴問,“要不要給他買些?”

“不要,”黎荷道:“就讓他這么癱著吧。”

魯同心中一寒,祈求的看向黎荷。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