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決心

黎鴻一直不甘于現狀,這并沒有錯,但他懶惰,甚至愚蠢,寧愿拿親生的女兒去換取利益也不敢駕船出海打漁。

以顧景云現在的權勢,想要震懾他實在是太容易了,只要警告他一番,以他的懦弱膽小,他一定會縮在龜殼里不動。

但同時他也是狡詐和自以為是的,只要他們離開瓊州,黎寶璐敢保證,不出三天他就能冒出來假借顧景云之名為自己謀利益。

顧景云是秀才,別說在這流放之地,在整個瓊州都排得上位置,別人即使知道顧景云不喜黎鴻也會讓著他的,因為他是顧景云妻子的親二叔呀。

外戚之權一直為人詬病就是這個原因,血緣是切不斷的,即使黎寶璐心里恨不得把黎鴻剁成肉泥,在別人眼里,她也是黎鴻的侄女,是一家人,利益相同。

所以黎寶璐想要一勞永逸的解決他,他是祖母的兒子,她不會殺他,但黎家不能再讓他當家下去,不然最后除了他,還有誰能活著?

讓他失去行動能力是最好的辦法。

顧景云倒不覺得黎寶璐狠,只是擔心她涉入太深,以后不好脫身。

即使他對梅氏印象不錯,也不會覺得她會愿意自個侄女鼓動兒子給丈夫下毒。

但見黎寶璐臉色鐵青且堅持,他只能咽下反對,算了,就算梅氏最后怪寶璐,還有他在呢。

黎寶璐找出何子佩和顧景云的舊衣服給梅氏和黎鈞,道:“你們改一改就能穿了,留在這里住一晚,明天我再讓人送你們回去。”

黎鈞目光炯炯的看著她,黎寶璐想了想便道:“你跟我進山吧。”

梅氏心中一緊,問道:“你們進山去干什么?”

“沒什么,”黎鈞趕在黎寶璐之前道:“二妹要教我打獵,娘你在這兒等著我們,我們很快就回來了。”

梅氏只覺心中不安,她不知道兒子跟黎寶璐在書房里說了什么,卻直覺不是什么好事。

黎寶璐對梅氏點點頭,轉身道:“那你休息一下,我們用過午飯就走。”

午飯很豐盛,秦家從不少肉,而自從何子佩生育,白一堂更是隔三差五的給他們送些獵物來,因為黎家少有人來,因此秦信芳和秦文茵很是重視。

看到滿桌子的菜,梅氏和黎鈞有些局促。

黎寶璐給他們夾了一筷子紅燒肉,笑道:“吃過飯二嬸就去午睡片刻吧,我和堂兄會很快回來的。”

梅氏看看黎寶璐,又看看兒子,只能點頭應下。

瓊州氣候溫和,山林自然有許多藥草,黎寶璐一路走一路給黎鈞指出那些藥草的療效。

黎鈞移開自己的腳,看著腳下的野草沉默不語,他從不知道這隨處可見的野草竟也是藥,可止血,清熱及解毒……

如果他能學得祖父的醫術,他們的日子何愁不好?

黎寶璐指了半路,最后在一塊石頭的背后陰影處找到了一叢藥草,她道:“這就是我們要找的藥草之一。”

黎寶璐蹲下去采摘,她從不把藥草采完,一半采一半留一半,而且是在茂密之處選擇,這樣被采過的地方可以讓藥草衍生出來。

“山里蘊含著無盡的寶藏,但也需要人呵護才能萬世流傳,這些藥草只要還有一根在便能蔓延開去,我們留下一些,才能無窮無盡的采摘。”

黎鈞,“我不認得它們。”

“你可以學。”

黎鈞抿嘴道:“我并沒有學醫的天賦,我娘說我三歲時祖父就開始教我認藥草,但兩年也不過認得伶仃幾種,所以祖父才沒再繼續教我……”

“那你想學嗎?”黎寶璐打斷他的話,抬頭目光炯炯的看他。

黎鈞看著地上的藥草沉默半天,最后咬牙道:“想!”

“那就去學,即使你沒有天賦,但你至少還有勤奮。”

“可我已經十四歲了,這時候再學不晚嗎?”黎家的孩子都是三歲開始學醫的。

“哪怕四十,只要你心有毅力,那都不晚。”黎寶璐將手中的藥草遞給他,輕聲道:“這是黎家的根本,先祖幾代的努力,我一直心痛于它的斷絕,我們這一房不能就此斷了祖宗基業。”

“我雖在五村,卻也聽過二妹的本事,以前流放之地誰生病了都要求到妹妹這里的。”

“我的醫術只能算是粗通皮毛,平常病開藥不成問題,但再復雜一些就玄了。黎家的醫術要傳下去還得再找傳人。”黎寶璐要學的東西太多了,主要精力又放在習武上,所以對醫術并不能精通。

黎鈞摸著手中的藥草,半響才道:“二妹,你把記錄藥草的那本醫書給我拿回去吧,我先把藥草認全了再說。”

“我再給你一本處方本,你時時看看,認了藥草便知道它可以用在哪種藥方中。”

黎家緩緩點頭。

倆人在山里轉了半圈,將所需的藥草都采了便出山。

有的藥草曬干了就能用,但有些藥草卻需要炮制過,黎寶璐將采到的藥草烘干后按照比例包好交給黎鈞,“你要想清楚,這一步一旦踏出去就不要后悔。”

黎鈞沉默不語的接過藥包,轉身便回客房。

秦文茵見黎寶璐呆呆的在院子里發呆,便沖她招手道:“寶璐快來。”

寶璐屁顛屁顛的跑過去,“娘。”

“我收拾出了不少衣服,都是不用的,你一會兒拿去給你二嬸,拿回去改一改就能穿,你家里是不是還有兩個姐妹?庫房里還有好幾匹用不上的布料,也讓你二嬸拿回去給你姐妹們做身衣服。”秦文茵笑道:“你多少年沒回過娘家了,我和你舅舅的意思是這次的回禮怎么也要重些。”

所以秦文茵除了布料外,還給準備了一袋大米,一袋面粉,十條豬肉,還讓顧景云把剩下的鹿肉給分了一半出來。

黎寶璐看到堆滿馬車的東西,抽了抽嘴角道:“娘,這些都夠給黎鈞娶個媳婦了,你真要這么送,我們家就不得安寧了。”

黎寶璐將東西從車上拎下來,最后除了秦文茵收拾出來的舊衣服外,黎寶璐只給了他們一條豬肉,她道:“初二我要回娘家,到時候這些東西我再給送去吧。”

這時候讓梅氏他們帶回去最后還不知道會便宜誰呢。

秦文茵目瞪口呆,但黎寶璐堅持,她根本做不了兒媳的主兒。

顧景云在一旁冷冷的看著,最后道:“就照寶璐的意思辦吧,今天都二十八了,到初二也不過三天的功夫。”

秦文茵這才不插手。

黎寶璐讓張六郎駕車送他們回去,半個時辰就能到五村,她對黎鈞道:“初二我會回黎家。”

黎鈞明白她的意思,這是他最后的期限。

馬車駛入五村,村民們都派出來看熱鬧,自黎博死后,村里多少年沒見過馬車了。

黎鴻也跑了出來,他知道妻子帶著兒子去找黎寶璐了,他以為他們是哭窮去了,見馬車將他們送回來眼睛不由一亮,高興的迎上去。

黎柳也小跑過來,眼巴巴的看著母親和大哥。

黎鈞摸了摸她的腦袋,笑道:“妞妞,你二姐給你準備了些點心,特別好吃,一會兒給你拿。”

黎柳流著口水點頭,幫忙把車上的包袱扛回家。

梅氏熱情的挽留張六郎,張六郎轉了馬車笑道:“嬸子不用客氣,家里還有些事兒,我就不耽擱了。”

梅氏想到家里也沒什么吃的,抿了抿嘴后就拿出一包黎寶璐給她的點心,塞進他的手里笑道:“那你拿著這點心在路上吃,可別餓著了。”

張六郎推辭,“就半個時辰的路,哪里能餓著,嬸子您留著自己吃吧。”

說罷跳上馬車趕緊跑了。

屋里,黎鴻已經把所有東西都翻遍了,他臉色頗有些難看的瞪著桌上的舊衣服和那塊肉,幾包點心被他撒在桌上,黎柳和黎鈞皆縮手縮腳的站在一邊。

“把東西拿出來。”

梅氏怔怔的看著伸到眼前的手,迷茫的問,“什么東西?”

“什么東西?”黎鴻煩躁的道:“你們去找黎寶璐,難道她沒給你們錢嗎?錢呢,拿出來。”

梅氏垂下眼眸道:“沒有錢,所有的東西都在這里了。”

見父親眼里浮上怒氣,黎鈞立即叫道:“爹,娘沒說謊,二妹就給了我們這點東西,本來她婆婆備了很多東西給我們的,還有米面,但最后二妹又把東西拿走了,娘說二妹和我們家的關系不好,爹,二妹為什么不喜歡我們,我們不是她的娘家人嗎?”

黎鴻臉色變得鐵青,目光沉沉的盯著桌上的東西半響,最后冷哼一聲離開。

黎柳疑惑的看向大哥。

二姐為什么不喜歡他們家他們不是一早就知道嗎?

自從大姐被爹嫁到六村后娘的精神就有些恍惚,總是偷偷的叮囑他們離爹遠一些,生怕爹把他們也給丟進山里去,說以前二姐便被爹丟過,還是祖母連夜進山去找才把人找回來的。

黎鈞見父親離開卻慢慢的收起了臉上的驚色,沉默的把衣服塞進妹妹懷里,“把衣服改出來吧,今年我們也過個好年。”

黎鈞轉身回房,從腰間的衣服里掏出兩個藥包。

他穿的是顧景云的舊衣服,又寬又大,即使腰上系了兩個藥包也不顯眼。

他目光沉沉的盯著藥包看了半響,最后把它藏在了柜子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