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三章 戀愛

張二妹身子一僵,低聲叫了一聲“顧小公子”。

顧景云便繞開她走到黎寶璐身邊,伸手撫平她眉間的皺紋,“為這等人不值得。”

黎寶璐心一酸,委屈涌上心頭,眼睛便有些發紅,她低頭看著面色發白的張二妹,到底有些心軟,“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見你。”

張二妹紅著眼眶看她,委屈得直掉眼淚,“寶璐,我們不是好朋友嗎,你怎么這么狠的心?”

黎寶璐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驚奇的看著她道:“是啊,我們曾經是好朋友,然后作為好朋友的你卻來搶我的丈夫嗎?”

想到之前她說的話,黎寶璐沉下臉來,“從你有這個心思起,我們就不是朋友了。”

“可我喜歡他,我,我就是喜歡他……”

“我喜歡金銀珠寶,喜歡田地,還喜歡世上獨我,舍我其誰的權勢,但這天下的金銀,天下的田地,天下的權勢都能歸我嗎?”黎寶璐冷冷地看著她道:“并不是喜歡就能得到。”

“何況,你的這種喜歡還不道德,”黎寶璐見她冥頑不靈,念著最后一絲情誼道:“我不僅是你的朋友,還曾是你的先生,你喜歡朋友和先生的丈夫不覺羞恥,還用我們之前的情誼逼我接納你,張二妹,你覺得我就那么蠢,蠢到與你姐妹相稱嗎?”

張二妹抖了抖嘴唇,扭頭看向一旁的顧景云,一眼便看到了顧景云眼中的厭惡和不耐煩。

張二妹如墜冰窟,一下攤倒在地。

顧景云眼中但凡有一絲不忍她都能再爭取爭取,可她在他眼里只看到了厭惡。

“咳咳,”秦信芳僵硬的扯著韁繩,他也沒想打擾幾個孩子處理感情問題,但他離家一天了,還沒看過閨女呢,再不回去就到閨女睡覺的時間了。

顧景云看了舅舅一眼,俯身拿起籃子,牽了黎寶璐的手道:“走吧。”

拉著黎寶璐去送飯。

秦信芳看了張二妹一眼,拉著馬車進院子。

張二妹僵硬著身體坐在地上,看著他們走的走,回的回,在他們的眼里她就好似一只蜉蝣般不值一提。

隱隱的,張二妹聽到離去的顧景云問黎寶璐,“那是張六郎的妹妹?”

黎寶璐“嗯”了一聲。

“讓張大妹把人接回去吧。”

張二妹的眼淚大顆大顆的落在地上,她跟顧景云玩了這么多年,結果他沒記住自己,卻記住了她姐姐?

真是可笑,可笑至極。

“已經托賀掌柜買顏料了,下次他再來瓊州就能拿到,”顧景云牽著黎寶璐低聲討論今天的事,“等木匠們定了要用的木頭,我們請村里的人進山砍。”

廢屋里的劉長福等還以為今天晚上不包飯,正打算勒緊褲腰帶餓一晚上,反正東家少奶奶說了明日一早有早飯吃。

大家打了井水簡單的沖洗了一下,正要上床睡覺就聽到門響,五個大漢子全嚇了一跳,渾身緊繃的瞪著門口。

黎寶璐敲了敲門,見無人應門,不由出聲喊道:“劉大叔,你們在里面嗎?”

劉長福回過神來,忙應和道:“在,在呢。”拉了一人跟他去開門。

除了黎寶璐,她身邊還站著個豐神俊朗的少年,茭白的月光灑在他身上,整個人像神仙一樣的模糊卻神圣。

劉長福和伙伴一時看愣了。

黎寶璐心情不好,直接把籃子塞他手里,道:“這是你們的晚飯,劉大叔,你拿進去與大家分食,吃完了便睡覺吧,明天一早就要開始做事了。”

劉長福漲紅了臉,抓緊手中的籃子忙不迭的點頭,“少奶奶放心,我們絕不會遲了的。”

黎寶璐沖倆人微微點頭,拉顧景云便離開。

倆人看著他們的身影伴著月光漸漸消失,不由贊嘆,“那就是秀才公吧,竟跟神仙似的。”

“是啊,長得這么俊,”劉長福低低的道:“幸虧秦家有權勢護得住他……”

倆人關上門回屋,其他三人已經點了火把出來,看到倆人提了一個大籃子進來皆眼睛一亮。

“這是啥?”

“是秀才公和少奶奶給我們送來的晚飯,”劉長福打開籃子,看到里面一鍋米飯和一大盆的豬肉燉白菜不由愣住,伙食竟如此之好。

其他人也忍不住吞咽口水,忙回屋翻找行李找出自己的碗來。

劉長福也很快回過神來,忙跑去找自己的碗,大家高興且緊張的爭搶起來。

顧景云見黎寶璐走得越來越快,就扯住她道:“月色這樣好,何必這么急著回去?我們到海邊走走?”

“夜晚海風大……”

“我穿的夠多。”

黎寶璐沉默來了一下便妥協,“好吧。”

顧景云牽著她的手慢慢的往海邊晃悠去,他指著天上的圓月道:“你看,昨天晚上的月亮還只是半邊,今天晚上再看卻已經圓了,月有陰晴圓缺,人自然也有悲傷離別,何況她還不值得你悲傷。”

黎寶璐郁悶的道:“我是氣氛多過悲傷,我沒想到,沒想到她會這樣。”

“你對她了解多少?”顧景云淡淡的道:“先不說我們之前離開了一年,便是以前,除了最開始的兩年,你與她后面能有多少交集?或許并不是她變了,而是你認識不足。這并不能怪她。”

“所以怪我嘍?”黎寶璐氣憤的道。

顧景云點頭道:“沒錯,你識人不清,不怪你怪誰?但眼界與眼光都需要歷練,你年紀小,倒也情有可原。”

“好像你年紀不小似的,你不就比我年長兩歲嗎?”

“但我的眼界與眼光卻是你不能比的,”顧景云驕傲的挺胸,即便是在妻子面前,他依然不收斂自己的驕傲。

“我倆同進同出,你經歷的我皆有經歷,憑什么我的眼界就比不上你?”

“自然是因為你沒有我聰明了。”見妻子要炸毛,他就摸著她的腦袋道:“比如對張二妹,剛才你就不該與她說那么多話,直接讓張大妹來把她領回去就行,自有張家會處置她。”

黎寶璐驚奇,“你也沒見過張大妹幾次,怎么就這么相信她?”

“不是相信她,而是知道她的為人。”顧景云淡淡的道:“張家九口人,各有各的性格。張大錘雖為一家之主,但張家的事他真正能做主的不多,現在幾乎是張大郎和張大妹在拿主意。你把張二妹交給張大妹,便相當于交給張家的家主處置了。”

“張大錘對外兇惡霸道,對幾個孩子卻是真心疼愛,他或許舍不得張二妹受苦,但張大郎和張大妹都不蠢,張家這么多兄弟姐妹,不可能因為張二妹的愚蠢就斷送掉所有人的前程。”

“張六郎講義氣,人仗義卻也公正,我預定將商隊交給他經營,張一言去做其他的事,而張家有六兄弟,他上面還有五個哥哥,除了張大郎還記著當年的事不肯當面向我屈就,其他人都可以進入商隊謀生。”

顧景云翹著嘴角道:“所以只要商隊還屬于我,我們就能握住張家的命脈,你何必與她多費口舌?”

“我不喜歡張大妹,但不可否認她是張家最聰明的人,聰明人往往知道選擇什么才是最對的。”

顧景云跟村里人相處的不多,但看其行事便能知其人,他都不用與人相處,只看他們做的事就能推導出他們的性格來。

張大妹是個女子,似乎很沒有存在感,但張家兄弟行事間幾乎都有她的影子在,這不僅說明她在張家地位高,還說明她的智商在張家兄弟之上。

黎寶璐停下腳步,轉頭認真看了他半響問,“你也是聰明人,那有一天你是不是也會在我與別人之間做選擇?”

顧景云奇怪的看她,“你便是我,我便是你,在我和別人之間還用選嗎?”

黎寶璐心中涌出一股暖流,捂著心口暗道,要命了,誰說顧景云不會說情話的?

黎寶璐壓不住上翹的嘴角,而且今晚的月色實在是太美,茭白的月光照在人身上,硬是將清冷的顧景云襯出暖意來,黎寶璐看著眼神溫柔的顧景云,忍不住抱住他輕輕地在他臉頰上印下一吻,心跳聲如雷貫耳,她忙紅著臉退開一步,感覺心都要從胸中跳出來了。

顧景云眉眼溫柔的注視她,一手雙盡皆汗濕,良久他才從那種眩暈感中醒過神來,他伸手摸了摸寶璐紅紅的臉頰,低下頭去輕輕地吻了一下她的臉頰,軟軟的,肉肉的,顧景云忍不住用牙齒啃了一下,然后像受驚一樣退開……

他怎么會覺得寶璐就是他呢?

至少他咬自己時不會有這種心跳加快到失去控制的感覺,就好像得了心疾一樣。

倆人都有些傻眼,木愣愣的相對而站在月光下,動也不動。

這可急壞了扛著一頭野豬的白一堂,他不就是追著這頭野豬跑得遠了點,回來得晚了一點嗎,竟然就被堵在路上了。

要不是扛著野豬,他就從他們頭上飛過去了,偏帶著這個大東西飛不動,他瞪著眼看兩個小屁孩還愣愣的站著,忍不住就狠狠地“咳嗽”了一聲。

不就是親了一口嗎,都拜堂成親一年了,要不要這么純情?

倆人聽到咳嗽聲,下意識的就伸手抓住對方轉身就跑,等跑出一段才反應過來,他們跑什么呀,他們可是合法夫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