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二章 請求

張二妹咬著嘴唇不語。

“你最好收起那些心思,憑你和六郎與顧景云黎寶璐的交情,他們以后只念三分就夠你們受用的了。”張大妹冷著臉道:“現在六郎正跟著張一言跑商,以后說不定就由他接手商隊,所以你最好老實些,要是惹得顧景云大怒波及六郎,別怪我不念姐妹情誼。”

張二妹伏在床上痛哭,“你怎么就不念我的好,怎么就知道我一定會惹怒他,說不定他就收了我呢,不僅我能走出瓊州,就是你們也能沾光……”

張大妹冷笑,“這種光我不稀得沾,顧景云要是那樣的人,你覺得黎寶璐還能一派天真爛漫?外面多的是想做他妻妾的女子,你比她們強哪里?”

我與顧景云有從小一起長大的情誼,張二妹倔強的咬住嘴唇。

張大妹眼角的余光看見不由一嘆,看來二妹的婚事要抓緊了,不然留在家里就是惹禍。

張大妹丟下手中的活兒,轉身出去,重新將門落鎖后去找張大郎。

張大郎剛從海里回來,正盤腿坐在地上修復破的漁網,看見大妹過來便問道:“秦家的活兒說好了?”

“說好了,一日三餐,飯菜都在他們家做,只負責那五個木匠的飯菜,一天二十文。”張大妹盤腿坐在他對面幫忙將漁網撐開。

“這工錢是病秧子的小媳婦開的吧?”

張大妹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你怎么還這樣叫他,小心叫黎寶璐聽見了又揍你。”

張大郎哼了一聲,嘀咕道:“一個大男人卻叫一個小姑娘保護……”他道:“活兒既然給了你,你就好好干。二十文一天的工錢可不低,就算是在縣城,給人做飯一天也才十文左右。”

“我知道,”張大妹頓了頓問道:“大哥,二妹的婚事怎么樣了?”

“男方家沒意見,很滿意二妹,說定了立冬后嫁過去,到時候也封網了,家里沒什么事干,正好操持她的婚事。”

“將婚期提前吧,盡快把人嫁出去。”

張大郎不贊同,“離立冬也沒多久了,她還能有幾天輕省日子?我還想多留她一段呢。”

“你知道什么?”張大妹扔了漁網惱道:“你以為我不疼她?只是她癡心不改,我能關得了她一天,難道還能關她一年?”

張大郎抿嘴不語。

“家里六個兄弟,一個都娶不上媳婦,現在就指著六郎跟著商隊出去能多掙些錢,四郎和五郎能依靠顧景云往外找些活計做,家里要是沒錢怎么給兄弟們娶媳婦?”張大妹幾乎落下淚來,“你沒看義父為了我們都愁白了頭發嗎,休漁時他都走遠了偷偷下海打漁,不就是為了多攢些銀子給你們娶媳婦嗎?”

流放地本來就男多女少,一些人家還嫌棄生了女孩浪費糧食將女兒溺死,所以罪村的男子想要娶妻特別艱難。

而這幾年因為譚謙擴寬了稅收范圍,讓女嬰死亡率特別高,他們一村還好,據說四村和五村七歲以下的女孩一個巴掌都數的過來。

因為這,罪村現在尤其盛行換婚,家里有女兒的,必須得換一個兒媳回來才行,可這樣嫁的丈夫和夫家能有多好?

張大錘疼他們,雖然心疼六個義子,但也絕不會讓女兒去換婚,所以這次給張二妹挑的夫婿是千挑萬選出來的。

不僅那小伙子人不錯,他父母也不錯,最重要的是他們已經是第三代了,再下一代孩子就能搬出罪村去向善村改籍。

而張二妹識字,只要不蠢,以后將這本事交給兒女,就算外面的人會拿異樣的目光看向善村的人,但識字這一項就可為他們抵消掉不少負面的看法。

其實張大妹更想給她爹也娶個媳婦,剛來的時候她害怕被拋棄,所以她自私自利,一心只為自己謀劃,但這么多年來,看著義父為他們辛勞,大哥雖然各種蠻橫不講理,對她和幾個兄弟卻是真心的好,她再硬的心也給捂軟了。

所以張大妹是真心在為張家謀劃的。

張二妹想做妾,她的目標要不是顧景云而是其他人,只要她做妾有過得好的可能性她就能拼盡全力去給她謀劃。

但偏偏是顧景云。

顧景云那人在張大妹的眼里就是個神經病,還是個聰明絕頂的神經病,這樣的人你狠不過他,聰明不過他,那就只能不去惹他,能躲著他走便躲著

二妹看不清楚,她卻看得明明白白,顧景云很在乎黎寶璐,小時候黎寶璐教大家認字,伙伴們調皮,在課堂上喧嘩惹她生氣,黎寶璐是氣過就算,顧景云卻能暗暗記在心里,非得一一報復回去替黎寶璐出了氣才算。

明明黎寶璐都已經不生氣了。

這樣的在乎,這樣的睚眥必報,張大妹怎敢讓顧景云知道張二妹的心思?

只可惜張二妹不能理解她的苦心。

張大郎同意重新去商議婚期,而另一邊,張二妹正拿著梭子撬窗口。

她被關了半個月,早已經想過各種逃出去的方式,本來還想勸服大姐放她出去,但今日看來大姐是鐵了心了,那她只能自己去想辦法了。

張大妹雖把窗口也給關上了,但并沒有封死,張二妹用梭子撬了一會兒就撬開了,她忙小心的從窗口爬出去,一落地撒腿就往外跑。

但一跑出去她就茫然了,她要去哪兒呢?

看到秦家裊裊升起的炊煙,張二妹咬了咬牙,撒腿往那邊跑。

黎寶璐正在做飯,除了自家的飯,還要做五個木匠的晚飯。

張大妹要明天才上工,但木匠們今天晚上就得吃飯。

黎寶璐煮了一鍋米飯,再把白菜剁了和豬肉一塊燉,一個飯一個菜,黎寶璐把東西放在籃子里提出去,一邊的鍋里正用文火燉著花生排骨。

還沒走到前院便聽到急急地敲門聲,黎寶璐叫住要去開門的秦文茵,“娘,你歇著,我去開,順便把飯菜給木匠們送去。”

“那你快些回來,景云和你舅舅還沒回家,現在天都快晚了,就剩下我和你舅母在家。”

“放心吧娘,我很快就回來了。”

黎寶璐快步走去開門,看到滿頭大汗的張二妹一愣,“二妹,這么晚了什么事這么急?”

“我,我,”張二妹沒想到開門的是黎寶璐,她支吾了半響,回頭看漸漸黑沉下來的天色,知道大姐很快就會發現她不見了,她一咬牙拉住黎寶璐的手道:“寶璐妹妹,你救救我,我,我家里人想把我嫁出去,但我不想嫁給那人……”

黎寶璐蹙眉,“是張大叔給你說的親事?”

張二妹點頭,“是我爹和大哥做主說的親事。”

“你不喜歡男方?”

張二妹狠狠地點頭,“我不喜歡他。”

“那就和大叔說唄,大叔應該不會勉強你的。”黎寶璐放下手中的籃子,轉身關門,勸她道:“大叔一向疼你們,你要是實在不喜歡他不會勉強你的。”

“可,可不是這個,也會是別人,我爹說我長大了得嫁人,但我不想嫁給那些人。”張二妹急得眼淚都出來了。

“啊,原來你是有了心上人,”黎寶璐拉著她的手笑問,“快告訴我是誰,要是合適,我幫你跟張大叔說說,說不定就成了呢。”

張二妹眼睛一亮,“撲騰”一聲跪下,眼巴巴的仰頭看著她道:“寶璐你說真的?你真的能幫我?”

黎寶璐嚇了一跳,忙把她往上拉,“你這是做什么,怎么能隨便跪人,只要你們男未娶女未嫁,雙方又鐘意我自然會幫忙,不僅是我,我想對方只要人品過得去張大叔也不會挑剔的。”

張二妹聞言臉色一白。

就算天色昏暗,黎寶璐也依然看得一清二楚,她不由蹙眉,“二妹,你老實告訴我,你喜歡的人是誰?難道對方不喜歡你?還是他已婚?”

張二妹抓著黎寶璐的手不由一緊,她咬了咬牙,豁出去道:“我,我喜歡景云!”

黎寶璐雷了個外焦里嫩。

張二妹卻覺得后面的話并不是那么難于出口了,她眼淚汪汪的看著黎寶璐道:“寶璐妹妹,我知道我這樣對不起你,但我沒辦法,我就是喜歡他,心心念念就是他,我不求跟你平起平坐,你只要收了我做妾就好,我,我給你端茶送水的伺候你。”

黎寶璐只覺得胃中翻涌,好一陣惡心,她瞪大了眼睛看跪在眼前的人。

張二妹算是她在這個世界上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閨蜜,當初接近她和張六郎不過是為了讓顧景云融入一村,但她腦子里有上一世的記憶,她是把張二妹和張六郎當學生看的。

而且因為常與他們玩,她對這倆人也尤其盡心,她怎么也想不到昔日的學生與好友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黎寶璐氣極而笑,問:“那我要是不答應呢?”

張二妹哭道,“那,那我只有去死了,我不愿嫁給別人。”

“好!”

張二妹狂喜的抬頭,“寶璐你答應了?”

“不,我是說我不答應,不過你放心,你要是死了我會去吊唁的。”

張二妹一顆心瞬間跌落谷底。

身后傳來一聲嗤笑,張二妹連忙回頭去看,就看到攏著手站在后面的顧景云,她眼中迸射出驚喜,甩開黎寶璐的手便爬到他腳下,伸手想要抓住他的袖子,“景云!”

顧景云向后退一步躲開她的手,他嘲諷的看著她,“景云這個名字是你能叫的嗎?我記得你們一直是叫我顧先生和顧小公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